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八十五章 黑犬巡夜,雪中命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八十五章 黑犬巡夜,雪中命案字體大小: A+
     

    天地無光,鬼哭聲聲…

    這些穿着古老衣物的陰靈越聚越多,忽閃忽現,臉色木然地向山莊圍去。

    呼嘯陰風中,隱約傳來聲音,

    “阿歡,天黑了,早點休息…”

    “爹,起來喝點藥…”

    “阿孃,外面什麼聲音,媛兒怕…”

    而隨着這些聲音,這些陰靈空洞的眼睛及嘴巴中,如血一般流出黑色汁液,木然的面孔漸漸變得猙獰。

    “吼!”

    忽然一聲虎嘯響起,聲震四野。

    緊接着,一龐然大物從山莊圍牆中猛然躍出,瞳孔中藍焰熊熊燃燒,踩着雪地發出陣陣低吼。

    吱呀~

    山莊木門緩緩打開,張奎身背陸離劍漫步而出,擡頭看了看夜空飛雪。

    “本以爲京城龍盤虎踞,高人輩出,但看來張某還是天真了,這天下,哪還有什麼安穩的地方…”

    咣—咣—咣!

    三聲鑼響,老更夫緩緩從黑暗中現身,彎腰咳嗽了幾聲,嘆了口氣,

    “年輕人,你說的沒錯,這世道活着真累,有人要取你性命,早點上路吧。”

    張奎眼睛微眯,

    “你非鬼非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老頭微微搖頭嘆道:

    “世間秘密無數,知道那麼多沒用。”

    說着,擡起破鑼咣咣咣又是三下,

    “三更已到,幽冥現世!”

    話語剛落,地下猛然涌起陣陣黑霧,無數戾鬼冤魂掙扎着向外爬,彷彿打通了地府幽冥。

    張奎雙眼猛然一瞪,煞氣四溢,

    “哼,裝神弄鬼,古器而已!”

    說着,身後更加濃郁的黑霧猛然散開,黑麪白幡的華蓋照在頭頂,妖魅的藤妖雙手舉傘,赤足飄在空中。

    兩股黑霧猛然碰撞在一起,發出嗤嗤的聲音,綠色藤蔓如同萬蛇起舞,將鬼物不斷拖入黑霧中…

    老更夫吃了一驚,喃喃道:

    “這種古器,卻是小瞧了這小子,咦…”

    緊接着他眉頭一皺,竟發覺剛剛立在那裡的張奎不見了蹤影。

    突然,老更夫瞳孔收縮,身形化爲一股黑煙猛然後退。

    鏘!

    劍如龍吟,一道金光斜斬而出。

    周圍鬼物煙消雲散,就連那道黑煙也發出了一聲慘叫。

    隱身術失效,張奎身形緩緩顯露,輕撫陸離,陣陣劍鳴,森然一笑,

    “老東西,腿腳到是利落。”

    黑煙散去,老更夫顯出身形,胸口長長一道傷口,翻着如死屍般腐白爛肉,臉色猙獰。

    “好好,這趟沒白來…”

    說着,一下趴在地上,身形急速膨脹,黑色毛髮簌簌而生,雙手變成利爪,頭骨向前伸出露出滿嘴獠牙,竟變成了一隻三米多高的巨大黑犬。

    更詭異的是,這黑犬身上竟然出現了一張張獠牙利嘴,不斷開合,滴着腥臭的粘液。

    黑犬一聲低吼,伴着腥風襲來。

    張奎哈哈一笑,

    “原來是條巡夜的老狗!”

    說罷,劍光一閃,瞬間撲上。

    鐺!

    氣浪四散,風雪起卷。

    張奎握着陸離劍,盯着近在咫尺的猛獸,目露煞氣。

    黑犬雙眼燃着血光,獠牙被陸離劍庚金煞氣所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崩碎,但依然死死咬着。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忽然,黑犬身上那些利嘴猛然張開,一道道黑影朝着張奎激射而出。

    “氣禁!”

    張奎左手前伸,禁住了那些黑影,卻原是一條條前端生有倒刺的舌頭。

    這黑犬是辟穀境妖物,妖氣渾厚洶涌,僅僅禁住這些舌頭,張奎法力就開始迅速減少。

    但首先吃不住的卻是黑犬,滿口獠牙已經碎裂,嘴巴被陸離劍庚金煞氣拉出碩長的血口。

    “嗷嗚…”

    黑犬慘叫一聲,猛然鬆口後退。

    張奎得勢不饒,雙腳用力,地面轟然炸裂,身形隨着劍光飛射而出。

    “死球!”

    黑犬一退再退,同時身上那一條條舌頭如利劍般刺向張奎。

    唰唰唰…

    張奎停下身形,手腕翻轉,金光四射,頓時將黑影斬斷,地上一條條斷掉的長舌如活魚般蹦跳。

    黑犬慘叫連連,渾身黑煙滾滾,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張奎冷哼一聲,正欲繼續上前,黑犬卻抖了抖身子,全身巨口開始淒厲吼叫。

    “汪…汪汪!”

    這不知是什麼妖術,張奎頓時太陽穴蹦蹦直跳,兩眼充血,頭痛欲裂,連忙運轉金光術護身。

    頭痛瞬間消失,但周身金光卻明暗不定,眼看就要撐不住,而空中黑犬已如烏雲般轟然落下。

    “定!定!定!定!”

    連續四個定身術,終於犬妖渾身僵直。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張奎已大手前抓,同時劍光一閃。

    轟!

    黑犬巨大屍身轟然落地,激起滿天雪渣。

    張奎左手提着巨大犬頭,右手陸離劍低垂,腥臭黑血嘀嗒而落。

    犬頭嘴巴一張一合,

    “開光斬辟穀,老朽…”

    “忒多廢話!”

    張奎冷哼一聲,左手金光四射,庚金煞氣頓時將老妖神魂徹底滅殺。

    隨手將狗頭一扔,張奎轉身看向山莊那邊。

    沒了主人,那羣鬼黑煙頓時收縮,一面破舊銅鑼啪塔一下落在雪地中。

    張奎微微點頭。

    這銅鑼古器,應該是有收攏控制鬼物的能力,加上黑血陶盆,還可以去欽天監將那口棺材換出來。

    加上斬掉犬妖的七個點,今晚也算有所收穫。

    那夏侯頡是個睚眥小人,他早就遣散莊內夥計防備,專門等待。本以爲會來軍中高手襲擊,沒想到卻是妖邪。

    這京城權貴果然烏煙瘴氣!

    張奎上前收起銅鑼,“長生”也散去黑霧,飛入隨身空間。

    肥虎屁顛屁顛跑了過來,

    “道爺威武,俺肥虎守門,一個小鬼也沒放進去。”

    張奎微微一笑,摸了摸虎頭,大踏步走入莊園。

    劉貓兒師徒躲在室內,只聽得外面鬼哭狼嚎,陰風陣陣,暗自擔憂,見張奎平安回來,頓時大喜。

    “奎爺,你沒事吧。”

    “一條老狗而已…”

    張奎哈哈一笑,轉頭看向冬兒,“丫頭,你不是想修道麼,我修書一封,你去青州天水宮找顧紫青真人,她…嗯,應該會賣老張的面子。”

    少女頓時喜笑顏開。

    “多謝奎爺!”

    旁邊的肥虎一聽,則連忙對她擠眉弄眼,少女頓時領會,一人一虎跑向後院,那裡巽風雕已經長成了兩米高,正在呼呼大睡。

    兩人的小動作張奎當然知道,不過也樂得冬兒有個護身的妖獸。

    少女出門後,劉貓兒的臉色則迅速變得嚴肅,“奎爺,事情很麻煩?”

    張奎微微搖頭,“沒想到對方竟然敢派辟穀境老妖襲擊,我總有種感覺,這京城的水,怕是渾的厲害。”

    “老頭,我青州有一劍修好友…”

    “奎爺。”

    劉老頭哈哈一笑搖頭道:

    “冬兒有了門派照顧,老貓我心事俱了,偏偏想留下瞧個熱鬧。”

    “行,隨你吧。”

    張奎微微搖頭,看向京城方向。

    ……

    一間密室中,白燭燃着幽幽綠火。

    啪!

    犬型陶雕突然碎裂。

    “咦…”

    一個渾厚的男聲響起,“老黑狗竟然死了,那道士確實有一手。”

    他手旁生着雙角的嬰兒頭骨瞳孔綠火閃爍不定,“主人,是否再派人去?”

    男子看了看桌上,除了碎裂的犬型雕塑,還有一排各色動物雕塑。

    “算了,現在不宜暴露,免得引起欽天監注意。”

    “那夏侯頡那邊…”

    “他?”

    男子微微一笑,“跟死人沒必要交待,他到時候還債了…”

    ……

    長夜漆黑,京城寂靜一片。

    風雪中,一隊士兵打着燈籠列隊而過,旁邊暗巷中緩緩出現一個身影,正是陰着臉的夏侯頡。

    他左右看了看,一臉不奈,

    “瑪德,平日裡頂多要個情報,今日要我到這個鬼地方幹什麼?”

    他沒有發現的是,身後牆壁黑影中,無聲無息伸出一隻女人的手。

    那手纖細潔白,指甲猩紅,更駭人的,是手中捏着一隻晶瑩如玉,冒着寒氣不斷扭動的蜈蚣。

    吱!

    蜈蚣飛射而出,一下咬在夏侯頡後頸,順着皮膚鑽了進去。

    “啊!”

    夏侯頡慘叫一聲,瘋狂向外跑去,但沒跑兩步就撲倒在地,臉色鐵青,全身凝結出了一層冰霜。

    沒過一會,巡邏的士兵再次返回,看到後頓時大驚。

    “快,鬼戎國驛館外出了人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