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十五章 莊園小趣,風雪訪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十五章 莊園小趣,風雪訪道字體大小: A+
     

    你聽過下雪的聲音麼?

    萬籟俱靜,只有雪花飛落窗臺上,沙沙沙…若有若無之間,更顯空靈。

    “嗯…嗯…”

    張奎大大伸了個懶腰,舒服地打着哈欠,腳掌繃直,拇指翹來翹去。

    修行之後,入定就能恢復精神。

    青州半年,妖祟環伺,況且大部分時間露宿野外,都需保持警惕。

    這一覺不管不顧,睡的格外沉,醒後只覺神魂通透,陰鬱一掃而空。

    白紙糊的窗楞一片透亮,地上滾了幾個空罈子,桌上還有冷卻的剩菜。

    昨日到來,劉貓兒大喜,兩人深夜喝酒,直到老頭醉撲在地才罷。

    張奎起身,發現自己那道袍已經酸臭不可聞,索性拉過牀單圍在腰間,裸身赤腳拉開了門。

    一股寒風迎面而來,小院內積了厚厚白雪,天地間一片蒼茫安寧。

    “好雪,好時節!”

    張奎只覺心情暢快,隨手拎起一個黑壇,咚咚咚將剩下半壇“英雄血”大口喝完後,蹭地一下跳到院中。

    天寒地凍,雪落紛飛,張奎赤身光腳絲毫不覺冷,怪獸般恐怖的肌肉鼓脹,緩緩練起了拳。

    招式柔緩,剛柔並濟,太極拳。

    張奎前世學過,練得很差,但如今不用真氣,不拘招式,反而更顯混元之意,雪花飛卷,逐漸忘我…

    “啊!”

    一聲少女輕呼將他驚醒。

    卻是李冬兒左手抱着衣服,右手捂臉,透過指縫露出眼睛。

    “奎爺,你怎麼光着身子?”

    張奎哈哈一笑,“這不圍着牀單麼,你這丫頭功夫沒長進,卻是懂得害羞了,以前還…”

    “別說了!”

    李冬兒紅着臉一聲大喊,將手中衣物狠命拋來,“這是給你做的衣服,一會兒有人給你送熱水!”

    說完,轉身跑出了小院。

    張奎一把抓住衣服,微笑搖頭,“丫頭長大了,該尋婆家了…”

    沒一會兒,兩名酒莊的漢子各挑兩桶熱水進了小院,還有一名壯碩的婦人拿着刷子跟來,盯着他的身子兩眼冒光。

    張奎一陣惡寒,

    “別、別,我自個兒來。”

    洗漱一番後,換上嶄新道袍,渾身清爽出了小院。

    “鐵血莊”面積不小,劉貓兒來信說這兒曾是吳思遠家族產業,經營不善荒廢后便宜賣給了他們。

    此時已入冬,京城烈酒需求大增,不時有漢子滿頭大汗跑來跑去,酒坊那邊煙氣騰騰,空氣中都瀰漫着一股酒香。

    就在這時,只聽得大院外一陣喧譁,隨後轟得一聲,一頭壯碩公牛撞碎木門衝了進來,身後跟着兩名漢子。

    啪!

    張奎一把抓住牛角,公牛頓時哞哞慘叫,掙脫不得。

    “怎麼回事…”

    張奎問道,“這麼好的耕牛爲何要殺?”

    漢子們早知道莊園這位實際上的主子,連忙點頭,苦笑道:

    “奎爺,我們也不想,可您那老虎太能吃,莊子裡肉都吃光了還喊餓。”

    “這個癡貨!”

    張奎頓時臉一黑,大步向後院走去。

    劉貓兒知道肥虎是妖怪後,自然不敢怠慢,專門給留了個院子,住的和人一般。

    張奎推開院門,正好看到肥虎大大咧咧躺在院內石牀上。

    院子裡放着口大鍋,裡面湯白肉爛,兩名漢子戰戰兢兢用鋼叉挑出肉塊喂,肥虎則眯着眼睛一臉享受大快朵頤。

    李冬兒也在,懷裡抱着只半大小鷹,滿眼放光,“奎爺,您這坐騎太威猛了!”

    此情此景,張奎氣不打一處來,一聲怒喝,“憨貨,到是會享受!”

    肥虎嚇得渾身一哆嗦,連忙爬起,沒皮沒臉湊了過來,“道爺,您醒了,這裡伙食當真不錯…啊…”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嘭!

    卻是被張奎一巴掌拍在雪地裡。

    看到肥虎委屈的樣子,李冬兒心疼道:“奎爺,你就讓肥虎吃吧,咱們莊子又不差錢。”

    張奎冷哼一聲,

    “你懂什麼,這些東西對他可有可無,只是嘴饞罷了,若敞開肚皮,二十頭牛也不夠一頓吃。”

    肥虎這廝在石人冢塞了一肚子“石芝”,至今膘肥體圓還沒煉化,卻越發嘴饞。

    肥虎嘿嘿一笑,“待俺把鍋裡的吃完,莫浪費,莫浪費…”

    說着,起身把頭埋進了鍋裡。

    Wωω★ тт κan★ ¢ 〇

    張奎搖頭,瞅着冬兒懷中渾身絨毛,拱來拱去的小鷹,眉頭一皺,“這就是那巽風雕,吹的挺玄,也不怎麼樣麼。”

    冬兒連忙辯解,“這纔剛出生呢,需養個十幾年才能生裂虎豹。”

    “誰要生裂俺?”

    正在吃肉的肥虎傻乎乎扭頭。

    “沒事,吃你的!”

    張奎訓了一聲,轉頭笑道:

    “終究是個凡物,養着玩吧,話說你和那淫賤公子怎麼樣了?”

    李冬兒沉默一下,眼眶開始發紅,撅着嘴說道:“人家喜歡的是名門閨秀,瞧不上我這野丫頭。”

    “哭什麼!”

    張奎圓眼一瞪,“改日幫你找個好婆家,今日瞧你不上,以後讓他高攀不起…”

    正勸着,一名漢子匆匆跑來,

    “奎爺,劉爺到處找您呢。”

    “哦,在哪兒?”

    “在庫房…”

    張奎跟着離開後,肥虎眼中精光一閃,做賊似地湊了過來,對着冬兒擠眉弄眼,“小丫頭,想不想讓你這小鳥長的快點,早點生裂俺?”

    冬兒嚇了一跳,尷尬笑道:

    “虎爺真會開玩笑…”

    “沒開玩笑。”

    肥虎眨了眨眼,“咱們打個商量,你偷偷帶俺去吃美味,俺讓你這小鳥一夜長大,說不定還能化妖…”

    “真的?”

    冬兒眼睛一亮。

    “那還有假?”

    肥虎嘿嘿一笑,嗝兒,又吐出半塊兒“石芝”,頓時滿院藥香…

    ……

    卻說張奎跟着漢子來到庫房,已經略顯發福的劉老頭立刻讓旁人散去,帶着他來到一間密室。

    密室內藥香濃郁,劉老頭打開一個個木盒,頓時出現了拇指粗的老參、猩紅的雪蓮…

    “奎爺,看看這些品相如何?”

    劉貓兒一臉得意,“京城煉丹風氣濃厚,要不是老頭我有些手段,根本湊不齊你給的方子。”

    張奎仔細察看一番點頭道:

    “到是夠開一爐《黃玉丹》,只是這人蔘差點,需要血玉參才行。”

    “哦…”

    劉老頭皺眉,搖了搖頭,“那種東西我沒聽過,怕是稀罕珍貴之物,有些東西生於荒山大澤,一出現就被搶走,尋常人根本見不到。”

    “沒事…”

    張奎想了想,“丹爐可能也要重新鍛造,這樣,我先去拜訪一位前輩。”

    他說的自然是華衍老道。

    華衍老道人稱玉華真人,外丹派大佬,對藥材丹爐市場肯定門清。

    想到這裡,張奎不再猶豫,問清玉華觀的位置後,立刻讓人裝了一車“英雄血”,迎着風雪離開了山莊。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前腳剛走,肥虎就偷偷摸摸載着李冬兒往京城而去…

    “丫頭,你說的法子真能行?”

    “放心,京城匯通四海,三教九流無所不包,我們可扮作那馭獸門人,定可矇混過關。”

    “好、好,做妖茹毛嗜血,餐風飲露,跟了奎爺,俺肥虎方知人間樂趣,今日定要吃個爽快!”

    “嗷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