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畫舫蟲女,靖江水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畫舫蟲女,靖江水府字體大小: A+
     

    這黑畫舫張奎第一次見,是在昌運城,當時蚌女屍含珠,寒冰困長河,畫舫隱幽霧,烏仙現蒼穹。

    畫舫爲遊船,裝飾典雅,飄蕩於青煙碧波上,歌姬輕歌曼舞,也算賞心悅目。

    但這黑畫舫陰霧籠罩,腐朽不堪,潛行於河底,水草爛貝垢結,處處透着不詳。

    張奎本以爲是獨有,但後來才知道,這黑畫舫竟然是靖江水府一派勢力,與烏仙極爲不對付。

    如今運河萊州勃州一段,這種畫舫到處穿行巡邏,將整片河道封得水泄不通。

    如今上船,到要看看何物作祟。

    船頭夜叉依舊端着分水叉左右查探,船樓內幽怨歌聲不絕,絲毫不知船上來了個殺神。

    張奎面色陰沉,冷眼一掃。

    畫舫原本有陰氣黑霧遮掩,但通幽術下,一切頓時如薄霧散開。

    只見那船樓內,牀榻、方桌、木櫃俱全,但皆腐朽不堪。

    一隻腰身有水桶粗,如蚰蜒般的怪蟲千肢萬足牢牢固定船板,上身是女子模樣,破布爛衫隨水盪漾,膚色青紫,滿嘴獠牙,對着鏡子搔首弄姿。

    原來是河蟲修煉成妖。

    這種東西很常見,平時縮在河牀中,捕食小魚小蝦爲生,雖然長相猙獰,但最長不過半米,蜇人也不痛。

    如果黑畫舫中皆是此妖的話,那應該是個不小的族羣,怎的這小東西成妖后如此厲害?

    張奎眼睛微眯,伸手一揮,一道朦朧瑩光頓時包圍了整個畫坊。

    模模糊糊,如碎玻璃層層疊疊。

    掩日術(1級):主動技能

    技能說明:躲避探查之術。

    這術法可不簡單,既能阻擋敵人神識,也可躲避圓光術等探查術法,同樣光影回溯之類的法術也是看不清。

    初到江州時,神虛廟中妖人使用秘術窺探,後來又見那將軍墓軍師使用星術影像回溯,張奎便上了心。

    這個世界,奇門術法萬千,行事自然要多加小心。

    船頭幾名夜叉立刻發現眼前詭異場景,還以爲是渾水濁了視線,使勁揉了揉眼。

    但瞬間,濃郁黑霧已經將整艘畫舫包裹,夜叉們再睜眼,已是天昏地暗,萬千魔影扭曲,一個通天徹地的恐怖黑影冷冷看着他們。

    踏入神遊境後,在“長生”領域內,張奎已經可以弄出法相天地的異象,雖然只是個空殼子,但嚇唬人是足夠了。

    “尊者饒命!”

    幾名夜叉頓時嚇得半死,扔下鋼叉,撅起屁股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而畫舫內的河蟲女妖,則渾身僵硬,眼中滿是恐懼,小心說道:

    “是哪位尊者降臨,我等是靖江水府桃花夫人屬下,莫傷了和氣。”

    桃花夫人?

    是那邪祟的名字吧…

    張奎心中好笑,這小妖大概把自己當成了某個禁地大佬,正好詢問情報。

    講到這裡,張奎頓時沉下聲音:

    “靖江水府封閉河道,所爲何事?”

    幾名夜叉一臉茫然,

    “回稟大王,我等聽命行事,並不知情。”

    張奎又看向那河蟲女妖。

    畫坊內,女妖青紫的臉上猶豫不定,“尊者,這是我水府事務…”

    “大膽!”

    張奎一聲怒喝,頓時嚇得女妖趴在地上,一頭冷汗,“尊者饒命,尊者饒命,夫人只命我們封閉河道,卻不知是爲了什麼。”

    邪祟世界,赤裸裸的弱肉強食,一言可決生死,所以這些妖物屠戮人族,只覺理所當然。

    弱小,就活該被欺凌,而面對強者,則必須搖尾乞憐。

    張奎沒有說話,無數藤蔓瞬間涌上,淹沒了整艘畫坊,肉塊血沫四濺,很快又被藤蔓吸收。

    一股黑煙散去,張奎操控冥土石棺繼續前行,眼中殺意越發濃重。

    求饒又有什麼用?

    那些人族漁村百姓死前沒少求饒,不照樣身首異處,冤魂白骨邊遍野。

    他這次讓赫連伯雄遷走萊州百姓,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殺。

    殺他個天翻地覆,

    殺他個血流漂杵。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當然,怎麼殺也有講究。

    一則他勢單力薄,勉強能跟個弱小的大乘境周旋,那靖江水府情況不明,指不定還藏着多少大妖。

    二則要做得隱秘,要是被這幫邪祟發現,他倒是能輕易溜走,但報復難免會落在那些凡人身上。

    所以首先要做的,還是摸清楚靖江水府的底細,再製定詳細計劃。

    想到這兒,張奎加快了速度。

    靖江水府位於萊州與和勃州邊界,深藏於大山之間,從未有人族涉足,一直籠罩於迷霧中。

    越靠近勃州,運河水道中的邪祟越多,漆黑不詳的畫坊四處巡遊,房屋大小的巨蟹爬行在河底,捲起滾滾泥沙。

    更有那數不清的水鬼三五成羣,遊蕩於礁石水草之間,河面上早已是陰霧瀰漫,妖光鬼火閃爍。

    靖江水府數千年兇名赫赫,小妖們行動猖獗肆無忌憚,或捲起浪花,或激起妖風,整個河道沿線如魔域降臨。

    張奎不理不睬,直奔目的地。

    沿路倒是見到不少天劫境妖物,比如那黑畫舫中的河蟲女妖,腹部竟會生出千絲萬線,滲入畫舫腐朽甲板中,將畫舫當作法寶一般祭煉。

    張奎如今斬殺辟穀境邪祟已無法獲得技能點,這些天劫境邪祟就是主要目標。

    但現在卻不急,因爲發現了蹊蹺。

    這次行動主力應該是畫舫一脈,烏仙那幫章魚頭妖物,竟然一個也沒見着。

    靖江水府內,肯定出了什麼事。

    約摸一個時辰後,運河突然出現分叉,一邊河道寬敞,直通勃州平原,另一邊卻怪石嶙峋,兩岸懸崖陡立,陰霧瀰漫,正是靖江水府所在大山流出的野河。

    順流而入,景色越發險惡。

    張奎有些吃驚,靖江水府所在之地竟然是一條深澗,夾在數座高山之間。

    從外面看不大,裡面卻深得驚人。

    上窄下寬,數百米下,竟然連着一座龐大的地下湖泊,陰暗幽深,唯一的光線是那些熒光魚羣,如羣星般閃亮在黑暗的水底。

    張奎通幽術自然看得清。

    那湖泊中央,是一座巨大石殿,如祭壇一般瀰漫着彩光,什麼也看不清。

    圍繞石殿,是大大小小的詭異建築,呈蓮花狀向外分佈。

    最近的有三座:

    一艘兩百米高的黑色石船,類似畫舫卻更加繁雜,身後全是各色沉船,無數蚰蜒般的河蟲女妖在其中涌動。

    一座同樣高大的貝殼,巨大的觸手不時伸進伸出,後方全是各種貝殼,一看就是烏仙的勢力。

    剩下一個則相對普通,就是礁石層層疊疊堆積而起,上面有房屋,有廟宇,還有不少模樣猙獰的神像,身後是連片礁石,各色各樣水妖雜居。

    張奎一看,就有了判斷。

    靖江水府應該是分成三股勢力,畫舫、烏仙和其他水妖邪祟。

    只是中央那石殿中,是什麼?

    他有心靠近,但靖江水府的防禦雖然比不上將軍墓,卻同樣不可小覷。

    地下湖底四周,無數黝黑的線形怪蟲隱藏在土壤之中,這些玩意兒也會地行術,涌動着鑽來鑽去。

    只要石棺接近,就會被發現。

    就在這時,那貝殼忽然震動,巨大的異象虛影忽然出現,黑霧滾滾,一條條百米粗的觸手不斷扭曲,雙眼血色光焰燃燒。

    “桃花夫人,你到底要鬧到什麼時候,若是驚擾了大王計劃,你可吃罪得起?”

    那黑畫舫石船中,同樣升起一道虛影,卻是個身着黑紗的女子,體態婀娜,膚色發青,雖五官秀麗,額頭卻長了一排黑色蟲眼,滲人至極。

    這桃花夫人臉色陰沉,眼中滿是怨毒,“烏仙,你該死!”

    說着,恐怖的氣息瞬間瀰漫整個水府,似乎有一陣陣女子淒厲的慘叫聲傳來,烏仙的虛影頃刻被壓制。

    烏仙卻絲毫不懼,呵呵直笑,

    “管不好自己男人,與我們撒什麼氣,若不是我兄長與大王去了陰間,你敢如此放肆!”

    “桃花夫人,息怒…”

    又是一個宏偉的身影從礁石堡壘升起,卻是隻長了兩隻頭的夜叉,穿着青銅鎧甲,面色威嚴。

    “烏仙也是擔心計劃,莫傷了和氣,免得大王回來怪罪。”

    桃花夫人冷笑地看了二人一眼,也不說話,虛影漸漸消失。

    地底深處,張奎看的心驚。

    靖江水府實力不容小覷,竟然還有個大王,好在已經去了陰間。

    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桃花夫人原來是在找男人,什麼男人值得如此興師動衆?

    不過靖江水府首領之間矛盾重重,卻是讓他想出了一個計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