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一十章 攝魂斬妖,水府校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一十章 攝魂斬妖,水府校尉字體大小: A+
     

    蒼青色的水面一片茫茫,陰灰的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又飄起了細雪。

    運河之上,遠遠駛來一艘高大的官船,兩排黑衣玄衛立在船頭,船樓之上,碩大的“欽天監”和“鎮國誅邪”旗子在寒風中烈烈飛舞。

    華衍老道的徒弟步虛立在船頭,望着水面飛雪連天,兩岸羣山蒼茫,眼中滿是擔憂。

    在他旁邊,立着一名身材高挺滿臉英氣的女子,身穿欽天監黑底銀繡玄服,握着腰間劍柄,黑色披風飛揚。

    正是萊州欽天監都尉赫連薇,鎮國真人赫連伯雄的族中出色子弟。

    “步虛道長莫擔心。”

    赫連薇點頭說道:“玉華真人道行高深,況且還有鶴仙和邱蟬子前輩,必能逢凶化吉。”

    “還要多謝赫連家相助。”

    不善言辭的步虛擠出個微笑。

    他雖不善占卜,但出門前也擺了幾卦,無一例外都是兇。而且隨着時間推移,心中不好的感覺越來越盛。

    “有情況!”

    站在船樓高處,拿着單筒望遠鏡的黑衣玄衛突然高聲吼道:“前方水面上飄着東西!”

    赫連薇俏眉一豎,單筒望遠鏡一甩,眯着眼睛搜尋。

    果然,水面上有一物體隨波浮沉,頭生雙角,獠牙猙獰,皮膚毛髮皆紅。

    “有妖物,結陣!”

    赫連薇一聲令下,黑衣玄衛們頓時端起符弩迅速結陣,而她自己則“鏘”得一聲拔出腰間寶劍,凝神戒備。

    靠近一看,卻是一個夜叉的頭顱,斷口平整,眼珠已經泛白。

    “這邊還有一個!”

    衆人紛紛靠近左側船沿,只見河中浮上一具碩大蛤蟆的屍體,穿着破爛褲衩,肚皮翻白。

    赫連薇眉頭一皺,“快撈上來。”

    黑衣玄衛們連忙停船,合力用鐵鉤將妖物屍體拖上了甲板。

    “辟穀境妖物…”

    步虛眉頭一皺,蹲下後,手指探在蛤蟆腦袋血洞邊,頓時感到割裂般的觸痛。

    “是張道友的庚金煞光。”

    步虛騰地一下站起,凝眉掃視周圍,“不好,他遇襲了!”

    赫連薇也是一驚,立刻轉身命令道:“架起火神弩,全速前進!”

    “是,大人!”

    黑衣玄衛們迅速行動,船樓頂部嘎嘎吱吱升起一臺巨大的弓弩,符文巨箭上氤氳着火氣。

    同時,風帆鼓動,官船速度又快了一截…

    …………

    “奶奶的,這老王八真快!”

    肥虎踏水奔跑,腳下生風,看到前方如輪子般掀起巨浪,越來越遠的龜殼,忍不住破口大罵。

    張奎耳邊風聲呼呼作響,陸離劍金光穿梭不停劈砍,也是氣的不輕。

    難道到嘴的肥肉就這麼跑了?

    不行,冷靜…

    張奎目露兇光,邊跑邊觀察。

    術法之道,相生相剋,有陰陽二氣亦有五行制化,天生萬物必有圓缺。

    這老妖龜用的應該是種天生神通,看情況是將千百厲鬼融於殼中,形成怨氣大陣。

    需斷其根本…

    張奎靈光一閃,忽然想起很少使用的攝魂術。

    此術可攝陰魂,雖說當時學習是爲了幫助蓮轉世,但在青州除蛇妖常三、降服藤妖時都曾建功。

    或許可以一試…

    想到就做,張奎立刻飛身凝爪,發動攝魂術。

    隨着掌心傳來吸力,那龜殼上一些厲鬼頓時身形微微拔出,雖不明顯,但龜殼表面黑光確實晃了一下。

    有門!

    張奎面露驚喜,哈哈一笑。

    剛纔收穫點數,將飛劍術升到三級用了三十六點,又學了履水術,此時還餘十點,毫不猶豫連點兩下,將攝魂術升至四級。

    瞬間,伴着此起彼伏的慘叫聲,一個個身形殘缺的厲鬼從龜殼中被拔了出來。

    正在飛速旋轉前進的龜殼忽然一晃,表面黑光出現缺口,煞氣沖天的陸離劍頓時伴着金光射入。

    又是咚的一聲巨響,陸離劍雖然被彈了出來,但那兩層樓高的巨大龜殼也失去平衡,伴着巨大浪花猛然彈起。

    轟!

    旁邊峭壁轟然崩塌,龜殼深深砸了進去,黑煙四散,厲鬼嚎哭,表面黑光頓時崩潰。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饒命…”

    殼中剛傳出老妖龜聲音,一抹金光就順着缺口激射而入。

    金光閃爍,血肉四濺,伴隨着痛苦的慘叫,老妖龜的氣息迅速淡了下去。

    張奎猶不放鬆警惕,不斷翻轉劍指,直到腦中界面猛然出現二十點,才鬆了口氣,眼前陣陣發黑。

    飛劍術頗耗法力,剛纔沒察覺,這一陣才發覺,一身法力竟然消耗大半。

    自從晉級辟穀境,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出現。

    一旁肥虎也停了下來,當即沉入水中,只露顆腦袋吐着舌頭直喘氣。

    不過這癡貨卻是盯着那不斷流血的巨大龜殼,眼中直冒精光,討好地看向了張奎,“道爺…”

    “去吧。”

    張奎翻了個白眼,“也不怕撐死。”

    肥虎嬉皮笑臉,當即從水中躍出跑了過去,也不嫌髒,鑽進了血肉模糊的龜殼中。

    修煉血脈,必有妖丹,對於同樣路子的肥虎可是大補。

    這癡貨積累深厚,本早該晉級,但吞食大量石芝後,血脈不斷開發,若晉級辟穀,怕是要有翻天覆地的變化。

    陸離劍早已折返,圍着張奎緩緩旋轉,劍身庚金煞光明顯有些暗淡。

    張奎看得一陣心疼,劍指一揮,陸離劍頓時幻化成金光融入體內溫養。

    在秦山古道時,滿洞庚金煞氣被吞噬一空,原本覺得太多,但如今一再凝聚,竟又開始拖後腿。

    看來抽空,要再次尋找強悍煞氣。

    隨着進入辟穀境,吞吐天地靈氣,法力恢復速度大大加快,一會兒就重新盈滿。

    張奎立在河面之上打量四周,只見無邊天際細雪簌簌,前方運河分出支流,奔涌而下,直奔左側無邊荒原。

    “哈,竟到勃州了!”

    就在這時,那撞碎的斷崖之上,肥虎滿身是血的從巨大龜殼中鑽了出來,先是跳進河中清洗一番,隨後叼着一物跑了過來。

    “道爺,看這個…”

    張奎接過一看,是海碗大小,通體隕晶鑄造的一塊令牌,入手極沉,陰氣濃郁,上面陰刻着:靖江水府校尉。

    校尉?

    鎮國真人級別的存在,竟然只是一水府校尉!

    還有這令牌,當初只有拳頭大小的隕晶,還被抽了不少靈韻,就讓竹生如獲至寶。

    妖邪禁地的底蘊,到底有多厚…

    張奎不禁心中微沉,斬掉天劫境老妖的喜悅也去了大半。

    wωw ⊕тт kǎn ⊕CO

    “道爺,您…”

    肥虎察覺不對,小心翼翼問道。

    “沒事。”

    張奎將隕晶令牌收入隨身空間,盯着勃州無邊荒原,神色不變。

    “終究是要分個高下…”

    就在這時,他神色一動微微轉身。

    只見遠處河面上,出現了一個小黑點,正在迅速靠近。

    “欽天監…這次動作還行。”

    張奎洞幽術目力非凡,已經看清了那面“鎮國誅邪”的大旗。

    “張道友…”

    官船靠近後,身着藏青道袍的步虛躍上船頭,高聲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遇上一夥妖邪。”

    張奎微微一笑,“怎麼不見赫連前輩?”

    “家祖正在閉關渡風劫,三日後就能趕來。”赫連薇一邊說,一邊驚疑不定地看着那個巨大龜殼。

    “渡風劫?”

    張奎眉頭一皺,“沒事吧。”

    “謝張道友關心。”

    赫連薇抱拳回道:“家祖早有準備,無須擔心,那邊…”

    “哦,是那羣妖物首領,被我斬殺。”

    張奎心不在焉回道。

    赫連薇腦中頓時嗡嗡作響,臉色一片木然,忍不住想起家祖赫連伯雄對於張奎的評價:

    “惡煞臨世,不可揣度!”

    然而,張奎下句話更是讓她驚駭。

    “這件事有點麻煩,靖江水府摻和進來了,不知朝廷敢不敢吭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