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各有算計,橫行無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各有算計,橫行無礙字體大小: A+
     

    見夏侯霸欣然應允,黃眉僧收起古怪瓦片,眉間毫無意外之色。

    世人皆言夏侯將軍忠心爲國,鎮守北疆三十載,對獨子沒有嚴加管教,多有溺愛,以至於受其所累。

    被削去兵權勒令思過後,甚至還有不少官員爲其鳴不平。

    但黃眉僧卻知道,這位將軍是個寡情的性子,一心修煉,對妻兒不管不顧,鎮守北疆也是爲了磨練道行。

    想到這兒,黃眉僧眼皮微擡,“卻是還有件事,要麻煩夏侯。”

    “說!”

    “國師曾下令鎮國真人不得參與此事,我等不方便露面,薩滿聖女那裡的半塊地圖,就要麻煩你了。”

    “好說。”

    夏侯霸哈哈一笑,獨眼中血光大盛,森然道:“薩滿教麼,老對手了。”

    從合陽將軍府出來後,黃眉僧緩步而行,速度卻異常快,三兩下就消失在人羣,往太玄湖方向而去。

    街角對面,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緩緩擡頭,眼中閃過一道白絲,連忙端起破碗,一瘸一拐進入街頭暗巷中。

    左轉右轉不知行了多遠,來到一處宅院後門,有節奏敲了幾下後,被侍女帶着來到一處廂房,跪伏在地上。

    “主人,黃眉僧去找了夏侯霸。”

    牀榻之上,一名嬌媚女子正閉目盤膝,身後六隻玉臂怪異地扭來扭去。

    “知道了…”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女子淡淡回道:“找個機會,將薩滿教藏身地點透露給夏侯霸。”

    “是,主人。”

    乞丐起身低頭退去。

    女子隨後緩緩睜開眼嘆了口氣,

    “星主,你太着急了,放心,奴很快就帶着整個大乾來陪你…”

    ………………

    張奎騎虎而行,來到欽天監。

    尹太監早已帶着一幫黑衣玄衛守在門前,滿臉喜色拱手道:“張兄,一朝成名天下知,就在今日!”

    張奎呵呵一笑,“走個過場而已,搞的這麼費事,說吧,我要先打誰?”

    尹太監失笑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聽說不少客卿覺得張兄以辟穀之境晉升國師,很是不服氣,估計要討教一番。”

    張奎一愣,“不是跟鎮國真人打麼?”

    尹太監臉色一僵,“張兄說笑了。”

    張奎頓覺索然無味,拱了拱手,“那行,老張我先行一步。”

    看着張奎騎虎而去的身影,尹太監微微搖頭,“張兄真性情,卻是不通人情世故,那會有鎮國真人舍下臉皮跟你打。”

    旁邊一名黑衣玄衛隊長眼中有些疑惑,“統領,張道長雖然長得兇了點,但人挺不錯啊,跟我們說話都挺客氣,爲什麼那些客卿看不慣他?”

    “簡單,不遭人妒是庸才,不過那些客卿,嘖嘖……怕是找錯對手了…”

    張奎晃晃悠悠騎虎而行,但見兩旁林道日光斑駁,殘雪未消,地下卻是罕見沒有那些蟲卵。

    張奎看得若有所思。

    那蝗魔於天空炸散後,詭異邪氣遍佈中州,但化作蟲卵後,卻沒了那種不死特性。

    也不知蝗魔會不會重新復生。

    還有,這蝗魔若是“災獸”,那些詭異邪氣是不是也能叫做“災氣”?

    禳災術真正剋制的,是否就是這“災氣”…

    就在他琢磨的時候,突然眼神一凝停了下來。

    只見前方林道中,肅立着一名黑袍老道,鬚髮黑白相間,手持拂塵,身後揹着劍匣。

    看到他後,老道拂塵一甩,臉色淡然抱拳道:“恭喜張真人,貧道石劍子,聽聞張真人飛劍無雙,想要請教一翻。”

    說着,揮起拂塵捏了個手決,身後劍匣氣浪四濺,一抹銀光竄出,圍着他嗡嗡旋轉。

    張奎點頭讚道:“嗯,不錯。”

    老道:“……”

    張奎無語,“你真要打?”

    老道面帶慍色,“張真人莫非瞧不起我?”

    話音剛落,就見一道金光沖天而起,令人心悸的煞意頓時擴散。

    老道呼吸一滯,只覺渾身發毛,身邊飛劍更是歪歪斜斜飛回了劍匣。

    張奎搖頭,收回陸離繼續前進。

    沒多久,前面又是一中年書生攔路,提着一盞石燈籠微笑道:“在下林繼先,法術一般,只是仗着古器之利得了客卿之位。”

    “聽聞張真人古器神妙,可否讓在下見識一番。”

    說着,手中石燈籠微微發亮,瞬間出現十八道化身,皆手提燈籠,動作表情各不相同。

    “不錯不錯…”

    張奎讚道:“都是真身,打起架來一起上,比老張的分身術強,只是我的古器就別看了,陰森森得怪嚇人。”

    書生淡然一笑,

    “張真人說笑了,我等捉妖斬鬼,什麼場面沒見過。”

    張奎點頭,“那行。”

    話語剛落,書生就驚恐地發現,自己忽然來到了一處幽冥空間。

    天上地下,到處都是扭曲的黑影,手中的石燈籠已經徹底熄滅,分身頓時收回。

    而在前方天際,黑霧滾滾,矗立着一面遮天蔽日的黑色華蓋,佈滿血咒的白紗低垂,隱約可看到個恐怖的黑影,如幽冥大帝出巡…

    “唉,你沒事吧?”

    張奎收回“長生”,小心問道。

    自從吞噬了那古怪白紗後,“長生”變了副模樣,如今卻是不需要放在隨身空間,而是如法寶一般,化作滾滾黑氣盤踞在體內,心念一動便可放出。

    如今“長生”算是有了一絲氣象。

    功能從原先的困敵防禦,變成了一種類似場域的東西,只要靈氣等級不超過“長生”,什麼古器、法術統統被剋制,更別提那些源源不斷的恐怖藤蔓。

    全力施展,場域範圍可達上千米。

    但越是厲害,張奎就越謹慎。

    “長生”還不是神器,就有如此威勢,他可是見過“九天玄火鏡”和“血翁仲”的力量,誰知道那天會不會碰上。

    “幽…幽冥…”

    書生嘴脣哆嗦,嚥了口唾沫,卻發現口脣發乾說不清話。

    “嘿嘿,嚇傻了…”

    肥虎低頭嘲笑道。

    “聒噪!”

    張奎隨手一個腦瓜崩,對着書生拱了拱手,繼續前行。

    肥虎忍不住抱怨道:

    “奎爺,這一個一個往外蹦,什麼時候纔到頭,咱哪有這功夫。”

    “說的也對!”

    張奎點了點頭,“那快點吧。”

    肥虎聞言,立刻飛奔起來,直奔太玄湖而去。

    忽然前方竄出一年輕道士,

    “張真人,久聞你術法精妙…”

    “定!”

    道士剛掏出符籙,就僵在原地動彈不得,只能看着張奎豪不停留,策虎而去。

    “張真人,貧僧…”

    “定!”

    “張…”

    “定!”

    張奎一路前行,擋路的全被定住。

    他道行遠超這些人,定身術當然毫不落空,留下了一個個僵直的身影。

    當然,目前定身術只有四級,三個時辰後自會解開,若升到滿級,若是他不解術,這些人恐怕會站到天荒地老。

    一路飛奔,轉眼就到了湖心島。

    七星塔前,華衍老道搖頭苦笑,“你這小子,絲毫不給人留面子,名聲怕是又要不好了。”

    張奎哈哈一笑,

    “修道修道,修的難道是個名頭,反正這不是老張的道。”

    “行了行了…”

    華衍老道見狀也不再多說,“隨我進去吧,諸位道友都在等着。”

    進入大廳後,張奎眼神微動。

    大廳內竟然來了二十幾名鎮國真人,也就是說除去京城常駐,還有其他州的也來了。

    大乾朝三十多位鎮國真人,竟然大半聚集於此。

    他可不認爲自己有這臉面,

    發生了什麼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