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四十一章 月下招妖,夜探水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四十一章 月下招妖,夜探水府字體大小: A+
     

    夜,蘆城郊外。

    明月孤懸,清輝滿地。

    地上宛若凝結着一層銀霜,瀰漫着若有若無的薄霧,旁邊黑乎乎的密林中,偶爾傳來夜梟鳴叫。

    一片空地上,張奎拿着一掌長的細小骨笛,放在口邊輕聲吹響。

    聲音很小,卻尖銳的刺耳,就像某種動物的鳴叫,在空中飄蕩,越傳越遠…

    過了一會兒,月夜下似乎有東西閃過,很快,從樹梢上冒出個小小的腦袋。

    卻是一隻皮亮毛滑的黃鼠狼,穿着粗布縫成的小馬甲,眼睛滴溜溜地往下看。

    這小東西似乎猶豫了一下,隨後閃電般從樹上竄到空地,對着張奎如人一般不停拱手。

    張奎收起骨笛,眼神微凝。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這是老黃給他的信物,能號令青州境內的黃鼠狼幫忙傳信帶路。

    眼前這小妖穿着衣物,似乎還有人供養,氣息渾濁卻不染血腥,看起來過得還不錯。

    “在下黃四郎叩見真人。”

    這小黃鼠狼已經煉化橫骨,操着人言,聲音尖利,似乎有些緊張。

    “莫害怕,問你點事。”

    張奎微微一笑,“此地那蘆葦河裡的河王,到底是個什麼路數?”

    黃四郎搓了搓小手,

    “回稟真人,那河王其實是兩妖。”

    “原本蘆葦河中有一豬婆龍,道行高深,是辟穀境老妖,佔了蘆葦河中一水府,自稱河王。”

    “不過此妖天生嗜睡,大部分時間都在休眠,只偶爾醒來讓水鬼勾些落單漁民下水,因此名聲不顯。”

    “後來‘石人冢’發出懸賞,那豬婆龍不知出了什麼事,消失無蹤。結果又來一河妖,佔據水府,興風作浪,迫人修了河王廟,暗中尋找‘轉世之人’。”

    原來是這樣…

    張奎沉思,那豬婆龍應該是被聞風入境的老妖煉成了爐鼎,又有另外妖物盤踞此地,眼看妖陣即將發動,又不敢惹本主,才把消息透漏出來。

    “現在那‘河王’本體是何物?”

    “回稟真人,小妖不敢靠近蘆葦河,只是月前這‘河王’露過一面,卷着黃煙,滿是泥沙和血腥味,應該有辟穀境的道行。”

    “謝了,你走吧。”

    小黃鼠狼離開後,張奎摸了摸下巴,決定先探探這“河王”的底,免得與敵周旋時,這東西出來搗亂。

    想到這兒,張奎捏起法訣,身形一轉原地消失,開着隱身術直奔河王廟而去…

    ……

    蘆葦河距蘆城並不遠。

    夜風吹過,蘆葦隨風搖曳,月華之下,河面上氤氳着濃厚的水霧,根本看不到邊,一縷縷陰氣不斷翻騰。

    張奎收回目光,看向岸邊小廟。

    小廟並不大,倉促修建也不怎麼精緻,不過那妖物只是藉由頭找人,顯然不會在乎這個。

    張奎放輕腳步,足尖一點,如陣微風般輕輕落入院內,隨即眼睛微眯。

    只見那正殿之內,點着昏暗燭火,一名渾身邪氣,賊眉鼠目的老頭正悠然自得喝酒吃肉。

    是個人?

    張奎也不奇怪,這一路走來,幫妖物做事的敗類不在少數,早已人妖不分。

    小廟內無甚異常,就連那神像也是個慈眉善目的道人,想來也不是“河王”的模樣。

    正當他準備離開時,卻眼神微動,停了下來。

    只見院內一口水井漸漸瀰漫出陰霧,一捧溼漉漉的頭髮如活物般爬出井口,轉眼之間,已有一渾身滴水,面色慘白的鬼物出現在院中。

    殿內的老頭只是個普通人,卻絲毫不見害怕,反而一臉諂媚地跑出來,拱手笑道:“不知河王大人那邊有何吩咐?”

    “這些天…莫…生事…”

    水鬼的聲音乾澀而陰冷,“城裡發生什麼…都…不要搭理…”

    “是是,曉得,曉得。”

    老頭連忙點頭哈腰。

    一陣陰風過後,水鬼又退入井中,小院隨即恢復寧靜。

    老頭立刻變了副嘴臉,撇着嘴嘀咕道:“不敢惹就別惹,自己讓人傳信還說不要生事,這老妖怕又想佔便宜,那老殭屍的便宜好佔麼,看來此地不宜久留…”

    殭屍?

    張奎心有所悟,也沒搭理那返回殿內的老頭,而是看向了院內水井。

    難道這水府入口在井中?

    張奎想了想,輕飄飄落入井口。

    洞幽術、隱身術、禁水術皆是一次開啓就不用去管,張奎又施展了氣禁術封閉全身氣味,神不知鬼不覺地在水中潛行。

    井下果然另有水道,顯然是隨意挖掘,崎嶇幽深且有植物根莖裸露,在水中飄飄蕩蕩。

    看方向,是通往蘆葦河。

    張奎緩緩前行,數米後忽然停下。

    泥沙中露出一嬰兒軀骸,已經被魚蝦吃得只剩骨頭。

    張奎眼中露出一絲煞氣,深吸口氣繼續向前。

    大約在水洞中潛行了上千米後,眼前豁然開朗,卻是已經到了蘆葦河底。

    張奎立刻停下,眼神微凝。

    只見泥沙中有數十隻磨盤大的螃蟹胡亂爬行,蟹爪寒光鋒利陰氣四溢,亦有老蚌生出利齒不斷開合,緩緩蠕動,顯然都成了妖物。

    而在河面之下,十幾只水鬼閃爍不定,如屍體一般浮上浮下。

    這河王老妖竟聚攏了這麼多邪祟,各個氣息血腥,顯然不少禍害人。

    張奎摁下殺心,左右掃視。

    這些小妖不足爲慮,隨後再來清掃,關鍵是那個“河王”…

    突然,他眼神一凝。

    遠處水草巨石之間,竟然有一門戶,石質古樸斑駁,隱約雕刻着些古意盎然的花紋,旁邊還立着兩尊長滿綠藻的惡獸石像。

    竟真有水府?

    張奎有些愕然,他還是第一次見妖物的居所,只是這門戶一看就年代久遠,估計這“河王”也是鵲巢鳩佔。

    沒有驚動那些河妖水鬼,張奎悄無生息地來到了那水府石門前。

    石門有七八米高,門戶大開,裡面幽深黑暗,門前青石光滑如新,顯然常有妖物經過,摸上去還滿是粘液。

    張奎眉頭一皺,緩緩進入水府…

    與此同時,蘆城外數十里地。

    山林間忽然寒鴉驚飛,一片濃郁的黑煙從遠方蔓延而來,所過之處,綠樹草木皆枯萎結冰。

    來到一處山崗上,滾滾黑煙停了下來,先是出現一雙血紅色的眼睛,隨後黑煙散去,露出一個高大的身影。

    屍氣四溢,鱗甲層層疊疊。

    赫然就是書生秦易曾見過的血屍王,一具不弱於九子鬼婆的屍妖。

    月光下,這屍妖猙獰的面孔近乎獸化,鼻孔中噴出一股慘白的屍氣,對着空氣中嗅了嗅,轉頭看向蘆葦河方向。

    吼——!

    一聲憤怒的嘶嚎聲響起,羣山迴盪,蟲鳥皆寂,虎狼躲在洞中瑟瑟發抖。

    隨後,血屍王向前一撲,頓時又化作滾滾黑煙向着蘆葦河方向而去…

    水府之中,張奎沒來由背後升起一股涼氣,定了定神,看向前方。

    他此時已經萬分確定,這個水府是古代妖物留下的遺蹟,洞中還殘留着一些石桌石凳,只是形制古怪,明顯不是給人坐的。

    而在肉眼可見的洞穴深處,正有兩隻五六米長的鯉魚緩緩遊動。

    魚眼呆滯,就像夢遊一般,遊入一片滿是泥腥的土黃色煙霧。

    而那腥臭的煙霧中,陡然出現一張大嘴,將兩魚一口吞下。

    巨大的咀嚼聲傳出,

    兩排紅燈籠一樣眼睛明暗不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