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八十六章 多方反應,意外叢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八十六章 多方反應,意外叢生字體大小: A+
     

    寅正,五更天。

    冬日破曉前,天色越發黑暗,

    雪下得更緊,冷意徹骨。

    大乾皇宮外側長長步道上,侍衛火把搖曳不定,宮中內侍腳步急促。

    宮外一間暖閣正堂內,沉默不語地坐着三人。

    漢子身着明光鎧,身材壯碩。

    中年人黑色官服,披着銀色狐裘。

    還有一老者錦服繡袍,面白無鬚。

    京城巡衛統領伍勝、刑部尚書邱世賢、欽天監監正汪公公。

    能讓這三人連夜等在宮外,無疑出了不小的事。

    不一會兒,一名老太監滿身寒意走進堂內,拍了拍肩上的雪。

    三人連忙站起,

    “秦公公,陛下怎麼說?”

    老太監淡然一笑,

    “陛下服了丹藥已經入定,讓刑部和欽天監共同調查,妥善處理。”

    三人面面相覷,刑部尚書邱世賢眉頭一皺拱手道,“秦公公,事關重大,還望透漏一二。”

    老太監搖了搖頭,

    “咱家怎麼敢猜測聖意,不過京中大疫剛過,馬上就是陛下六十壽誕,諸位還是不要讓陛下勞神爲好。”

    說罷,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京城巡衛統領伍勝鬆了口氣,呵呵一笑,“二位大人,陛下既然讓你們處理,在下公務繁忙,就先告辭了。”

    看着伍勝腳底抹油匆匆離去,剩下二人臉色一黑。

    汪公公眼皮微擡,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邱大人,您怎麼看?”

    邱世賢面色陰沉,

    “擺明了栽贓嫁禍,不過血狼軍鎮守邊疆,與鬼戎國時有交戰,合陽將軍獨子慘死,必不會善罷甘休。”

    汪公公微微點頭,

    “若是平日也罷了,但如今各路妖邪異動,京中大疫黑手還未找到,卻是不宜多生事端。”

    說着,他面露苦澀,

    “不過邱大人也知道,咱家雖說是個監正,但上頭有鎮國真人,有國師,卻只是個跑腿打雜的,夏侯霸將軍成爲鎮國真人是板上釘釘的事,須得給個交代才行…”

    邱世賢頓時心有所悟,沉聲說道:“需要有個兇手,但絕不能是鬼戎國…”

    與此同時,鬼戎國使館外。

    一排軍士橫列道中,持戈戒備。

    鬼戎國使館門外臺階上,坐着一名身高兩米五的蠻人漢子,壯碩如熊羆,面部青色猙獰獸紋,低頭輕撫着手中巨大彎刀。

    而在軍士隔開的另一邊,筆直站着五名男子,面色如堅冰,渾身透着血腥煞氣。

    領頭的,赫然是護衛夏侯頡的那名獨眼男子,他死死盯着那名蠻人漢子,聲音冰冷如鐵,“天亮前,攻破驛館!”

    “大膽!”

    京城巡衛統領伍勝策馬而來,半途飛身而起轟然落地,眼中露出一股煞氣,“京中擅動刀兵,你們血狼軍要造反嗎!”

    獨眼漢子眼角一抽,沉默不語。

    伍勝臉色稍微緩和一些,“陛下已着刑部和欽天監調查,必能找到兇手,你今夜若動手,就是死局。”

    很快,刑部大隊人馬匆忙趕到,分別對兩邊開始盤問,同時集中彙總,送到了刑部尚書邱世賢手中。

    “使館衆人自稱近日未出門半步,專心等待陛下召見…”

    “夏侯頡是半夜用密道偷偷離開,發現時已經死亡…”

    “雙方之前沒有碰過面。”

    “夏侯頡最近與一叫張奎的道士結怨,曾命護衛統領唐恕去暗殺,但被拒絕…”

    “嗯?!”

    邱世賢手指點了點桌子,“夏侯頡死於異術,這個道士嫌疑最大。”

    他心裡已經有了計較,沉聲道:

    “來人…”

    “等等!”

    旁邊的汪太監突然想起什麼,連忙阻攔問道:“那道士叫張奎…可是住在京郊鐵血莊?”

    “嗯,口供上是這樣說的。”

    “事情麻煩了…”

    汪太監頓時苦笑道:“那張奎曾在青州開光連斬數名辟穀境老妖,蠱瘟解藥也和他有關,玉華真人很是器重,還是要小心行事爲好。”

    嘶…

    邱世賢抽了口冷氣,大感頭痛。

    一面是鬼戎國的糾紛,一面事關兩名鎮國真人,無論怎麼處理都會有麻煩。

    邱世賢搖了搖頭,“看來如今之計,只能儘快找到真兇,來人,去牢裡把鄭全友找來。”

    “鄭全友…”

    汪太監眼神微動,“可是號稱刑部神捕的那個,我聽聞夏侯頡被逼離京就因爲他,不妥吧?”

    邱世賢苦笑了一聲,

    “他那人眼中只有案子,別的什麼都不在意,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

    天剛微亮,一隊人策馬從南城門而出,直奔京郊而去。

    領頭的,是一名死魚眼中年人,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好像從來不會眨眼。

    這人正是刑部神捕鄭全友,數月前調查一滅門慘案,逼的夏侯頡遠走邊疆,自己也被下放當了牢頭。

    行至鐵血莊外時,鄭全友忽然眉頭一皺,“停!”

    說完,從馬上一躍而下,彎腰在雪地上摸了摸,又看了看四周。

    “此地昨晚被襲,快!”

    一羣人策馬疾奔,趕到莊園外時,鄭全友忽然起身,躍過門牆,當即瞳孔一縮。

    院子正中,赫然放着一具巨大的黑犬,屍首已經分離。

    張奎端着一大碗黍米飯正蹲在臺階上,漫不經心地大口吃着。

    “刑部、欽天監…你們來做甚?”

    鄭全友看了看院內的黑犬屍首,又看了看張奎,面無表情拱手道:

    “張道長,昨晚城中發生了件案子…”

    “那孫子死了?”

    張奎聽完後先是一愣,隨後搖頭失笑,“昨晚弄個妖物來殺我,正準備進城割了他的鳥頭,沒想到先走一步,真是個衰鬼!”

    鄭全友眉頭一皺,

    “張道長,此事重大,莫開玩笑。”

    “呵呵…”

    張奎淡然一笑,低頭將飯扒拉乾淨,對着問聲出來的劉貓兒笑道:

    “劉老頭,那孫子已經死了,把夥計都召回來吧,繼續釀酒。”

    “死了?”

    劉貓兒嘖嘖搖頭,似乎有些遺憾。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鄭全友在旁邊看得頭皮發麻。

    這兇惡的道士真的準備去殺夏侯頡,看模樣已經安排了後路。

    那夏侯頡雖然是個混蛋,但他父親可是血狼軍統領,鎮國真人的級別。

    這人是瘋子嗎?

    如果要他知道張奎已經坑死了一個鎮國真人,甚至連帶坑了“石人冢”和“將軍墓”的話,估計就不會奇怪,只會感嘆一聲:

    “匹夫無礙,橫行天下!”

    就在這時,山莊外再次響起馬蹄聲,五道影子從院外飛射而入,轟然落地,如標槍般站立,氣勢凌冽。

    “兵家修士?”

    張奎眉頭微皺,這幾人和赫連家族一樣,都是走着搏殺煉體的兵家法門,看樣子應該是夏侯家的人。

    “唐恕!”

    鄭全友眼角一抽,“你跟來幹什麼?”

    щщщ◆тt kan◆c o

    獨眼男人面色不變,“你與少爺有仇,我不信任,必須跟着。”

    “哈哈哈…”

    張奎樂了,哈哈一笑,“禽獸心性,仇家遍地,看來命中當有此劫,可惜沒應在張某身上。”

    “你說什麼!”

    那五人頓時大怒,猛然轉身,身上氣勢練成一片,空氣中似乎有血腥味傳來。

    張奎緩緩起身,圓眼一瞪,

    “一起來吧!”

    他從昨天就憋了一肚子火,這些權貴家族高高在上,漠視凡人性命,簡直跟披着人皮的妖邪無異。

    就在這時,門外馬蹄聲再次響起,緊接着一人撞開大門跌跌撞撞衝了進來。

    “郭淮?”

    張奎眉頭一皺,卻正是那原先青州平康縣捕頭,後來進入刑部的郭淮。

    郭淮臉色鐵青,眼神驚恐,

    “張道長…救…”

    話還沒說完,就噗的一聲噴出血霧,一下子跪在地上,嘴裡密密麻麻爬出無數黑色怪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
    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