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陽劫難,血翁仲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陽劫難,血翁仲現字體大小: A+
     

    “靖…靖江水府?!”

    赫連薇失聲道,聲音都有些走形。

    她臉色蒼白地看了看那巨龜屍體,又看了看正在摸着虎頭皺眉沉思的張奎,忍不住一拍額頭,顫聲道:

    “張道友…禍事到了。”

    張奎哼了一聲,“狹路相逢,難道要老張我引頸受戮?”

    “事已至此,也別囉嗦了,你速向京城稟明情況,兩個鎮國真人陷在勃州,還有不計其數的百姓,看朝廷救是不救?”

    “好…好吧。”

    出了如此大事,赫連薇也是心神意亂,對手下命令道:“速放影鴉,將此事如實上報。”

    一名黑衣玄衛點頭,不一會兒,一隻渾身冒着淡淡黑煙的烏鴉沖天而起,迅速消失在天際。

    張奎見狀點頭,“我先走一步,還有,那個龜殼可是好材料,記得運回京城。”

    說完,轉身騎虎踏水而去…

    “果真是惡煞臨凡…”

    望着張奎遠去的身影,赫連薇揉了揉砰砰直跳的太陽穴。

    “來人,去找艘船把龜殼運回,天劫境的材料,那幫老頭兒怕是會樂死…”

    …………

    張奎騎虎而行,一路黑煙滾滾,翻山越嶺,直奔山陽城而去。

    寒山暮雪,萬物凋零,廣闊天地肆意馳騁,心胸暢快之下,張奎忍不住拿出酒壺,迎着寒風連灌幾口。

    “道爺…”

    座下肥虎悶聲問道:“咱們當真,要和那靖江水府對上?”

    張奎用道袍一抹嘴邊酒液,

    “這世間,有聰明人蠅營狗苟,機關算盡,空耗大好天資。也有庸碌之輩心懷鬼胎,膽小如鼠卻性喜惡意中傷,陡生煩惱。”

    “老張我雖資質普通,但一生所行無愧於心,不問前程,無懼心魔,就算是天庭地府,心氣不順也要鬧他一番!”

    肥虎沉默一會兒,忽然說道:

    “道爺,可我見您,好像有點害怕提到青州來人,莫非那邊…”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癡貨,我看你是皮癢了!”

    剛訓了一句,張奎忽然濃眉一豎,“往左,那邊好像不對。”

    他們此時正在丘陵間穿行,肥虎聞言頓時掉頭,三兩步竄上山頭。

    只見下方風雪平原上,密密麻麻都是百姓,拖家帶口,牽驢推羊,大人臉色慘白,孩童哭哭啼啼。

    “哪來這麼多災民?”

    張奎眉頭一皺,卻沒有着急下山。

    畢竟,這些人本來就神魂不安,自己這形象,怕是要把人嚇死。

    然而那些災民周圍的一隊殘兵和黑衣玄衛卻發現了他,驚慌失措下,幾道符文弩箭頓時射了過來。

    張奎隨手一揮,符文箭半空爆裂,黑着臉吼道:“亂放什麼箭,我是從京城而來!”

    說着,策虎順山坡而下。

    災民們面色驚恐慌忙躲閃,那些黑衣玄衛則猶猶豫豫策馬走了過來。

    領頭的馬臉漢子嚥了口唾沫,抱拳道:“差點失手傷人,這位道長還請恕罪。”

    “你是何人,這裡怎麼回事?”

    張奎環顧四周問道。

    馬臉漢子看着身騎惡虎的張奎,眼中滿是恐懼,“那個,在下是山陽城欽天監都尉楊柏,妖邪臨城,這些都是逃難的百姓。”

    “山陽城!”

    張奎大眼一瞪,“可是靖江水府作祟,還有,玉華真人他們逃出來沒?”

    見張奎與鎮國真人相熟,楊柏鬆了口氣,連忙搖頭說道:

    “玉華真人和邱蟬子真人一直困在裡面,如今赤水湖早已聚滿邪祟,怕是…”

    聽到此人所言,張奎的心沉了下來,又看了看周圍,“山陽城可是勃州府城,就逃出這麼些人?”

    楊都尉頓時滿臉苦澀,“本來城中百姓大多撤離,但那水中妖祟竟突然發瘋衝上岸來,一夜追殺,失散流離。”

    說着,偷偷瞅了張奎一眼,暗自揣測眼前惡道士身份。

    張奎哼了一聲,“你們幾個,帶着百姓往渡口方向去,萊州欽天監的人就在路上,正好接應。”

    原本悽惶的黑衣玄衛們頓時面露喜色,明顯鬆了口氣。

    張奎又看向楊柏,“至於你,隨我去指路救人,路上正好講述詳情。”

    楊柏臉色一僵,“在下、在下…”

    “廢話少說!”

    張奎二話不說,拎起楊柏領子騎虎而去,留下一路慘叫聲。

    幾名黑衣玄衛面面相覷。

    “那可是靖江水府啊,不要命了?”

    “這道士到底是何人…”

    ………………

    “別鬼嚎了!”

    張奎黑煙滾滾策虎飛奔,拎着楊柏訓斥道:“你也是個開光境修士,還身居都尉之職,怎如此膽小?”

    楊柏哭喪着臉,“道長,那可是靖江水府啊,生人勿近,在下還未留下子嗣,簡直愧對祖宗…”

    “真囉嗦!”

    張奎哼了一聲。

    楊柏畏懼地看了張奎一眼,只得無奈指起了路,“我等刻意避開河道翻山越嶺,前方桃花谷一帶應該還有百姓存活。”

    張奎一聽,立刻讓肥虎加快速度,果然沒一會兒,就聽到前方丘陵山谷傳來慘叫聲。

    飛速進入山谷之中,一副慘烈景象頓時出現在眼前。

    只見黑壓壓一羣人被堵在山谷角落,圓桌大的螃蟹、生出手腳的魚妖、體型壯碩的夜叉爪撕嘴咬,吃得血肉四濺。

    有被堵住的兵丁怒吼着揮刀而上,但轉眼就被撕碎,後方百姓更是絕望地哭嚎。

    “混賬,受死!”

    張奎見狀頓時豹眼環睜,炸雷般地怒吼一聲,陸離劍金光透體而出。

    “鏘!”

    人身仿若劍鞘,煞氣沖天的陸離劍光發出龍吟般劍鳴,一分爲三,在妖羣間飛速穿梭。

    黃黃綠綠的血肉殘肢四濺,這幫妖物連個辟穀境都沒有,頓時死傷大半。

    而其中幾名妖物,卻紅着眼睛,狀若瘋癲,既不逃命,也不抵抗,而是抓起旁邊妖物的血肉內臟就往嘴裡塞。

    “嗯…”

    張奎眉頭一皺,陸離劍金光閃爍,頓時將這些妖物盡數斬殺。

    但讓他驚異的是,這些妖物屍體內,竟然有些黃紅的氣息透體而出,如流雲般滲入地下。

    “好古怪的邪氣…”

    張奎眼睛微眯嘀咕道。

    旁邊的楊柏早已驚得嘴巴大張。

    操控飛劍,殺氣沖天,他叔叔辟穀境修士可沒此能耐,這兇惡凡人道士到底是何人?

    見張奎詫異,楊柏連忙抱拳道:

    “道長,那古怪邪氣就是玉華真人他們進入古秘境後出現,中者無不理智全失,肆意殺戮吞食,直到活生生撐死自己。”

    “沒想到,竟連靖江水府的妖祟也着了道…”

    “古秘境中泄露?”

    張奎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華衍老道生死不明,靖江水府的目標看來也是,那古秘境中到底有什麼東西?

    顧不上細想,張奎立刻指點這些百姓往渡口方向避難,而他則拎着楊柏騎虎繼續前行。

    一路上,斷斷續續又救出不少百姓,所斬殺妖物中,有不少身中邪氣,就連一些中招的百姓也化爲邪魔,屠殺吞食親人。

    張奎的心越來越沉。

    還有一點比較奇怪。

    看那死去的龜妖,應該是率領隊伍前來匯合,但這些妖物中,只有一個辟穀境,天劫境老妖一個也不見。

    漸漸的,生還百姓越來越少,沿路滿地碎屍,大部分都是凡人,但也有不少妖物肚皮破裂,身上被啃的血肉模糊,白骨森森。

    翻過一道山嶺後,依山傍水的山陽城立刻出現在眼前,只不過此時已經寂靜一片,如同鬼域。

    就在這時,張奎忽然一驚,毛骨悚然地擡頭一看。

    只見滿天飛雪中,一個百米長的血紅色人影從天際穿梭而來,如血神臨世,往山陽城外而去…

    “血翁仲!”

    張奎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