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安慶之難,千里馳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安慶之難,千里馳援字體大小: A+
     

    “嚯,這些小東西倒是跑得快…”

    軍師慵懶的聲音再次響起。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張奎在地下掩藏了全部氣息,皺着眉頭越發小心謹慎。

    黃眉這幫人倒是無所謂,通知華衍老道暫時帶人避讓,讓他們和將軍墓狗咬狗就算了。

    讓他心驚的是這軍師。

    按理說,他現在碰上後將軍這些大乘境邪祟,就算打不過,遊走逃脫是沒有問題。

    但這軍師明明聽聲音就在附近,但左看右看卻哪兒也找不到人。

    大乘就是凡俗最後一境。

    難不成,這傢伙是個仙?

    但若是仙,爲何又逗留凡塵?

    就在張奎思考的時候,那星光投射出的影象又有異動,一個許久未見的人從黑暗中緩緩走出。

    薩滿教聖女,曼珠迪雅。

    在其身後,不僅有幾個戴着兜帽遮住面孔的人,還有一頭五六米高的白狼。

    張奎倒也不奇怪,妖星閣本來試圖將鬼戎國拖進大乾這團泥水中,沒想到卻促成了這兩方的合作。

    曼珠迪雅現在想來,也很可疑。

    是薩滿教的叛徒肯定沒錯,故意破壞計劃,避免鬼戎國捲入衝突,又有這麼多手下效勞,想來和金帳王庭關係非淺。

    還有據她所說,背叛薩滿教的目的,是爲了避免其侍奉的草原血海禁地得到另一具神屍,但完全可以將地圖銷燬,爲什麼要親自去趟陰間?

    恐怕比草原血海禁地還想得到神屍的,是金帳王庭…

    這世道,人心險惡呀。

    看到這裡,軍師直接收回了術法,星光褪去,影像消失,那祭壇上綠色的火焰也漸漸熄滅。

    軍師懶散的聲音再次響起,

    “好了,地方你們也已經知道,要怎麼做,自己決定。還有,左參軍這次是急了點兒,但情有可原,你們兩個少給我找麻煩。”

    “是,軍師。”

    後將軍和左先鋒彎腰拱手。

    過了一會兒,似乎那軍師已經離開,兩個大乘境邪祟才緩緩擡起頭。

    “軍師此舉,太過偏袒!”

    那黑毛獠牙的左先鋒終於忍不住怒氣,手中大錘猛的一下砸在地上,周圍祭壇和山崖轟然倒塌,就連冥土石棺內也是顫動不已。

    “撒氣又有什麼用!”

    後將軍哼了一聲,青銅頭盔下,眼中幽火閃爍不定,聲音如同寒冰:

    “上次失敗折損了不少同僚,才讓左參軍趁勢做大,這次且由他去,明年再好好計較。”

    “這顆珠子養了許久,不容有失,此去路上要途經瀾江、靖江二水府,臨近中元,各家都在小心戒備,你且掩去行藏,莫生事端。”

    “屬下遵命。”

    商議完後,當即陰風呼嘯,兩個邪祟的身影也隨之消失,原地只剩月光下的一片廢墟。

    張奎眼睛微眯,也操控冥土石棺回到了欽天監後院。

    肥虎趴在院中呼呼大睡,皮毛間不斷有雷光閃過,張奎看了看,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這癡貨卻是傻虎有傻福,莫名其妙得了機緣,天雷本就是妖獸剋星,這廝竟然得了一絲本源融入血脈中。

    自從回來後就一直酣睡,恐怕醒來後就會突破,從此一馬平川,天劫境也不是問題,倒省了自己操心。

    回到房間後,張奎當即取出神庭鍾,令神虛通知華衍老道。

    雖說鎬京城已毀,但外面平原那一望無際的耕地卻是不能捨棄,因此華衍老道幫着公主李晴收攏難民,建城耕種,安身立命。

    此番生出事端,安慶州只有華衍老道一人,恐怕難以應付,還是去一趟爲好…

    …………

    月光如水,夜風輕拂。

    鎬京城郊谷地中,黃土圍牆,伐木爲樑,已經建起了一座粗糙的土城,破爛的棚屋一眼望不到頭,還有不少用破布搭的帳篷。

    寂靜的夜中,隱隱約約有哭泣聲傳來…

    這裡原本是修士聚集的地方,道觀廟宇林立,有的已在地震中坍塌破敗,有的依然亮着燈火。

    雖然華衍老道甚有威望,但鎬京城已毀,此地又破敗不堪,那些求富貴的修士自然離開分散至天下各州,只有少部分願意留下來幫忙。

    張奎的鐵血莊佔地甚廣,徵得同意後已經拆除,化爲了新城一部分。

    遠處山崗上,月光之下臥着一頭碩大白虎,一名面容貴氣嬌媚的少女靜立一旁,望着山下土城,嘆了口氣。

    “去年此時,我記得京城辦了花魁大賽,花瓣如雨,歌舞昇平,萬人空巷,熱鬧的很,誰料轉眼就已成舊夢。”

    大乾破滅,皇室血脈如今只剩公主李晴,一系列變故,讓這個曾經的天之貴女成熟了許多。

    旁邊白虎突然開口道:

    “如今主人你已國破家亡,卻是機緣巧合入了辟穀境,何不趁此斬斷塵緣,一心求道?”

    “道爲何,何爲道?”

    李晴笑着反問道,“若是修爲的話,那些躲在深山的當真就比別人強?”

    “張真人四處奔波,這天下間又有誰比他修煉的快?”

    “那是天生神人!”

    白虎眉頭微皺,“我真搞不懂,管理百姓有那幫官員,護佑一方有玉華真人,主人你待在這裡有什麼用?”

    李晴笑了笑,看着山下土城,突然生出一股豪情。

    “千年之前,先祖乾元帝捨去一身道行,護佑了人族千年安寧,我要叫着天下人知道,雖然大乾已亡,但也有我李晴願意守護一方!”

    “好!”

    遠處,華衍老道踏風而來,摸着鬍子臉上滿是欣慰。

    “看來玄機道兄後繼有人。”

    “真人…”

    李晴有些不好意思的地拱了拱手。

    “都是孟浪之言,真人莫要笑話。”

    華衍老道哈哈一笑,

    “你纔多大,莫要學那些腐儒之言,折了一腔銳氣。”

    正要繼續鼓勵,卻忽然眉頭一皺,望向山下,“咦,聖廟有異動…”

    說着,飛身而起往山下飄去,李晴也連忙跳上白虎,追了過去。

    話說亂世之中,怎會少了妖鬼,這麼多難民聚在一起,死人不斷,怨氣橫生,就如明晃晃燭火點在暗夜中,詭異怪誕蜂擁而至。

    然而京城陷落、欽天監損傷慘重,沒了工部的強大製造能力,符箭都成了稀缺品,華衍老道再強又顧得了多少。

    好在聖器神庭鍾橫空出世,破邪符隨時可得,普通開光境修士都能輕易使用,總算因此安定下來。

    各地神廟都成了重中之重。

    華衍老道進入城內神廟後,見神庭鍾石像發出淡淡神光,當即臉色一變,屏退衆人,神虛的影子立刻出現。

    “見過道友…”

    這是張奎無奈之下想的辦法,因爲消耗神力不小,平時都以影鴉傳信溝通,碰到大事纔會使用。

    沒一會兒,華衍老道臉色凝重從廟內走出,當即連夜召集官員,吩咐禁止靠近舊城遺址,百姓暫停去周邊平原種地。

    官員們面面相覷,但也沒有多問,畢竟這麼多人能夠活下來,全依賴華衍老道鎮守。

    官員們走後,李晴連忙上前詢問。

    “真人,可是出了什麼大事?”

    大弟子步虛爲人木訥,繼承道統還行,但鎮守一方卻是力不從心,華衍老道有意培養李晴,因此毫不隱瞞。

    “大乘境邪祟!”

    李晴臉色驟變,隨即一臉憤恨,“黃眉這些人,不想擔起重任也就罷了,還引來如此禍患,當真該死!”

    “放心,我們避開就是,而且…”

    華衍老道臉上露出笑容,

    “張奎小友很快就會前來相助。”

    “張真人也要來!”

    李晴頓時面露驚喜,“張真人力斬大乘境妖邪,若來相助,可保萬無一失。”

    說着,她哼了一聲,

    “京城廢墟附近烏煙瘴氣,最好連那隻臭蛤蟆也一併收了,斬斷禍根!”

    她說的是欽天監內庫收藏古器的那隻鐵蛤蟆,此物甚是怪異,非妖非鬼,也不逃走,每當月圓之夜就會出來吞吐月華。

    大乾朝千年收藏全在這東西肚子裡,當真是移動寶庫,前來尋寶的修士邪道層出不窮,每天打個沒完,種地的百姓一到夜晚就不敢靠近。

    “確實是個麻煩…”

    華衍老道點頭贊同,心中卻想起了那七尊鎮國神器,除血翁仲被赫連伯雄所得,剩下的毫無音信。

    神器有靈,自會擇主,也不知落到了誰的手上…

    另一邊,張奎將諸事交代完後,立刻御劍飛行往京城而去。

    然而剛到瀾州,就被一股沖天血腥邪氣攔了下來。

    只見瀾江水府那黑袍書生立在一處山峰之巔,先是看着他,眼神複雜,隨後伸手一揮,憑空出現了石桌、石凳和酒菜。

    “張道友,何不下來一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