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七章 梟首黑屍,亂象之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七章 梟首黑屍,亂象之源字體大小: A+
     

    “黑山老妖?”

    涼亭下三人面面相覷,胖和尚和尖嘴女子眼中滿是不以爲然,雲虛老道則微微一笑,客套了一句。

    “道友大名,如雷貫耳。”

    get不到梗啊…

    張奎不以爲意,轉頭看向黑屍道人,嗤笑道:“想明白了吧,放你這廝在江湖上亂晃,豈不弱了我的名頭?”

    “饒你一命也行,昭告天下換個名號就行,我看躺屍道人就不錯…”

    對面黑屍道人氣得滿臉扭曲。

    無論正道邪道,行走江湖靠得就是個名聲響亮,要是被一個無名小卒逼的改名,那乾脆抹脖子自盡好了。

    “找死!”

    黑屍道人怒吼一聲,雙手結印,渾身道袍頓時如灌了風般鼓脹不休,一張張猙獰的面孔浮現,似乎要破衣而出。

    對面涼亭下,胖和尚剛扣下一顆頭骨念珠,雲虛老道就衝他微微搖頭。

    胖和尚立刻會意,微笑地收了起來。

    這黑屍道人在京城連犯十幾樁血案,也不知道是真厲害還是傻,反正頂着偌大的名頭來到這裡,囂張的很。

    但江湖無非就是這樣,名聲大了,就會有人要踩着上位。

    正好試試他的手段。

    而此時,黑屍道人也施術完畢,院內早已經陰風陣陣,院內出現了一對對黑色的小腳印,所過之處花草枯萎,青石板滋滋冒煙,將張奎緊緊包圍。

    涼亭下三人眼中冒出一絲凝重。

    邪崇對於普通人來說恐怖,但他們卻是整天打交道,自然眼力不淺。

    “無形屍鬼,練屍亦練鬼,刀劍難傷無影無形,這黑屍道人果然好手段…”

    被包圍的張奎臉色不變,眼中卻出現一絲怒火和哀傷。

    其他人看不到,通幽術下他卻看的一清二楚。

    這都是些幼小的孩童,渾身像潑了硫酸一樣不斷吱吱冒煙,張牙舞爪,臉上卻是痛苦夾雜着怨恨的扭曲面孔,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見慣了妖魔鬼怪,但對同類最殘忍的,卻居然是人…

    對面的黑屍道人臉上青筋直冒,結印的雙手不停顫抖,笑容滿是扭曲,

    “你這不知死活的道人,給爺爺…”

    話語未落,就只見張奎滿眼死寂,抽出背後大傘旋身一轉。

    轟!

    滿院黑霧散開,將他和屍鬼全包裹了進去。

    院內黑霧翻騰不休,涼亭下三人全站了起來,眼中滿是驚駭。

    “這是…古器?!”

    大乾朝上古遺蹟衆多,大部分只剩風化的磚石,但有些地方詭譎不詳之事時有發生。

    偶爾會有人進入並死裡逃生,甚至翻找出上古器物,這些東西往往破爛不堪,卻擁有神奇的能力。

    以前圍繞這些東西,誕生過不少腥風血雨,但人們漸漸發現,這玩意兒邪門得很。

    大部分人接觸久了必然橫死,只有少部分人能夠倖存並使用。

    自此,古器成了讓人羨慕又痛恨的名詞。

    數息過後,黑霧迅速收縮。

    只見院內張奎身上濺滿血跡,右手撐着大黑傘,左手提溜着黑屍道人的腦袋,冷冷看了他們一眼後,就欲轉身離開。

    雲虛老道一下子站了起來,

    “黑山道友請留步!”

    張奎眼睛微眯,站過身來。

    “怎麼,你想替這廝找場子?”

    雲虛老道哈哈一笑,

    “這黑屍不知天高地厚,得罪道友自是活該,貧道只是想和道友交個朋友而已。”

    張奎不露聲色瞟了一眼那鬼氣大殿,隨後灑然一笑。

    “當然可以,在下最喜歡交朋友了!”

    誅殺黑屍也給了不少能量。

    張奎突然發現,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衆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比起那些妖魔鬼怪,

    他更想宰了眼前這幫傢伙…

    雲虛老道聽後大喜,立刻命人打掃庭院,並帶三人另找了個清靜的地方。

    “來來來,這是雲霧山產的靈茶,洗滌心肺最佳,黑山道友請品嚐。”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妙善禪師,這位是青姑,也是江湖有名的殺手‘噬心’…”

    拳頭大就是道理。

    見識過張奎的實力後,妙善大和尚立刻變得滿臉和氣,那尖嘴女人也冷着臉點頭示意。

    張奎哈哈一笑,將黑屍的腦袋扔給了老黃,“拿好了,聽說這廝身上有賞銀,蚊子再小也是肉。”

    雲虛老道眼角抽了抽,

    “黑山道友要掙朝廷的賞銀?”

    張奎眉頭一挑,

    “怎麼,朝廷的錢就不是錢?”

    “掙錢麼,誰的都一樣,不寒磣…”

    旁邊老黃也是個機靈的,怪笑一聲露出真身,隨手扯下屋內的布幔,將血淋淋的腦袋包了起來。

    其他幾人臉色都有些不好,他們身上都揹着賞銀。

    以前青州沒人動這念頭,但在張奎身邊卻莫名有些不自在。

    這傢伙難道是什麼正派人士?

    三人腦中同時冒出個念頭,但看看張奎的兇樣,又見他隨身領着妖物,怎麼都覺得不是個好人。

    雲虛老道乾笑了一聲,

    “沒錯,天下攘攘,皆爲利來,不知黑山道友接下來有何打算?”

    “打算?”

    張奎想了想,“大概先討賬吧…”

    “哦…”

    雲虛老道來了興趣,

    “難道青州有誰欠了道友的債?”

    張奎嘿嘿一笑,轉頭看向妙善禪師,露出森森白牙。

    “你打碎了咱的大寶劍,不計劃賠?”

    三人眼前一黑,心中同時大罵。

    什麼大寶劍,分明就是凡鐵。

    這人怎麼比我們還黑?

    真是個死要錢的妖道!

    妙善禪師眼中出現怒火,不過看了一眼張奎身邊的大黑傘,又硬生生忍了下來。

    雲虛老道連忙打起了圓場,

    “妙善禪師也是無心,大家都是同道,莫傷了和氣,這事包在我身上,定爲黑山道友找到把稱手的兵器。”

    張奎立刻變臉,哈哈大笑,

    “好說好說,我豈是那種小氣的人,不過可別拿破爛玩意兒糊弄我…”

    雲虛老道嘴角直抽抽,

    “當然不會讓道友失望,來來,喝茶。”

    雲虛老道很會說話,在他的穿針引線下,氣氛漸漸變得圓融。

    張奎算是看出來了,這人不論身份招募好手,定是有所圖謀。

    不過其嘴風挺緊,張奎怕露餡也沒多問,想來也是和大殿中的鬼物有關。

    不知不覺到了中午,雲虛老道大擺筵席招待幾人,好在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全是些山珍海味。

    張奎也樂得吃了個滿嘴流油。

    回到雲虛給安排的房間後,老黃鼠狼正要問什麼,張奎卻打了個眼色,隨後撐起黑傘進入黑霧空間。

    老黃鼠狼眼神有些緊張:

    “已經殺了黑屍道人,還留在這裡想幹什麼?”

    張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你有沒有注意到那個大殿?”

    “你瘋了…”

    老黃鼠狼驚呼一聲,看張奎的目光就像在看傻子,“知道那裡面是什麼東西嗎?”

    張奎搖頭。

    老黃鼠狼嘴裡嘀咕了幾句,又抽出大煙杆子點着抽了兩口。

    “我問你,青州亂像的源頭是什麼?”

    張奎答道:“石人冢的功法。”

    “知道就好。”

    老黃鼠狼哼了一聲,“要想得到功法,必須找到那個轉世的傢伙,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控制各個城市。”

    “那些強大的邪崇佔據寺院道觀假裝神明,又招呼邪道妖人充當門面,每個新出生的嬰兒都要造冊篩選。”

    “你問黑水城爲什麼沒亂,這就是原因,它們要維持表面上的秩序,糊弄愚民進行圈養。”

    “但凡敢做這事兒的,都是進入辟穀境不知多少年的老怪,有的甚至到了天劫境。”

    “天劫境要歷經雷火風大劫,沒有渡劫功法十死無生,這幫傢伙早瘋了,就算鎮國真人來了也敢幹,你這傢伙簡直是送死!”

    說到這兒,老黃鼠狼苦口婆心勸道:

    “有了黑屍道人的頭,已經能夠交差,剩下的交給欽天監頭疼,咱們從中賺點好處就行。”

    “原來是這樣…”

    張奎摸着下巴想了一會,眼神很快變得堅定,“你要是怕就先帶着頭回客棧,順便讓吳老頭幫我做件事…”

    商議好後,老黃鼠狼立刻帶着頭顱消失在道觀,臨走時看張奎的眼神就像在看死人。

    “我會死嗎?”

    張奎冷笑一聲,

    看向了那座宏偉的大殿。

    此時已過中午,陽氣開始衰落,那沖天的陰邪之氣已經開始升騰,漸漸瀰漫了整座城市…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