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巨劍破陣,鎬京大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巨劍破陣,鎬京大亂字體大小: A+
     

    “那…就是神屍!”

    普陽老道嘴巴都在哆嗦,他本來正高高興興印書,想着怎麼把自己的名字也加進去。

    誰知急匆匆被鶴仙請來,驅蝗倒是無所謂,打個醬油就行,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張奎也是頭皮發麻,他忽然想起了瀾江水府黑袍書生的話。

    “那玩意兒啊,可不是香火神,傳聞遠古時代,巫道昌盛,人與神居,就是那時候留下來的東西…”

    異變還不止這些,隨着巨手擎天而出,原本細雨綿綿的陰天忽然狂風大作。

    很快,細雨停歇,原本鉛灰朦朧的蒼穹忽然烏雲翻涌,天昏地暗,雷聲隆隆。

    咔嚓!

    隨着一道電光撕裂蒼穹,瞬間無數閃電縱橫交錯,瘋狂劈在那擎天巨手上,似乎蒼天也不允許這種東西出世。

    而那巨手則巍然不動,任憑萬雷噬身,只有那密密麻麻毛髮般的觸手不斷揮舞。

    好在,巨手破山而出後,就再也沒有動靜,好像又沉睡了過去。

    “還…還有救!”

    華衍老道一聲厲喝,眼睛佈滿血絲,惡狠狠地盯着前方蔓延了整個湖心島的黑暗。

    “妖神傀儡霸道,不知爲什麼被妖人所奪,不過現在結陣防護,明顯是不想島上陣法受損。”

    他一說,衆人立刻明白。

    雖還不清楚對方手段,但如此防護,島上陣法必是關鍵。

    想到這裡,衆人不再猶豫,張奎當先劍光透體而出,瞬間化爲百千劍影,隨着劍指牽引,盤旋而上,又如雨瀑般落下,不斷轟擊在那片黑暗上。

    其他人也沒閒着,各自使出壓箱底的本事,一時間狂風、雷火、煞光齊至,與妖神傀儡形成的那片黑暗相撞。

    噼裡啪啦、轟轟轟的聲音連綿不斷,而遠處天邊則是雷光閃爍,震耳欲聾,彷彿末日降臨。

    然而,效果卻不佳。

    他們只是天劫境,神遊境妖神傀儡法力混着強大精神力,兩者幾乎是質的差別。

    張奎兩眼冒火,

    “再來!”

    說着,猛然將飛劍術升到六級,兩手變化法訣,滿天劍影頓時歸於一處,化作百米高的金色劍影,好像將陸離劍放大了無數倍,猛然墜下。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這卻是飛劍術升級後生出的變化,如果說劍化萬千是爲了羣攻和佈置劍陣,這種變化就是專爲破陣而生,聚力一處,無堅不摧。

    哧得一聲,彷彿布匹被撕破,那片黑暗頓時破開個大口,其他幾位鎮國真人眼疾手快,順勢一道道雷火煞光轟了進去。

    轟!這片黑暗頓時四散。

    島上青銅陣塌陷了好幾處,而三道氣息恐怖的巨大黑影也猛然衝來。

    “小心!”

    張奎一聲大喝,隨即劍影翻轉,化作四象誅邪陣擋在衆人身前。

    轟!

    三道黑影齊齊撞在金光劍幕上,頓時閃爍不定,張奎也被撞的後退,兩腳在地上拖出十米長的痕跡。

    張奎氣血翻涌,胸口一悶,差點一口血噴出,硬生生嚥下,體內傷勢迅速恢復。

    金丹大道的效果已經顯現,不僅法力精純,可以硬接這些神遊境傀儡的一擊,身體恢復速度更是驚人。

    “你們退後!”

    張奎被打出火來,兩眼金色煞光燃燒,準備同時祭出“長生”領域和“神庭鍾”,和這幾個妖神傀儡好好鬥一斗。

    然而就在這時,三個妖神傀儡忽然停了下來,兩眼幽幽綠火閃爍不定,裡面傳來秦易氣急敗壞的聲音。

    “是你!又是你壞我好事……啊,你們這幫老匹夫…休想…”

    說着,三具妖神傀儡眼中綠火陡然熄滅,停在原地,如同雕像一般一動不動。

    怎麼了?

    張奎眉頭一皺,準備再次出手,反正這東西已被秦易所獲,他又不會傀儡術,留着終究是個禍害。

    就在這時,一道血色紅影忽然降臨,卻是赫連伯雄扶着已經昏迷的皇叔李玄機,緩緩放下。

    張奎眼中幽光閃爍,頓時看到李玄機體內一塌糊塗,充滿了絲狀的陰氣,經脈丹田內,更是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卵。

    “蠱瘟!”

    張奎立刻想到了此蠱,十分相似,只不過更加厲害。

    氣禁術!

    解厄術!

    連續兩道術法後,李玄機鼻腔及口中立刻噴出大量白色絲線和小蜘蛛,隨即化作陰氣四散。

    “玄機道兄!”

    華衍老道連忙上前探查,並且往對方口中塞入一粒丹藥,嘴脣微微顫動:

    “經脈氣海丹田已碎…”

    衆人沉默,這種情況,怕是隻有傳說中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才能救,活下來也成了廢人一個。

    皇叔李玄機幽幽醒轉,臉色蒼白,以肉眼可見的的速度蒼老不堪,好在體內丹藥起效,雙頰升起一絲不正常的紅色。

    “快、快…”

    他哆哆嗦嗦從懷中取出一個青銅令牌,咬破中指抹上血遞了出來。

    “主謀是妖星閣餘孽,下面是方仙道後人……他,雖精通傀儡,神魂卻不強…快去封魔窟幫國師…”

    衆人一聽,哪敢猶豫,留下醫術精湛的華衍老道照顧李玄機,其餘人則迅速往封魔窟而去。

    此時城中已經徹底大亂,皇宮中也沒人再理會皇帝已死,哭爹喊娘地往外跑。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個恐怖的巨大手臂,無論豪商貴族、平民百姓,甚至守城的軍人,也丟下武器棄城而逃。

    踩踏、尖叫、廝殺,每個人似乎都已經喪失理智,只想推開別人,遠遠地逃離這裡。

    欽天監太玄湖旁,卻一片死寂,似乎聽到那滿城的哭嚎聲,李玄機越發渾濁的眼中一片黯然。

    他看了看那三座妖神傀儡,哆哆嗦嗦從懷中掏出三顆青銅丸,

    “玉華老弟…這是妖神傀儡機樞,趁那妖人顧不上,放入眉心就能奪過來。”

    華衍老道沒有猶豫,立刻接過甩手而出,三具傀儡氣息立刻收縮,變成了如石頭一般的死物。

    李玄機呼吸越發倉促,“玉華老弟,大乾要亡了,天下大亂將至,你我相交一場…這傀儡就留給你防身吧。”

    感覺到老友生機如雨中燭火飄搖不定,華衍老道強忍着心中悲愴安慰道:

    “道兄莫多想,只要穩定住神屍,一切都有救。”

    李玄機此刻嘴角已經鐵青,他看着遠方雷光中魔影滔天的神屍巨臂,微微搖頭,“不是神屍的原因…”

    “老夫也曾想過爲何會有千年之劫,直到聽了那花娘的話,才恍然大悟。”

    “雖說人族羸弱,邪祟肆虐,但總有雄主建立皇朝,結束混亂,但千年對於人族太久了,久到會讓人忘了那些黑暗歲月。”

    “大周朝喜人祭,大虞朝養妖鬼,我大乾人心鬼域,千年之劫,實乃人心之劫啊…”

    “道兄,別想這些了。”

    華衍老道連忙安慰。

    然而,李玄機眼神已越來越暗淡,

    “亂世…真正的亂世…來了…”

    說罷,徹底沒了氣息。

    …………

    “快,就是這裡!”

    張奎領着衆人飛快來到封魔窟,扔出青銅令牌後,青銅門頓時張開大口。

    也顧不上搭理這怪異的大門,衆人立刻飛身而入。

    眼前場景頓時讓他們一驚。

    只見前方是一個巨大深淵,一個碩大的青銅柱子插入深深黑暗中。

    而青銅臺上,七位國師遍佈四周盤膝而坐,身後九天玄火鏡、雷劍、黃泉宮燈、血翁仲、落魂綾、無字碑、妖骨葫蘆七件鎮國神器神光大作,將青銅臺照的五光十色。

    深淵之中,似乎有無數人在瘋狂慘叫着,嗖的一聲,幾條巨大的觸手破空而出,七尊鎮國神器頓時嗡嗡震動。

    衆人沒有猶豫,飛身而起落在了青銅臺上,卻不知該如何相助。

    “陸真人?”

    張奎試着喚了一聲,誰知幾位國師的身軀瞬間坍塌,飛灰和白骨滾了一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
    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