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神求助,得鍾神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神求助,得鍾神庭字體大小: A+
     

    張奎起初怒火沖天。

    眼前這香火小神他當然認識,將軍墓的工具人,陰間往返車票。

    畢竟神虛觀是將軍墓的禁臠,那大乘境邪祟後將軍和左參軍爲了這東西,不惜翻臉動手。

    張奎不想連累穎水城百姓,只能捏着鼻子裝作看不見。

    沒想到這廝卻敢拉自己入夢!

    正欲出手,這香火小神一句“叩見星君”,卻讓他懵了,一時反應不過來。

    難道是計?

    張奎看了看腳下三眼道人,跪在地上一動不動,感覺又不太像…

    “唔…”

    張奎摸着下巴,臉上一繃,

    “那個……平身吧。”

    他決定詐一詐這香火小神。

    “謝星君!”

    香火小神滿臉喜色,連忙起身,恭敬候在原地,兩眼巴巴,似乎在等他訓話。

    張奎眉頭一皺,目露兇光,

    “說說吧,你是如何認出本星君的?”

    香火小神嚇了一跳,噗通一下又跪倒在地,哆哆嗦嗦顫聲說道:

    “小神懵懂間得了神位,可惜天地神道已毀,前路盡斷,只能靠一些香火苟存,更是被邪魔驅使,往返陰間。”

    “星君月前於城中施法,小神只覺煌煌神威光耀萬丈,本想前來效命,但卻被妖人所迫,今日方纔找到機會,前來拜見。”

    是禳災術…

    張奎頓時心有所悟。

    禳災術本質是祭祀神靈消除災禍,但自己技能通過腦海星辰釋放,顯然讓這傢伙誤會了什麼。

    張奎眼睛微眯,

    “嗯,知道了…你找本星君何事?”

    這香火小神擡起頭,眼中滿是悲切,“回稟星君,這天地神道已毀,小神就如同那水中浮萍,風中柳絮,一日香火斷絕,就神魂消散,懇請星君收留…”

    說着,又是恭敬一拜。

    這小神跪的如此卑微誠懇,搞的張奎倒有些不好意思,呵呵一笑,

    “行了行了起來吧,老張我實在騙不了人,我不是什麼星君,也幫不了你,若是心存怨恨,可以陪你過兩手!”

    香火小神眼中滿是恐懼,磕頭如搗蒜,“小神怎麼敢與星君爲敵,星君那驅神的法術是做不得假的,星君幫我也很容易。”

    “哦…”

    張奎眉頭一皺,“怎麼說?”

    香火小神眼中露出喜色,“星君只要尋一古器,用那法術將小神召出一縷神魂寄託其中,這樣即使香火破滅,小神也依舊可以存活。”

    說着,香火小神眼中露出一絲憤恨,“那邪魔每次都極盡壓榨,如此以往,小神必然消散。”

    張奎微微點頭,那神虛觀原先的觀主也說過,每次中元一過,廟神便萎靡不振,搖搖欲墜,應該沒說假話。

    嗯…

    這小神雖弱,卻適合打探消息。

    想到這兒,張奎不再猶豫,伸手一揮,伴着滾滾黑霧,冥土石棺虛影出現在夢中。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這古器可行?”

    香火小神看了半天,微微搖頭,

    “星君,此物靈韻厚重隱秘,小神若是進去,怕是會一睡不起。”

    張奎又是一揮手,“長生”出現。

    香火小神嚇得一哆嗦,

    “星君饒命,此物凶煞無比,小神若進去,怕是頃刻就被吞了。”

    張奎皺眉,“你這廝真麻煩,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可沒了辦法。”

    香火小神頓時一臉苦澀。

    這時,張奎忽然想起,自己在欽天監內庫,好像還有一件古器可以使用。

    “倒是還有破爛銅鐘一口…”

    “小神願意,小神願意!”

    香火小神喜出望外。

    “那行,過段時間再來找我。”

    “星君寬仁,小神告辭…”

    朦朧幻夢破碎,張奎再次睜開眼,但見窗外月上枝頭,肥虎吧唧着嘴幾聲呼嚕。

    張奎微微點頭,

    “這神道確實另有神妙…”

    將軍墓控制的工具神想要跳反?

    張奎當然歡迎,這可是往返陰間的關鍵,說不定能找到機會,狠狠給那幫死人一個教訓。

    欽天監內庫拿走古器規定嚴格,必須送二取一,不過張奎現在身份不同,自然有的是辦法。

    次日,他便給華衍老道寫了封信。

    華衍老道四處挖掘,沒少往內庫送古器,應該還有取得機會。

    放影鴉將信送走後,張奎就每日早出晚歸,繼續忙碌起來…

    ……

    他一次次施展禳災術,自然瞞不過那些修士,名聲迅速擴散至整個江南。

    就連那些尋常百姓也知道,江州的鎮國張真人只要走上一遭,別說地裡的蝗蟲卵,就連地上的蝗蝻,都會頃刻消失。

    求助的書信雪片般飛來。

    周邊州府鎮國真人拉不開臉面,就讓欽天監走正式公文邀請。

    大劫臨近,張奎哪顧得上這些婆婆媽媽,只要是請求,一律應下,將江州主要城市弄完後,就計劃從周邊州府開始。

    就在準備離開的前一天,鶴仙叼着一口破爛銅鐘從北方天際而來。

    張奎哈哈一笑拱手道:

    “這等小事,怎麼還要勞煩前輩。”

    鶴仙嘎嘎一笑,說話卻不改陰陽怪氣,“那敢自稱前輩,你這小子鎮國真人都說殺就殺,本大爺當然要巴結着點。”

    張奎眉毛一挑,“是那廝該死,怎麼說得好像我想惹事。”

    “行啦行啦…”

    鶴仙怪笑道:“你再多殺幾個,本大爺也管不着,反正李玄機和老雜毛現在都把你當成了寶。”

    “只這口破鍾本大爺才懶得來,給,這是老雜毛給你的丹藥,說是給你補補。這是李玄機給的清神香,讓你晚上打坐時用…”

    張奎心中浮上一絲暖意,也不多說廢話,對着北方拱了拱手。

    “好啦,本大爺走了。”

    鶴仙扇動翅膀緩緩飛起,“對了,老雜毛還讓我給你帶句話。”

    “小友,誠則明,至誠之道,吾不如你,吾心甚慰!”

    餘音繞樑,鶴影已飄然遠去。

    …………

    白天仙鶴叼鍾臨城,神虛觀香火小神當然注意到了,當晚便興奮地出現在欽天監。

    張奎早已將青銅鐘認主。

    此鍾高約一尺,銅綠斑駁,滿布裂痕,且如他所料,只有震盪神魂的作用,張奎提在手中,一臉的嫌棄。

    “這口鐘…你怕是也不滿意吧…”

    “滿意滿意!”

    香火小神喜笑顏開連連點頭,“小神只求有個退路,不至神魂消散就行。”

    “那行。”

    張奎也不囉嗦,按着這香火小神所說方法,提鍾在手,施展禳災術,中指輕輕一敲。

    鐺!

    悠揚的鐘聲迴盪,伴着禳災術金色靈光,在黑夜中迅速向外擴散。

    伴着禳災術,落魂鐘沒了落魂的功效,反倒是更添寧靜安詳,就連肥虎都忍不住哈欠連天,尾巴懶洋洋的甩來甩去。

    “狗賊,又來了!”

    神虛觀內,凌霄妖道面色猙獰,捂着耳朵狠狠啐了一口。

    他沒發現的是,正堂三眼道人神像中,一縷黃色幽光一閃而逝。

    鐘聲過後,張奎只覺手中青銅鐘一沉,莫名添了一絲黃銅色,隨後三眼道人面孔出現在鐘上,一臉的感激。

    “小神多謝星君收留,此鍾靈韻已改,實乃吾等香火小神安居之地,還請星君賜名。”

    “神廟…嗯,不太好聽。”

    “就叫‘神庭’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