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六十八章 兇焰滔滔,天翻地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六十八章 兇焰滔滔,天翻地覆字體大小: A+
     

    “將軍墓…”

    張奎臉色陰沉,目露煞氣。

    此情此景,與當日何等相似。那些憨直的面孔又浮上心頭,只不過故人已成枯骨。

    天地昏沉,鬼氣瀰漫,那淒厲蒼涼的戰歌,彷彿在傾訴亙古的怨恨。

    那龐大陰軍正中,一尊黑煙籠罩的陰影顯得異常高大,似有數十米高。

    即使打開洞幽術,也只隱約能看到黑煙之下古怪的羽袍、血色瀰漫的眼睛,如千載寒冰般冷漠。

    旁邊少女明顯有些害怕,渾身發抖,儘量收斂氣息。

    不過將軍墓的目標顯然不是他們。

    一隻烏青腐爛,帶着猩紅指甲大手陡然出現,迎風長到上百米長,帶着滾滾黑煙向天機子所在山頭抓去。

    即使身隔數裡之遙,張奎也能感覺到天機子的氣息瘋狂逃竄,卻不知什麼原因被困住,只能在山頭打轉。

    “神異珠給你,放我一馬!”

    天機子驚恐地吼聲響徹四野,同時山頭之上雷光旋轉涌動。

    但那高大黑影好似沒有聽到一半,腐爛大手毫不減速,呼嘯落下。

    轟!

    頃刻間,雷光湮滅,整座山頭在轟鳴聲中山崩塌,沉土飛揚,天機子的氣息也徹底消失…

    張奎頭皮發麻,心中無比沉重。

    天機子再怎麼說都是個鎮國真人,卻如蒼蠅一般被拍死,這手段已近似神魔。

    左參軍…

    從這頭銜來看,將軍墓中肯定還有更古老恐怖的存在。

    怪不得華衍老道說人族艱難,“三山四洞五水府”都有顛亂人間,傾覆天下的能力。

    那大手伴着黑煙緩緩收回,在空中越變越小,明顯抓着什麼東西。

    鋪天蓋地的陰兵也似乎準備退卻。

    張奎心情不好,幾近生死,廢了這麼大勁,終究還是讓仇敵得手了麼…

    就在這時,他突然脊背發涼,轉頭看向西南方向。

    只見那邊潮水似的血色濃霧翻涌瀰漫而來,如寒流席捲,遮蔽羣山。

    那血色濃郁得讓人心生不適,如血海般映染了半片天空。

    血霧之中,隱約能看到高大古老的石人、冒着血漿人頭的遠古祭壇、轟隆隆震顫大地的巨型石車。

    古老的祭祀聲響徹大地,與之相伴的,是無數生靈痛苦絕望的嘶吼聲…

    “跑…跑,快跑!”

    少女傅鈺突然一把抓住了他,滿臉是淚,眼中充滿恐懼,近乎哀求地吼道。

    不用她說,張奎也知道此時該做什麼,一把抓起少女飛速狂奔。

    身後,一黑一紅兩股霧潮沒有絲毫猶豫,幾乎瞬間碰撞在一起。

    轟轟轟!

    大地轟鳴,整條山脈都在顫動。

    飛鳥滿天,無數動物從洞穴中竄出,虎、狼、豬、羊…不分物種,彷彿末日降臨般瘋狂逃亡。

    張奎甚至還看到幾個山中惡鬼和野妖,也加入了逃跑隊伍。

    沒有絲毫猶豫,他越過山頭,來到原先小樹林,直接劈開樹洞,黑霧裹起正在療傷的竹生和少女傅鈺,直奔曲城方向。

    張奎心中沉重,怪不得大乾朝廷不敢招惹“三山四洞五水府”,即使城鎮被屠戮,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些禁地的力量,遠超他預料。

    怪異的聲音響徹夜空,如萬人嘶嚎,如神哭鬼泣,邪異死亡的力量不斷蔓延,成片樹木傾倒…

    張奎頭皮發麻,根本不敢扭頭看,只是一個勁的亡命逃遁。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逃出西南山脈數十里後,那股如臨末日的危機感才漸漸消失。

    黑霧散去,三人轉身愣愣看着。

    只見整片山脈都在微微震顫,慘白、幽綠、血紅…各色詭異的光芒映照了整片天空,顯得光怪陸離。

    張奎首先回過神來,微微搖頭。

    看到竹生雙拳緊握,不斷顫抖,張奎眉頭一皺,拍了拍他的肩膀。

    “莫被奪了心志,只當提前看到前路風景,或許有一日你也可以劍破蒼穹。”

    竹生深吸了口氣,

    “多謝張兄,我沒事了…”

    張奎又看向旁邊臉色慘白的少女傅鈺,心中有些奇怪。

    “你不是天河水府的人麼,怎麼也跟我們一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傅鈺咬着嘴脣沉默了一會兒,

    “天河水府遠在北國冰原,地少人稀,被周圍部族奉爲神禁之地,我母親是祭神的巫女,我從未涉足水府,更沒見過那所謂的父親。”

    “我,是個人妖…”

    噗!

    “你笑什麼?!”

    “風大,嗆了口涼氣。”

    看着少女奇怪的眼神,張奎連忙閉上嘴巴,強裝鎮定。

    就在這時,張奎神色一動,扭頭看向左邊,只見漆黑曠野之上,一個龐然大物雙眼燃着藍色火光,氣勢洶洶地向他們直奔而來。

    張奎眼中出現一絲驚喜,

    “肥虎?”

    說實話,見識到石人冢的恐怖後,他心中隱約有些後悔把這癡貨派去。

    然而,隨即就有些發愣,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只見肥虎身體明顯大了一圈,骨節更顯粗壯,就是渾身肥肉,臉更是腫了一圈,跟大臉貓一樣。

    “道爺,俺…俺不知道。”

    肥虎也是一臉驚慌,“俺只記得你讓去找石人冢,可一覺醒來就睡在荒原上,什麼也記不得了。”

    傅鈺在一旁看着若有所思,

    “聽說石人冢盛產一種叫‘石芝’的靈藥,於他們無用,對修煉血脈的妖類確是至寶。”

    張奎皺眉,

    “肥虎,你可覺哪裡不舒服?”

    “啊…俺的肚子!”

    肥虎臉色大變,“道爺,你這麼一說,俺感覺,撐的難受,呃…”

    這貨突然喉間乾嘔,吐出半塊奇怪的靈芝,外面如同岩石,裡面卻是猩紅的血色,一股藥香頓時彌散開來。

    肥虎盯着地上的靈芝,滿眼驚恐,“道爺,俺沒事吧,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奎深吸口氣摸了摸虎頭,

    “別想了,傻人有傻福…”

    肥虎一聽立刻不爽地反駁,

    “道爺,俺精明的很!”

    “是,就屬你聰明…”

    張奎搖頭,繼續擡頭看向遠方。

    那邊的怪聲和光芒似乎已經開始消退,過了一會後,徹底消失。

    張奎眼神微動,轉身拍了拍竹生的肩膀,“你們在這兒等着,我去探探。”

    說完,身形瞬間消失。

    …………

    夜色如水,冷月如刀。

    銀霜遍佈的古蹟廢墟之中,一塊石板突然裂開,書生秦易蓬頭垢面,驚魂未定地爬了出來。

    他手中抱着一尊青銅小鼎,裡面有團碧綠的磷火上下翻飛,裡面傳來九子鬼婆夜梟般的聲音:

    “乖兒,快送乾孃去奪胎轉世,還好我有所準備,這股靈火支持不了多長時間。”

    秦易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突然淚流滿面,“我的好乾娘,原來你竟然得了方仙道的傳承。”

    “可惜…”

    秦易地眼神開始變得狠毒如同厲鬼,“你完全就是個蠢貨,這種了不得的東西,硬是被你修成了一副鬼模樣。”

    “放心,我會讓世人重新知道方仙道的威名,更會好好地…照顧你!”

    此時秦山迷陣已毀,他看了一眼外面連片傾倒的山峰,眼中閃過一絲心悸,小心翼翼抱着青銅小鼎,直奔滇州方向而去…

    一炷香的時間後,張奎身影突然出現在附近山峰上。

    那些禁地恐怖,那神魔般的影子都已消失不見,彷彿剛纔只是幻夢一場。

    但眼前山峰連片倒塌,河水逆流,地形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張奎沉默地站了一會兒後,身形漸漸變淡消失…

    ……

    數日後,在京城一間金碧輝煌的書房內,一雙保養極好的手打開了一封密信:

    臣起陛下,鎮國真人天機子前往西南山區除妖,恰逢石人冢與將軍墓禁地爭雄,山傾水覆,天地變色,真人不幸臨難,好在青州邪祟盡誅,萬象更新…

    “呵呵…”

    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這吳思遠剛剛外派,到是學會了欺瞞,罷了,也算一樁幸事。”

    “國師,朕的丹藥,煉得怎麼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