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七章 蘆城屍禍,當街救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七章 蘆城屍禍,當街救人字體大小: A+
     

    “阿爹,來,喝口粥…”

    昏黃的油燈前,年輕人端着熱粥,用木勺舀着,小心翼翼吹涼了,往老人口中送去。

    老人哼哼着左右擺頭,黍米粥糊了滿臉。

    年輕人臉色頓時變得猙獰,木勺使勁往老人口中塞去,同時咬牙切齒。

    “喝、喝、快喝,不喝就要死!”

    砰!

    破舊的木門被一腳踹開,刺目的陽光頓時照入小屋,門口黑乎乎出現一羣人。

    年輕人面露驚恐,

    “你…你們要幹什麼?”

    門外領頭的中年人面無表情擺了擺手,“拖出去!”

    幾名漢子頓時拿着鐵鉤衝進屋子,噗嗤噗嗤勾在老人身上,連人帶椅子拉着就往外拖。

    “不要碰我阿爹!”

    年輕人頓時瘋狂,想要撲上去阻攔,可惜被進來的中年人死死抱住。

    “水生、水生,別這樣,你爹已經死了,讓他安息吧…”

    門外,綁在椅子上的老人被陽光一照,頓時開始嘶吼,烏青泛白的臉上是血紅的眼睛、猙獰的獠牙。

    幾名漢子二話不說,先是砍掉腦袋,隨後堆上柴火燒了起來。

    “不、不、還有救,還有救!”

    年輕人哭喊着,掙扎着。

    身後中年人死死抱着他,同樣看着院外熊熊燃燒的火焰,眼中滿是淒涼,

    “這狗日的世道…”

    ……

    蘆城,青州西境大城。

    因城外一條巨大的蘆葦河而得名,農桑繁盛,蘆葦河的鯉魚更是美味。

    但從去年開始,這個城市就失去了之前的安寧。

    先是蘆葦河內鬧水鬼,接連有人喪生,後來更是鬼霧四起怪異滋生,鬧的人心惶惶,經人指點在河邊建了一座河王祠才稍微平靜。

    而就在一月前,城裡陸陸續續有人病倒,半夜化作殭屍噬咬親人,血案頻發。

    沒人再敢土葬,

    所有人都怕生病,

    一樁樁慘案每天都在上演。

    府尊無能,欽天監沒有頭緒,整座城市一片愁雲慘霧,生氣全無。

    不是沒人想到逃難,但百姓祖輩都生活在這裡,沒了土地,到哪兒不是個死。

    張奎到來時,正巧路邊在燒殭屍。

    家人披麻戴孝,痛哭流涕,綁在架子的殭屍在火焰中痛苦嘶嚎,紙錢亂飛,荒謬且悽慘。

    一旁的少年劍客葉飛指節發白,眼中滿是悲哀。

    “道長,就是這樣,根本找不到原因,欽天監的人之前還做做樣子,現在根本不再管。”

    “活人屍變的,大多是老人孩子和病人,我來之前已經有人瘋了,點着火燒死了全家人…”

    張奎眉頭一皺,

    “先進城再說!”

    城門口連兵丁也懶得盤查收錢,街上行人稀少,面孔麻木呆滯,整個蘆城就像等待死亡的老人。

    吵鬧的法螺聲忽然響起,卻是街上有道士正在賣符,揮舞着木劍左蹦右跳,“天之陽,地之陰,天地陰陽乾坤分,符咒驅邪顯神通…”

    道士表演的賣力,旁邊的道童吆喝地更是響亮,

    “鎮屍符、鎮屍符,一兩銀子一張,買回去全家保平安,喝下去消災又解難…”

    【看書福利】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旁邊百姓聚了一堆,麻木地掏出銀兩購買,道童滿臉紅光吆喝地更起勁。

    少年劍客葉飛冷哼道:

    “自從出事,就來了幫道士和尚整天賣符,那些符根本沒用,但還是不斷有百姓來買,勸都勸不住,愚昧的很。”

    張奎拍了拍他肩膀,

    “不是愚昧,是絕望。”

    說完,大踏步走上前去,炸雷般大喝一聲,“那道士,你這符可保真!”

    正在做法的道士一愣停了下來,旁邊百姓也麻木地站在一邊看起了熱鬧。

    來賣符驅魔的道士和尚一多,自然會產生糾紛,經常可見搶地盤大打出手。

    這或許是目前蘆城唯一的樂子。

    這道士一看張奎的體型,頓時吃了一驚,但隨即就樂了。

    “這位道友可是沒盤纏了,貧道可以借你一點,穿成這樣,平白丟我道門臉面。”

    旁邊百姓也是點頭贊同。

    這些法師們那個不是穿的光鮮亮麗,氣勢不凡。

    張奎一身樸素黑袍,道髻凌亂,更是隨意插着根樹枝,確實賣相不好,估計賣不出幾張符。

    “哈哈哈…”

    張奎搖頭失笑。

    他本來不想多說廢話,一巴掌把這騙子拍飛了事,但一看周圍百姓的目光,又變了主意。

    “就算你長了副神仙樣子又如何,我只問,你這符保不保真?”

    原來是砸場子來了…

    假道士冷笑一聲,

    “貧道的符當然保真!”

    “可鎮得了屍毒?”

    “當然鎮得。”

    “好!”

    張奎轉頭看向周圍百姓,“各位誰家中有中屍毒的親人,可以擡來讓這位道長當街試一試。”

    百姓們無動於衷,假道士則譏諷道:“中了屍毒只有等死,貧道這符是用來預防的,莫非道友的符能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太誇張…”

    張奎微微一笑,手中出現一張祛病符,“解除屍毒到是問題不大。”

    “哈哈哈…”

    假道士樂了,轉頭看向旁邊百姓,“誰家有病人可擡來讓這位道友醫治,放心,貧道只想拆穿這個騙子,誰擡來病人,貧道免費給做場法事。”

    百姓們面面相覷,但都沒動作。

    官府宣佈,中了屍毒一律要處死燒燬,即使還活着也不行。

    但畢竟是親人,仍有不少人心存僥辛,希望能挺過去,一直綁着藏在家裡。

    若是擡來,豈不是立刻喪命?

    但終究是有人心動,一名老者咬牙看着假道士,“道長說話可算數?”

    假道士點了點頭。

    “好,等着!”

    老者立刻返回,沒一會兒,和一名年輕人擡了個幼童前來。

    這幼童滿臉青灰,犬牙已經突了出來,被綁在擔架上已經奄奄一息。

    老者老淚縱橫,

    “我家孫兒三日前犯病,如今已是無救,可憐老夫家貧,連個法事也做不起…”

    說着說着,嗚嗚哭了起來。

    假道士不以爲意,斜眼看着張奎冷笑道:“道友,看你的…”

    張奎冷冰冰看了他一眼,假道士頓覺一盆涼水迎頭澆下,渾身發寒,不敢再多言語。

    “去拿碗水。”

    張奎俯身查看了一下後,轉身對着葉飛吩咐道。

    “是,道長!”

    葉飛面帶興奮,連忙跑進附近店家要了碗水小心端來。

    張奎手指夾着祛病符一晃,符紙頓時無風自燃,隨後扔入水中,竟不見一絲渾濁。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旁邊百姓頓時瞪大了眼睛。

    更讓人欣喜的是,一碗水灌下,那幼童竟然哇的一口吐出黃綠膿水,隨後臉色開始回覆,犬牙也緩緩收縮。

    只是閉着眼睛還沒醒。

    那老者興喜若狂,小心問道:

    “道長,這…”

    張奎不以爲意,“屍毒已出,卻是耗傷了不少氣血,吃點藥就好了。”

    祛病符可以祛除瘟疫血毒,但想要徹底恢復,還需藥材溫補。

    “恩人啊…”

    老者頓時大哭,拉着旁邊的兒子跪在地上磕頭,隨後哆哆嗦嗦從身上開始湊些散錢。

    張奎一把攔住,轉頭看向周圍,

    “在下的符不要錢,各位誰家有中了屍毒的病人,全部可以擡來。”

    街上早已圍了一大圈人,聽到後頓時炸了鍋,有人開始向前擁擠,有人瘋狂往家跑。

    假道士眼見不對,準備開溜,但卻被一把劍頂住了脖子。

    葉飛冷笑道:“往哪兒跑?”

    擒住假道士後,少年劍客轉身問道:“道長,這人如何處理?”

    張奎想了想,“去找人,把全城的假和尚假道士都抓來,讓他們拿錢消災。”

    “得命!”

    葉飛歡呼一聲,立刻跑走。

    這小子在蘆城是個有名的遊俠,頃刻便叫來了一幫小子,有人維持秩序,有人去抓假和尚道士,喧鬧無比。

    張奎則當街找了個桌子,一邊畫符驅屍毒,一邊寫藥方。

    他剛纔就點開了地煞七十二術中的醫藥術,這是以醫入道的法門。一級雖不能生死人肉白骨,但已經是個良醫。

    不少百姓破衣爛衫,估計也沒錢治療,張奎索性救人救到底。

    當然,符紙錢和藥材錢,全部由旁邊鼻青臉腫的騙子們來出。

    一傳十,十傳百,越來越多的人擡着病人前來。

    街上越來越鬧,有人給搭起了蘆蓬,旁邊店家自覺在旁邊熱開水,也有藥堂的醫生跑來打下手…

    蘆城彷彿在漸漸恢復生機。

    不斷有家屬當街磕頭謝恩,都被張奎趕走了事。

    他做這些可不是爲了別人的感激,只求念頭通達而已。

    突然,張奎臉色一變。

    隨身空間中,那三眼巨屍給他的古怪石球,此時竟然抖了一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