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解災之法,衆女來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解災之法,衆女來援字體大小: A+
     

    瀾州,通城。

    啪!

    “所謂天降真人膽氣豪,身騎猛虎金鐘搖,飛蝗蔽日山河動,術法通玄日月清…”

    茶館酒肆內,說書先生唾沫橫飛,場下聽客聚精會神,叫好聲、打賞聲絡繹不絕。

    隨着張奎聲名遠播,他的許多事都被編成故事,雖然說書人改得亂七八糟,但百姓就是喜歡聽。

    二樓雅間內,一名年輕人白衣華服,劍眉星目,雖舉手投足貴氣不凡,眼中卻滿是憂慮。

    “老祖,那張真人一來就住進了欽天監,都尉府官每日聽用,大張旗鼓好不威風,難道準備賴着不走了?”

    “這瀾州可是咱們楊家的地盤!”

    在他對面,一名身着素袍的乾瘦老頭細細挑着着香豆,配着小酒吃得津津有味,毫不在意地笑道:

    “天降大劫,人心惶惶,凡人身如草芥,當然盼着希望有位英雄,人之常情嘛,不必介懷。”

    “你只需記着,這英雄只是個虛名,瀾州能做主的,也從來不是咱們楊家,而是水府那些。”

    “咱們楊家,只需要平平安安,風雨裡來巍然不動,纔是正道。”

    “赤玄,去吧,老夫不便出面,你要對那張真人持後輩禮,盡心輔佐,免得日後找麻煩。”

    “是,老祖,赤玄記下了。”

    白袍年輕人鄭重點頭。

    年輕人走後,老者看着桌子上的香豆,輕輕一拂,乾枯手指青銅戒指中,立刻飛出幾道細小黑煙,伴着淒厲尖叫裹在豆子上。

    這些豆子竟仿若瞬間有了靈性,一會兒排成個“天”字,一會兒排成個“地”字,最後沙沙沙列成出個“人”字。

    啪!

    老者一掌拍下,豆子頓時化爲粉末,那一股股陰氣也尖叫着返回戒指。

    老者嘆了口氣,“這陰兵借法卻是取巧,千年之期風雨飄搖,我楊家想要安然渡劫,怕是要應在此法之上了…”

    …………

    與此同時,通城外運河之上,一艘客船分水而行,浪花滔滔。

    唳!

    高空之上,一隻展翅六米的金雕目光銳利,油亮的羽毛風聲滾滾,忽然直插而下,向客船飛去。

    狂風呼嘯,落在甲板之上,嘶嘶啦啦叫了幾聲,似乎想要學人說話,卻口齒不清。

    “知道啦!”

    一負劍少女亭亭玉立、笑臉嫣然,卻是個子猛然竄了一頭的李冬兒,身姿筆挺,目若星光。

    在她旁邊,是一名身材高挑、相貌俊麗、充滿英氣的女子。而在船樓之,一氣態雍容的宮裝美婦正盤膝而坐,看着渡口幾座神廟若有所思。

    赫然就是天水宮宮主顧紫青,和她的大弟子凌秋水。

    此事說來也無奈,張奎實在沒想到,大乾朝這麼多鎮國真人,值此大劫之際,願意來護法相助的,竟然只有李皇叔、華衍老道、赫連伯雄和雙瞳霍魚。

    鬼使神差下,他想到了天水宮主顧紫青,當即寫了封信讓人去請。

    事關天下蒼生,顧紫青毫不猶豫答應了,但此事被李冬兒和凌秋水知道後,也纏着跟了過來。

    李冬兒一臉的興奮,

    “沒想到短短時間,奎爺的名聲竟然傳遍了大江南北,我們這一路走來,民間多有傳頌,甚至立長生牌位的也不少。”

    凌秋水癡癡看着前方,

    “張道兄豪俠無雙,正是我輩楷模。”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顧紫青眼角抽着抽,不想說話。

    李冬兒立刻拍起了馬屁,“師傅前些日子說火劫即將臨身,如今天地大劫也毫不猶豫前來,也是…”

    “閉嘴!”

    ……

    “阿嚏!”

    通城欽天監府衙後院,張奎連着打了幾個噴嚏,隨即勃然大怒:

    “誰特孃的在咒我!”

    說着,連給自己用了兩個解厄術才放心下來,繼續盯着手中的“神庭鍾”。

    既然有了紅蓮業火,引出蝗魔已不是問題,能順利將此“災獸”消滅,就是首要考慮的問題。

    禳災術配合現在的“神庭鍾”能夠奏效麼?

    張奎心中一點兒也沒底,只能想辦法儘量增強成功率。

    首先是“神庭鍾”,神虛一個香火小神肯定是不行的,可如今神道已毀,邪祟肆虐,那些被控制的小神心思各異,張奎也沒將希望放在他們身上。

    好在事情有了轉機。

    張奎心思微動,神異珠出現在手中。許久未搭理,此珠竟然已經發出濃郁黃光,氤氳之氣環繞四周。

    神虛在旁邊看得眼熱。

    “星主果然是星主,這願力竟已凝成實質,也不知這中州大地,有多少人正在爲您誠心祈福。”

    張奎忍不住抓了抓腦袋,

    “老張我行事只憑本心,也沒想着要人記得,誰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

    神虛眼中有些不捨,

    “星主,真要將此融入‘神庭鍾’麼,要知道這麼多願力,比那香火強了不知多少,即使肉身消失,也能憑此轉修神道。”

    張奎哈哈一笑,搖頭道:“想那麼多幹什麼,現在應對大劫爲重,再說天下人的東西,還是還給天下人好,老張我不稀罕。”

    神虛點了點頭,隨即眉間出現憂色,“只是這新神孕育,必定天現異象,那些小鬼妖到好說,但恐怕您有神異珠的消息,怕是瞞不住了。”

    “瞞不住就瞞不住…”

    張奎眼中閃過一道兇光,“解了這劫難,也算對得起‘鎮國’二字,老張我騰出手來,正好周旋。”

    “只要我不死,誰都別想好過!”

    忽然,張奎眼神微動,桌上的“神庭鍾”和神異珠迅速消失。

    只見瀾州欽天監都尉元空匆匆走了進來,臉上表情有點古怪,拱手道:

    “真人,有客求見,是楊家的人。”

    張奎眉頭一皺,

    “好,我倒要看看他們想幹什麼。”

    行至大堂,只見堂上立着一白色錦袍的英俊年輕人,神光內蘊,顯然已達辟穀境。

    年輕人恭敬拱手道:

    “張真人,晚輩是楊家楊赤玄,老祖閉關渡劫,卻依然憂心蝗災大劫,特命晚輩前來聽候調遣。”

    張奎哼了一聲,“別說這些虛頭巴腦的,老張我這會兒只看中救災,說說,你們能幹什麼?”

    他對這些鎮國真人家族實在看不上眼,自然不會給好話。

    楊赤玄不敢多嘴,連忙拱手道:“凡真人所需,楊家上下必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能被楊家老祖看重,楊赤玄當然不是傻子,他雖是辟穀境,張奎也是辟穀境,但天下人都知道絕對不一樣,這位可是連鎮國真人都說宰就宰了。

    真要惹惱了,誰也護不住他。

    張奎點了點頭,“那行,正好有有四位鎮國真人和一位天劫境道友要來,還有二十多名辟穀境客卿,你們楊家有錢,就負責招待好。”

    楊赤玄聽得頭皮發麻,他哪知道這種事,這位到底想幹什麼?

    雖然心中疑惑重重,卻不敢多問,彎腰拱手道:“晚輩遵命。”

    就在這時,元空又走了進來,拱手道:“真人,青州天水宮的顧真人帶着兩位高徒來了。”

    還沒說完,就見一聲鷹啼,院內狂風四起,李冬兒緊接着衝了進來,歡呼道:“奎爺,我來了!”

    張奎哈哈一笑,闊步而出,

    “半年不見,沒想到冬兒就長成了大姑娘,這是那巽風雕,鳥養的不錯!”

    他與劉貓兒師徒浪跡江湖,感情頗深,更是把李冬兒當成了妹妹看待。

    “什麼嘛,它有名字的,叫驚雷。”

    李冬兒一臉驕傲。

    “驚雷?”

    張奎先是一愣,隨後點頭哈哈大笑,“好名字,不過你得換把紫金錘用才合適。”

    李冬兒頓時無語,

    “整天就知道取笑我,哪有女孩子用錘子的…”

    正開着玩笑,顧紫青師徒也走了進來,張奎立刻正色拱手:“顧道友,此番卻是麻煩你了。”

    顧紫青面色不變,雍容端莊,“張道友爲天下蒼生,我自當鼎力相助。”

    兩人表情正經無比,卻一時卡殼,不知該說什麼。

    凌秋水上前一步,臉色微紅,目露癡迷,“張道兄,一年未見,小妹甚是想念。”

    “噢,是麼。”

    張奎一臉尷尬,“哈哈…哈哈…”

    李冬兒看着二人,一臉問號。

    一旁的楊赤玄先是有些暈。

    奎爺,道友,道兄…稱呼怎麼亂七八糟,沒點規矩,但隨即一瞥,似乎察覺到什麼,連忙低下了頭。

    瑪德,這張真人厲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