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四章 城下夜戰,妖族三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四章 城下夜戰,妖族三途字體大小: A+
     

    夜幕低垂,月光被烏雲遮擋,曠野籠罩在一片夜霧之中。荒草萋萋,夜風拂過發出沙沙的聲音。

    不知什麼時候,原本熱鬧的蟲鳴聲忽然停止,黑霧如流水般蔓延而過,沿途草木如潑了硫酸般迅速變黑枯萎,嗤嗤作響。

    黑霧涌動的前方數百米,正是黑水城…

    城牆之上,張奎冷笑一聲,拿起酒葫蘆喝了一口。

    “道…道爺,您到底要幹什麼?”

    旁邊衛兵提着燈籠結結巴巴問道。

    這道人突然出現在城牆上,衛兵們嚇了一跳,本來想要捉拿,但上官卻吩咐不要理會,只派一人跟着就行。

    張奎嘿嘿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咱是來殺妖的。”

    “妖?”

    衛兵一愣,提起燈籠照了照,城外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

    “哪有什麼妖…”

    張奎笑了笑,收起酒葫蘆,“取把強弓和火箭來。”

    衛兵一愣,猶豫了一下,連忙打眼色讓旁邊人取來了弓箭。

    張奎一把接過,破邪符貼在箭上,點燃箭頭後,滿月彎弓,嗖的一下射了出去。

    箭支帶着流火,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沒入黑暗中。

    幾名衛兵伸長了脖子觀望。

    嘭!

    伴隨着一團巨大的火光,巨大的野獸嘶嚎聲突然響起,之間那黑霧之中猛然躍出一隻碩大的蜈蚣。

    這蜈蚣擡起身子,竟然有兩層樓高,密密麻麻的利肢張牙舞爪,頭頂是兩排六隻燈籠一樣的眼睛。

    “妖…妖怪!”

    衛兵們嚇了一跳,手忙腳亂開始拉弓,但身上卻哆哆嗦嗦不聽使喚。

    張奎則反手抽出了陸離劍,哈哈一笑,“總算來了個大傢伙!”

    說完,登上城牆猛然躍入夜空。

    “都住手,莫誤傷了道長!”

    衛兵連忙制止衆人發箭,心驚膽顫向外看去。

    城下黑不隆冬什麼也看不見,只能聽到巨大的嘶嚎聲和土地轟轟的破碎聲。

    城下,張奎揮手劈出一道劍氣,緊接着就砰一聲彈射而出,躲避迎面撲來的巨大毒牙。

    罡氣在蜈蚣頭上留下深深的口子,妖物吃痛不停甩頭,綠色汁液四濺,落在地上發出嗤嗤的聲音。

    “好猛的毒!”

    張奎臉色一邊,連忙後退,一不小心布袍濺上一滴,頓時腐蝕出個黑窟窿。

    蜈蚣妖嘶吼一聲,身體兩側氣孔開始同時向外噴出毒氣,頃刻佈滿了方圓數百米。

    張奎冷哼一聲,身形傾斜極速後退,腳尖連點,踩着城牆飛了上去。

    “妖物放毒,都離遠點,接弓箭一用!”

    話語未落,已搶過一把強弓和一壺箭轉身躍下城牆。

    一名衛兵好奇探頭向外看,突然頭暈眼花,捂着脖子臉色烏青倒在了地上。

    其餘衛兵嚇得連忙後退。

    另一邊,張奎身在半空,就已經不停搭弓拉箭,黑籃陰煞纏繞其上,嗖嗖嗖射入毒霧之中。

    陰寒之氣四散,毒氣凝結沉降,露出蜈蚣妖的身形,渾身插滿箭支,已成爲一個巨大的冰雕。

    嘩啦一聲崩碎,滿地冰肉碎塊被毒汁腐蝕得吱吱作響。

    腦中界面上,一個技能點攢滿,還多了一小截。

    張奎哈哈一笑轉身欲走,卻又眉頭一皺扭回了頭。

    只見蜈蚣妖頭顱碎裂之地,一個拇指大的妖丹發着淡淡的紅光上下漂浮。

    “應該是好東西…”

    張奎拿布包上跳上城牆。

    再次回來,待遇大不相同。

    衛兵們一臉討好,又是熱酒,又是烤肉,伺候的十分周到。

    張奎呵呵一笑,繼續等待起來。

    或許是蜈蚣妖屍體死氣瀰漫,這一晚再沒有妖鬼窺視,天快亮時,張奎在衆目睽睽下隱身消失。

    城內情況複雜,又有那陰險書生一旁窺視,他可不想暴露了客棧據點。

    回到房間,老黃鼠狼已經等在那裡,正端着大煙杆子一口一口。

    “你這老妖煙癮賊大,也不怕嗆死!”

    張奎笑着打開了窗,

    “怎麼不在你那老窩待着?”

    老黃鼠狼嘆了口氣,“那邊來的欽天監好手越來越多,總有那麼幾個看咱不順眼,還是早走爲妙。”

    張奎呵呵一笑,“那就跟在我身邊。”

    這老黃鼠狼和吳思遠達成了協議,作妖奸刺探情報,待青州安寧後弄個偏僻的小山頭,給他的徒子徒孫們安身。

    “對了,你看看這玩意兒。”

    張奎一拍腦袋,從懷中取出那枚妖丹。

    老黃鼠狼眼睛一亮,嚥了口唾沫,“好東西,這可是百年老妖的內丹,若是找個合適的妖物煉化,能增加不少修爲。”

    “對人沒用嗎?”

    “普通人若服了,怕是會妖氣侵染變成怪物,若是你這樣的服了,頂多能增加點兒毒物抗性。”

    “那也合算,正好泡酒。”

    張奎點頭,作勢就要往酒葫蘆裡扔。

    “大爺,奎爺,住手!”

    老黃鼠狼急了,連忙攔住,“暴殄天物啊,老黃那兒還藏了些上好的靈藥,跟您換了咱們都好。”

    張奎眉頭一挑,“你沒騙我?”

    老黃鼠狼一把搶過妖丹,“哪敢呀,絕不讓您吃虧,而且這東西真的對人沒用。”

    張奎哈哈一笑也不在意,

    “對了,我一直好奇,你們這妖物到底是咋修煉的,怎麼好像亂七八糟,昨晚那蜈蚣妖修爲不錯,卻沒化形。”

    “奎爺您有所不知…”

    老黃鼠狼美滋滋地將妖丹收好,“別的東西不提,咱這妖類修煉,雖繁複紛雜,卻基本有三個路數。”

    “其一就是修煉本體,不斷演化血脈,不化形,體型龐大並且有自己的天賦神通。這類妖物喜好吞噬血肉,修煉很快卻少有靈智。”

    張奎點頭,“嗯,昨晚的蜈蚣妖就是這類吧,放毒的本事確實厲害。”

    “沒錯…”

    Www☢ тTk ān☢ co

    老黃鼠狼抽了口煙,

    “這其二嘛,就牽涉到妖族的神話。”

    “傳說太陰之上,有遠古妖仙建立仙庭,他們穿梭於星海之間,追星逐月,好不自在。”

    “他們澤被萬千生靈,只要在滿月之時誠心祭拜,就能開啓靈智踏上修行之路,各族均有法門。”

    張奎嬉笑,

    “真的假的,那要是人祭拜,豈不是就能變成人妖?”

    “對人沒用!”

    老黃鼠狼翻了個白眼,

    “你以爲老黃這身修爲是怎麼來的?”

    說着,這老妖突然嘆了口氣,

    “要說這人族,確實是天地鍾靈,雖說壽命短,經脈靈穴卻暗合天數,前兩種方式想要渡過天劫十死無生,所以纔有那麼多妖物搶着化形,以期爭得一線生機。”

    “這就是第三種方式,化形學習人族功法。”

    張奎心有所感,

    “萬物爭舸,艱險無限,不知成仙后又是一番什麼光景?”

    老黃鼠狼嗤笑道:

    “醒醒吧,別說你們人族,就是四大妖洞也曾傳出風聲,從未聽說有人成仙。”

    “這世上啊,無仙亦無神,求的只是長生而已…”

    ……

    與此同時,城外卻亂城了一鍋粥。

    天亮之後,狼藉的戰場頓時顯現,碎裂的巨大甲殼和肉塊撒的到處都是,方圓數百米草木枯萎、蟲蟻死絕。

    好在地點不在大路上,不過也有不少百姓遠遠站着圍觀,互相交流着從衛兵那兒傳來的八卦。

    黑水城欽天監士兵們捏着鼻子處理現場,周都尉臉色不好。

    “天還沒亮,那道人就站在門外吼着叫我們來洗地,把我們當什麼了!”

    書生秦易搖着紙扇,一臉微笑,

    “且讓他得意幾日,真以爲不到辟穀境的修爲,就能鎮壓得了一城?”

    說着,眼睛不經意往身後人羣中看去。

    圍觀的百姓身後,一人壓了壓帽子轉身離去,來到僻靜無人處,立刻化爲一隻烏鴉,向着天空飛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