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一章 白雲觀毀,黑水城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二十一章 白雲觀毀,黑水城亂字體大小: A+
     

    “客官,客官,您的酒…”

    張奎被驚醒,看到旁邊店小二的笑臉,隨意擺了擺手,“放下吧。”

    狠狠灌了一大口本地土釀,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

    在山洞徹底塌方的最後一刻,他衝了出來,白雲觀的那些假道士們早已經四散而逃。

    回首而望,小半截山坡都陷了下去。直到下山後,仍心有餘悸。

    剛纔那玩意兒是什麼?

    看樣子是放大的死人手,甚至手腕下還有破爛的袖袍。

    但僅手就有十幾米長,

    本體該有多大?

    那白雲觀內的老鬼已經讓他毫無抵抗之力,甚至盤踞一城竊取神位,但面對怪手卻像被捕食的小蟲。

    謎題還有很多。

    比如庭山,是否就是就是那個怪手主人的墳墓?

    還有那些養屍人,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孃的,真是個瘋狂的世界…”

    張奎嘀咕一句,仰頭喝乾碗中酒。

    或許是老鬼消失的原因,再加上白日金烏熾盛,一直縈繞在黑水城上空的那股邪氣已經漸漸消散。

    但,混亂纔剛開始。

    張奎冷眼瞧着對面的白雲觀。

    剛纔十幾名狼狽不堪的假道士跑回後,沒過一會兒裡面就亂了起來。

    幾名大漢揹着沉重的包袱剛跑出來,就被突然出現的幾名欽天監軍漢拿刀架在了脖子上。

    街上突然大亂,一隊隊持矛士兵列隊跑了過來,沿途行人和小販連忙躲避逃散。

    待軍士將白雲觀圍得水泄不通後,出城時見過的那個欽天監周都尉騎馬緩步過來,冷眼掃視一圈。

    “今已查明白雲觀勾結妖魔,禍亂黑水城,衆人聽令,剷除妖人,拆毀神像,一個都別放過!”

    一聲令下,如狼似虎的士兵們頓時衝了進去,裡面很快傳來廝殺慘叫聲,沒一會兒,大殿方向就升騰起黑煙。

    同時,四名皁衣大漢擡着頂小轎打街邊而來,旁若無人地緩緩停下。

    這周都尉連忙翻身下馬,彎腰拱手,“秦先生,妖巢已控制,請您示下。”

    一隻膚色蒼白的手緩緩掀開轎簾,指甲黝黑修長,手中還握着把小扇。

    轎內下來一人,書生打扮,膚色蒼白之中透着青灰,眼睛細長,看起來鬼氣森森。

    這書生刷的一下打開扇子,扇面上花滿了形色各異的侍女,只見他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放心,那無面鬼王已魂飛魄散,叫你的人不要亂動庫房的東西,事後劉公公自有賞賜。”

    “是,先生!”

    那周都尉面帶喜色,領着幾個人衝進了白雲觀。

    突然,這書生似有所感,猛地轉頭看向酒館,又疑惑地搖了搖頭。

    酒館內,臨窗的酒桌上放着幾枚大錢,旁邊已經空無一人。

    小二撓了撓頭,

    “客人呢,剛剛還在啊…”

    酒館房頂之上,張奎將灌滿的酒葫蘆掛在腰上,奇怪的是,滿大街人都好像看不到他。

    隱身術第一次使用,效果蠻好。

    這術法有個好處,只要不攻擊或收到攻擊,效果可以一直維持。

    張奎發動隱身術,自然不是怕了那詭異的書生,而是發現了一個熟人。

    遠處圍觀的百姓之中,一人壓了壓斗笠,轉身就走。

    正是初來時領他入白雲觀的王虎。

    這傢伙只露過一次面,對於他口中的神秘主子,張奎非常好奇。

    王虎顯然很警惕,不時觀望四周,並且專挑偏僻小巷行走,而在他旁邊的房頂上,張奎腳尖輕點,如紙鳶一般滑翔,不露出一絲聲響。

    來到城北一處普通的民居小院,王虎左右看了看,在貼着門神的破舊木門上有節奏敲擊了幾下。

    張奎悄無聲息落在院牆上。

    只見屋內走出一包着藍色粗布頭巾的老漢,白髮蒼蒼,看起來和普通百姓毫無兩樣,身形卻矯健非凡,迅速打開了院門。

    “怎麼樣?”

    交流好書,關注vx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進屋說!”

    兩人鬼鬼祟祟進了屋。

    張奎則輕輕飄到了窗跟前,微微一笑,凝神靜聽。

    “倒底出了什麼事?”

    “我問過回來的人,庭山陰窟突然塌陷,誰也不知道里頭髮生了什麼,無面鬼王的寄身神像破碎,其他人怕也凶多吉少。”

    “該死,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世子怪罪下來怎麼辦?”

    “非戰之罪,世子應該不會懲罰你我,不過黑水城倒是不能待了。”

    “哼,倒是白白便宜了劉老狗。”

    “哈哈,他倒是得有牙口吃掉這塊肉,沒了辟穀境的老妖坐鎮,邪祟皆至,黑水城怕是很快就要亂了。”

    “那我們一會兒就走…”

    之後的都是閒話,這兩人沒一會兒就鬼鬼祟祟鎖上院門,駕了輛馬車向城外而去。

    張奎坐在房頂上,看着兩人離去的身影,喝了口酒失聲冷笑。

    世子…

    能被稱稱作世子的還有那個?

    據吳思遠所說,青州藩王李鴻壽生性膽小,沉迷於字畫,在領地內名聲頗佳。

    沒想到兒子卻是個膽大包天的主,勾結妖魔,所圖必定不小,而且聽那意思控制的地方不少。

    還有那欽天監的劉公公,招攬的那陰森書生一看就不是正經人,公然搶佔地盤,怕是也已經豁出去了。

    人心鬼蜮,都不是好人。

    想到這裡,張奎身形一閃,向着城西一家客棧飛馳而去。

    露出身形進門後,張奎左右一打量,“掌櫃的,還有沒有天字號包房?”

    正在埋頭算賬的老頭連忙起身,渾濁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客官,小店那有什麼天字號房,倒是大通鋪還剩一間。”

    “那就這個,順便備些熱水。”

    “好好,客官請隨我來。”

    兩人來到樓上最拐角一間房,掌櫃的打開房門做了個請的手勢,待張奎進去後立刻從外面關上了門。

    張奎也不在意,這都是吳思遠的安排,在他來的第二天就有人買下這家客棧作爲據點。

    屋內有四五名換了普通百姓裝束的漢子,都是京城欽天監的人,看到他後連忙起身拱手。

    “見過張道長。”

    張奎點了點頭,看向窗邊一人,眉頭一皺,“你怎麼來了?”

    這人花白的頭髮,冷峻的面容,正是尹公公,本名尹白。

    尹公公嘴角抽了抽,

    “咱家快馬加鞭回京面見聖上,誰知道這要命的差事竟又落到了我的頭上。”

    張奎嬉笑,“我看你怕是心裡挺得意吧,要是青州肅清,這欽天監封疆大吏的位置還能跑了?”

    “那也得能活下去再說…”

    尹公公搖了搖頭,隨即正色拱手,“道長,白雲觀大亂,倒地發生了什麼?”

    張奎看了下旁邊,尹公公立刻將所有人趕了出去。

    “這事真是一言難盡…”

    張奎搖了搖頭,低聲將所有事情,甚至包括那隻怪手都講了一遍。

    沒什麼可隱瞞的,那種東西根本不是他能解決,還不如交給朝廷探路。

    大乾朝疆土廣闊,能夠在無數妖魔邪崇的威脅下控制這麼大的地方,張奎相信朝廷一定不止明面上這點實力。

    尹太監聽得眼睛都有些發愣,半晌纔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哼,藩王府好大的膽子!只是沒想到這裡竟有一處古秘境…”

    “古秘境?”

    張奎眯了眯眼,“那是什麼東西?”

    尹太監猶豫了一會兒,

    “張道長是自己人,我也就不瞞你了,這其實關係到朝廷的根本…”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