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執天之道,封神君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執天之道,封神君山字體大小: A+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但在這個世界,卻完全變了味兒。

    首先說軍隊,人族最大的威脅已不再是鄰國,而是那一個個恐怖的邪祟禁地。

    邊疆摩擦雖時有發生,但軍隊的作用,還是主要用於內部維持穩定。

    至於說到祭祀,神道崩潰,神異珠反而成了災禍之源。

    然而國祭這種事,本應是皇帝的權利,雖已不太重要,但由張奎提出,還是有些不合時宜。

    但李皇叔和華衍老道都知道,張奎一定另有目的。

    果然,將密信細細看了一遍後,皇叔李玄機恍然大悟,“禳災大祭,天現異象,他想借助萬民香火之力擴大範圍,一是對付蝗魔更有把握,二是以防日久生變。”

    “我同意!”

    渾身青銅鎧甲的赫連伯雄率先表態,沉聲道:“此舉甚合我意!”

    “我也同意。”

    雙瞳霍魚慵懶的一笑,“大劫臨頭,當果斷行事。”

    華衍老道看向了李玄機,

    “我相信張奎小友。”

    李玄機雙手憑欄,古水蝗災讓他心驚,腦中忍不住想到蝗災失控,中州白骨遍地,眉間煞氣驟起。

    “我大乾已無路可退,就這麼做!”

    數位鎮國真人發出命令,當真比聖旨還管用,人還未到,整個瀾州已動員起來。

    瀾州境內最高山峰之上,無數民丁或馬馱人拉,或就地取材,建祭臺,平場地,修石階,熱火朝天。

    各個大城、縣、鄉村,無論官員衙役、鄉紳族老,還是蒙學教書的酸丁,都按領下的圖紙叮囑百姓鑄造神像。

    或銅、或木、或山石,材料雖各不相同,形象卻齊整統一,俱是一口古樸大鐘。

    有百姓問鄉間夫子,“此乃何物?”

    曰:“神庭!”

    又問:“有何妙用?”

    曰:“我人族禳災渡劫之聖器!”

    ……

    五月、鬱蒸、天中,插秧之月,同時亦爲惡月,瘴氣毒蟲始生。

    欽天監船隊浩浩蕩蕩沿河而下,同時沿途所見,讓幾位鎮國真人觸目驚心。

    兩岸青山翠綠,卻有黃霧迷離,仔細一看,那是無數蹦蹦跳跳的蝗蝻,只待翅硬牙尖,便可呼嘯而起,吞噬萬物。

    衆人心情越發沉重。

    行至通城,碼頭已是人山人海,有看熱鬧的百姓,有前來迎接的官員,就連那楊家的鎮國楊元老頭,也匆忙“出關”。

    張奎當然也來迎接,看着衆人眼中複雜,拱手道:“各位前輩,多謝!”

    邪魔肆虐、天降大劫、人心叵測,張奎謝的,是在這亂世之中,難得的信任與支持。

    “莫要多言,我等進去細說!”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皇叔李玄機等人面色陰沉,顧不上理會其他人,同張奎飛身而起,往欽天而去。

    看都沒看楊家鎮國真人。

    楊元老頭也不在意,微微一笑,低聲囑咐楊赤玄,“全力協助,但不要過多牽涉其中,他們若成,當然是好事,但若不成,恐怕會有大難,楊家核心族人遷往地堡避難…”

    楊家的計劃,張奎他們當然不知道,也顧不上理會,來到欽天監後廳,遣散了閒人。

    “各位,這位是天水宮公主顧紫青。”

    “見過各位道友。”

    “顧道友好…”

    互相介紹一番後,張奎手中忽然出現“神庭鍾”,隨後三眼道人神虛也出現,對衆人行禮。

    張奎掃視了一圈,“諸位都是張某信任之人,大劫臨頭,其中內幕也要詳細與各位敘說。”

    隨後,他將對蝗災的推測、自己禳災術的作用、神異珠與邪祟禁地的關係通通說了一遍。

    雖然知道一些,但其中內幕,還是讓衆人頭皮發麻。

    華衍老道顫聲道:“本以爲只是這蝗災大劫,卻沒想到其中如此兇險,我人族當真是危如累卵。”

    赫連伯雄眼中血色光煞燃燒,

    “張道友,赫連不才,但此番大劫願任你驅使,即便生死道消,也在所不惜!”

    衆人都是面色沉重,看着張奎目光堅定。

    張奎點了點頭,“我的計劃共分兩步,首先會用大陣驅動業火紅蓮,到時候靈光會籠罩整個瀾州,引蝗魔提前出現。”

    “若是完整的災獸,所有人都會死,但只是其一州之分身,我卻有些把握。”

    “大家也看到了,飛蝗過境寸草不生,若任其氾濫,整個中州恐成荒漠,那時就悔之晚矣。”

    “我這祭神大醮,同時有五行玄陣,各位道友每人主持一陣,到時靈神出,必然引動天地異象,或有邪魔前來滋擾,我要專心對付蝗魔,全賴各位道友護法…”

    夜,越發黑暗,欽天監燈火通明。

    楊家老祖站在高樓之上,負手而立,望着欽天監方向,嘴角露出一絲嘲諷…

    河邊神廟內,瀾江河伯望着欽天監方向,臉上陰晴不定,最後化作一聲長嘆…

    尋常百姓家中,有人已經對着那神庭鍾開始祭拜,也有人滿是懷疑,根本不信。

    夜,更加寂靜,曠野之中遍佈沙沙沙的細密聲響,那是蝗蝻在啃食綠葉。

    有老農半夜驚醒,淚流滿面,

    “老天啊,當真不給我人族活路!”

    …………

    兩日後,無風,晴空萬里無雲。

    君山,瀾州境內最高山,平日裡若無大霧,都能看到山頂常年的積雪,更有白雲繚繞山間。

    山頂之上,寬大的石質祭臺已經修建完畢,張奎沐浴淨身,罕見穿了一身華貴肅穆紫色道袍,繡滿日月星辰。

    祭臺之上只有他一人,面前是香案法壇,頭頂是朗朗青天。

    四周以五行設陣,刻滿血色符文。

    皇叔李玄機立於土位,穿着明黃皇族長袍,手持長劍閉目不語。

    華衍老道立於木位,浮塵一甩,雙目滄桑遼闊。

    赫連伯雄披甲執戈立於金位,渾身血色煞氣縈繞。

    顧紫青立於水位,她的古器水雲紗飄蕩於身後,宛若仙子臨凡。

    雙瞳霍魚則一身紅袍立於火位,眼中雙瞳發出妖異光彩。

    除此之外,每人還各領五名辟穀境修士,黑衣玄甲,手持特製屠妖弩。

    鶴仙則在最外圍,往日多嘴的它,今日顯得特別沉默,眼中也佈滿了血色。

    忽然,張奎雙眼一睜,雙手捏動法訣,前方祭壇陣法之上,業火紅蓮緩緩綻放,四周頓時寒氣逼人,竟然憑空飄起了細雪。

    隨後,淡淡的紅光不斷擴散,越過大河,穿過羣山,拂過佈滿蝗蝻的曠野…

    這陣法沒什麼攻擊力,唯一作用就是將業火紅蓮氣息最大範圍擴散,再加上外圍五行靈陣,張奎爲了這次儀式,不惜將佈陣術升到了四級。

    瀾州境內,億萬百姓早已準備好,家家設起香案,村村擺起供桌,大城更是有修士組織祭壇。

    這等場面,大乾開朝千年,還是第一次見,瀾江河泊看得目瞪口呆,眼中滿是狂熱。

    然而,場面雖然浩大,但多半百姓是不信的,畢竟神道已成傳說,要想解決如此天災,簡直是癡人說夢。

    時間慢慢過去,許多百姓都已經開始走神,嘴裡叨叨咕咕左右亂看,更有人盼着早點應付完,分食供品。

    但異象很快發生了。

    野外,那不計其數,一眼望不到邊的蝗蝻眼中開始冒出血色,竟瘋狂吞噬起了同伴。

    數蝻爲一蝗,頃刻間身體膨脹,長出了透明薄翅和血紅色的肚皮,猛然震動飛向天空。

    古水縣一縣之地的蝗災爆發,已是那般恐怖,整個瀾州蝗蟲起飛,更是如末日降臨。

    天空暗淡下來,無數團蝗蟲組成的烏雲徹底遮蔽了太陽,天地間都是嘩嘩的振翅聲,如風暴驟起。

    “老天爺呀!”

    一座座城市,一座座村莊,無數百姓驚恐地看着天空,有人目光呆滯,有人臉色蒼白,更有人嚇得腿軟摔在了地上。

    好在,還有人保持清醒。

    鄉間,族老和夫子臉色猙獰,大聲呼喊:“快、快、誠心祭祀,這是我人族危難時刻!”

    城市,官員修士帶頭跪下,滿臉淚痕,“神庭在上,佑我人族!”

    神道卻有其神妙之處,幾乎就在同時,已經鑲嵌在“神庭鍾”內的神異珠,竟然發出璀璨金光,以至於整個大鐘都變成了金黃色。

    一道道裂痕、一個個斑駁銅綠迅速消失,大鐘很快變得古樸盎然,靈光神聖。

    神異珠香火願力足夠後,只需稍微引導,便能誕生神靈,邪祟禁地通常是以陰靈化神,而張奎確是要用腦海禳災術星辰召喚。

    鐺!

    一聲鐘響。

    黃色神光瞬間擴散,周圍呼嘯而來的飛蝗沙沙墜落。

    神庭鍾內,三眼道人神虛瞪大眼睛,看着那團濃郁的金光中已經出現人影,連忙大聲吼道:

    “快,新神將出,星主請賜名!”

    張奎擡頭,看着天地一片昏暗,看着鋪天蓋地,末日蝗羣,沉聲說道:“既然天道混亂,星辰無序,那麼就重新開始吧…”

    “神名:太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