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六十章 亂世浮萍,人道之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六十章 亂世浮萍,人道之光字體大小: A+
     

    “天昏昏,地沉沉,日月無光,荒村野墳白骨現,老鴉驚飛幽鬼笑,人離亂,難自料,一壺老酒了殘生…”

    崎嶇山道上,一隊牛車吱吱呀呀前行,趕車的把式盯着兩旁幽深密林,眼中滿是驚恐。

    而旁邊,一老一少策馬隨行。

    少年緊握利劍,左右觀察,而老者則拎着壺酒,邊喝邊哼着亂七八糟的道情。

    “師傅,您別喝了!”

    少年劍客有些惱火,“咱們護糧去李家塢,要是出了事,還怎麼混這口飯!”

    老者嘿嘿一笑,

    “你小子怕什麼,老夫既然選了這條道,就是屁事沒有,再說如今天下大亂,各地結塢堡自保,生意日後,怕是接也接不過來。”

    少年劍客哼了一聲,

    “只是暫時而已,聽說公主李晴已經在安慶州重新建立朝廷,張真人和幾位鎮國也剛在青州鎮殺了蝗魔。”

    提到張奎時,少年眼中滿是崇敬,“待張真人解了天下蝗災,中州必然恢復安穩。”

    “嘁!”

    老者似笑非笑地看着少年,

    “這天下豪強四起,人人心懷鬼胎,個個暗藏叵測,有幾個會理會那小丫頭片子,大乾朝已經成過往,不生戰亂就算天佑人族了。”

    少年猶不服氣,

    “張真人和幾位鎮國還在,必能扭轉乾坤!”

    老者眉毛一挑,

    “解了蝗災,還有邪祟肆虐,平了邪祟,還有人心鬼域,就算張真人有通天的本事,也救不回來。”

    “知道什麼是亂世麼?”

    老者喝了口酒,渾濁的眼睛看着遠處殘血夕陽,嘆道:

    “人人只求苟活,人人身不由己,如那浮萍,隨波逐流…”

    正說着,他忽然瞪大眼睛閉上了嘴,只見前方一婦人衣衫凌亂,皮膚青紫,如野獸一般四隻着地跑來,兩眼冒着幽幽綠光。

    “屍妖!”

    少年也已經看見,驚呼一聲的同時飛身而起,長劍出鞘攔在衆人面前。

    那婦人皮爛骨露,顯然已死去多時,但亂世生怪異,就連屍體不妥當處理,也會起身作祟。

    老者也手忙腳亂,從懷中取出一張黃紙符籙,嘴裡唸叨幾聲後,嗖的一下甩出。

    符籙半空燃燒,閃過一抹金光,剛好將那飛身撲起的屍妖洞穿。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啪塔,屍妖摔在地上沒了動靜。

    老者鬆了口氣,笑道:

    “還好有我人族聖器庇佑,這鎮邪將軍符,就連我這半吊子都能使出,徒兒,回去就給尹白將軍多上柱香。”

    少年點了點頭,眼中滿是敬佩,

    “聽說那鎮邪將軍尹白雖然身殘,卻是個頂天立地的漢子,若沒他一縷殘魂千里報信,這人族就真完了,實乃吾輩楷模…”

    砰!

    老者狠狠給了少年一個腦瓜崩,

    “整天想着當英雄,沒見那英雄豪傑死的比誰都快麼,老夫還指望你給我養老送終呢,呆瓜一個!”

    少年捂着腦袋,滿臉的不服氣。

    老者看到也沒再說,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快走吧,若是天黑之前到不了李家塢,就算想當個狗熊,都沒機會…”

    …………

    沙洲,大戈壁。

    烈日高遠,飛塵滿天。

    令人心驚的是,這荒無人煙的蒼涼之地上,竟然隨處可見蹦蹦跳跳的蝗蝻,啃噬着低矮的灌木和苔蘚,還有不少已經長出翅膀飛來飛去。

    裸露的荒山之上,華衍老道嘆道:

    “這蝗魔所化生的異種蝗蟲當真是厲害,在這貧瘠之地也這般繁盛。”

    再看旁邊幾人,連帶張奎在內,各個都滿面風霜,衣衫褶皺,沾滿灰塵。

    鎬京城之變後,近百萬百姓流離失所,餓殍遍野,雖有小公主李晴打出朝廷旗號聚攏災民,但後果豈是隻有這些?

    大乾朝廷算是徹底垮了,雖有逃出來的官員試圖重建朝綱掌控四方,但各地肯聽命的幾乎沒有。

    還是赫連伯雄命人從萊州運糧,掏空了家底,才讓這些百姓有稀粥度日。

    張奎倒是想幫,但神屍甦醒離開後,欽天監名存實亡,天下妖邪沒了顧忌,當真是陰風四起,天下大亂。

    邪祟禁地倒是沒什麼異動,畢竟中元臨近,陰間纔是他們目標,但那些民間的妖鬼卻不再躲藏,各地道路封閉,運河上也極不太平,從江州運糧往北方,當真是九九八十一難。

    就連他們各地驅蝗,也只能翻山越嶺,夜宿荒野,哪還有鎮國真人的氣派。

    沒辦法,誰都知道,若是不早日解除蝗災,死的人恐怕會更多。

    解了青州蝗災後,剩下的都有邪祟禁地,張奎思謀一下後,當即決定從沙洲開始。

    一是臨近青州,二則,這裡雖然地廣人稀,但土地乾燥,蝗蟲更加肆虐,若是起飛,整個中州都要遭殃。

    想到這兒,張奎深吸了口氣,

    “諸位道友,我們開始吧!”

    沒有祭壇,飛劍削石刻陣。

    沒有法臺,鎮國親自伐木。

    依舊是漫天飛蝗,如冥河倒懸。

    依舊是日月無光,血色業火沖天。

    唯一不同的是,“神庭鍾”越發神異,金光四射與業火爭輝,鐘聲迴盪響徹四野八方。

    或許唯一可喜的是,亂世之中,雖道路不暢,各地自顧不暇,但中州百姓對於“神庭鍾”的祭祀,卻更加虔誠。

    張奎見此,思謀許久後,封了尹白爲鎮邪將軍,以香火願力塑金身,授了破邪符。

    此符雖然威力一般,但添上鎮邪將軍尹的名號,再以香火神力加持,就是個半吊子也能用出,普通的小鬼邪祟,一符就能擊殺。

    當然,他也只授出了破邪符。

    一是時間緊迫,符籙術只有一級,他也只研究出破邪符的神術用法。

    二是尹白爲新神,根基不穩,就算立刻將符籙術升到滿級,建立一套完整的符籙體系,也用不了。

    別說鎮邪將軍尹白,就算是太始,那些高級符籙用出,恐怕也會被吸乾。

    但終究是有了一線曙光。

    從各地香火反饋來看,單一道破邪符,就救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

    自此,張奎建立人族神庭的想法越加堅定。

    就如那老者所說,他即便有通天徹地之能,又能顧得了多少?

    他越發覺得,千年以來,人族道路或許錯了。

    人族或許庸庸碌碌者衆,天資出衆者少,更不能與那邪祟爭鋒。

    但,能生啊!

    上古神道,統御天地,以人族爲羔羊,張奎當然不會如此,也對當祖宗沒興趣。

    來自前世的可憐經驗告訴他,平臺纔是牛逼,團結纔是力量。

    他要建立一個神道平臺。

    一人力量有限,但集齊千百人沒,億萬人的力量,匯聚人族信仰,或許可以點燃一個火炬,照亮這個黑暗的世界。

    當然,這事他憋在心裡,沒敢跟任何人說,只能偷偷摸摸螞蟻搬家。

    畢竟這世界邪祟肆虐,禁地遍佈,正如那黑袍書生所說,天道混亂,正是萬族爭雄之時,他們怎會允許眼中螻蟻般的人族崛起。

    或許有一日,當他能夠硬抗禁地時,這個計劃纔敢大白天下。

    但星火已燃,光明可期…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