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各有圖謀,夜探福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各有圖謀,夜探福城字體大小: A+
     

    這老和尚,也算是個熟人。

    鎬京“蠱瘟”之亂、妖星閣之亂,都曾有過合作,看上去慈悲爲懷、萬事看淡,其實滿肚子都是算計。

    但實際上,對於老和尚趁機分化鎮國真人的事,張奎並不如別人那般氣憤。

    無論前世,還是這個世界,一百個人就有一百個聲音,每個人都想讓別人相信自己的道理,吵的面紅耳赤。

    www ◆Tтkan ◆¢〇

    人心複雜,深沉如海,張奎從不在猜人心思上多費腦筋,更不會去多費口舌,非要爭出個嘴上高低。

    紅塵如銅爐,人心似江湖。

    張奎的處事之道很簡單。

    你怎麼想、怎麼做,我管不了、也不理會,但選擇把你當朋友、路人,或者敵人,就要看你有沒有擋我的道。

    所謂各行其道,各擔禍福。

    毫無疑問,這些傢伙已是敵人。

    張奎揮手扇滅了篝火,撕下一條羊腿後黑煙冒起,邊吃邊操控冥土石棺跟了上去。

    雖學會了御劍飛行,但他用起來簡直是飛火流星、氣爆連連、隆隆作響,如千軍萬馬過境般駭人的很。

    隱匿跟蹤,還是冥土石棺更合適。

    滇州之地,山勢崎嶇,地下水脈複雜,儘管冥土石棺速度飛快,但還是費了會兒功夫纔跟上。

    來的一共有五人。

    黃眉僧和蕭千愁就不用說了,一個包藏禍心,一個小孩模樣卻行事乖戾。

    那獨眼陰婺大漢應該是夏侯霸,和自己有些過節,天劫境的道行,如赫連伯雄一般,修的是兵家血煞煅身的法門。

    這老東西聽說因爲兒子的事,一直在家閉門思過,沒想到和黃眉這幫人搭上了線。

    那個身穿藍布袍的老嫗,應該是陰婆,弄鬼玩詛咒的高手,和雙瞳霍魚很是不對付。

    至於另一個白袍老道,倒是沒見過,畢竟經常待在京城的人很少。

    這五人行至一處山崗上時,停下了身形,靜靜看着山坳間的一座城市。

    那是福城,滇州的府城,以特產美酒、青茶和染布印織出名,以前窮山惡水,有不少官員被貶在這裡,反倒使其漸漸繁榮起來。

    這些傢伙來幹什麼?

    張奎心中好奇,操控石棺直接到了他們旁邊地下。

    雖然僅隔數米遠,但邪祟禁地都發現不了,這幫人當然更不行。

    只見夏侯霸獨眼盯着下方夜色中的福城,冷聲哼道:“就是這裡,我看也不怎麼樣麼。”

    “夏侯將軍有所不知…”

    陰婆面容慈祥的笑了笑,就像街邊的普通老婆婆,“老身出自這裡,那蟲神廟說起來,最是符合我們條件。”

    “此地鎮國真人楚彭山家族暗中侍奉蠆國,替其管理神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此地官員、修士都被其掌控。”

    “雖說楚家如土皇帝一般,但也有其煩惱,咒婆、鬼婆、蟲師三股勢力各自抱團,內鬥已成你死我活之勢,出什麼事都會以爲對方所爲。”

    一旁小孩模樣,揹着大劍的蕭千愁哈哈大笑,“而陰婆你這些手段都會,正好佈下疑陣,讓他們互相猜疑。”

    “沒錯…”

    陰婆微微一笑,隨即面色變得嚴肅,“其實這些都是小事,集各位道友之力,將此地殺個雞犬不留也是輕而易舉,最關鍵的還是蠆國。”

    “承蒙黃眉道友相邀後,老身便做過調查,自從百十年前起,蠆國對於陰間探索一事,就並不太上心,隔個五六年纔會去一次。”

    “因此即使我們被發現,蠆國報復追查的力度也不會太大。”

    黃眉老僧眼神凝重,

    “陰婆可曾查到其中因果?”

    陰婆微微搖頭,“邪祟禁地之事我等豈會得知,但其不太看重神異珠卻是沒錯。”

    黃眉點頭贊同,“陰婆說得對,這裡確實是最好的選擇,明日老僧就與陰婆進城探查,各位道友在外等候信號。”

    說罷,五人便各自盤膝打坐,不發一言,靜靜等待。

    地下深處,張奎眼中滿是冷意。

    還是陰間,原來這幫傢伙打的這主意,看來他們這段時間也沒閒着,知道了不少消息。

    神異珠於重建神道有大用,若是能搶,自己早動手了,還不是怕邪祟禁地報復屠城。

    尤其如今天下大亂,沒了制約。

    這幫人肆意妄爲,已成禍害。

    現在動手?

    不妥…

    雖然現在以自己的實力,幹掉他們不成問題,但動靜肯定不小。

    如果引來大乘境邪祟,怕是會耽誤驅蝗大事。

    特孃的,張奎越想越氣,憑什麼這幫傢伙胡作非爲,卻要累老子操心。

    嗯…

    忽然,他靈機一動,有了個想法。

    既然這幫人想玩個大的,何不就讓他們爽個痛快?

    無論蠆國,還是這幫前任鎮國真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何不讓他們狗咬狗,正好幫自己引開注意力?

    想到這兒,張奎心情大好。

    世人都言我老張衝動魯莽,此番卻要使個計策,談笑間了結此事。

    想到這裡,張奎嘿嘿一笑,操控冥土石棺往山下福城而去。

    這座城市明顯帶了一絲本地特色,幾乎每棟建築都有石板和石灰砌成的高高底座,防溼氣,防蟻蟲。

    從地下探查,整座城市的佈局很快了然於胸,張奎飛速轉了一圈,重點觀察了三個地方。

    一是本地欽天監,裡面黑衣玄衛防守鬆懈,這麼晚了還有人喝酒賭錢,衣冠不整,吵吵鬧鬧,顯然已沒了作用。

    二是那個所謂的蟲神廟,穿着將軍服卻長了個類似蠶的頭,氣息黑暗陰沉還帶着一絲血腥,顯然即使有神異珠,這東西也靠恐懼和血祭維持香火。

    最後,就是那鎮國真人楚彭山的家族石堡,大部分人正在酣睡,卻有幾處正在進行着秘密活動。

    後方大宅中,一身材矮小,面容焦黑的老者正在祭煉蠱蟲,看氣息是天劫境,應該就是那楚彭山。

    而看清楚他所祭煉之蠱蟲時,張奎眼神微凝,頓時起了殺機。

    這廝竟然在祭煉蝗魔!

    那蠱盆之中,已經有數只生長成熟的飛蝗正在互相吞噬,蟲肢蟲翅撒了滿地。

    這楚彭山滿眼血絲,皺眉嘀咕道:“奇怪,爲何到了成蟲就再也不生變化,難道是方法不對…”

    張奎在下方冷眼注視,也不意外。

    蝗魔成型有個必要條件就是紅蓮業火,一般情況下,其會造成人間塗炭,天地怨氣濃郁到極點,自然引來紅蓮業火。

    自己用的是取巧方法,提前用紅蓮業火使蝗魔成型。

    這廝雖永遠不會成功,但也是個爲了力量不擇手段的瘋子。

    待蝗災結束後,說不得要再來一趟滇州,送此人歸西。

    另外一處,是一年輕女子正在和一老頭滾牀單,遮遮掩掩估計是在偷情。

    而另一邊,卻讓張奎有些意外。

    進入福城後,他發現地方官員並沒有遵照號令祭祀神庭鍾,顯然大亂前就已經不理大乾朝廷命令。

    倒是那些民間百姓家中多有祭祀,但大多偷偷摸摸。

    而在這楚家之中,神堂內全是那蟲神雕像,有人祭祀神庭鍾可真是稀奇。

    仔細打量,卻是一名氣質儒雅的書生,眼中悲切,滿是虔誠。

    “我人族大難,可恨楚桓百無一用,求幾位正神降福,解天地之劫。”

    張奎微微點頭,記住了此人。

    就在這時,張奎眼神微動,看向後方,只見一股濃郁陰氣伴着黑煙滾滾而來,很快出現在楚彭山院內。

    顯出身形後,卻是一身披黑紗,膚色白皙,眼角泛着彩光的妖媚女子,走動間,赤足腳踝上的鈴鐺鈴鈴作響。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張奎眯起了眼睛。

    神遊境的妖物!

    女子毫不掩飾,那楚彭山顯然也察覺到了,慌忙跑出來跪伏在地。

    “老朽恭迎四公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