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十一章 河底蹊蹺,惡道臨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十一章 河底蹊蹺,惡道臨城字體大小: A+
     

    發光的河面,磕頭的老婦…

    漆黑雪夜中,透着一股子怪異。

    惡鬼麼?

    不,應該是某種即將消逝的靈,看着噁心,實際上在人前顯身都做不到。

    至少旁邊老船工不停探頭探腦,只看得到湖面微光,根本察覺不到那詭異老婦。

    “真…真人,可是寶貝?”

    老船工舔了舔嘴脣,眼睛發亮。

    張奎好笑,“你就沒想過是邪祟麼?”

    “真人有所不知…”

    老船工搓着手抽了抽鼻子,“咱們此時還沒出萊州,這附近山上有座崇明寺,廟中弘遠主持法力高深,幾十年來護佑一方,從未有邪祟作亂。”

    “原來如此…”

    張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此時那詭異的小船和老婦,就如同信號中斷一般閃爍不定,很快徹底消失。

    而那藍光也在漸漸變淡。

    “沒,沒了!”

    老船工撓了撓頭,“老朽在這運河上討生活,倒也見過不少蹊蹺,常聽人說河底有寶,今日看來所傳不假。”

    張奎眼睛微眯,“等着,我下去看看。”

    說完,噗通一聲躍入河中。

    老船工嚇了一跳,這寒冬之月下水不得凍死,不轉念一想這道長是位有道的異人,連忙讓人停船等待。

    張奎落入水中,當即使出禁水術向河底潛去。他到沒想着尋寶,而是懷疑有邪祟作亂。

    河中漆黑一片,不過打開洞幽術卻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這運河自大周時便有,年代久遠,差不多有兩百多米深。

    河底碎石枯枝密佈,或被淤泥掩埋,或裹滿水藻,還有不少沉底取暖的魚羣。

    乍一看,哪有什麼寶物?

    不過張奎卻明銳察覺到,一塊房間大小,長滿水草的巨石,隱隱散發着陰氣。

    落底後觀察,卻原來是一隻大蚌。

    難道是妖類?

    但爲何沒有妖氣?

    張奎來了興趣,上前一步,雙手插在縫隙中,牙關一咬,掰了起來。

    他《導引術》已升到七級,再加上學了《大力術》,一身蠻力不遜妖魔,巨蚌頓時嘎吱吱被掰開。

    然而開啓後,張奎確是一愣。

    只見那巨蚌內竟躺着具女屍,穿着尋常農家衣裳,膚若凝脂,容貌清麗溫婉。

    如果不是額頭插着根降魔杵,且一身死氣,幾乎讓人以爲還活着。

    而那藍光,正是從女子喉間發出,斑斕絢麗,將周圍河水都映的幽藍一片。

    這不是人屍,而是妖屍!

    張奎眉頭微皺,覺得有些蹊蹺。

    這…應該是蚌女吧…

    是誰殺了她?

    Wωω▲ttκǎ n▲¢O

    那河上老婦之靈又是怎麼回事?

    張奎上前一步,一把拔出了蚌女頭頂降魔杵,頓時一股怨氣沖天而起。

    只見那蚌女屍體忽然睜開死白的眼睛,口中開始長出猙獰獠牙,渾身急速抽動。

    妖物屍變?

    張奎面色微變,大手庚金煞氣纏繞,一把上去捏碎了其腦袋。

    一枚發着藍光,乒乓球大小的珍珠緩緩漂浮起來,而這蚌女的屍體,也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白腐爛。

    張奎一把抄起珍珠,只見此珠清氣盎然,靈光氤氳,似乎周圍水質都變的乾淨許多,端的是顆好寶珠。

    那妖屍不腐,估計也和此珠有關。

    只是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奎一頭霧水,將寶珠放入隨身空間,正欲離開,想了想,又將那銅質降魔杵一同收起。

    水面上,老船工正在船頭張望,只見嘭的一聲,張奎躍水而出,渾身水汽繚繞,落在甲板上時已經乾透。

    “真人,下面…”

    “沒發現什麼,開船吧。”

    張奎不欲多說,轉身走入船艙。

    老船工縮了縮頭,連忙讓人開船。

    回到船艙後,肥虎依然打着呼嚕睡得死沉,張奎搖頭,也在小榻上躺下,閉眼入定。

    方纔之事多有蹊蹺,不過他卻懶得細想,徒增煩惱。

    船行一夜,天亮時雪也停了下來。

    只見前方岸邊出現一座城市,靠着渡口依山而建,各色商鋪民居櫛比鱗次,積雪層層疊疊,在冬日陽光下如同披了層金鱗。

    此時河岸上已多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船隻,或靠岸,或起帆,異常繁忙。

    張奎走出船艙展了個腰,

    “老丈,前方是何城?”

    老船工在旁回道:“真人,前方便是萊州最繁華的昌運城,中原運往京城的貨物多在此地集散,是附近幾州靠前的大城。”

    “哦…”

    張奎來了興趣,“可有何地道美味?”

    這是他前世的毛病,每到一處,不問景緻,不理人文,首先關注有什麼好吃的。

    老船工彎腰笑道:“那可就多了,栗子糕、老廟茶、糜子炸糕…現在這冷天,最不能錯過的,便是那鹿肉湯。”

    張奎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你這老頭,說的到誘人,快點兒靠岸,怎麼都得去嚐嚐。”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好勒…”

    老船工點頭,連忙命人靠岸。

    張奎正欲離開,肥虎卻打着哈欠爬了出來,“道爺,咱們到了嗎?”

    老船工頓時嚇了一跳,

    “會說話,妖…妖…”

    張奎一拍腦袋,怎麼把這癡貨忘了。

    “莫害怕!”

    張奎對着船上衆人說道:“在下作爲道士,隨身帶只妖虎也是很正常的事…”

    衆人臉色慘白,

    這一點兒也不正常好不好。

    不過見肥虎探頭探腦,哈欠連天,一點兒也沒傷人的意思,也就稍微放心下來。

    張奎卻有些難辦,留下肥虎若被人發現,難免引起混亂,帶上岸又怕引起恐慌。

    該怎麼辦?

    算了,張奎搖頭,還是帶上吧。

    之後還要去更繁華的京城,總不可能一直避着人羣。

    想到這,張奎領着肥虎下了船。

    碼頭此時已經很熱鬧,有卸貨的工人,有叫賣的小販,還有巡邏的城衛。

    當他們看到一高大凶惡的道士下船,身後還跟着頭異常威猛的斑斕大蟲後,整個碼頭頓時寂靜一片。

    張奎無奈,拱手高聲說道:

    “諸位百姓莫怕,這是在下的坐騎,只是普通老虎罷了,不會傷人。”

    肥虎看到這麼多人盯着自己,也贊同地點了點頭,“沒錯,自從跟了道爺,俺一個人都沒吃過!”

    一個女人捂着臉尖叫起來,

    “啊——妖怪!”

    轟,碼頭頓時大亂,百姓商販紛紛逃命,人仰馬翻,籮筐貨物菜葉滿天飛。

    “叫你特孃的多嘴!”

    張奎大怒,一拳將肥虎捶趴在地。

    肥虎腦袋將地面青石板砸裂,擡頭一臉委屈,“道爺,俺也沒幹啥呀。”

    “你…你個白癡!”

    張奎氣的夠嗆。

    肥虎連忙搖頭反駁,

    “道爺,都說了,俺精明的很。”

    “還敢犟嘴!”

    張奎說着就擼起了袖子。

    就在這時,遠處響起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黑壓壓的城衛軍和欽天監人馬圍了上來,一排排符文弩瞄準了他和肥虎。

    一名身材高挑,帶着欽天監黑色小帽的女子上前一步,面容嬌媚異常,表情卻嚴肅冷酷。

    “何方妖人,竟敢縱妖入城?”

    肥虎舔了舔嘴巴,興奮地低吼一聲,“道爺,咱要打架嗎,這些我可打得過。”

    “打個屁啊!”

    張奎又是一拳頭,隨後拋出一物。

    那女子接過一看,臉色頓時大變,“昌運城欽天監,拜見鎮國真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