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曠世浩劫,旱魃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曠世浩劫,旱魃重生字體大小: A+
     

    天昏地暗,風暴轟鳴。

    遮蔽天空,讓烈日都失去光彩的,不是烏雲,而是飛蝗。

    天空呼呼作響,這充斥天地間的聲音,不是狂風,還是飛蝗。

    大地似乎都在涌動,到處都是沙沙沙的聲音,山林、草地、田野,但凡有一絲綠色的地方,都停滿了涌動的蝗蟲。

    綠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這些蝗蟲是人們從未見過的種類,黃黃的身子,紅色的肚皮和複眼,不僅個頭大,還異常兇狠。

    它們啃光了綠葉,就開始啃樹皮,就連小一點的昆蟲都難逃厄運。

    沒錯,它們吃肉!

    田間,老農呆呆地看着禾苗被一掃而空,突然發出厲鬼般的一聲嘶嚎,狠狠地衝了上去。

    用腳踩、用鋤頭砸、最後瘋了一般,隨便抓起一把就往嘴裡咬。

    沒一會兒,他臉色鐵青倒在地上,瞳孔漸漸失去光彩…

    古水縣城牆上,縣令呆呆看着末日般的景象,什麼升官發財,什麼嬌妻美妾,全部被一股巨大的絕望擊毀。

    “蒼天…”

    縣令看向天空,忽然怒吼一聲:

    “無眼!”

    隨後,一頭撞在了城牆上…

    距離古水縣城上百里的山崗上,瀾州欽天監都尉元空領着一幫黑衣玄衛靜立,口脣都在發抖。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他親眼看着張奎將此地清理過一遍,怎麼也想不通古水縣會成爲蝗災起始點。

    “都尉,張真人來了!”

    手下黑衣玄衛忽然驚呼。

    元空連忙轉身,只見張奎臉色鐵青騎虎而來,伴着黑煙惡風,毫不猶豫衝進了滿天飛蝗中。

    鐺!

    悠揚的鐘聲忽然響起。

    彷彿一聲禁令,那響徹天地的翅翼扇動聲猛然停止。

    緊接着,一道金芒迅速擴散,滿天蝗蟲如暴雨般嘩嘩墜落。

    頃刻,玉宇澄清。

    春日晴朗,天地安靜一片,但望着光禿禿一片,卻佈滿蟲屍的大地,所有人的心都如墜冰窖。

    這,僅是一縣之地。

    而蝗災,遍及了整個中州!

    …………

    “查!”

    “把所有人手調來查!”

    張奎罕見發起了邪火。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蝗災明明還有一月,爲什麼這裡會提前爆發,翻遍每個地方都要找到原因!”

    不僅是計劃被打亂,更重要的是,張奎覺得自己好像做了無用功。

    這蝗災的恐怖,已經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野外蝗蟲若形成大軍,那點耕田根本救不過來。

    這蝗蟲有毒,雞鴨吃後全部暴斃,即使蒸煮油炸也去不了毒性。

    更恐怖的是,這蝗蟲吃肉!

    野外見到許多動物白骨,田間地頭髮現了幾具百姓屍骸,連衣服都被啃噬乾淨。

    雖然只是零星幾例,但誰能保證蟲羣吃盡植物後,不會開始大批吃人。

    這已經不是糧食短缺的問題,而是徹徹底底的曠世浩劫。

    “災獸、災獸…”

    張奎心中直冒涼氣,他想不通,世間怎會有如此恐怖的東西。

    對付這東西,禳災術最少要進行羅天大醮,湊夠一千二百神。

    但此界神道已毀,無能爲力。

    不,一定還有方法!

    張奎是個越挫越勇的性子,絕望之下,反而激起了他的犟脾氣。

    空蕩蕩的縣衙廂房內,他閉目盤膝,開始仔細回想稷廟秘境看過的那些壁畫。

    當時沒怎麼在意,只是匆匆瞟過幾眼,但他如今修爲高深,打坐靜心下,一幅幅被遺忘的壁畫漸漸浮現眼前。

    蝗魔是和那些神靈一樣,從那圓洞中鑽出,如今想來,或許不是山洞。

    難道…是跨界門?

    蝗魔出來後,變成了無數小蟲黑點,應該就和這次的情況相似。

    唔…滿地都是白骨,當時以爲是在描述亂世,卻沒想到是真的…

    這些蝗蟲聚在了一起…

    張奎忽然睜眼,眉頭緊皺。

    “那是什麼東西?”

    ……………

    “快,別放過任何異常!”

    瀾州欽天監都尉元空黑着臉派出一個個斥候,就連黑衣玄衛們也全體出動,整個瀾州的精銳力量全集中在這裡。

    他們甚至不知道要找什麼。

    但每個人都異常認真。

    這種大災面前,哪怕感覺無用,也要做些事情,因爲那股絕望能把人逼瘋。

    “都尉、都尉、快來看!”

    都沒想到,很快有人找到了異常。

    元空連忙上前,只見一名黑衣玄衛,用腳將地上的蝗蟲屍體扒拉乾淨。

    “都尉請看,這邊是張真人施法後的土地,毫無異常。而這邊土地乾裂的厲害,還有不少孔洞…”

    元空臉上陰晴不定,連忙讓人掘開另一片張奎沒有施法,卻依舊溼潤的土地。

    地面下,依然有不少蝗蟲卵潛伏。

    “土地乾裂…旱魃!”

    元空心思靈敏,很快想到了其中聯繫,頓時臉色大變,“快,去請張真人!”

    …………

    “旱魃神像?”

    張奎一聽,就覺得八九不離十,應該就是這玩意兒在作祟。

    旱蝗齊至,甚至有旱極爲蝗的說法,這兩種災禍本就互相牽連。

    沒有絲毫猶豫,張奎立刻騎着肥虎飛速探查,很快找到了乾旱之地源頭。

    這是一座光禿禿的荒山,殘陽如血,一片孤寂,只能見到密密麻麻的蟲屍。

    張奎記得,上次經過的時候,這裡還是山清水秀,雲霧繚繞,而現在就連土壤都幹成了酥脆的粉末狀。

    “師傅…”

    一旁元空忽然面色慘白,瘋狂地往山上跑去。

    張奎微微搖頭跟了上去,他這纔想起,此地好像就是元空師門所在,只是,多半已經遇害。

    果然,上山後,只見到滿地窟窿和一座坍塌成廢墟的寺廟。

    廢墟前,

    元空仰天怒哮,悲憤如孤狼。

    張奎嘆了口氣,兩眼幽光閃爍,左右打量,很快,看向了破廟廢墟。

    “元空,閃開。”

    叮囑了一聲後,張奎伸手一揮,劍光透體激射而出,頓時土石四濺,塵煙升騰。

    煙塵散去,一個古怪的黑殼出現在衆人面前,是由一具具和尚屍體蠟化堆積,又縮水而成。

    “師傅、師弟!”

    元空一看,頓時兩眼赤紅。

    張奎也是面色微變,因爲他看到,不僅那黑殼破了個洞,旁邊還扔着旱魃神像頭顱,只是裡面滿是空洞,而且靈韻盡失。

    這鬼東西難不成…

    張奎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測,連忙上前,趁着還有一絲邪氣殘留,施展起了取月術,很快出現一副影像:

    無邊黑暗中,一個鬼物正在飛速穿行,她皮膚黝黑,青面獠牙,渾身白毛,三頭六臂,卻只有嬰兒大小,說不出來的怪異。

    果然重生了!

    看樣子,還是在土行。

    張奎臉色不好,交代一聲後,立刻黑煙滾滾,駕着冥土石棺追了上去。

    這種孔雀佛國來的變異旱魃秘術不少,必須趁新生徹底剷除,不然隨着蝗災到處亂竄,一定會惹出更大的亂子,

    旱魃雖然也會土行,但速度卻差了冥土石棺不知多少。

    不到一袋煙的功夫,張奎就看到了對方身影,正以一種詭異的姿勢前行。

    很快,張奎臉上就變得古怪。

    因爲這旱魃,竟朝着瀾江水府方向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