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章 千年正神,業火熊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五十章 千年正神,業火熊熊字體大小: A+
     

    鐺!

    神庭鐘不敲自鳴。

    隨着悠揚的鐘聲,一道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紋從君山之巔向外擴散,與山頂潔白的積雪相映成輝,神聖絢爛。

    原本禳災術形成的波紋凡人無法得見,但山下通州城中,即便是個眼神不好的老頭,此刻也能看到君山之巔金光漫天。

    嗡!

    張奎腦中突然響起宏大的祭祀與哀嚎聲,那是瀾州各處祭壇傳來的聲音。

    而哀嚎,則是百姓心中對於蝗災的恐懼。

    周圍五行陣中的幾位鎮國真人面露異色,他們也聽到了這種聲音,不禁感嘆神道確實有幾分神妙。

    但,遠不止這些。

    從山下的通城到其他大城,從縣衙廣場到百姓家中,只要誠心祈福的人,腦中都回蕩起了這種聲音。

    有人驚訝,有人難以置信,也有人目露狂熱,但毫無意外都從心底開始虔誠祈禱。

    “護我人族,度此大劫!”

    神庭鍾內,已自成空間,三眼道人神虛看着那越來越顯眼的金色身影,眼中滿是驚訝。

    這祭神之法,還是他和張奎多次商議後定下,關竅在於那禳災術。

    當然,張奎沒亂說那腦中星辰的事,誰也沒想到,竟會出現如此神異現象。

    鐺!

    又是一聲鐘響。

    這下,幾乎所有百姓都不再懷疑,誠心叩拜,虔心虔誠。

    半百的老夫子淚流滿面,

    “我人族苦難,何時是頭!”

    鬍子花白的老農渾身顫抖,

    “求上神祛除蝗災!”

    呀呀學語的孩童瞪大了眼睛,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打死這些壞蟲子!”

    君山之巔,張奎眼中閃過一絲期待,這新出來的神帶着萬民的期盼,且先天就會禳災術,一定可以助自己除掉蝗魔…

    君山下方,大河之中,瀾江河伯半沉在水中,眼睛死死盯着那道金光,渾濁的老眼充滿貪婪。

    國祭…封神…好大的手筆!

    這香火願力幾乎顯聖,若是我的,該有多好啊…

    大陣外圍,原本安靜站立的鶴仙忽然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山下大河。

    “小小邪魔,竟敢偷窺!”

    鶴仙猛然暴怒,自從看到連綿青山被毀後,他就一直壓抑着火氣,頓時雙翅一展,伴着狂風呼嘯而下。

    鶴仙修煉血脈,且已經進入天劫境,若不是華衍老道經常用丹藥替他消磨靈力,恐怕早就三災齊至,身死道消。

    儘管法力不再增長,但畢竟是天劫境的老妖,瀾江河伯哪裡是對手,連忙逃散。

    “我不是邪魔,我乃瀾江河伯。”

    “心懷惡念,還說不是邪魔!”

    鐺!

    又是一聲鐘響。

    鍾內神靈已經半顯出身影,卻是個雄闊威武之人,臉型與張奎有點相似,卻少了分凶煞,多了分威嚴。

    其身穿明黃長袍,既類似道袍,卻更像帝袍,雲紋飄蕩,象徵了他的身份。

    鐘聲更加急促,迴盪在羣山之間。

    就像攪動了風雲,從溼暗陰溝中、從山間老墳中、從河底泥潭中…無數黑霧升騰而起,隱約可見貪婪扭曲的面孔,向着君山瘋狂衝去。

    張奎儘管有所猜測,但還是沒想到封神對於這些陰魂有多大吸引力。

    只需趁新神未出,佔了神位香火,立刻脫胎換骨,再不用於黑暗中腐朽而亡。

    空中是烏雲般遮天蔽日的蝗羣,地上陰風四起鬼哭狼嚎,君山周圍,頓時如鬼獄一般。

    皇叔李玄機很少出手,此刻卻面色陰沉,渾身煞氣沖天。

    “魑魅魍魎,也敢覬覦神位!”

    鏘!

    長劍出鞘,一道白光向山下飛射而去,沿途陰魂老鬼瞬間被撕碎。

    皇叔李玄機竟然也是位劍修。

    華衍老道拂塵一甩,萬千星芒如雨瀑般落下。

    赫連伯雄長戈地上一頓,無邊血煞伴着廝殺聲在大陣外築一道長牆。

    雙瞳霍魚和顧紫青也是各施手段,將不斷涌來的陰魂鬼物、山間怪異斬殺一空。

    張奎看都沒看周圍,眼睛死死地盯着瀾江水府方向,這些陰魂根本不足爲慮,最怕的是水府出動。

    他也是在賭。

    若是在其它地方封神,肯定會引發邪祟禁地出動,但瀾州是瀾江水府地盤,業火紅蓮已經啓動,那黑袍書生知道會引出蝗魔。

    張奎賭他暫時希望自己活着。

    此刻瀾江水府中,外圍無數水鬼夜叉河妖早已蠢蠢欲動,幾座石塔也開始嗡嗡震動,表面堅冰嘩嘩落下。

    一道通天徹底的黑影忽然出現,滾滾黑霧中是血色的眼睛,威嚴的聲音從黑霧中傳來:“都回去,蝗災過後寸草不生,你們沒事,底下小妖餓死了怎麼辦,且放他一馬!”

    所有石塔恢復平靜,那些涌動的水鬼河妖們也安靜下來。

    “哼,看似憨厚實則奸猾!”

    黑影暗自罵了一句。

    又等待了一會兒,雖依舊天昏地暗,但瀾江水府方向卻毫無動靜,張奎心中終於鬆了口氣,看來他賭對了。

    就在這時,懸浮在空中的神庭鍾金光陡然收縮,緊接着,一道金色人影闊步而出。

    金袍冕冠,氣度萬千,神態威嚴。

    他首先看向張奎,微微拱手:“太始,見過星主。”

    呃…

    張奎心中稍微有些失望。

    費這麼大勁,聲勢更是不小,本以爲會跳出個神俾睨衆生吼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沒想到,

    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和自己問好…

    不過也是,畢竟只是大乾朝一州之地,就算整個大乾也只是一個人族王朝而已,真若是整個人族祭祀,估計天都得頂個窟窿吧…

    不過神庭鍾此番卻是得了造化,國師手中的是鎮國神器,自己這威力會隨着香火願力增長,算是鎮國聖器吧。

    腦中諸般念頭一閃而過,張奎正色道:“道友,祝我斬殺蝗魔!”

    太始面色威嚴,

    “我受人族香火,合當如此。”

    新神已出,那些魑魅魍魎、陰魂老鬼徹底沒了念想,再加上被鎮國真人們斬殺大半,頓時四散而逃。

    顧不上搭理這些小鬼,幾位鎮國真人紛紛看向飄在祭壇之上的太始,眼中閃過一絲喜悅。

    這,算是中州千年來第一個正神吧…

    然而,這只是第一步。

    衆人看向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昏暗如黑夜,密密麻麻的飛蝗羣竟如涌動的海水般,倒扣在天際。

    即使強悍如鎮國真人,見到此情此景,也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這只是瀾州一地蝗蟲,若整個中州都是如此,那可真就沒了希望。

    似乎受到了刺激,不用張奎催動,業火紅蓮陡然間冒起三丈多高,血色焰火妖異而恐怖。

    周圍瞬間冷得驚人,那些辟穀境修士已經支撐不住,張奎連忙讓他們退後,山巔只留下幾位鎮國真人。

    蝗魔誕生似乎也不是那麼隨便,飛蝗羣雖然已經急不可耐,但仍在不斷聚集。

    忽然,整個飛蝗羣動了起來,它們朝着同一個方向涌動,天空那黑色的海洋彷彿形成了一個大漩渦。

    風暴聲起卷,飛蝗羣形成一股黑色龍捲旋風,從天空盤旋而下,直接衝進了血色火焰中。

    業火熊熊,焚盡萬物。

    如同火中澆油,血紅色火焰瞬間長了幾層樓高,噼啪碎裂聲不斷。

    因爲紅蓮業火是冷火,所以聞不到一點焦臭味,只有洋洋灑灑的白灰落下。

    忽然,就像被業火提煉出了什麼,天空中出現了一絲血黃色邪氣,緊接着一縷縷同樣的邪氣出現,不斷匯聚在一起。

    一股飢餓到發狂的意念慢慢出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