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二章 地下見聞,驚現故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二章 地下見聞,驚現故人字體大小: A+
     

    是夜,大雪初晴,冷月光寒。

    綿延羣山披上了厚厚的白色,積雪在如水月光下瑩瑩散發着寒氣。

    張奎反手握着陸離劍,閉目站在院中,屋內燭火昏黃,院外寒風凌冽。

    腦海中,那顆代表斬妖術的星辰冉冉升起,點綴在未知的黑暗中。

    煞氣凝練法、養煞術、罡氣運行口訣…各種關於斬妖術的練習方法不斷涌入腦海。

    張奎猛然睜眼,殺意轟然炸裂,地上積雪四濺,被殺意瞬間凝成堅冰。

    緊接着,已被凝練到極致的庚金煞光,竟然由亮及暗,和張奎渾身殺意混在一起,漸漸變得圓融內斂。

    見山不是山,擡眼仍是山。

    今日斬妖術方得圓滿。

    張奎開始緩緩運劍,過往廝殺經驗歷歷在目,動靜之間渾然天成,輕靈飄逸卻又重若千鈞。

    肥虎在一旁瞪大了眼睛,渾身汗毛倒豎,心中突然有種莫名的恐懼,嗖的一下跑回了屋子,不自然地嘀咕道:

    “這纔多長時間啊,道爺好像又有精進,真是嚇人…”

    院外,張奎最後緩緩一記直刺,“鏘”得一聲,反手回劍入鞘。

    “好!”

    屋頂上,曼珠迪雅雙腳垂下悠閒地擺來擺去,拿起酒壺仰天就是一口,隨後用袖子一抹嘴笑道:

    “道友天資,實屬罕見,僅此劍術就可天下稱雄。”

    張奎哈哈一笑,“廝殺護身的手段罷了,妖邪盈野,稱雄什麼的都是笑話,這兩日有何收穫?”

    曼珠迪雅微微搖頭,“朝廷欽天監外鬆內緊,到處追查妖星閣餘孽,這些傢伙都躲了起來,沒有一點線索。”

    張奎點頭,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總覺得,什麼神靈之類的都不靠譜,命運終究受人擺佈,到是求人不如求己。”

    曼珠迪雅嗤笑一聲:

    “千百年來,無數天驕也是你這麼想的,到頭來空留餘恨,只剩一把黃土。”

    張奎眉毛一挑,“那也算死的明白,反正老張我只願意靠自己。”

    說着,來到院牆邊,一把掀起了蓋在石棺上的篷布。

    曼珠迪雅一愣,

    “這麼晚了,你要去哪兒?”

    張奎嘿嘿一笑,

    “要想靠自己,就得學會抓住機會。”

    說着,跳進冥土石棺,黑煙泛起,緩緩沉入地下…

    曼珠迪雅微微搖頭,仰頭看着明月喝了口酒,喃喃自語道:

    “當你看到了真正的恐怖,不知道還會不會這樣想…”

    …………

    冥土石棺地下穿梭,速度驚人。

    這古器非常有趣,凡是土石之類,全部是一片黑色,而其他東西,則醒目異常。

    因此在張奎眼中,地下世界也格外豐富。

    粗大的樹根、生鏽的鐵器、動物死後骨骼…這些東西隨處可見,甚至還能看到未知年代古墓深埋地下,不過沒有任何價值罷了。

    而當靠近鎬京城後,在他眼中,是密密麻麻,如同汪洋一樣的白骨,層層疊疊,越往下越暗淡,已成化石。

    在這些白骨中,有些十幾米長,猙獰扭曲,一看就是妖類,而最多的,則是人骨。

    鎬京城大周時就爲都城,虞朝時爲無人廢墟,乾元帝又在此地建都,可以說每一層,都代表着一次慘烈的大戰。

    張奎停下沉默了許久,微微搖頭直奔城內而去。

    城中卻是另一番景象。

    有居民修建的古老逃生密道,承平已久不用,早已坍塌堵死。

    有商家建的藏糧庫,自以爲防護得當,卻不知下方已被老鼠打出了一個個洞窟。

    當然,那些達官貴人府邸,幾乎家家都有密道。

    有些早已棄用,或許連現在的主人都不知道。有些藏着銀子,有些竟然還關着人,只不過早已變成屍體。

    張奎眼中滿是冷意。

    大乾看似千年王朝,繁花似錦,但骨子裡早已腐爛不堪,若不是外有妖邪威脅,內有義士堅守,這天下恐怕早就換了主人。

    突然,他眼睛一亮。

    只見一條密道之中,一名面容方正的錦袍男子正在緩緩爬行,身體拉的老長,肌膚上還附着了鱗甲。

    妖星閣餘孽!

    想不到這兒還藏了一隻。

    張奎往地面一瞧,

    刑部!

    張奎闇然失笑,那刑部神探鄭全友帶着郭淮每天在城裡尋找,大概沒想到眼皮底下就藏着一隻吧。

    想到這裡,張奎深深一眼記住了此人相貌,今晚有事,明日再來料理。

    隨後也沒再晃盪,迅速往太玄湖而去。

    一到欽天監,那紛繁複雜的靈脈頓時出現在眼前,實際上整個京城一直到陰火窟方向地下都有,只不過這裡距離最近,能夠看清楚而已。

    來到蟲獸洞窟方向,從地下觀看,又是一番景象。

    只見那三個洞窟在五百米處穿過地下靈脈網絡,直接通往更深處。

    果然和地下的東西有關,洞幽術無法看到,應該是陣法干擾的原因。

    想到這裡,張奎操控石棺小心翼翼避過那些靈脈,如魚兒在縱橫交錯的光河間穿行。

    果然,剛過一半,就看到旁邊洞窟裡不少蟲獸爬行,甚至還有從未見過的種類。

    就在這時,終於穿透靈脈,張奎忽然毛骨悚然,往下一看,更是腦中一片空白。

    只見下方是連綿起伏,錯落有序的黑色山峰,那詭異的觸手,竟然如密林般覆蓋了一座座山。

    觸手密林中有不少蟲獸爬行穿梭,再仔細看,那一座座山峰,竟然全部是扭曲的人臉模樣。

    無邊的凶煞之氣撲面而來,張奎恍惚間,好像看到了大地傾陷、江河倒流、地火涌動…

    快離開!

    張奎腦中此時只有一個念頭,本能地操縱石棺飛速離開,一直跑出城外,來到了附近山頭浮出地面。

    他爬了出來,坐在石棺上直喘粗氣,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這是第一次,身體的本能恐懼,竟然壓過了理智,就算在青州面對將軍墓和石人冢時,都沒這種感覺。

    蟲獸洞窟、湖心島、封魔窟、城外陰火窟…一條條線在腦海中勾勒出來,張奎緩緩看向鎬京城。

    乾元帝…

    你這傢伙到底埋了什麼?

    …………

    回到山莊後,張奎又待了兩天才調理好情緒。

    他看的很開,無法理解的東西就沒必要多想,沿着自己的路堅定前行就是。

    不過蟲獸洞窟他是不打算去了,萬一壞了乾元帝的佈置,將下面那玩意兒放出來,恐怕就是毀天滅地的災難。

    沒心沒肺的肥虎自然不知自己主人經歷了什麼,一大早就嬉皮笑臉地跑來,“道爺,今天可是上元夜,興化坊那邊定是熱鬧的很,咱們好久沒去吃了。”

    “上元節…”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張奎先是一愣,隨即笑着抓了抓虎頭,“好說,不過先隨我去刑部一趟。”

    有了妖星閣餘孽線索,張奎本想叫上曼珠迪雅,但這小妞昨天就跑去了京城,至今未歸。

    張奎也不在意,騎着肥虎一邊喝酒,一邊晃晃蕩蕩來到了刑部門口。

    剛準備讓人通報,張奎卻眼神一凝停了下來,看向刑部對面小巷。

    只見一名乞丐兩眼失神躲在屋檐下瑟瑟發抖,雖蓬頭垢面,卻一眼看出是個熟人。

    青州荒廟見過的滇州書生,崔夜白…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