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一章 斬盡殺絕,猶有不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一百零一章 斬盡殺絕,猶有不甘字體大小: A+
     

    山洞內怪石嶙峋,漆黑陰暗,蜿蜒曲折仿若直通九幽。

    空氣中明顯帶着一絲腥臊,而千百年來蟲獸不斷進出,裸露的石塊早已磨得光滑,和黝黑的土壤呈現一種油膩感。

    幽閉的空間、猙獰的蟲獸…作爲訓練場所,欽天監黑衣玄衛們每次提起這個地方,總會狠狠啐口濃痰,咒罵不斷。

    而現在,原本蟲獸密佈的洞窟,卻早已空空蕩蕩,被濃郁翻滾的黑霧所籠罩。

    過了一會兒,洞穴深處再次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十幾頭蟲獸探頭探腦地鑽了出來,剛靠近黑霧,就被裡面伸出的藤蔓纏住拖了進去。

    “哈,這買賣合算!”

    黑霧空間中,看着不斷被拖進來攪碎的蟲獸,張奎心情愉快,甚至悠閒的拿出酒壺灌了幾口烈酒。

    “沒想到欽天監還有這好地方,若這蟲獸源源不絕,老張我在這兒堵上個幾年,出去後豈不立地成仙…”

    可惜,這些蟲獸雖然嗜血,但也本能的感覺到危險,出來的越來越少,好半天才攢夠兩個技能點。

    忽然,洞窟深處又是一道黑影伸出,轟擊在黑霧空間外壁。

    張奎如法炮製,再次斬掉一根粗大的詭異觸手,任藤蔓蠶食。

    他已經發現,斬掉這觸手沒有任何技能點,到是讓藤妖補充了不少生命力。

    顯然,這只是某個妖物的部分。

    “這下面到底是什麼鬼玩意兒…”

    看着那詭異觸手上一個個慘叫的人臉,張奎一陣惡寒,洞幽術大開,雙瞳微微發亮仔細探查。

    可惜,數百米之下,洞穴逐漸陡峭,似乎被什麼東西所阻擋,昏暗一片看不清楚。

    張奎臉上猶豫了一下,他雖膽大,卻也不是傻子,鎮國真人下去都沒出來,顯然危機重重,需要做好萬全準備。

    過了一會兒,洞窟深處再無一隻蟲獸爬出,張奎眼咕嚕一轉,收起“長生”,向洞口飛射而去…

    …………

    另一處洞窟深處。

    轟!

    突然伸出的觸手狠狠撞在一面凌空懸浮的青銅巨盾上面。

    這青銅巨盾古蹟斑斑,佈滿裂紋,上面還貼了十幾張符籙,被觸手一撞,頓時有幾張化爲飛灰。

    旁邊一名青袍老者看到後頓時心痛,也不管不斷涌出的蟲獸,連忙飛速後退,同時一臉懊悔,

    “老夫虧大了,這功績銀果然難掙…”

    退出洞口後,站在黑衣玄衛旁邊的尹太監立刻上前抱拳:“劉客卿,裡面情況如何?”

    老者微微搖頭,

    “還好尹統領提醒,老夫雖然不懼,但那妖物深藏於下方,還是請鎮國真人…”

    就在這時,張奎飛身落下。

    “那邊清理完了,我來看看這邊…”

    話還沒說完,就一頭鑽進洞窟,頓時黑霧瀰漫。

    老者一愣,“那位是?”

    尹太監對張奎信心十足,見此情況也放鬆下來,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劉客卿有所不知,那位便是張奎張道長,曾開光境連斬辟穀境老妖,而如今年僅二十五,就已經是辟穀境。”

    老者眼中生出一絲驚疑,隨即呵呵一笑,“老夫長期閉關,卻不知大乾出了如此英才。”

    說着,他微微搖頭。

    “可惜,看性格有些魯莽急躁,老夫見過的天才也算不少,但要想…”

    正說着,就見洞內黑霧突然散去,張奎飛身而出,“這邊沒了,我去另一個洞窟。”

    話沒說完,人影已消失不見。

    老者沉默,他已經感受到,原本妖獸氣息濃郁,蟲羣涌動的洞窟,如今早已空空如也。

    “這位張道友…真只有二十五?”

    “對,沒錯。”

    “嗯…卻是生的老相了些…”

    而在另一邊,一名大和尚同樣臉色木然地看着張奎將洞窟清理一空,

    “善哉,道友殺氣太重…”

    一般來說,修士也有自己的圈子,修行、訪友、論道、交易…彼此間知根知底,常是各路豪門座上客。

    而張奎一路廝殺成名,在京城唯一交流的就是華衍老道,爲人低調,行事卻肆無忌憚,難免口碑不太好。

    從他居住京郊數月,卻從無同道上門,就能看得出來人緣有多差。

    不過張奎也顧不上搭理這些同道在想什麼,來回在三個洞窟奔走,清理漸漸聚集的蟲獸。

    幾名客卿聞訊而來,看了一會兒就搖頭離去,有人驚異,有人冷笑。

    掙功績銀的路子不少,就算與豪門相交,也能獲得不少修煉物資,這種髒活,就留給這煞星吧。

    沒錯,張奎在他們眼中,已經從不知從哪兒蹦出來的天才,變成了煞星、

    殺坯…

    漸漸的,洞窟內只剩張奎一人,就連那些黑衣玄衛也都開始收隊。

    尹白一直立在原地,臉色從驚喜、愕然,漸漸變成了敬佩。

    終於,張奎停了下來,三個洞窟的蟲獸已被他殺的一乾二淨,就連那深處竄出的巨大觸手,再被斬了幾次後,也沒了動靜。

    “張道長…”

    尹太監臉色鄭重,深深彎腰拱手,

    “在下全家爲妖祟所害後,淨身入宮求生學藝,自入欽天監以來,唯有道長可稱英雄!”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尹兄說笑了…”

    看着一天下來,界面上積攢的三十二個技能點,張奎臉都笑開了花。

    “老張我,只是個俗人而已。”

    特孃的,從未如此寬裕過,

    竟不知道該怎麼花了…

    此時夜色已深,尹白給安排了房間,就在太玄湖畔一棟連排官舍中。

    張奎此時已達辟穀境,除去那些蘊含靈氣的寶藥,吃東西只是圖個嘴饞,因此謝絕了尹白的酒宴安排。

    今日大豐收,卻是到了思考下一步的時候。

    如今他法力深厚,暫時已經夠用,而且技能點珍貴,使用丹藥提升,即使慢點兒也更加合算。

    斬妖術雖然在青州升到六級後,攻擊力上就從沒拖過後腿,遇妖殺妖,遇鬼殺鬼,百無禁忌。

    但導引術的經驗卻告訴他,斬妖術滿級後就完全是另外一種境界,況且下一步修煉“劍術”後,就可將陸離劍化爲劍光藏於體內,甚至可以御劍飛行。

    到那時,才真是個逍遙。

    想到這兒,張奎不再猶豫,用掉二十四點,一股勁升到了九級,只等再攢兩個點後,斬妖術就能圓滿。

    …………

    次日,張奎一早就前往洞窟守候。

    果然一晚的時間,又從地窟深處躥出不少蟲獸,被他迅速清理乾淨,差一點就能湊夠兩個技能點。

    可惜,那些蟲獸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等到晚上也沒再出現,那些怪異的觸手同樣如此。

    尹白一臉喜色,“張道長,這件事算是徹底了了,我幫你申請了一千兩功績銀,還有妖星閣幾名半妖的懸賞共計兩千兩,這就陪您去領。”

    張奎臉色不好,“銀子不急,我再待兩天多殺兩頭。”

    尹白一臉敬佩,“道長做事,真是有始有終,放心,剩下的蟲獸,黑衣玄衛足以應付。”

    張奎:“莫要多言…”

    這次等的時間更長,蟲獸乾脆只是零星出現,足足等了兩天後才湊夠兩個點。

    領了功績銀後,尹白一直將他送到了欽天監門口,抱拳感激道:“這次,可是多虧了道長。”

    張奎心情不錯,哈哈一笑,“謝什麼,下次再有這種好事,記得一定通知我。”

    說完,轉身離去。

    看着張奎的背影,尹白一臉苦笑。

    這煞星殺的太狠,現在洞中蟲獸一個沒有,黑衣玄衛的正常訓練都無法保證,可別給斷了根纔好。

    而張奎,則急匆匆返回鐵血莊。

    這羊毛薅得太爽,實在不忍捨棄。

    他已下定決心,今夜就操控冥土石棺,去那洞窟深處一探,看到底有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