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二章 逆轉戰局,無名女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三十二章 逆轉戰局,無名女童字體大小: A+
     

    生光術的護身金光效果非凡。

    低等級雖不能萬法不侵,但防護普通攻擊甚至詛咒還是綽綽有餘,破碎時還能抵抗一次強力攻擊。

    因此一進入古秘境,張奎每隔十分鐘就開啓一次。

    事實證明,他的謹慎是對的。

    面對墓中無形怪異的襲擊,他就如同報警器一般驟然發亮。

    華衍老道也眉頭一豎,點亮了他那盞蓮花型古器。

    瞬間,張奎面前出現一張模模糊糊的女人臉,隱約可看到高隆的髮髻、死人一樣的膚色,還有額頭長出的三隻眼。

    “找死!”

    張奎冷哼一聲,右手纏繞陰寒罡煞,一拳搗了過去。

    噗!

    彷彿打破了一個水袋,似有女人的慘叫聲在耳邊響起,界面經驗漲了一小截。

    可以打死!

    張奎心頭一喜,身形閃爍,搶在華衍老道之前衝向露出身形的幾個“神奴”。

    那幾名白衣道士大概屬於技術工種,雖然拿着符籙配合嫺熟,但對於“神奴”攻擊效果並不好,紛紛閃身後退。

    看到張奎如此積極,華衍老道也懶得出手,而是看向墓碑方向,眼中露出一絲凝重。

    將蓮花燈範圍內的“神奴”一掃而空後,腦海技能面板上赫然又多了一個技能點,達到3個。

    張奎心中一喜。

    這種“神奴”雖然無形無質令人恐怖,但被蓮花燈照出身形後,卻很容易被幹掉,比在外面快多了。

    不像其他人,他想要提升實力靠的就是技能點,但技能點獲取並不容易。

    他目前是導引術(5級)、通幽術(1級)、斬妖術(3級)、符籙術(1級)、攝魂術(1級)、躍巖術(2級)、分身術(1級)、隱身術(1級)、生光術(1級)、壺天術(2級)。

    地煞七十二術,已經學了十種。

    按照目前這種速度,現有的技能都顧不過來,根本沒餘力學習其他技能。

    因此,每次獲得技能點的機會都很難得。

    張奎眼睛微眯,看向周圍黑暗處。

    這裡“神奴”應該不少吧…

    就在這時,他突然毛骨悚然,轉身擡頭,瞳孔一縮。

    只見天空黑暗之處,突然憑空出現一隻烏青大手,鋪天蓋地向他們抓來。

    是當初寒陰洞那隻!

    張奎本以爲是某種巨型生物,但此時看來,更像是某種法術。

    “哼!”

    華衍老道顯然早就注意到了,左手端着蓮花燈,右手掌心噼裡啪啦作響,電光不斷。

    只見他冷哼一聲,迅速擡掌,一道碗口粗的雷光轟然擊出,與那烏青巨手撞在一起。

    轟!

    空氣中傳來一股焦臭味。

    可惜,那大手被擊退後,雖然掌心焦黑,但仍以更快的速度襲來。

    華衍老道臉色凝重,轟轟轟,右手一道道雷光射出,將那烏青大手一次次彈開。

    張奎看得有些無奈。

    當初遠比辟穀境常三厲害的無相老鬼都被大手一把抓走,這顯然是天劫境的戰鬥,他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就在這時,華衍老道臉色大變。

    因爲上空又出現了一隻烏青大手,同時蓮花燈光外,又隱隱約約出現了一個個三眼女人的頭顱,一臉冷漠地盯着他們。

    危險!

    張奎滿臉凝重,握着陸離劍的手關節都在發白。

    華衍老道要護着他們,已經左右難支,若是收起蓮花燈,難免被“神奴”攻擊,但若這樣下去,看樣子遲早失手。

    華衍老道或能避過,但其他人包括自己難免一死!

    冷靜…

    張奎迅速思考起對策。

    他看向老道手裡的蓮花燈,古器只能本人使用,自己無法借來用。

    這“神奴”最大的威脅就是無形無質。

    同爲古器的大黑傘會不會有用?

    想到就做,張奎左手攤開,大黑傘立刻出現在手中,隨即一股黑霧猛然散開,和蓮花燈光芒竟然形成了對峙。

    同時,黑霧空間內,張奎眼睛一亮,面露喜色。

    那些“神奴”已經全部露出身形,全是些三眼女子,如同屍體一樣冰冷蒼白泛青,穿着形制古樸的宮裝。

    “前輩,放心迎敵,我來護住其他人!”張奎露出身形大吼一聲,隨即將其他白衣道士裹入黑霧之中。

    “哈哈哈,好小子!”

    華衍老道一聲大笑,立刻收起蓮花燈,右手突然出現一把浮塵,身形化作一道雷光,在兩個大手之間不斷穿梭轟擊。

    黑霧空間內…

    “各位,放心待着,莫要亂動!”

    張奎囑咐了那些白衣道士後,頓時眼熱地看向遠處。

    黑霧已經裹進了二十幾名“神奴”,正在那邊昏頭昏腦地亂轉。

    唰!

    張奎瞬間出現在那些“神奴”上空,陸離劍藍光閃爍,狠狠劈砍下來。

    一個個倒塌的石人上空,華衍老道化作雷光,打的兩隻烏青大手不斷後退。

    若不是他一直要小心避開那些秘境外的虛無黑暗,顯然可以速度更快解決戰鬥。

    而在下方,

    黑霧翻滾奔涌,如同食人鬼怪。

    不一會兒,竟然開始向周邊擴散,彷彿要逐漸蠶食整個石人通道。

    而在黑霧空間內,被吸進來的,已經不僅僅有“神奴”,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巨大毒蟲,以及不少衣着年代明顯不同的殭屍。

    不管是何物,張奎已經殺紅了眼,陸離劍寒煞逼人,到處都是碎裂的冰塊,地下凝結了一層白霜。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

    青州以東,山勢連綿迂迴不斷。

    山間白霧繚繞,溝壑縱橫,野澗水流潺潺,飛珠濺玉。一株株古柏蒼松鬱鬱蔥蔥,老幹虯枝橫斜,枝葉隨風搖曳,颯然有聲。

    狂風起卷,小動物們瘋狂逃竄,仙鶴扇動着翅膀落了下來。

    “天機子這老雜毛怎麼躲在這地方…”

    仙鶴嘟囔着左右一瞅,頓時看向一片古林,呼呼扇動了幾下羽翼。

    嗤!嗤!

    青風如刀,如旋風般涌向老林,沿途地面泥土碎石迸裂,如同被無數把刀剮過一般。

    老林一陣扭曲,但瞬間又恢復正常。

    仙鶴眨了下眼,嘀咕道:

    “天機子老雜毛陣法果然一絕…”

    “誰?!”

    一聲怒喝響起,一名眼神陰鬱,頭頂紋着太極圖的老者拄着柺杖,忽然出現在老林外。

    他看着仙鶴,眼神微凝,

    “是你這賊鳥,來我這裡搗什麼亂!”

    仙鶴尷尬一笑,

    “呵呵,莫怪莫怪,實則是老酒鬼出事了,被困在古秘境中,來請你去救個場。”

    這老者冷哼了一聲,

    “沒時間,他那麼厲害又死不了,過段時間自己就會出來。”

    仙鶴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如潑婦般罵了起來。“你說的倒輕巧,要是真出事怎麼辦?”

    “我把你個沒良心的,老酒鬼可是救過你的命,信不信我砸了你這鬼地方!”

    “賊鳥閉嘴!”

    天機子眼中出現一絲怒火,卻又有些無奈,“待我收拾一下,這就跟你走,真不省心…”

    說完,瞬間消失。

    “哼,這還差不多…”

    仙鶴滿意地哼了聲。

    另一邊陣法之內,卻是隻有簡單幾間茅草屋,門前放着一座丹爐,正在冒着渺渺青煙。

    天機子的身形突然出現,沉思一下後,向着左側茅屋走去。

    打開門,裡面赫然盤坐着一名女童,披頭散髮垂着腦袋,渾身被一道道刻着符文的鐵鉤穿過。

    鐵鉤後掛着烏黑鎖鏈,鏈接在地上的太極圖案石板上,鮮血淋漓,已經發黑凝固。

    wωw. ттκan. ¢O

    天機子哼了一聲,

    “道友莫裝死,任誰也想不到你會藏在這裡,我回來後,若你還不交出東西,別怪老道手狠,徹底破了你的元神!”

    說完,轉身關上門離去,沒一會兒,隨着仙鶴沖天而去。

    天機子離開後,女童緩緩擡起了頭,面容清麗絕倫,額頭竟然長着一塊菱形的水晶,如玉眼一般。

    女童面無表情閉上了眼睛,額頭水晶開始閃閃發光,那些沾在鎖鏈上的血液立刻發出嗤嗤聲響。

    而鎖鏈,也開始石化、腐朽…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