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窩妖邪,斬殺齊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窩妖邪,斬殺齊整字體大小: A+
     

    張奎一愣,兒子?

    他看了看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傢伙,實在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若是鎮國真人的兒子,地位尊崇,什麼東西得不到,爲什麼要把自己變成這鬼模樣?

    “住嘴!”

    王朝先頓時惱羞成怒,雙手驅動法訣,那三眼四臂的猙獰神像瞬間渾身火焰熊熊,身形更加凝實。

    “你能殺我早殺了!”

    那屍妖淒厲的一聲尖叫,長着烏黑尖爪的雙手猛然揮舞,手腕上青銅鈴鐺叮叮作響。

    山間頓時瀰漫起滾滾陰氣,黑霧瀰漫,數不清的厲鬼憑空出現,如蟻羣般蜂擁而上,撲在神像身上。

    許多鬼物一碰到神像身上烈火,就被燒得吱吱作響,陰氣四散,但越來越多的鬼物匯聚下,神像身上火焰也開始漸漸消散。

    “都住手!”

    張奎皺着眉頭怒喝道:“這到底怎麼回事,都給我說清楚!”

    王朝先收回神像,臉上陰晴不定。

    那屍妖則嘿嘿冷笑,“王朝先,你騙人來對付我,我毫無怨言,就算死了也會遵守承諾。但駿兒成了這樣,也就別怪我了…”

    “他自己要尋死,我有什麼辦法!”

    王朝先頓時一臉憤怒。

    “這我卻不管…”

    屍妖冷哼了一聲,轉頭看向張奎,“這位道友,你可知他王家看似威名赫赫,實際上只是將軍墓的一條狗!”

    張奎瞥了臉色陰沉的王朝先一眼,面無表情點了點頭,“猜出來了。”

    王朝先和屍妖皆是一愣。

    “道友相信就好…”

    屍妖也沒細問,淒厲慘笑道:“我本是霍州一女修,數十年前與王朝先結爲道侶,並誕下一子。”

    “奈何,我無意間發現了王家的秘密,這小人爲保王家聲譽追殺我,好在我命不該絕,憑着一口怨氣轉修屍鬼道!”

    “晉升天劫境後,這小人雖然再也奈何不了我,但我也自知躲不過雷劫,只求他能照顧好兒子,可誰知…”

    “閉嘴!”

    王朝先臉色陰沉,怒不可遏。

    “你這蠢貨,僥倖活下來也就乖乖躲着算了,還聚攏一衆妖邪時常下山作祟,老夫本不想搭理,但朝廷下了命令,我有什麼辦法!”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還有這逆子,修行天資不佳,就想着走歪門邪道,到處惹事,關都關不住,跟你一個德性!”

    “行了!”

    張奎一聲冷笑,“一家人全不是好東西,都給我乖乖領死吧!”

    王朝先怒極反笑,“你這小輩,給你點面子,說的什麼…”

    他的聲音突然停住。

    只見周圍空間突然陰沉下來,昏暗無法視物,天上地下無數扭曲猙獰的影子,而張奎身後已升起一面黑色華蓋。

    黑霧滾滾,遮天蔽日,佈滿血咒的白紗低垂,血色雲紋白條飄蕩,瀰漫着詭異與不祥…

    “古器?”

    王朝先吃了一驚,這種威勢和詭異的古器他還是第一次見,難不成是神器…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只見他那淪爲妖人的兒子王駿被無數藤蔓糾纏,身上已拉出一道道血口。

    那屍妖女子則一聲尖叫,黑爪扯散藤蔓救出王俊,隨後搖晃青銅鈴,頓時出現無數厲鬼。

    可惜,這些厲鬼剛一出現,就被更多藤蔓拉住絞碎,化作陰氣吞噬。

    屍妖畢竟也是天劫境,身旁瀰漫起無邊血色煞氣,將近身的藤蔓不斷腐蝕。

    她拉起兒子準備突圍,眼前卻一道金光閃過,被陸離劍削掉了手臂。

    “王朝先!”

    屍妖淒厲尖叫道,“今日還不聯手,你我都要死在這裡!”

    黑色華蓋下,張奎臉色陰沉,“今日誰也別想跑,你們一家鬼祟,還是整整齊齊爲好…”

    王朝先臉上陰晴不定,隨後眼中兇光一閃,“小輩,是你逼我的!”

    說着,那詭異神像再次出現。

    他迅速捏了幾個法訣,臉上浮現出不正常的鮮紅,隨後噗的一口血噴在神像上。

    嗡嗡嗡!

    神像不斷轟鳴,就像一頭兇獸在漸漸甦醒,恐怖的氣息瘋狂攀升。

    屍妖那邊確是等不到了。

    陸離劍飛射而出,突然金光閃爍,一分爲三,繞着她瞬間連續穿刺,屍妖來不及吭聲就神魂皆滅,被藤蔓一擁而上…

    王朝先看的瞳孔一縮,知道今日,已是生死危機關頭,怒吼一聲,一把扯掉手臂,鮮血淋漓的扔給了神像。

    這三眼神像眼中冒出紅光,竟如活物一般開始膨脹,張開獠牙大嘴,將那手臂嚼得血肉模糊。

    “這便是神道手段?”

    張奎眼中殺氣越加濃厚,陸離劍伴着驚人煞光直射而去。

    “長生”自從吞噬了那蝗魔殿的詭異白紗後,已經變成了一種類似場域的東西,只要靈氣等級不超過,什麼古器、法術統統被剋制。

    這也是張奎敢一對二的底氣。

    要知道這個世界,修爲只是其一,神通術法,符籙古器,若是足夠強大,越階殺敵並非難事。

    那神像已膨脹成血肉怪物,一邊嘶吼,一邊阻擋飛劍。

    陸離劍煞光最利,輕易就將神像削得血肉四濺,但這東西總會迅速恢復,還抽空瞪向張奎,額頭第三隻眼發出詭異綠光。

    張奎頓覺渾身被一股晦澀邪氣籠罩,由皮膚而入,想要侵入機體。

    “詛咒?”

    張奎冷哼一聲,伸手一揮,隨手一個解厄術,將詛咒化去。

    對面王朝先噗的一聲噴了口血,臉色難看的望着張奎,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飛劍、古器、法數…他本以爲自己學的夠雜,卻沒想到張奎好像什麼都會,簡直是個怪物!

    就在這時,張奎突然眉頭一皺,轉身看向身後。

    只見雙手舉着華蓋的藤妖眼中紅光閃爍,死死盯着那神像,臉上的貪婪根本難以掩飾。

    “你要這東西…”

    張奎看了一眼神像,若有所思。

    突然,他伸手指向王朝先,

    “定!”

    這神像看似威猛,就算在“長生”領域內,被飛劍圍攻,也僅稍落下風。

    但操控神像的王朝先畢竟肉體凡胎,卻是最大弱點。

    定身術一次成功,王朝先僅是微微一僵,就被飛劍洞穿了心脈。

    那神像渾身一抖,動作開始變得遲緩,飛劍卻同時一分爲三,金光閃爍中,激起漫天血肉飛舞。

    無數藤蔓緊跟着撲了上去…

    天色陡變,到處春光明媚。

    張奎感受了一下,體內“長生”化作一團滾滾黑霧,包裹着一團紅光,正在不斷吞噬。

    他又擡眼看向遠處。

    那王朝先竟然還沒死,雖然臉色一片蒼白,但胸口巨大血洞,卻開始冒出絲絲肉芽。

    張奎面無表情向前走去。

    王朝先噴出一口血沫,慘聲笑道:

    “哈,英雄…你以爲自己算什麼!”

    “是,我王家是將軍墓的狗,但若沒有我這條狗,哪能護得住江州人族,你以爲只有我一家麼,你殺得過來麼?!”

    張奎臉色平靜,“我只問你,煉這神像,用了多少凡人的命?”

    王朝先面色一變,

    “那都是權宜…”

    嗡!

    陸離劍金光閃過,頭顱飛起。

    天地間安靜下來,張奎看了一眼那斑駁破碎的坐佛雕像。

    “神…魔…哼!”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