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四章 古墓奇緣,江湖夜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四章 古墓奇緣,江湖夜雨字體大小: A+
     

    這怪物竟然活了!

    屍妖、惡鬼?

    張奎豹眼環睜,肌肉繃緊,不管是什麼,他都瞬間準備出手。

    然而,他卻驚恐地發現,自己就像陷入了夢魘,不僅身體的感覺越來越遲鈍,周圍的景象也變得模糊。

    華衍前輩…

    張奎想要開口提醒,卻連聲音也發不出,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巨人乾屍睜開眼直挺挺起身。

    該死,這是什麼妖法!

    張奎目呲欲裂,想要嘗試分身術逃離,卻連思緒也近乎凝滯。

    望着那龐大的身軀,心中忍不住產生一絲絕望。

    忽然,這三眼巨人的乾屍一晃,似乎支撐不住,跪在了地上,卻仍掙扎地伸出了右掌。

    一個微小的光點從其掌心升起…

    不知是不是錯覺,張奎似乎在那乾屍的臉上看到了一絲痛苦和悲憤。

    “救…”

    腦海中莫名出現一個乾啞的聲音,隨後一切幻像陡然消失。

    張奎忍不揉了揉眼,心中駭然。

    那三眼巨人乾屍還好端端躺在棺材中,華衍老道也正低頭嘀咕着朝廷之前的發現。

    好像剛纔,只是瞬息之間的夢境。

    但他知道絕對不是,因爲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個石球,沉重如鋼鐵,雕刻着古樸的花紋。

    張奎皺了皺眉,石球瞬間消失進入隨身空間,他本能覺得這種事情不要和任何人亂說。

    甘願忍受萬載業火焚身,

    這巨人想要自己救誰…

    “小友,不來看看古器麼?”

    華衍老道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張奎一看,這老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跳到了墓室後方,那裡有些大大小小的石器和玉器。

    閃身跳到旁邊仔細一瞧,卻是些形制古樸的石碗、石碟、玉刀之類的玩意兒。

    張奎皺眉,

    “前輩,難道這些都是古器?”

    華衍老道搖頭失笑,

    “當然不會,古器說白了就是上古時期的法器,在秘境中雖靈氣全失,卻發生了某種古怪的變化。眼前這些,能有個三四件就不錯了…”

    說着,他手中再次出現那盞石質蓮花燈,微弱紅光亮起,那堆物品中頓時出現一藍一白兩道微光。

    “只有兩件…”

    華衍老道皺眉搖了搖頭,轉身說道:“小友,可嘗試一下,看有沒有你能用的。”

    張奎一愣,“不太合適吧…”

    華衍老道哈哈一笑,“這本來就是你發現應有的獎賞,放心挑吧,一切有我做主。”

    張奎點頭,“謝前輩。”

    古器的威力毋庸置疑,沒人會嫌多,他手裡除了大黑傘,還有常三的那個石碗。

    可惜,石碗對他的血沒有反應,被放在儲物空間內吃灰。

    發出光芒的,分別是一把石斧和一個玉琮,也不知會有何等威能。

    張奎分別彈了兩滴血在上面。

    可惜,等了一會兒後毫無反應。

    古器認主有兩個步驟,一是滴血,而是自身靈氣與其相配,經過大量法力孕養後方可啓動使用。

    這第一步就過不去,說明這兩個玩意兒與他無緣。

    華衍老道見狀安慰道:

    “無妨,這也是常事,老夫剛纔也試過同樣無緣。這兩件古器會歸入內庫,你的獎勵暫且記下,日後到了京城可憑此物去內庫挑選一件。”

    說完,扔了一物過來。

    張奎一把接住,卻是一面青銅令牌,上面浮雕着一個“華”字。

    “多謝前輩。”

    張奎恭敬地拱了個手。

    一路走來,華衍道長對他袒護有佳,雖說是爲人族大義,但張奎卻越發尊敬,平日裡張狂的性子也收了起來。

    就在這時,華衍老道突然凝神皺眉,隨即展顏一笑,“有人打開了破空門,這次這幫小子倒是速度挺快。”

    話語剛落,外面就傳來了仙鶴尖利的大叫聲,“老酒鬼、老酒鬼,你死了沒有!”

    華衍老道翻了個白眼,

    “這賊鳥,整天咒我死!”

    話說如此,臉上卻帶着一股笑意,轉身大踏步向外面走去。

    “老道命長的很,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看着老道離去的背影,張奎眼中出現一絲羨慕。

    修道講究財侶法地,這“侶”卻不一定是指夫妻伴侶。

    修道之人,雖說長生飄渺,但命數悠長確是真的。

    當你修爲日深,經歷滄海桑田,看着周圍人全都化爲白骨,能有一生死至交好友相伴,對誰來說,都是幸運的事。

    張奎跟着走了出去,卻見華衍老道正在和一額頭紋着太極的陰鬱老道交談。

    “張奎,來,我爲你介紹一下。”

    華衍老道轉身說道:“這位是天機子道長,大乾朝出名的陣法數術大師,也是青州的鎮國真人。”

    隨後又看向天機子,微笑道:

    “這位張小友天資驚人,開光境就斬了辟穀境妖魔,此次秘境也表現不俗,天機子道友日後要多關照。”

    張奎連忙拱手,

    “見過天機子前輩。”

    他對眼前這老道感官不好,不僅是對方的陰鬱氣質,還有身爲鎮國真人,卻對青州不管不顧。

    不過華衍道長是爲他好,張奎也不是那種不識擡舉的人。

    天機子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隨後對着華衍老道說道:“道友既無事,那貧道也就先走了。”

    說完,身形閃爍消失離開。

    “嘁…”

    仙鶴不屑地啐了口唾沫,“天機子這老雜毛,整天神神鬼鬼,也不知盡地主之誼,沒點兒禮數。”

    華衍老道看着對方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隨即嘆了口氣,

    “天機子道友火氣臨身,怕是憂心火劫難渡,生死大劫,也難怪青州如此。”

    張奎在一旁聽着眉頭微皺。

    天劫境如此兇險麼…

    秘境已破,隨後的事情就簡單許多。

    華衍老道會帶着古器和一些重要器皿先行返回京城,剩下的則會由那些白衣道士詳細清理,在秘境破碎之前拉走所有物品。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衆【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小友若來京城,可到京郊玉華觀找老夫,到時共謀一醉。”

    華衍老道微笑道別後,坐着白鶴沖天而去,一如來時白雲飄渺。

    張奎站在黑水城上深深拱手彎腰。

    自他來到這個世界,卻是第一次感覺到長輩關心的溫暖,而且這幾天受益良多,近乎師恩。

    一旁的老黃鼠狼有些羨慕,

    “玉華真人啊,大乾朝國師之下最頂尖的鎮國真人之一,你以後可以橫着走啦,可要記得多關照老黃我。”

    張奎哈哈一笑沒有言語。

    他若是個喜歡抱大腿的,豈不有負這天罡地煞的赫赫威名。

    終究還是要靠自己。

    就在這時,天邊突然雷聲涌動,一人氣勢洶洶破空而來。

    張奎眼睛微眯。

    天機子?

    他來幹什麼…

    …………

    青州鎮國真人天機子出關了!

    這個消息以風暴般的速度迅速席擴散,一時間整個青州妖魔沉寂下來,百姓官員歡呼雀躍。

    張奎也終於見識到了鎮國真人的威勢。

    華衍老道雖說強悍,但關心的更多是人族大勢,且爲人和善,並不擺什麼架子。

    但這爲天機子則不同。

    一出關就怒氣衝衝接管了整個欽天監,讓尹太監和吳思遠過得膽顫心驚,苦不堪言。

    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這傢伙不去管西南那已經聚在一起的妖魔聯盟,卻發動所有力量暗中尋找一名妖女。

    啪!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

    吳思遠喝醉了,他重整青州的計劃落空,鬱悶之下來找張奎喝酒,獨自抱壇痛飲,早已醉眼朦朧。

    “你們這些修道人,終究是爲了求長生,百姓螻蟻之命,卻是無關緊要的,修道,修道,成了仙,不是人…”

    “吳大人,慎言…”

    老黃鼠狼在一旁哀嘆提醒,一臉苦澀,他本想着給徒子徒孫掙塊清靜地,沒想到天機子一來,即成泡影。

    張奎沉默不語,幽幽喝着酒看着窗外,不知什麼時候,早已夜色深沉,陰雨不斷。

    後半夜,吳思遠趴在桌上醉死過去,老黃鼠狼在昏暗的油燈前一口一口抽着旱菸。

    張奎喝下最後一碗酒,隨即起身,“走了,老黃記得讓你的徒子徒孫給我傳情報。”

    老黃鼠狼先是一愣,隨即瞪大了眼睛,“你要去西南,不要命了!”

    張奎微微一笑,走到院子裡,擡頭看着漆黑的夜幕,撐開黑傘走入雨中。

    “生也愁,死也愁,長生逍遙何所求,江湖夜雨一壺酒,君莫笑,不回頭…”

    伴隨着懶散的吟唱,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夜雨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