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三章 女鬼書生,暴風前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三章 女鬼書生,暴風前夕字體大小: A+
     

    夜色深沉,冷月孤懸。

    燈籠燭火星星點點,黑水城一片寂靜,偶有打更人的鑼聲從街邊傳來。

    咚——咚!咚!咚!

    “四更時分,緊閉門窗!”

    鼓樓上方,張奎站在最高處眺目遠望,夜風輕撫,藍色道袍微微飄動。

    今晚照例出來當夜遊神。

    黑水城就像一塊肥嘟嘟的肉,無面鬼王已死,城內妖邪清理一空,應該會吸引不少邪祟。

    哪怕是小鬼,只要再幹掉一兩個,就能獲得一個技能點。

    但出乎他意料,已經過了四更(凌晨一點),也沒發現任何異動。

    難道這些東西反應太慢?

    就在他搖頭準備回去休息的時候,北城突然升起一股鬼氣,張奎森然一笑,嗖的一下飛射而出…

    這是一處無人荒宅,大概是某個家道中落的富商所留,無人打理下早已荒草萋萋、蛛網遍地。

    然而,花園庭閣中,卻是輕紗幔帳隨風飄搖,朦朧燭火之間,三名美女正彈琴作樂,幽怨輕唱:

    “佳人十五弄琴簫,月下懷春苦今宵。彈琴飲酒不知愁,西城楊柳月樹梢…”

    風聲輕動,張奎大袖翩翩落入院中,微微一笑,大步走向亭臺。

    三名女子看到他後也不害怕,反而輕咬朱脣,媚眼傳情,互相纏綿間紗衣滑落,露出美好軀體。

    張奎哈哈一笑,

    “一路走來,盡是些飲血噬肉之輩,多情的女鬼倒是第一次見,難得難得…”

    三名女子沒有說話,而是魅惑地看着他,高仰酒壺,酒液順着口角向下滑落…

    “唉,可惜…”

    張奎突然嘆了口氣。

    一名女鬼眼波流動,“公子可惜什麼?”

    張奎搖頭,反手緩緩抽出陸離劍,

    “可惜在下生就一雙慧眼,各位小姐全是面目猙獰,血氣沖天,更可惜了這大好月色!”

    呼,一陣陰風颳過,燈火熄滅,紗帳腐朽,伴隨着淒厲的尖叫,三名女鬼直撲而來,半空中就化作青面獠牙,蒼手紅爪的厲鬼。

    唰!

    藍黑色罡煞纏繞,張奎大劍一揮,罡煞隨着劍氣扇形向外擴散,沿途荒草全部瞬間凝霜後碎裂。

    三名女鬼來不及尖叫,就化作冰雕碎裂,陰氣四散。

    然而,張奎卻皺了皺眉。

    經驗值一點沒漲,那些陰氣也迅速歸攏,向着旁邊一間荒廢的屋子射去。

    張奎緩緩轉頭。

    從黑暗出走出一書生,輕搖紙扇,搖頭嘆息,“兄臺真是不解風情。”

    說着,拱了拱手,

    “在下秦易,這位兄弟尊姓大名,是哪家的客卿?”

    張奎眼睛微眯,

    “好說,姓張名奎,散人一個。”

    書生秦易面色逐漸轉冷,

    “即是散人,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地面麼,深夜遊蕩,有何所圖?”

    張奎嘿嘿一笑,

    “關你屁事!”

    書生眼中兇光畢露,

    “找死!”

    Wшw▪TTKΛN▪¢Ο 話語未落,人已直射而出,紙扇揮舞,頓時狂風走石。

    “好身手!”

    張奎森然一笑,陸離劍翻轉劈飛,劍氣裹着寒煞迎面而上。

    轟!

    ◆t t k a n◆c o

    氣勁潰散,寒霜風捲,庭院內頓時佈滿冰晶,夜月下彷彿晴雪初降。

    而兩人的身形早已同時消失,只見地面不斷碎裂,空氣中人影閃爍,叮叮叮火花四濺,轉眼間已經連續交手數次。

    怪不得這書生如此囂張。

    若只論武功,尹太監是張奎見過身手最好的,但這秦易不僅絲毫不差,還將術法融於其中,交手時陰風陣陣,鬼哭狼嚎。

    他手中的鐵扇也不是凡物,和陸離劍不相上下,更讓張奎鬱悶的是,自己的劍法竟然遜色不少。

    說實話,他單論拳腳不輸於人,兵器雖然練過,但比起這些老江湖還差的遠,以前全靠以力服人。

    張奎本不在意,斬妖術五級後就可學飛劍術,但時候劍、炁、煞合一,舉手投足全是恐怖劍氣,更能千里之外斬人首級,誰還更你玩近身。

    但現在看來,還是得找個劍譜練練…

    還好,書生秦易也打的很鬱悶,張奎寒陰罡煞威力驚人,完全剋制他的術法,打起來像摸刺蝟一樣束手束腳。

    轟!

    又是一聲氣爆過後,地面塵土飛揚,書生秦易迅速後退,張奎也停了下來喘口氣。

    書生秦易眼中驚疑不定,隨即換了副嘴臉,握着鐵扇拱手微笑道:

    “張道友道法驚人,是在下唐突了,不知道友是否有興趣加入欽天監?”

    張奎一愣,隨後樂了,

    “打不過就拉攏,你可真實在。”

    秦易打開扇子笑了笑,

    “你我既無恩怨,何必打生打死,青州什麼情況想必張兄也知道。”

    “劉公公已經承諾,若得到石人冢功法,會與所有客卿分享,張兄何不加入共謀大事?”

    張奎呵呵一笑,

    “這老太監倒捨得下血本,可惜功法雖好,給老太監效命卻難受的很,不去!”

    秦易皺眉,

    “心存正邪?張兄看起來不像是個傻子。”

    張奎輕撫着陸離劍,

    “我雖不是個頂尖聰明人,但卻知道,這世道敗壞,往往就是自以爲聰明的人太多。”

    秦易眼神微凝,隨即展顏一笑,

    “既如此,在下就此別過。”

    說完,身形極速後退,腳尖在地面連點兩下後,躍上房頂消失不見。

    望着對方消失的身影,張奎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兇光。

    這書生言語從容,必定藏着不小的底牌,且能屈能伸,陰險的很。

    不過道不同不相爲謀,他前世是個匹夫屁民,對這種殘害普通人還不當回事的邪修,打心眼裡厭惡。

    且再提升些實力,

    下次見面,直接打死!

    想到這兒,張奎也轉身躍上夜空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書生秦易已經回到欽天監內堂,若無其事地端起一杯熱茶輕吹。

    等了一夜的周都尉在旁邊小聲問道:

    “秦先生,對方是什麼路數?”

    秦易不屑地冷笑一聲,

    “說是個散人,但也不排除是朝廷那邊的人,不過身手還不錯,眼下多事之秋,不想和他多糾纏。”

    周都尉心中有些不忿,“那…就任由這人每晚在咱們頭頂亂竄?”

    秦易笑了笑,

    “劉公公已經傳來消息,滇州的九子鬼婆會來加入,那可是個辟穀境的老魔,到時不管他是什麼人,都死的難看!”

    “辟穀境?”

    周都尉眼睛一亮,頓時樂開了懷。

    ……

    劉公公的人馬在等強援,吳思遠也傳來書信,兩位鎮國真人正帶着好手從京城趕來。

    雙方都不想節外生枝,因此黑水城暫時陷入一種詭異的寧靜。

    普通百姓依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絲毫察覺不到暴風到來的陰雲。

    張奎則樂開了花。

    無面鬼王消失的消息已經傳遍四野,一波波的妖邪開始向黑水城而來…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