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亂像已生,河伯攔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亂像已生,河伯攔路字體大小: A+
     

    細雨綿綿,山林間薄霧朦朧。

    “殺!”

    刀光閃爍,血液飛濺。

    喊殺聲、求饒聲亂作一團。

    噗通,一人撲在運糧車上,喉頭噴血,死死抓着糧袋,眼中漸漸失去光芒。

    “哈哈!”

    一名大漢抹了把臉上的血,眼中滿是興奮,“大哥,這麼多糧食,咱們寨子有活路了!”

    旁邊,一名馬臉漢子刀光一閃,砍翻偷襲的鏢師後,陰着臉掃視一圈:“都利索點,咱們的人屍體全部帶回去!”

    正說着,林間忽然人影閃爍,數十名黑衣玄衛飛射而出,鏘鏘鏘長劍出鞘。

    盜匪那是對手,頃刻就被制住。

    原本還想說幾句硬話,但當看到一凶神惡煞的道士騎虎而來時,頓時一個個臉色慘白。

    “鎮國真人張奎…”

    領頭的馬臉漢子臉色死灰一片。

    張奎也是臉色不好。

    他爲驅蝗而來,欽天監也是斬妖除邪的衙門,但一路行來,盜匪四起,與江州相比,亂象已現。

    那馬臉漢子忽然擡頭,大吼一聲:“草民胡四,此事全是我一人策劃,還望張真人明鑑!”

    說着,刀光一閃,自刎而亡。

    張奎眼角一抽,“按他說的辦!”

    說罷,頭也不回,騎虎離去。

    這一路上他已經見過了太多,糧隊毫無疑問是豪商的,這些劫匪有些是山匪,更多則是附近寨子百姓。

    大劫未至,人心已亂!

    虎過山林,黑煙惡風,猛然竄上一座山崗,一座依山而建的臨河大城映入眼簾。

    瀾州府城,通城。

    此城即有水鄉的粉牆黑瓦,也結合了山城的陡峭崎嶇,運河上百舸爭流,城內車馬往來,熱鬧無比。

    人族確實生命力頑強,雖然邪祟禁地在側,但只要不太過騷擾,就能建起這一片繁華。

    但人族同樣脆弱,只要那些妖祟來了興致,這一切都會瞬間化爲瓦礫。

    張奎又看向通城碼頭右側,那裡修建了一排各色神廟,信徒進進出出,香火煙氣繚繞,神廟上空煙雲中,隱約有三四個身影上下飄蕩。

    “集中修建?”

    張奎眉頭微皺,若有所思。

    江州神廟,靈驗者有五個,除了穎水城神虛觀,其餘大多深藏山間。

    那裡山民虔誠供奉,並且十分排外,張奎爲免驚動將軍墓,也沒有去驅蝗。

    說明將軍墓手中有五個神異珠,且各有歸屬,互相防範,除了穎水城那個需要大量香火,其餘皆是僅維持信仰。

    而瀾州一路行來,只有這裡有四個,且集中在一起,看來瀾江水府,倒是上下齊心的很。

    都尉元空策馬上前,拱手道:

    “張真人,卑職已爲您安排好……”

    “不急。”

    張奎眼神微動,“你們先走吧,我今晚就在城郊,明日再入城。”

    元空一愣,眼中若有所思。

    “卑職遵命。”

    …………

    是夜,陰雲盡散,繁星滿天。

    張奎一人露宿山崗。

    火堆上架着兩頭鹿,肥虎趴在一旁流着口水,張奎則小口喝酒,眼中若有所思。

    忽然,他手中出現“神庭鍾”,輕聲一敲,三眼道人的虛影已出現在火堆旁。

    “你看到了麼?”

    張奎喝了口酒問道。

    神虛臉上滿是喜意,

    “看來小神又要多幾位道友了…”

    張奎看着火堆中噼裡啪啦的木柴,“你又怎麼知道,他們想法與你一致?”

    神虛愕然,“神道已經崩毀,難道他們情願神魂盡滅,也要衷心侍奉妖邪?”

    “這天下哪有必然的事…”

    張奎微微搖頭,“我先去探查一番。”

    說完,渾身黑煙四散,操控着冥土石棺往通城而去。

    冥土石棺速度飛快,儘管瀾州地下水脈衆多,還要繞過那深深的運河,但呼吸之間,還是到了那一排神廟下方。

    出乎他意料的是,第一座神廟內供奉的竟然不是人,而是個鬼物!

    那女鬼黑髮遮面,白袍拖地,身上扭曲纏繞着水草,一看就陰氣森森。

    再看廟內石碑,上面大致意思是:此神名叫水草夫人,若信徒家中有不慎落水者,誠心祭拜下,可助亡魂往生。

    張奎眼中閃過一絲煞氣,繼續往下一座神廟探去。

    第二座神廟裡面,卻是個披甲之執劍,狀若夜叉的妖神,名喚伏波將軍,若是山洪暴發河水氾濫,舉行祭祀可以疏通河水。

    第三座是個魚妖,漁民若不誠心祭祀,隨意打魚必遭橫禍。

    張奎看得目瞪口呆。

    這特孃的各有所司,分工明確,瀾江水府到底想要幹什麼?

    除了這三座,最後一個神廟更是龐大,供奉着一名衣衫襤褸的老者,竹杖芒鞋,眼神渾濁。

    名頭也很大,瀾江河伯,卻沒具體說明能幹什麼,更重要的是,神像內竟然毫無神光。

    其他三座廟內的香火小神和神虛差不多,都是在神像內盤膝打坐,借用香火修煉,但這個卻不知跑去了哪兒?

    張奎忽然想起初來瀾州時,錯身經過的那道神靈氣息,難道就是這個老頭?

    又探查一會兒後,並未找到什麼線索,張奎駕着冥土石棺返回了山崗。

    冥土石棺很古怪,張奎已經試過,神虛這香火小神一出現在棺內,就會變得昏昏沉沉,所以只能出來後,將所見所聞講給他聽。

    神虛聽完後一臉呆滯,

    “小神…小神自從有了意識,就只在中元之時,見過將軍墓其他香火神靈,但彼此不敢交流,也沒聽過這種事。”

    “難不成,那瀾江水府妖邪,放心這河伯到處遊蕩?”

    “誰知道呢…”

    張奎微微搖頭,無所謂的笑了一聲,“明日我就去那城中驅蝗,隨後再等上一天,若是有意,自然會來。”

    “若是沒那心思,老張也懶得理會,畢竟現在時間緊迫,在此地多待一天都是浪費。”

    “算了…”

    張奎喝了一口酒,面色嚴肅。

    “那陰間到底是何狀況,放心,我可沒心思去,只是所見所聞,諸般陰謀,都與其有關,需要弄個清楚。”

    神虛點了點頭,小心說道:

    “其實關於陰間,小神也瞭解不多,因爲要維持通道,將軍墓派了專人看守。”

    “最開始一次,是出現在一座破塔內,外面颳着血色煞風,什麼也看不見,將軍墓連續派出數名天劫境妖鬼探路,卻再也沒有回來。”

    “後來,後將軍拿到了一塊瓦片,小神只要同時催動,就會出現在一座宮殿內,倒是安全了不少,還找到了不少東西。”

    “但照樣有天劫境妖祟失蹤,辟穀境妖鬼更是死傷慘重,就連後將軍也受了幾次傷。”

    張奎聽的直搖頭,四洞五水府應該是將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陰間中,黃眉僧那幫傢伙去,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他們已經有了妖星閣的地圖,也說不定會有生路。

    想了一下張奎又問道:“他們怎麼敢肯定,就能找到長生仙路?”

    “這個小神也不清楚…”

    神虛搖了搖頭,“反正他們每次出去,都跟瘋了一樣,指着天上大喊大叫。”

    看來神虛知道的消息也很有限,張奎也沒再細問,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打算去那鬼地方。

    ……

    次日,張奎立於城頭,敲鐘三響。

    金色神光擴散百里之地,無論地下的蝗蟲卵,還是地上的蝗蝻,全部枯萎死去。

    可惜自從蝗魔崩散後,這些東西已淪爲凡物,就算殺再多,也得不到一個技能點。

    渡口旁神廟內,三個香火小神面色大變,卻是絲毫沒有動靜。

    等了一日後,張奎也懶得理會,騎虎而去計劃離開瀾州。

    寄託神靈是能增強“神庭鍾”的威力,更有利於驅蝗,但這些小神若不願意,他也沒有辦法。

    然而就在即將離開瀾州時,運河邊界上,一名老叟撐着小船攔住了他的去路。

    “張真人,可要小老兒渡你過河?”

    張奎哈哈一笑,“你這老頭莫來這些虛的,到底是要渡我,還是想我度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