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三章 刑部捉妖,幻術審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三章 刑部捉妖,幻術審問字體大小: A+
     

    張奎對崔夜白的印象很深。

    貧苦書生,家道中落,膽大包天,敢一人夜行於荒山野道。

    當然,若不是碰到他和竹生,早被當時還是野妖的肥虎驅使倀鬼所害。

    破廟一夜,意氣風發,把酒說古,讓張奎曉得了那萬里之外,汪洋大海之上的奇異瑰麗。

    座下肥虎也看到了,晃了晃腦袋,嘿嘿直樂,“這不是那想要江海寄餘生的傻書生嗎,怎麼轉行做了乞丐?”

    砰!

    張奎隨手一個腦瓜崩,“聒噪!”

    說完,大步向前,撩起道袍蹲下,“崔老弟,可還曾記得張某?”

    崔夜白雙眼呆滯,“嘿嘿嘿…”

    張奎眉頭一皺,洞幽術下並無邪氣滋擾,好在他醫藥術雖說只有一級,卻是個良醫,當即把脈視診,嘀咕道:

    “舌質,少苔,脈細澀…嗯,是氣鬱痰結,血氣凝滯,瘀熱互結,神竅阻塞…”

    旁邊肥虎聽得一頭霧水,“道爺,到底咋回事?”

    張奎起身,“簡單,病傻了。”

    肥虎嘖嘖搖頭,“孤身在外,漂泊無依,沒本事還學人單身逍遙,連病了都沒人管,當真作死。”

    “數你話多!”

    張奎訓了一句,轉身走進附近小店,掏出銀子讓店家將書生帶回洗澡安頓,計劃辦完正事再來醫治。

    隨後,坐着肥虎來到刑部大門前,對着那守衛說道:“勞煩,叫一下鄭全友或郭淮,有事拜訪。”

    守衛見這惡道士騎着猛虎,知道是異人,嚥了口唾沫,哆嗦着抱拳道:

    “鄭捕頭正巧在,道…道長請稍等。”

    說完,一溜煙跑了進去。

    沒一會兒,鄭全友帶着郭淮匆匆而來,臉色明顯有些驚訝,恭敬抱拳道:

    “張道長,有何吩咐?”

    張奎不想驚動裡面的半妖,刻意壓低聲音將事情講述了一遍,沒說如何發現,只是描述了一下那人的相貌。

    “竟躲在刑部!”

    鄭全友滿臉駭然,對張奎的話沒有絲毫懷疑,深吸口氣,臉色變得凝重,

    “如道長所說,那人應該是員外郎李世年,事關重大,要不,我先去稟報一下尚書大人?”

    張奎不耐搖頭,“囉裡囉嗦…若跑了怎麼辦?”

    鄭全友臉上陰晴不定,咬牙道:

    “行,就依道長所言。”

    當下,領着張奎進入刑部,穿過內堂走廊,直奔一小院而去。

    張奎將肥虎留在外面,又用氣禁術掩了自身氣機,跟在鄭全友身後,雄壯的身軀沒發出一絲聲響。

    咣!

    半遮掩的木門被一腳踹碎,張奎反手抽出陸離劍,闊步而入。

    “查房,老實趴着!”

    內堂之中,刑部尚書邱世賢正在悠閒品茶,旁邊暖爐上烘烤着點心。

    外面寒風凌冽,屋內溫暖宜人。

    要說起來,刑部尚書這位子,並非表面上那麼風光,操心太多,掣肘不少,一不小心就要背鍋。

    前陣子,好不容易鬼戎使館命案涉險過關,兩位皇子又明爭暗鬥、勢如水火,好幾件命案都被他和漿糊摁了下去。

    還有,青州吳思遠三年後歸朝,看皇上的意思,是要委以重任,六部之中,估計自己下的可能最大。

    嗯…要不要讓吳家出點血…

    正當他琢磨的時候,房頂轟然塌陷,一物伴着泥瓦積雪落在房中,頓時冷風呼嘯。

    滿地狼藉中,一名穿着紅袍官服的方臉男子滿頭是血,昏倒在地。

    緊接着,從房頂洞口落下一壯如熊羆的惡道,狠狠啐了一口。

    “還敢逃,找打!”

    邱世賢傻愣愣端着茶杯,他當然認識此人,最近諸般風波都有其影子。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不過仗着鎮國真人撐腰,就敢大鬧刑部,簡直是肆意妄爲。

    想到這,刑部尚書邱世賢臉色陰沉下來,“張道長,你…爲何毆打本官下屬?”

    張奎眼睛一瞪,抓着方臉男子的腦袋,頓時將脖子揪出好長,上面鱗甲密佈,“你跟這廝很熟?”

    妖星閣餘孽!

    邱世賢一驚,立刻變了臉色,“道長說笑了,本官與此人毫無交情。”

    “哦…”

    張奎點了點頭,拖着半妖長長的腦袋就往外走,又忽然扭頭,懷疑地看着邱世賢,雙瞳微微發亮。

    邱世賢眼皮直抽,

    “老夫絕對是人!”

    張奎已用洞幽術探查,對方脊柱並無異物,聞言哈哈一笑,

    “行、行,你是人。”

    看着張奎離去的身影,刑部尚書邱世賢氣得鬍子都在抖,“說的什麼混賬話,老夫是人難道還要經你同意?”

    說罷,微微搖頭。

    自從知道妖星閣可隱藏妖氣混跡人羣后,朝中就亂象叢生,甚至還有人趁機誣告,鬧出了人命。

    這鎬京城,遠比想象中脆弱啊…

    邱世賢感嘆了一聲後,突然臉色一變,這半妖好像給自己送了不少銀子。

    不行,得趕快處理…

    張奎自然不知身後官員什麼心思,拖着半妖就往外走,半妖腦袋在臺階上碰的叮叮咣咣。

    進入辟穀境後果然大不同,這同樣身爲辟穀境的半妖,連他一招都撐不住,就連想自爆都被禁住全身氣機。

    出了刑部大門後,迎面就是聞訊趕來的欽天監大隊人馬,尹白領頭,一臉驚喜。

    一抹紫色從遠處轉瞬即到,鎮國真人雙瞳美婦霍魚落下身形後,眼中滿是讚歎,“小子,乾的不錯,華衍道友果然眼光超絕。”

    張奎呵呵一笑,將半妖扔了過去,“就看前輩手段了。”

    沒錯,張奎特意選擇了活捉。

    雙瞳霍魚幻術驚人,可令人不知不覺陷入環境吐露真情,說不定可找出其他半妖線索。

    爲防意外,一羣人立刻帶着半妖返回欽天監,張奎要求旁聽,霍魚猶豫了一下也沒拒絕。

    …………

    牢房之內,火光明亮。

    除了張奎,正在湖心島的另一名鎮國真人黃眉僧也趕了過來,其他人則被勒令在外守候。

    畢竟是辟穀境,爲防止自爆,這半妖被刻滿符籙的鋼釘刺穴後,張奎才解開了氣禁術。

    紫衣美婦霍魚立刻上前一步,眼中雙瞳散發出驚人光彩,就連她身邊也模模糊糊出現一些影子。

    上次在正陽殿,因爲倉促施術,再加上那妖星閣首領意志驚人,纔沒有成功。

    而這個半妖,顯然能力有限,很快陷入幻境,眼中滿是激動和淚水,口中開始喃喃自語:

    “阿孃、阿孃,是你麼…柱子過得很苦,我還想吃阿孃做的油菜餅…”

    張奎在旁邊暗自心驚,霍魚這幻術竟可引出人心最隱秘的角落,當真是防不勝防。

    不過地煞七十二術中也有嫁夢術,可令人黃粱一夢,編織夢境或自由出入,應該比霍魚的幻術要強。

    只是自己技能點不寬裕,只能留待日後再說。

    幻術中自有一番光景,不用霍魚多嘴,這半妖嘀嘀咕咕訴說起來,

    “阿孃,柱子後來進了伏魔司,又被選入了妖星閣……雖有了妖身…卻時常做噩夢…”

    “阿孃,我吃了人,味道很好,但還是想念您的油菜餅…”

    旁邊,霍魚和黃眉僧面色凝重。

    伏魔司、妖星閣,都是大虞朝的衙門,相當於大乾朝欽天監的地位。

    可這些人,如何度過了千年時光而不滅,好像記憶還停留在大虞時期…

    而張奎,則眼睛微眯,

    陰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