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四十章 妖陣狠毒,大難臨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四十章 妖陣狠毒,大難臨城字體大小: A+
     

    吼——!

    或許是張奎身上人味刺激,這頭早已化爲殭屍的妖鱷頓時狂性大發。

    鐵鏈震動,暗流滾滾,泥沙翻涌。

    更可怖的是,河底泥漿中突然伸出一雙雙腐爛的手臂,那些怨靈也如波浪般涌動着向張奎襲來。

    哼!

    張奎冷哼一聲,左手掌心前抓。

    “禁!”

    剛學會的氣禁術頃刻發動。

    這是與其他法術完全不同的感受,體內真氣涌動,似乎與外界形成共振,那些陰氣流動關竅盡在掌握。

    瞬間,陰氣流動凝固,

    那些撲來的怨鬼全被定格在原地。

    張奎眉頭一皺,氣禁如此大範圍果然吃力,法力補充跟不上,正在明顯消耗。

    他不再猶豫,斬妖術同時發動,幽藍罡煞順着氣機席捲而出,那些怨鬼瞬間被侵蝕消融。

    張奎收回手掌,微微點頭。

    雖然威力差了些,但重在使用方便,到是個清理小怪的妙招。

    怨鬼被清除,附近遠處那些涌動的碎屍只是受陰氣引動,看上去嚇人,其實根本無甚威力。

    張奎也不着急,打量起鱷屍妖。

    這東西生前應該是個辟穀境妖物,變成殭屍後神通靈智盡失,對他而言已經沒什麼威脅。

    問題是,誰將它鎖在這裡?

    難道僅僅是爲了污染水源,將蘆城百姓盡數化爲殭屍?

    等等…

    張奎眉頭一皺,突然注意到,氣機靈脈流動異常,最終匯聚向鱷屍妖。

    似乎是某種陣法…

    可惜看不懂。

    張奎無奈搖頭,“今天太奢侈了。”

    說話間,用意念又點開兩個技能。

    識地術(1級):被動技能

    技能說明:學會基礎風水堪輿之學。

    佈陣術(1級):被動技能

    技能說明:學會基礎陣法、禁制。

    自從來了蘆城,他已經先後學了醫藥術、氣禁術、禁水術、識地術和佈陣術,積攢的技能點一掃而空。

    除了氣禁術,其他的都是輔助術法,並不能直接增強戰力。

    不過張奎也不後悔,這些是修身之術,日後終究要學,現在也能派上用場。

    再次睜開眼,感受已大不同。

    這個地下湖地氣匯聚,明顯是蘆城這片的氣眼。這些通往水井的水道也不是胡亂挖掘,而是構建出一個簡單的養靈陣。

    地上蘆城怨氣沸騰,地下陰氣水脈匯聚,屍氣四溢、怨鬼翻涌…

    這是在養屍!

    以辟穀境妖屍爲爐鼎,以一地靈脈爲輔料,以一城百姓爲薪柴。

    好大的手筆,好毒的手段!

    張奎眼中煞氣四溢,他不管對方是在煉什麼,既然撞見了就別想成。

    手掌一翻,張奎拖着罡煞纏繞的陸離劍衝向了鱷屍妖…

    ……

    地面之上,

    一羣人圍着水井不斷打量。

    “怎麼還不上來?”

    葉飛心急如焚喃喃說道。

    陳都尉搖頭,“張道長修爲驚人,定有避水之術,想必是查到了什麼。”

    話雖如此,但他的心中還是一陣忐忑。

    這位張道長據說不僅深受玉華真人器重,和他的頂頭上司尹公公也有交情。

    若是真在蘆城出了什麼事,自己怕是也要受到不小的牽連。

    就在這時,地面突然轟隆作響,不斷震動。

    “地龍翻身了?”

    衆人嚇了一跳。

    緊接着,就見那井底水花嘩嘩翻涌,迅速變得渾濁,並且浮上一些白花花的東西。

    仔細一看,分明是人頭和殘肢。

    “出…出什麼事了…”

    陳都尉兩眼呆滯,嘴巴都有些不利索。

    嘭!

    張奎從井中一躍而起,身上水氣嗤嗤蒸發,很快變得乾燥。

    陳都尉鬆了口氣,拱手問道:“張道長,下方究竟是何妖邪作祟?”

    張奎臉色嚴肅,

    “立刻讓人填埋所有水井,回客棧後細說。”

    看到張奎的臉色,陳都尉有種不妙的感覺,連忙下令填井,隨後跟着回到了客棧。

    ……

    “什麼?!”

    聽完張奎的講述後,陳都尉和葉飛皆是渾身發毛,一股涼氣冒上心頭。

    他們本以爲只是妖物造成的瘟疫,沒想到卻是要一城之人性命。

    “還好…”

    葉飛臉色慘白,“道長您破了水脈,不然就是滿城怨魂。”

    “不,一點兒都不好。”

    張奎手中突然出現一物,頓時屋內陰氣森森,血腥味撲鼻,似乎有男男女女在旁邊慘叫。

    葉飛和陳都尉凝神一看,卻是一個沾滿黑血的肉丸子,不斷有黑氣盤旋纏繞。

    “這是?”

    兩人吃了一驚。

    “是屍丹!”

    張奎眉頭微皺,

    “我本以爲對方是在練屍,沒想到卻是在煉這種邪丹,恐怕一個辟穀境的老妖此時早已暴跳如雷。”

    “辟穀境的老妖?!”

    陳都尉嚥了口唾沫,只覺得喉嚨乾澀,滿頭冷汗。

    “沒錯。”

    張奎冷笑,“我到是猜出爲什麼線索會突然出現了,給我說說那河王廟是怎麼回事?”

    陳都尉頓時臉色尷尬,隨後咬了咬牙道:“也不怕道長笑話,青州之地早已糜爛,各地都是這樣。”

    “您也知道,自從‘石人冢’的懸賞發出,各地妖魔邪祟蜂擁而來,各自搶奪佔據一城。”

    “那河王不知是何妖物,佔據蘆葦河修建廟宇監視蘆城,但有新生兒出世,總要派怨鬼來查看一番。”

    “好啊!”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旁邊的葉飛一聽怒了,“你們這幫狗官,尸位素餐,竟任由妖邪肆虐。”

    “你懂什麼?!”

    陳都尉顯然也有氣,

    “原先劉公公特意下令不得多事,況且那河王只是想找人,我們又不是對手,惹惱了怕是會釀出更大的禍患。”

    葉飛氣的牙癢癢,卻又不知該說什麼,狠狠錘了下桌子。

    陳都尉不搭理他,而是看向張奎。

    “道長,您的意思是河王在搗鬼?”

    張奎搖頭,

    “怕是另有強大的老妖做下這事,那河王惹不起,就把鍋甩了過來。”

    陳都尉嚥了口唾沫,“完了,道長,要不我這就命人快馬去求援?”

    張奎笑了,眼中帶着嘲諷,

    “你確定,現在那位鎮國真人天機子顧得上管這些?”

    陳都尉頓時啞口無言。

    天機子下令各地搜查一個無名女妖,連西南部妖魔聚集都不管,顯然更不會理會蘆城。

    “那…那該怎麼辦?”

    陳都尉面若死灰。

    張奎也有些無奈,

    “若是隻有一名老妖還好說,但那河伯也在暗中窺視…我盡力周旋吧。可惜玉華真人回了京城,我散人一個,也請不來什麼同道助陣。”

    陳都尉不知想到了什麼,突然沉默下來,臉上陰晴不定,隨後咬了咬牙。

    “張道長,實不相瞞,其實我也曾是道門子弟,家師松風子也是辟穀境,劍術無雙,就在百里外的聽雲山修行。”

    “可惜在下不孝,嫌修煉劍術艱苦,貪戀紅塵美色,偷偷下山隱姓埋名進了欽天監。”

    說着,他拿出了一個劍型玉佩,眼中帶着一絲愧疚,“十三年了,也不知道師傅過得如何,他老人家嫉惡如仇,一定會來助拳。可是,我真沒臉上門…”

    “忒多廢話!”

    葉飛一把搶過令牌,滿臉怒色,“我去請,滿城百姓性命,真是婆婆媽媽。”

    “也好也好…”

    陳都尉莫名鬆了口氣,尷尬說道:“蘆城現在這情況,我還真不好走。”

    幾人商議好後,立刻分別行動。

    陳都尉會欽天監整理人馬,將庫房裡的大殺器都找了出來,秣兵厲馬。

    葉飛騎着匹快馬向聽雲山而去。

    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張奎打破陣法的同時,西南數百里外的一座枯山內,憤怒的嘶嚎聲響起,驚得滿天烏鴉亂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