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道計劃,陰魂傳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神道計劃,陰魂傳信字體大小: A+
     

    “科儀有先後,需焚香、開壇、請水、揚幡、宣榜、蕩穢…”

    守心觀法壇之上,張奎身着紫袍,眉頭微凝,細細講解。

    禳災術實際上乃醮典,他隨手用的出,太始爲禳災術星辰誕生出來的正神,更是精通,但要讓其他人用就麻煩了。

    法壇的擺放、科儀的時間,乃至符籙、法咒,一個個都有講究。

    張奎是不耐煩做這些,但下方衆人卻是聽得聚精會神,如癡如醉,不僅守心觀弟子,就連鎮國真人們也是認真旁聽。

    當然,張奎可沒那能耐講得天花亂墜、地涌金蓮,不過卻有數名道人飛快記錄,一一比對。

    屆時,守心觀將會出一本《張真人說禳災消劫真經》免費刊行天下。

    普陽老道臉上的笑容就沒消失過,他可是清楚這本真經的份量。

    他止步天劫,此生無望,不過創下的守心觀,或許會因爲這本真經名揚天下。

    講經之後自然也要實踐。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雖沒了蝗魔,也暫時未發生瘟疫,但守心觀對面山上亂葬崗卻是生了瘴氣,陰晦滋生,這樣下去遲早生亂。

    禳災術用途廣泛,別說這種東西,就是鼠患、蟲災也在解決範圍。

    當普陽老道親自設壇祭神,太始神與神庭鐘的金光虛影出現,一道金光消了滿山邪氣時,所有修士都沸騰了。

    邪祟禁地恐怖,對他們來說太過遙遠,是鎮國真人和國師們纔要操心的事,大部分人還是多在民間除邪。

    禳災術雖然不是攻伐大術,但對於普通百姓和術士,卻更加實用,畢竟大部分人天資一般,能開光扔個符菉已是極限。

    許多修士已經心中暗做打算,回去就在家中設立香案,虔誠祈福,免得用時不靈光。

    張奎遠遠站在一邊觀看,三眼道人神虛的身影出現在旁邊,目露喜色,彎腰拱手:“恭喜星君,神庭鍾聖器之名至此穩固。”

    作爲第一個投靠張奎的香火小神,神虛這次也得了不少好處,算是成了太始的座下屬神,負責管理神庭。

    雖然目前只有他一個,但“神庭”這個張奎無意中喊出的名字,已經確立了神庭鐘的方向。

    即是人族聖器,也將是神道聖器。

    上古神道,必須藉助神異珠修煉,張奎這算是取了個巧,只用一顆,就能確立一個體系。

    張奎也是非常滿意。

    他忽然想起,七十二術中,需要藉助神力的不止一種,像可解除詛咒、煞氣、夢魘、巫蠱的解厄術,五行術中的祈雨術,祈晴術,都對人族萬千黎民生計有着莫大作用。

    甚至符籙術中的請神誅邪符,將來都可以安排上。

    神術作用越強,百姓越加虔誠,神庭鐘的力量越強,是一個相互促進的作用。

    說到五行術…

    張奎忍不住看了一眼遠處的顧紫青,人多眼雜,況且凌秋水也在,他真不好意思多問。

    也不知她順利渡劫沒有?

    察覺道張奎的目光,顧紫青眼角抽了抽,不動聲色將頭扭過一邊。

    旁邊,大徒弟凌秋水一臉癡迷地望着張奎,“爲人族生計,這等神術也不吝惜,我果然沒看錯,張道兄氣概非凡。”

    顧紫青再也忍不住,忽然仰天長嘆。

    “師傅,您怎麼了?”

    “爲師氣悶,想斬妖除魔…”

    滅了魔,傳了法,此地諸事已了。

    衆人立刻登船,揚帆離開。

    畢竟,大乾不止一州之地,那遍及四野,蹦蹦跳跳越來越兇的蝗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他們時間緊張。

    無奈,鎮國真人雖然可以凌空飛度,但不是誰都和張奎一樣可以迅速回氣,對付蝗魔又出不得差錯,加上休整時間,反到不如乘船快。

    “出發,萊州!”

    望着那浩浩蕩蕩遠去的船隊,碼頭上站滿了前來送行的修士。

    人羣中忽然有人嘀咕道:

    “張真人術法通玄,若是肯開山門,怕是門檻都會被擠破吧。”

    立刻有人冷笑道:

    “你這傢伙卻是癡人說夢,沒聽過法不可輕傳麼,誰有通天大法不是藏着掖着,能得禳災術就心足吧。”

    “那倒也是…”

    …………

    萊州,昌運城碼頭。

    百舸千帆,人流往來密集。

    此城爲京城中轉要地,天下皆知蝗災臨近,糧食貨物轉運卻是越加繁忙。

    “滾開,死瘸子!”

    抗包的苦力被一衣衫襤褸的瘸子乞丐擋的心煩,當即一腳踹了過去。

    他要多掙些錢糧養活一家老小,就算平時心善,此時也變得凶神惡煞。

    王瘸子兩眼呆滯,被一腳踹得撲倒在地,眼神一會兒兇厲,一會兒悲憤,但很快又變得茫然癡傻。

    沒錯,這個賭鬼正是被尹太監一絲執念附身,迷迷糊糊來到了萊州。

    鬼魂怨靈,本就有一套路數,通常先是怨氣滋生化爲厲鬼,兇殘不知多少年後,漸漸恢復一絲清醒,好運的繼續修煉。

    尹白武藝高超沒錯,甚至在江湖中少有敵手,但只是勉強開光,能夠坐上欽天監黑衣玄衛統領的位子,全靠領兵有道,加上機緣巧合。

    按理說,早應身死魂滅,但偏偏一絲執念不肯放棄,就算化作怨鬼附身,也要將這個天大的消息傳出去。

    可惜,他保持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出了京城後,迷迷糊糊被人打了一頓扔在昌運碼頭,只是整日遊蕩,卻不知自己該幹什麼。

    更糟糕的是,已經越來越快堅持不住,要麼身化厲鬼,要麼魂飛魄散。

    王瘸子喘着粗氣,眼睛漸漸變得烏黑,又使勁搖了搖頭,變得呆傻。

    碼頭人來人往,根本沒人注意到倒在地上的乞丐,畢竟亂世沉浮,人人都要爲生計忙碌。

    遠處,人羣忽然散開。

    一個英氣高挑女子快步而來,身後跟着一幫黑衣玄衛,正是萊州欽天監都尉赫連薇。

    “都尉,今日就到?”

    旁邊副手眼中有些興奮。

    “沒錯。”

    赫連薇面色嚴肅,秀眉緊簇,邊走邊沉聲說道:“此次張奎真人萊州鎮魔,時間緊張,絕對不容出錯…”

    她沒注意到,旁邊趴在地上的乞丐忽然眼底一片烏黑,猛地衝了上去。

    “幹什麼,滾開!”

    副手一聲怒罵,就要伸腿踹開。

    赫連薇一把攔住,上下打量一眼後頓時大怒,“小小陰魂寄身害人,還敢送上門來!”

    說着,刻滿血色符文的長劍鏘得一聲拔出,劍風呼嘯而下。

    王瘸子面孔扭曲,烏黑的眼睛流出血淚,“找…找張奎!”

    ……

    昌運碼頭越來越近。

    遠遠的,已經能看到赫連薇領着一隊黑衣玄衛碼頭等待。

    赫連伯雄面色似乎永遠冷酷,“每次官員迎來送往浪費時間,我已命他們各司其職,隨時可以舉辦大典。”

    皇叔李玄機微微笑道:“這天下十三州,唯有赫連家族鎮守的萊州,最讓人放心。”

    正說着,只見赫連薇忽然飛身而起,幾次踩水後躍上甲板,利落地彎腰拱手:“赫連薇拜見各位鎮國真人!”

    赫連伯雄皺了皺眉頭,他家教嚴謹,赫連薇即使是女兒身也不會如此失禮,必是有急事。

    果然,赫連薇隨後就對着張奎拱手道:“張真人,碼頭有一奇怪的陰魂附身,提到了您的名字。”

    “陰魂?”

    張奎一愣,“帶過來看看。”

    很快,衣衫襤褸的瘸子乞丐被帶上甲板,雖然迷迷糊糊,雙眼烏黑,但張奎一看,就大驚失色。

    “尹兄!”

    通幽術下,只見那乞丐身後趴着尹太監的陰魂,兩眼漆黑一片,已經快要消散。

    “攝魂術!”

    來不及細問,張奎當即伸手,先是抽出了尹白的陰魂,隨後招出神庭鍾一把塞了進去。

    “神虛,救人…”

    對於陰魂來說,香火願力最爲神效,很快,尹太監的魂體就穩定下來,虛體出現在衆人面前。

    他看了一眼衆人,微微拱手:“諸位真人,京城大難!”

    當尹白將事情訴說一遍後,衆人皆是難以置信。

    “這秦易…到底是何來頭?”

    華衍老道眉頭緊皺。

    “一個陰險小人而已…”

    張奎臉色陰沉,“我當初就覺得此人是個禍害,西南之亂後,還專門回去找了一趟,卻沒找到,不過他不重要。”

    說着,張奎扭頭看向李玄機,目露殺氣,滿嘴森森白牙。

    “李皇叔,要不你當皇帝吧,老張我這就殺去京城,奪了那廝的鳥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