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七章 大難臨頭,河道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七章 大難臨頭,河道遇險字體大小: A+
     

    這個世界修真盛行,城郭修建選址當然也頗講究風水。

    例如要四面相同,左右不空,如左有山,右當有水,一方空缺,當建塔彌補,依山傍水最佳。

    赤水湖就是山陽城傍的那個“水”。

    每年桃花盛開之際,湖中總會出現密密麻麻的細小紅蝦,甚至染紅整片湖水,因此得名“赤水”。

    接到消息,楊都尉雖然害怕,但還是領着一幫黑衣玄衛策馬出城。

    他的二叔修士楊青,則飛身而起,一腳點在城門樓上,如鷹隼般射入高空。

    辟穀境修士雖不能飛行,但御氣而行,在普通人眼中,已如神仙一般。

    下方,黑衣玄衛們策馬狂奔,而在空中,楊青負手御氣,耳邊風聲呼呼作響,看到遠處蒼茫一片、滿布碎冰的赤水湖,當即眉頭微皺。

    剛纔來時沒察覺,怎麼一會兒功夫,這諾大的赤水湖就變得陰氣翻涌。

    行至岸邊,但見積雪斑駁,枯草叢生,寒風呼嘯,微波粼粼的湖面一片寂寥。

    楊柏左右環顧,悶聲道:“我看這裡安靜的很,你說的怪事在哪兒?”

    那名黑衣玄衛撓了撓頭,

    “奇怪,剛纔明明看到……”

    噗通!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見一條五米長的巨大黑魚從湖面一躍而出,仰天吐出一口長長的黑煙,又轟然落入水中。

    只見那股黑煙沖天而起,在空中轟隆一聲炸裂。

    楊柏臉色蒼白,“妖…妖祟…”

    突然,湖面上泛起濃郁的黑霧,呼嘯的風中,似乎有無數人的尖叫慘嚎聲,隱隱約約顯出一艘船影…

    一旁沒有言語的楊青頓時瞳孔收縮,頭皮發麻,額頭青筋直冒,大吼一聲:

    “快跑!”

    說完,已拋下衆人飛速離去。

    看到辟穀境修士都嚇得屁滾尿流,早已被眼前異象嚇壞的衆人那還顧得上細看,紛紛調轉馬頭。

    嘩啦,水聲響起,岸邊忽然竄出幾隻圓桌大的怪蟹,大鰲閃着刀鋒般的寒光。

    噗嗤,血花四濺。

    兩名動作慢的黑衣玄衛,被怪蟹一下子夾斷了座下馬腿。

    緊接着怪蟹一擁而上,將滾在地上的人馬剪成了肉塊,瘋狂吞噬。

    衆人嚇得亡魂大冒,那還敢回頭看,一個個拼命催動馬匹逃命。

    好在這羣怪蟹並無追趕的意思。

    楊柏領着黑衣玄衛們剛跑進城門,就忽然腳下一空,被他二叔楊青拎着飛到了一棟房屋上。

    “禍事到了,我們快走!”

    楊青陰着臉說道。

    楊柏臉色蒼白,直喘粗氣,

    “二叔,那…那是…”

    楊青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咬牙說道:“我見過那艘船,是靖江水府!”

    “靖……靖江水府!”

    楊柏差點咬到舌頭,只覺渾身發軟,從頭到腳一片冰涼。

    靖江水府位於萊州與勃州交界處,千百年來,早已如噩夢般籠罩在這片土地之上。

    楊柏很想立刻逃走,但看了看下方,手下們正一臉迷茫驚恐地望着自己。

    這幫傢伙雖然懶散,但一個個對自己尊敬的很,喝酒賭錢的日子逍遙的很。

    他又看了看遠處渾然不知大難臨頭,依然忙忙碌碌的百姓,忽然腦子一蒙說道:“不行,我要通知大家撤離,還請二叔…”

    “蠢才!”

    楊青怒呵一聲,隨竟後頭也不回,轉身飛射而去,一會兒就沒了蹤影。

    “都尉,我們該怎麼辦?”

    下方黑衣玄衛高聲問道。

    楊柏心中拔涼,覺得自己着實是個蠢才,哭喪着臉吼道:

    “愣着幹什麼,快去通知所有人…”

    “全城撤離!”

    楊柏和黑衣玄衛不知道的是,此時赤水湖岸邊,地下忽然冒出一股血黃色煙氣,順着蟹蓋縫隙鑽入了一隻怪蟹體內。

    這隻怪蟹豎起的眼睛突然變得血紅,揮動大鰲,一下子撲到了旁邊怪蟹身上…

    …………

    “天有晴呀呦嘿,也有雨呀呦嘿…”

    湍急的河岸旁,數十條纖繩拖着河中大船,縴夫們吼着號子,麻繩將破棉襖勒得變形,伏低身子,深一腳淺一腳行走。

    南北運河之上,時有逆水或暗流涌動河段,兩岸百姓多有以此爲生者,一年四季沒有休息的時候。

    大船之上,一名錦袍公子懷抱黃銅暖手爐遙望,慨然嘆道:

    “民生艱苦,身如浮萍啊…”

    旁邊小廝低頭笑道:

    “公子真是慈悲心腸。”

    錦袍公子哈哈一笑,“取我筆墨來,本公子偶有心得要作詩一首,定能討得山長誇讚。”

    小廝點頭剛要說話,卻忽然瞪大眼睛,指着河岸哆哆嗦嗦說不出話來。

    只見那河岸山林之間,忽然竄出一體型碩大的猛虎,行動間黑煙滾滾。

    而虎背上,則坐着一壯如熊羆的兇惡道士,臉色陰沉,煞氣驚人。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妖…妖怪!”

    小廝嚇得臉色發白,兩腿發抖。

    那公子雖也害怕,但還強裝鎮定,“大驚小怪,那分明是一異人,騎虎下山,呼嘯而行…我去!”

    卻原是縴夫們也被嚇了一跳,一下子鬆掉繩子,大船頓時一抖。

    張奎着急趕路,也顧不上解釋,但隨意瞥了一眼,頓時豹眼環睜。

    “嗯……有妖氣!”

    話音未落,就見河面轟隆一聲炸裂,一個高大的紅影突然蹦到船上,張開血盆大嘴,一口咬掉了書生腦袋。

    只見這妖物呈人形,足有三米高,紅色皮膚,肌肉鼓脹如同岩石,紅須獠牙,頭生獨角,渾身滴滴答答掉着水珠。

    “夜叉!”

    縴夫們嚇得肝膽欲裂,頓時扔掉纖繩四散而逃。

    河面上討生活的人,哪個從小沒聽過關於水中夜叉的恐怖故事。

    紅皮夜叉則毫不在意,手中鋼叉往船上一紮,抱起那錦袍公子的屍體就開始吞噬血肉。

    旁邊小廝早已嚇得失了智,兩腿發抖,褲子滴滴答答一片腥臊。

    “妖孽,受死!”

    一道炸雷般的聲音突然響起,夜叉剛準備轉身,碩大的頭顱就飛了出去,噗通一聲落在水中,無頭屍體也歪歪斜斜倒在船上。

    張奎從天而降,眉間滿是煞氣,手中陸離劍嗡嗡作響。

    嗝~

    小廝白眼一翻,頓時嚇暈過去。

    張奎哼了一聲也沒理會,低頭皺眉看着腳下夜叉屍體。

    這頭夜叉還不到辟穀境,只是隨手一劍的事,讓他感到不解的是,夜叉很少獨行,甚至不常在人前現身。

    這青天白日的,火急火燎出來吃人做什麼?

    就在這時,張奎忽然面色一變。

    只見河面忽然顏色變深,緊接着黑霧升騰而起,似乎一瞬間天色就暗淡下來。

    水面下,一捧捧飄散的黑髮、慘白陰森的人臉若隱若現,船身開始微微晃盪。

    而在更遠的地方,水面咕嚕咕嚕不斷冒泡,一個兩層樓高的龐然巨物緩緩升起。

    這是一頭怪異的巨龜,闊口獠牙,金黃眼睛上,血紅的眉毛沖天而起,腦袋上還扣着頂長滿綠瘢的青銅帽。

    更恐怖是那龜殼,密密麻麻全是面色驚恐的人臉和手臂,彷彿活着被融進龜殼,慘叫掙扎着想要脫離。

    巨龜吐出一口綠氣,河面頓時滋滋作響,冒起有毒的白煙。

    張奎臉色陰沉,握着陸離劍的大手關節發白。

    這不知那路的妖龜,周身空氣滋滋作響,不時有電光閃過,竟然是個天劫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