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神虛隱秘,陰兵驟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神虛隱秘,陰兵驟現字體大小: A+
     

    “快!”

    羅繼祖帶人直奔碼頭而去,因街頭人流阻隔,等之不及下,竟一個個施展輕身術竄上房頂,飛檐走壁。

    張奎當然沒跟着去。

    一個擄掠婦女的江湖妖人,若是讓他這鎮國真人出馬,那纔是鬧了天大的笑話。

    從那糖糕小販家中走出,但見天空不知何時又下起了濛濛細雨。

    張奎就這麼隨意坐在臺階上,一邊拎着酒壺不時喝一口,一邊看着細雨中的粉牆黑瓦,青苔石板路。

    王家、神虛觀、無名老鬼、將軍墓…

    他總覺得,肯定有某種聯繫,而且一切源頭,直指東部山區的死人洞將軍墓禁地。

    將軍墓……到底是個什麼所在?

    就在他琢磨的時候,一名黑衣玄衛臉色興奮的跑了過來,恭敬抱拳道:

    “張真人,那妖人已經抓住,羅都尉請您過去一趟,有個不小的發現。”

    “哦?”

    張奎來了興趣,當即趕往欽天監。

    進入大門後,只見堂下用鐵鏈鎖了一人,身着普通百姓衣物,長得一臉憨厚,怎麼看都不像個江湖妖人。

    但張奎卻一眼看出,此人是個開光境,周身氣息駁雜不純,最近既接觸過妖,還遇見過鬼。

    “張真人。”

    羅繼祖先是抱拳彎腰,隨後轉身對着那妖人厲聲呵道:“把你剛纔所言,再說一遍!”

    這妖人顯然已經被羅繼祖炮製過一遍,臉色蒼白,滿頭冷汗,聞言連忙點頭,“是,是,小人這就說。”

    “小人本是個行走四方的賣貨郎,僥倖跟人學會了迷魂術,利慾薰心,當起了柺子。”

    “就在兩個月前,有人找到我,託了個大買賣,定期弄些女子送到城外十里坡…”

    “等一下。”

    張奎突然皺眉向羅繼祖問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女子失蹤,應該從去年就開始了吧?”

    “真人說的沒錯。”

    羅繼祖點頭回答道:“卑職查閱過卷宗,去年所失蹤女子都是秀外慧中,靈韻出衆之人,且很有規律,每月發生一起,年初不知何故停了下來。”

    張奎頓時了悟,這應該是兩夥人。

    羅繼祖踢了一腳,跪在地上的妖人繼續說道:“小人很好奇買家是誰,一日便偷偷等在旁邊,卻竟然發現是兩頭厲鬼。”

    “鬼買人還是第一次見,正好師傅傳過個騙鬼的法子,於是小人偷偷跟了上去,一直跟到城外荒山,發現是有人驅鬼運人。

    “雖然只遠遠瞧了一眼,但小人卻正巧認得,是此地神虛觀原先的老觀主。”

    張奎眼神微凝,轉頭看向羅繼祖,“這神虛觀的觀主還換了人?”

    羅繼祖點頭,“沒錯,算時間大約就是兩個月前,神虛觀對外宣稱老觀主外出雲遊四方,又不知從哪兒找了個新觀主。”

    “有意思…”張奎的眼中若有所思。

    不用說,神虛觀已經確定是將軍墓的手筆,那觀主也是他們扶持的傀儡,難不成當個傀儡,還要爭個你死我活?

    “暫時不要聲張,我去捉人。”

    跟羅繼祖交待一番後,張奎渾身一股黑煙,瞬間消失,看得衆人目瞪口呆。

    而在地下,冥土石棺無聲無息,直奔城外荒山而去…

    …………

    沙沙沙…

    竹林幽深,雨打竹葉細密作響,地上枯葉裹着泥漿一片腥臭,張牙舞爪的毒蟲在枯葉間穿梭。

    一座竹子隨意搭起的棚子裡,雨水滴滴嗒嗒往下落,黑暗中不時傳來粗重的呼吸和咀嚼聲。

    忽然,這聲音猛然停止,黑暗中出現一雙血紅的眼睛,驚恐地向外張望。

    而就在竹棚對面空地上,猛然升騰起一股黑煙,張奎大步走了出來,眉頭一皺,眼中含煞。

    “哼,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做鬼!”

    陰風忽然四起,兩道面色慘白,滿嘴獠牙的面孔裹着黑煙突然出現,而那竹棚之中也猛然竄出一道影子,向他直撲而來。

    張奎看也不看,隨手一揮。

    那兩頭厲鬼瞬間慘叫着灰飛煙滅,而向他撲來的影子,也是被氣禁術禁住全身氣機,摔在地上艱難掙扎。

    卻是一面容枯槁的老道,身上道袍已爛成麻條,渾身慘白如屍體,鬼氣森森,不僅長滿膿皰,頭髮也變得異常稀疏。

    而那眼睛已經是血紅一片,口生獠牙,滿嘴都是血沫肉渣。

    “人修鬼道,已成畜生!”

    張奎一看,頓時殺機四溢。

    這妖道見張奎動了殺意,頓時眼中滿是驚恐,掙扎着吼了起來:“道友、道友,饒我一命,許你天大好處!”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張奎眼睛微眯,“說!”

    這妖道滾在泥漿裡,喘着粗氣說道:“道友,我原本是城內神虛觀觀主,被妖人所害,奪了機緣,才淪落至此。”

    “道友術法神妙,只要道幫我取回一物,功法靈藥,應有盡有…”

    “呵呵…”

    張奎冷笑一聲,“去找將軍墓要嗎?”

    妖道頓時大驚,“你怎麼知道,你到底是何人?”

    “關你鳥事!”

    張奎眼中兇光一閃,陸離劍瞬間飛出,指着妖道的腦袋,“現在我問你答,若遲疑半句,便魂飛魄散。”

    這妖道本就是個貪生怕死的,被陸離劍那恐怖的煞光一激,頓時嚇得尿了褲子,“是、是,道友饒命。”

    “你叫什麼,是如何被將軍廟選中?”

    “小…小人原本是陵城一名秀才…”

    原來此人叫吳錦華,是個普通書生,只因天資聰慧,遠近聞名,才被將軍墓選中,做了觀主。

    他本來就是個精明怕死的主,自然將神虛觀經營的井井有條,並且憑藉修持神道,活了上百年。

    這百年間,每到中元時,觀內都會忽起陰風,捲走神像中的寶珠。

    雖說過一段時間就會還回,但那觀內香火小神總會萎靡很長時間。

    原本日子過得也算逍遙,但忽有一日,一名道人手持將軍墓兵符上門,自稱是左參軍的人,直接奪了神觀。

    吳錦華僥倖逃生,但一身修爲也去了大半,只好憑藉曾研究過的鬼道續命。

    “道友!”

    妖道吳錦華眼神滿是狂熱,“那寶珠定是了不得的寶貝,只要你我搶過來…”

    嗡!

    陸離劍金光一閃,頭顱飛起。

    張奎哼了一聲,一陣黑煙後消失。

    原本以爲能找到什麼內幕,卻只是個利慾薰心的可憐蟲。

    也對,將軍墓怎會把這麼重要訊息告訴一個下人。

    又是左參軍…

    難不成,將軍墓內也在內鬥?

    改日到要好好探探。

    回到江州欽天監後,張奎和羅繼祖交代了一聲,算是將此案了結。

    正準備離開,羅繼祖卻尷尬一笑掏出了個金玉珠釵,“張真人,您法術玄妙,這是半年前一名失蹤女子的物品,不知…”

    張奎失笑搖頭,接過珠釵,

    “職責所在,扭扭捏捏做甚,只是這麼長時間,估計早已魂飛魄散…”

    取月術是根據氣息顯示對方所在,但如果魂魄消失,就什麼也看不到。

    果然,大廳內只見一片月光如水,什麼景象也沒顯示。

    羅繼祖眼中有些失望。

    這前一起連環失蹤案,兇手明顯另有其人,只是年代久遠,不知是何人所爲。

    …………

    回到王家堡後,王朝先那邊還是沒有消息,張奎隨意用餐後,早早回到屋子打坐煉化丹藥。

    是夜,月黑風高。

    叮囑肥虎一聲後,張奎再次驅動冥土石棺往穎水城而去,他要夜探神虛觀。

    然而剛入城,他就停了下來,眼睛死死盯着上方。

    只見街道上忽然陰風陣陣,黑霧滾滾,馬蹄聲不斷,一隊若隱若現的陰兵直奔神虛觀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