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蝗災難度,小神入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蝗災難度,小神入夢字體大小: A+
     

    將禳災術升到滿級。

    這是張奎此行目的,已經達到。

    此刻他腦海未知黑暗深處,正有三顆星辰熠熠生輝,一爲導引、一爲斬妖,另一顆,就是禳災。

    七十二煞術每一個看似簡單,卻都包含着龐雜的修行系統。

    就像導引術星辰升起,他學會了經絡關竅,吐納練氣。斬妖術星辰升起,他學會了煞氣凝練,護體罡氣等。

    禳災術同樣塞了一大堆知識,但結果,卻和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

    禳,謂禳去惡祥也,門類繁多,可禳火、風、旱、蝗、地震等災禍,敬神祈禳,祭祀之道!

    沒錯,這門術法需要神。

    刨去那些複雜的齋醮科儀不說,普天大醮要供奉3600神位,周天大醮需供奉2400神位,羅天大醮需供奉1200神位。

    要想解決這場國家級災禍,最差也得羅天大醮吧,可此界無三清,無皇天后土,請不來雷公電母,驅不了金甲神將,如何撼動得了天地?

    他禳災術技能滿級後,已經試過一次,耗費全身法力,清除了穎水城及周圍百里內的蝗蟲卵。

    但要想清除大乾全境,就算一個個來,也是遙遙無期,更何況蝗災可是遍及荒山大澤,到時可是會遷移匯聚。

    張奎原本計劃是,如果自己一人無法解決,就將這門化解災劫的術法廣傳天下,集無數修士之力共度劫難。

    但現在,卻徹底麻了瓜。

    那自己這技能又是如何運行的呢…

    此時月正當空,涼風習習。

    張奎大步來到院內,望着天上明月,伸出右手,陸離劍瞬間出現在手中。

    旁邊趴在地上閉目養神的肥虎抖了抖耳朵,睜開大眼奇怪地看着他。

    張奎閉上眼,緩緩揮動長劍,開始再一次施展禳災術。

    完整的儀式非常莊重,需要大量助手,設壇七七四十九天,轉換成技能卻不需要,張奎正是要探究技能運行方式。

    隨着他揮動長劍,靈氣迅速匯聚,經過體內,又化成淡淡的金黃色靈氣,尊貴而安詳,化作一圈圈波紋不斷向外擴散。

    從天空向下望,就能看到以張奎爲中心,常人無法看到的波紋不斷擴散,穿過穎水城一直向外。

    夜幕下,城中熟睡百姓的面容開始變得安詳…

    陰暗潮溼處,一股股黑色的陰鬱氣息瘋狂向外逃竄…

    欽天監另一個院子內,羅繼祖推門而出,望着張奎所在方向若有所思…

    神虛觀內。

    “又來了!”

    凌霄老道臉色陰沉,忍着渾身不適,任由那些波紋穿過。

    昨天張奎行此術法,就把他嚇了一跳,好在雖然難受,但也無甚大礙。

    他雖然剛開始窺視了張奎,但發現對方難惹,就不再理會,反正宰了王朝先,也和自己無關。

    “應該是種祈福術吧…”

    凌霄老道雖然沒有通幽這一類術法,但也大概猜出是什麼。

    “哼,想隻手擎天,癡心妄想!”

    妖道哼了一聲,沒再理會。

    他卻沒有發現,神像中那三眼道人香火小神,臉上卻滿是驚喜和激動,隨後低下頭,眼中閃過一道幽光…

    “特孃的!”

    一次大型禳災術施術完畢後,張奎狠狠罵了一句。

    他發現,技能的施術關鍵,正是腦海中那顆代表禳災術的星辰。

    傳法的希望,徹底破滅…

    …………

    “鎮國真人有令!”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江州境內,嚴查水陸航道,禁止糧食大宗售賣,違令者斬!”

    “王家家產抄沒,王家堡設抗災糧倉,所有豪商存糧不得超過千斤,多餘糧食三日內運往王家堡,按往年平價收購,私藏者抄沒家產!”

    “全江州境內,即日起施行糧食配給,今年糧食提前收割,大小湖泊魚獲曬制魚乾,大量養殖雞鴨禽畜…”

    既然抗災,就要有手段,自從有農民掘地三尺發現蝗蟲卵後,蝗災的消息已經無法隱瞞,一時間人心惶惶。

    亂世用重典,爲了儘可能多活幾個人,張奎也懶得理會那些不斷上門求情的豪商,幹掉兩個殺雞儆猴後,名聲更加惡臭,甚至傳遍了整個江南。

    他的一系列法子傳出後,有的鎮國真人甚是滿意,開始效仿,而更多的因爲牽連衆多,只能做些表面工作。

    不過除了赫連伯雄和雙瞳霍魚來信力挺,其他人越發不待見他。

    很簡單,因爲他殺了王朝先。

    無論什麼原因,兔死狐悲總是有的。

    張奎自然不在乎,他忙得很,那些荒山大澤管不着,江州各個大城附近的農田到是能顧及到。

    早出晚歸,每天兩次禳災術。

    只要禾苗不被吃光,能多搶一些糧食,說不定就能多活幾人…

    轉眼間,一個月過去。

    江南之美,遍地青山綠水。

    但張奎的臉色卻越加陰沉。

    那些青草之中,已經有零星蝗蝻開始跳躍,他已經問過,這幼蟲一週一蛻皮,五週後便可起飛。

    也就是說,一月之後,第一輪蝗災就會降臨!

    百年前有書生記載一州之地蝗災景象:“蝗旱皆至,父子相啖者,真禽獸之不若也,悲夫!”

    而這次,是整個中州。

    到時,會是怎樣的情景?

    張奎即使沒經歷過,也能想象的到,這幾日越發心情不爽。

    欽天監上下,包括肥虎都是小心躲着,不敢招惹。

    晚飯後,張奎又是照例駕着冥土石棺去將軍墓遛彎兒。

    黑暗中,地面上羣山峻嶺飛速後退,張奎已經熟門熟路,輕鬆繞過一個個地下水脈,到達將軍墓後,更是能輕鬆躲過那些血肉柱子。

    將軍墓依然死寂一片。

    那些大大小小的洞窟裡,無數陰兵潛伏,各式各樣的巨大棺槨安靜無比,很難想象裡面睡着一個個恐怖邪祟。

    多次探查後,張奎已經很有心得,只要不去查看這血肉巨樹底部,施展氣禁術封閉氣機,就不會有什麼大礙。

    這將軍墓到底什麼來歷?

    看他們明顯的軍隊等級制度,應該是來自同一個時代,是否和人族失落的黑暗歷史年代有關…

    甚至,是那些神靈仙佛還未消失的時代?

    張奎靜靜看着這些棺槨,眼中閃過一絲殺機,無論他們曾經是什麼,如今都已是人族的災禍源頭,更是自己的死敵!

    只待時機一到,殺!

    回到欽天監時,已經是三更半夜,張奎盤膝坐在牀榻上,吞下一粒《紫府蘊靈丹》,一邊煉化,一邊打坐。

    如今的他,早已不需要睡眠,吞吐月華打坐一宿,神清氣爽,不知比睡覺好了多少倍。

    當然,也有人專修睡功,黃粱一夢淬鍊神魂,可惜他不會。

    ……

    恍恍惚惚中,張奎猛然睜眼。

    但見窗外月色朦朧,甚至整個房間,整個院子都迷幻的不似真實。

    “夢境…”

    張奎哼了一聲,飛身而出站立院中,炸雷般一聲怒喝:“是哪個敢來惹我,想死早點說!”

    說着,渾身庚金煞氣沖天而起。

    魏徵個凡人都能夢境斬龍,以他如今的修爲和惡煞心境,拉他入夢簡直是自尋死路。

    吱呀~

    院門緩緩打開,氤氳濃霧飄蕩,一個三眼道人身形出現,見面就是一個大禮,五心朝天,跪倒在地。

    “小神神虛,叩見星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