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五章 皇宮黑手,忽聞噩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五章 皇宮黑手,忽聞噩耗字體大小: A+
     

    李庚面色猙獰,呼呼喘着粗氣。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他絲毫沒有發現,自己臉上突然出現一些肉須,又閃電般縮了回去。

    砰!

    李庚猛然拿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砸在地上,似乎猶不解氣,又將桌上名貴的筆墨紙硯一把掃了滿地。

    “人呢,都死了麼,給朕安排兩個狐侍女!”

    他對着外面吼了一句,但等了半天也沒回應,瞳孔一縮,終於感覺到不對勁。

    古老陰暗的皇宮內,

    靜的嚇人…

    “唉…”一聲蒼老的嘆息聲響起。

    緊接着,那原本被撕碎扔了滿地的《皇極經》突然片片飛舞,變回那古老發黃的冊子,出現在一隻乾枯的手中。

    “陸真人!”

    看着突然出現的老者,李庚嚇了一跳,心臟砰砰直跳,嚥了口唾沫,“你不是休息了麼,你…你要做什麼?”

    燭火搖曳,照得陸真人蒼老又毫無表情的臉上陰暗不定。

    “陛下…”

    陸真人嘆了口氣緩緩靠近,

    “我以爲你會密會暗中拉攏的鎮國真人,甚至以爲你會派人去查探陰間,這些都無所謂,可你…不該停練《皇極經》啊…”

    “《皇極經》…果然和這破書有關!”

    李庚狠狠握着拳頭,眼中滿是血色,“我早就發現這東西不對,修不得長生,用不了術法。”

    “我勤政愛民,你們不誇,我提拔奸佞、豢養狐妖,你們也不管。”

    “我派人偷掘皇陵,所有先皇的棺槨都是空的,還有那封魔窟,鎮國真人想去也被你們攔下,你們這幫妖人,到底在圖謀什麼!”

    多年的疑惑和憤怒被今晚的事所引爆,李庚的面孔已扭曲得不成人樣。

    是真的不成人樣,一條條詭異的觸手從臉上鑽了出來,如果張奎在,就會發現和他斬斷的那些,幾乎一模一樣。

    陸真人面無表情,緩緩擡起了手。

    李庚終於回過神來,眼中滿是恐懼,“你要殺我…不要,陸爺爺,我可是你從小看大的呀,別殺我,你要我練《皇極經》,行,我明天…我明天就繼續練…”

    “癡兒,遲了。”

    陸真人一掌拍下。

    御書房內回覆了安靜,老者面無表情,平靜地站在原地。

    щщщ▪ttKan▪℃O

    忽然,書房內無聲無息又出現六名老人,四男兩女,有僧有道,皆身着素袍,老得不成樣子,身後飄蕩着各種古器。

    如果有識貨的在,定會驚呼一聲。

    雷劍、黃泉宮燈、血翁仲、落魂綾、無字碑、妖骨葫蘆,再加上陸真人身後的九天玄火鏡。

    大乾七位國師,七大鎮國神器,竟然都在此地。

    “唉…蟲窟異常,老身就該想到。”

    一名老嫗嘆了口氣,她身後飄着的黃泉宮燈發出昏黃詭異的光芒,照在李庚屍體上。

    李庚臉上的觸手頓時縮回,緊接着兩眼一睜,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

    “接下來,讓誰即位?”

    “大皇子李碩吧,表面寬厚實則膽小,四皇子太過魯莽…”

    “嗯…如此也好…”

    御書房外,侍衛宮女專心守候,根本聽不到裡面的動靜。

    鎬京城內,上元燈會早已結束,此時夜深人靜,天空不知什麼時候又下起了小雪,隨後越飄越大…

    …………

    天空鉛雲密佈,紛紛揚揚的大雪從天而降,交織成鋪天蓋地的雪幕,遠方的山河樹木朦朦朧朧,如夢似幻。

    “好大個雪!”

    張奎站在院中舒展着身子,滿臉笑意在雪中打起了太極拳。

    他喜歡下雪,雖天寒地凍色彩單調,但白茫茫一片,讓人心胸敞亮。

    “奎爺心無雜物,自是逍遙自在…”

    屋檐下,崔夜白裹着厚厚的棉襖坐在小板凳上,臉色蒼白地笑着。

    張奎拳掌揮灑如意,哈哈一笑,“什麼心無雜物,沒心沒肺罷了,到是你這書生,怎落了個積鬱成疾,若是老張我沒發現,怕是要凍死在京城街頭。”

    “多謝道長再次搭救…”

    崔夜白抱拳苦笑了一聲,“自從數月前分別之後,在下輾轉來到京城,本想結交前輩,卻沒想京城早已沒了寒門學子立足之地,那海事監更是爲南方豪族掌控。”

    “在下還是不死心,於是就寫詩描繪海上風貌,想要引起人注意,但卻被瓊山書院山長、當世大儒司徒顏給了個不學無術的批語,徹底絕了前路。”

    “一生所學,盡付諸東流,於是渾渾噩噩,直到被道長所救。”

    張奎呵呵一笑,大步走來,隨意坐在臺階上,拎起旁邊酒罈喝了兩口。

    “你又無意名利,絕得什麼鳥前路,若是畢生所願輕易達到,豈不無趣的很?”

    崔夜白一愣,隨即臉上露出笑意,恭敬抱拳道:“是極是極,多謝道長指點。”

    “你這書生忒廢話…”

    旁邊趴着的肥虎甩了甩腦袋,“快把你那故事再講兩個解解悶。”

    崔夜白樂了,

    “好說,講故事在下最拿手。”

    然而,他擺起架勢剛準備說話,就見劉老頭心事重重走了進來。

    “奎爺,大事不妙啊…”

    張奎皺眉,“別急,出什麼事了?”

    劉貓兒一臉晦氣,“剛過上元節,京城就有好幾家毀了咱們的合同。我跑去打聽,卻是原先一家酒莊鋪子突然釀出絕世好酒,醇香濃郁不上頭,都搶瘋了。”

    “嘿,我當是什麼大事…”

    張奎無語搖頭,“做生意哪有總贏的道理,生意差點而已,別想太多。”

    “奎爺您說得到輕巧…”

    劉老頭搖頭說道:“我只是不服氣,那人是個習慣以次充好的奸商,哪頂的上我苦心新釀的酒。”

    “哼,那幫酒客,年前還整天上門求購,如今跟瘋了一樣喝那家的酒,真是邪門,也不知從哪裡得的方子…”

    “也不一定是方子的緣故。”

    旁邊崔夜白若有所思,“那些人是不是變得嗜酒如命,越來越難喝醉?”

    劉貓兒一愣,連忙點頭,“沒錯沒錯,就是這樣。”

    崔夜白哈哈一笑,

    “長者莫急,如果在下猜的沒錯,那酒商定是得了‘酒蟲’。”

    “酒蟲?”

    衆人都有些疑惑。

    崔夜白點頭,“沒錯,家祖手籍曾記載,這酒蟲乃是酒中靈氣幻化爲妖,只需在酒中滾上一滾,就是白水也能成佳釀,喝了後的表現和您說的一樣。”

    張奎皺眉,“是種蠱毒?”

    崔夜白搖頭笑道:“非也,這酒不會傷身,卻能上癮,普通人家若喝了,怕是砸鍋賣鐵,賣掉妻兒也要買酒。”

    劉貓兒眼睛一亮,

    “天下間還有這種寶貝?”

    “什麼寶貝!”

    張奎哼了一聲,“這種害人的東西,老張我最討厭,癡貨,走!”

    說完,騎着肥虎沒入風雪中…

    …………

    鎬京,興化坊。

    京城近來最火的酒坊亂成一團,欽天監的人進進出出。

    旁邊看熱鬧的百姓圍了一圈,當看到黑衣玄衛從碩大的酒罈中,撈出一條手臂粗,扭動不斷的白色蟲子後,皆是驚呼一聲。

    “好傢伙,竟真有妖物。”

    “這老闆真是黑了心…”

    對面酒樓窗戶上,尹白收回了目光,微微搖頭:“這家店後臺是四皇子,沒想到竟驅妖害人。”

    張奎冷哼一聲,“老張我不想對凡人出手,所以才叫你們處理,特孃的,都不是好東西。”

    尹白苦笑一聲,沒有言語。

    “對了…”

    張奎突然皺眉問道:“你們最近有沒有什麼大行動?”

    尹白一愣,搖了搖頭,

    “沒有,只是鎮國真人黃眉僧特意吩咐過,暫停追查妖星閣,還有,皇上也突然病了。張道長,難道其中…有什麼蹊蹺。”

    暫停追查?

    這些人打得什麼主意…

    張奎點頭,“嗯,知道了,這件事很危險,你最好避開。”

    和尹白告別後,張奎帶着肥虎在興化坊吃了一圈,晚上纔回到鐵血莊。

    剛進門,就看到了玉華觀華衍老道的大弟子步虛道長。

    這個黑臉道士眼中滿是焦慮,

    “張道友,我師傅,可能出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