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順水推舟,借刀殺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順水推舟,借刀殺人字體大小: A+
     

    轟隆一聲巨響。

    鋼叉與陸離劍巨大劍影碰撞,肉眼可見的衝擊波瞬間擴散,整個院子周圍牆壁轟然倒塌。

    “劍修…到底是何人!”

    雙頭夜叉王先是愕然,隨即暴怒。

    他渾身冰冷血腥的氣機瞬間旋轉,如龍捲般引動陰風呼嘯,很快這股風暴就捲起地上的碎裂巨石,蔓延到周圍庭院。

    尤其這陰風中,竟然還夾雜着數不清的鋒利冰刀,狂風加速下如刀劍地獄。

    張奎雖然不懼,但護體金光也被激發,冰刀碎裂、金光四濺,連忙閃身退出了這個區域。

    夜叉者,惡鬼所化。

    這雙頭夜叉王紅面獠牙、肌肉虯結,還穿着猙獰重甲。

    本以和左先鋒一般是個莽戰士,沒成想卻是個術法高手。

    此地雖然滿布詭異黑霧,視物不清,無法探查,但大乘境掌控一方天地元氣,發起飆來還真不好應付。

    “前日侵擾水府的是你吧…”

    風暴中,夜叉王的聲音先是陰狠,隨後忽然想到什麼,略帶一絲猶豫。

    “足下…可是來自東海?”

    邪祟中劍修甚少,夜叉王已經確定不是中州其他禁地搗亂。

    人族羸弱如螻蟻,他更是沒往這方面想,於是自然而然聯想到了最擔心的事。

    東海?

    張奎一愣,想到黑蛟王視若珍寶的龍珠,頓知這幫傢伙肯定做了虧心事。

    想到這,張奎眼睛微眯,面帶笑意,聲音卻格外陰沉。

    “你們…拿了不該拿的東西!” wWW▲ttκΛ n▲C○

    夜叉王頓時面色大變,連忙停了術法,風暴停止後,眼中驚疑不定地看週週圍黑霧。

    “真是…不可能…不可能…”

    張奎看夜叉王嚇成這樣,頓時更加肯定,繼續惡狠狠沉聲道:

    “哼,以爲自己做的隱秘,但這天下,哪有不透風的牆。”

    這純粹是車軲轆話,張奎哪知道這幫邪祟幹了什麼。

    不過夜叉王聞言後,臉上卻是驚恐萬分,竟然一下子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

    “上使…上使饒命,全是那黑蛟一人所爲,在下當時懵懂被騙了過去,事後才知那是海族聖殿…”

    海族…聖殿…龍珠?

    張奎愕然。

    他雖不知道什麼海族,但能把夜叉王嚇成這樣,一看就不知比人族厲害了多少,這幫傢伙倒是膽大。

    想到這兒,張奎語氣更加兇狠。

    “晚了!我只是個前哨,大軍不日就會前來,到時定將爾等扒皮抽骨,神魂永劫不復!”

    夜叉王本來心神大震,跪在地上後漸漸目露兇光,想博一把來個殺人滅口,但聽到張奎所言,頓時兇光盡散,臉色發白,瑟瑟發抖。

    “上使饒命,上使饒命…”

    張奎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轉,放緩了語氣,“饒你一命倒也不是不行,不過卻要將功贖罪。”

    “若是能在大軍到來前擒住那首犯黑蛟,我也好交代…”

    夜叉王聽後,臉上陰晴不定,隨即苦笑道:“上使有所不知,那黑蛟道行高深,術法精妙,小人真不是對手。”

    張奎本是忽悠一把,實際上已準備好出手,但沒想到這貨還真動了反叛的心思。

    “嗯…這倒是難辦…”

    張奎想了想,沉聲問道:“若是加上那烏仙呢,有幾成把握?”

    雙頭夜叉王一愣,連忙搖頭,

    “烏仙那傢伙雖然脾氣暴虐,腦子也不好使,但怕是不會與黑蛟爲敵。”

    張奎冷笑道:“即便他那兄長烏神死於黑蛟之手,這傢伙也不介意麼?”

    “烏神被黑蛟殺了?”

    夜叉王聞言一愣,“怎麼可能…”

    “爲何不可能?”

    張奎將自己所見說了一遍,隨即嘲諷道:“黑蛟這大王明顯沒把你們當回事,若是大軍一到,怕是會先動手爲強,宰了你們,再把鍋甩出去。”

    夜叉王眼神微變,張奎雖是隨意挑撥,但他跟隨黑蛟這麼多年,哪會不知道其品性,喘了幾口粗氣,眼神漸漸變得兇狠。

    “上使說得對,不過僅我和烏仙還差些,需上使出手幫忙。”

    “好說…”

    張奎大喜,當即一番交代。

    夜叉王連連點頭,不過似乎還是有些懷疑,試探地說道:

    “不知上使大名,可否現身一見?”

    見面?

    “當然可以…”

    張奎微微一笑,隨後渾身一抖,身形變化一番後,闊步向前。

    夜叉王漸漸聽到腳步聲,只見黑霧中忽然一怪,身披銀光甲,頭戴朝天冠,圓眼闊鼻,頭生雙角,顎下有須,也不知是何妖物。

    夜叉王連忙拱手,

    “不知上使尊姓大名?”

    張奎摸着紅須,眼睛一瞪,

    “東海,敖廣!”

    …………

    大殿黝黑,黑霧瀰漫,不時出現一座座神像,面容猙獰,氣勢逼人。

    黑魚妖身形已經變得僵硬,眼神呆滯,朝着大殿深處不斷前行。

    “喂,你幹什麼!”

    桃花夫人在後面厲聲喝道。

    剛纔一股黑霧,靖江水府一行人被四散傳送,桃花夫人跟着這黑魚妖,三拐兩拐來到這座大殿。

    她已經察覺到不對,但前方黑魚妖好似沒聽到般,依舊矇頭直走。

    “大膽,夫人在問你話!”

    旁邊神遊境蟲女頓時大怒,黑霧裹着畫舫法寶,轟隆隆向黑魚妖直撞而去。

    雖同爲神遊境,但黑畫舫一脈強勢,在水府中一向囂張,那受得了黑魚妖忤逆。

    砰!

    黑魚妖后心被擊中,頓時噴着血落入黑霧中消失不見。

    蟲女閃身上前,頓時目露驚色,

    “夫人,這傢伙不見了,莫非跑了?”

    桃花夫人瞬間趕到,臉色微變,露出獠牙惡狠狠看了一下週遭神像,

    “這地方不對,速退!”

    說着,抓着蟲女身形一閃,就要往大門處逃跑。

    然而,原先大門所在之處,已經成了堅實石壁。

    “區區小術,也敢攔我!”

    桃花夫人大怒,煞氣沖天而起,伴着滾滾黑雲一掌拍出,石壁頓時轟然炸裂,露出了一個陰風呼嘯的院子。

    院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了一大堆形形色色石像,一動不動,面無表情地盯着他們。

    神遊境蟲女嚇了一跳,忽然背後發涼,連忙轉身,發現大殿內石像雖然還是各自猙獰造型,但不知什麼時候,已無聲無息擺在了她們身後。

    “夫人小心!”

    蟲女一聲尖叫,法器寶船轟然而出,將一排石像打倒。

    令她吃驚的是,自己這一擊,就是小山也能轟塌,但石像身上泛起黑光,只是微微掉落些石屑。

    更恐怖的是,一道黑色符文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上,在皮膚下一分二、二分四,如游魚般涌動。

    “夫人…”

    蟲女頓時臉色慘白,中了這種恐怖詛咒後,目前還無一人生還。

    桃花夫人正在戒備思考對策,看到手下蟲女中招後頓時失去理智,眼中血光燃燒。

    “啊,全給我去死!”

    說着,渾身恐怖氣息涌動,就要用出天地異象法身,將此地徹底毀滅。

    “住手,不要命了!”

    一道身影忽然從旁邊出現,卻是黑蛟王,拽着桃花夫人一聲訓斥,隨後一個眼神示意。

    桃花夫人忍着怒氣擡頭一看,只見院外上空,黑霧如烏雲般涌動,一個個房屋大小的死人臉在黑霧中飄來飄去,也不知是什麼恐怖陣法。

    若是貿然涌出虛影法相,恐怕立刻就會吃虧。

    “大王,我們怎麼辦?”

    桃花夫人又驚又怒,心神大亂。

    黑蛟王眼中陰晴不定,“別亂動,這地方有些不對,那些石像不是在防我們,怕是在防廟內的東西。”

    “我們先出去再說!”

    桃花夫人先是點頭,隨後爲難地看向了身後蟲女。

    黑蛟王一聲冷哼,

    “沒救了,走吧。”

    說完,身形瞬間飛射而出。

    奇怪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神像並沒有阻攔,只是維持造型一動不動。

    “夫人…”

    蟲女滿臉已經爬滿符文,眼神漸漸呆滯,最後絕望地叫了一聲。

    桃花夫人面色猙獰,一聲低吼,隨後轉身飛出大殿。

    這廟宇羣很古怪,你若是想深入,就會如入迷宮,到處空間錯亂,但若想離開,卻是剛出門就到了廟外。

    桃花夫人出來後,看到烏仙和雙頭夜叉王早已出來。

    雙頭夜叉王面無表情站在原地。

    烏仙則閉着眼睛飄在半空,一根根觸鬚垂下,氣息混亂。

    她目前全族已滅,也不想理會,陰着臉站到了一旁。

    黑蛟王看了一眼三人,眼中幽光閃過,語氣比剛纔和緩了不少。

    “怎麼了,這點困難就沒了士氣?”

    “你們不是一直奇怪,進入陰間後,我爲何不帶你們深入黑怨湖麼,如今這情形,那裡卻是常見。”

    “各位,裡面怕是有好東西,我們休整一番,下次必然…”

    “大王!”

    飄在空中的烏仙忽然睜眼,龐大的身軀開始變紅,觸角扭來扭去。

    “其他事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我兄長烏神,是不是被你吃了…”

    黑蛟王眼睛微眯,兇光一閃,

    “你聽誰胡說八道?”

    “我只問是不是!”

    烏仙忽然爆發,渾身氣勢滔天,露出了虛影法相,滾滾烏雲中觸鬚伸縮。

    他雖然兇蠻,卻對兄長尊敬的很,皆因天賦不佳,走得是血脈煉身的路子,若沒有烏神拼死幫忙,根本熬不過天劫境。

    “大膽!”

    黑蛟王勃然大怒,“二位,同我一起殺了這叛徒,分而食之,桃花夫人,今日正好趁了你心願。”

    誰知,桃花夫人卻沒有答應,原本陰沉的臉漸漸變得扭曲,露出了顆顆獠牙,聲音怪異瘋狂。

    “黑蛟,剛剛你就發現那黑魚不對勁了吧,還藏在身邊把我們當誘餌,今日…奴家倒想嚐嚐你的肉!”

    黑蛟王臉色頓變,

    “早知你野性難馴,難成大器…”

    說着,冷眼瞥向雙頭夜叉王,

    “你不會也要反吧?”

    夜叉王憨厚一笑,瞬間變臉,

    “宰了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