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五章 青州艱險,逆流而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五章 青州艱險,逆流而上字體大小: A+
     

    “奎爺,我再給您端一罈!”

    客棧內,侏儒小二一臉討好,滿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好說,再弄點吃的。”

    張奎哈哈一笑,“折騰大半夜,這肚子又餓了。”

    “好勒…”

    侏儒小二毛巾一搭,歡天喜地向廚房跑去。

    看到張奎去而復返,劉貓兒師徒和吳思遠頓時又驚又喜,聽到鬼物被滅,更是鬆了口氣。

    過程張奎沒細談,打着哈哈應付了過去,只說這幫鬼物不堪一擊。

    其他人也不在意,只有尹太監和老黃鼠狼羨慕地看了一眼張奎身後的黑傘。

    一番驚嚇,衆人也沒了睡意。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張奎自顧自吃喝,吳思遠則面色微沉,向老黃鼠狼問起了青州的情況。

    老黃鼠狼吧嗒着旱菸,沉默了一會兒幽幽說道:

    “各位都是有見識的人,想必都聽說過金光洞吧?”

    “石人冢!”

    吳思遠吃了一驚,脫口問道:

    “青州的混亂和石人冢有關?”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就連正在喝酒的張奎也變得臉色嚴肅。

    “三山四洞五水府!”

    這句話雖未寫入史書,甚至各朝各代都刻意禁止民間談論,但關於其恐怖的傳說卻一直在江湖中流傳。

    “三山”指的是大乾邊境及內海無人區的三條山脈,分別是“墜仙”、“蒼空”和“玄陰”山脈,方圓千里寸草不生,但凡靠近,都會詭異橫死。

    沒人知道這三條山脈有多高,只知道山上或霞光籠罩氣象萬千,或陰雲遍佈雷光閃閃。

    別說普通人,就連護國真人和厲害的妖魔也不敢靠近。

    萬幸的是,從未聽過三山之中,有什麼東西出來禍害世間。

    不過也有人傳說,它們一出世,就會埋葬整個時代,所以纔沒有任何記載。

    “四洞”則指的是大乾境內妖鬼邪祟洞府,分別是死人洞的“將軍墓”、彩雲洞的“蠆國”、金光洞的“石人冢”和萬妖窟的“靈教”。

    這些地方就像是大乾朝的國中之國,生人勿近,每次出現都伴隨着腥風血雨。

    最嚴重一次,甚至一州之地淪爲鬼蜮,歷史上的大災、朝代更迭,背後或多或少都有它們的影子。

    五水府也一樣,分別盤踞於大乾朝的五條主要水脈的奇詭險要之地。

    這還只是大乾朝內部情況,據劉貓兒所說,大乾北部的鬼戎國,西方的孔雀佛國,都有類似情況。

    可以說,人類王朝的立國之基,不是對外戰爭,而是看誰能夠在這個妖魔肆虐的危險世界生存繁衍。

    看到衆人驚駭的表情,老黃鼠狼點了點頭,白色長眉下渾濁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十多年前,我還在小孤山修行,雖道行低下,但交友廣闊,膝下也有一幫子孫,倒也樂得清靜。”

    “但忽有一日,天生異光,地動山搖,有兩道煞光互相廝殺,所過之處萬物凋零,小孤山所在山脈,除了我僥倖逃脫,無論人妖全部死絕。”

    “幾天後,石人冢放出了消息,它們有叛徒轉生爲人,將會在青州出世,無論誰找到,都會提供一部可修至大乘的功法。”

    “大乘?!”

    尹太監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眼中滿是震驚。

    張奎也皺起眉頭若有所思。

    修行法門萬千,講的是道行高低,並不像前世修真小說一樣會給你挨個弄出什麼等級。

    有些修了法門的術士不一定能勝過尹太監這類武林高手,但也有可能剛好剋制一些強大妖鬼。

    不過總的來說,道行也分境界。

    分別是開光、辟穀、天劫、神遊和大乘,再往上就是傳說中的仙佛。

    開光就是超凡脫俗,是人則延年益壽,是妖則開啓靈智,可以修術法。

    他一路所見術士和妖鬼大多爲此境,包括蓮和她那邪僧師傅,只是道行高低不同。

    到了辟穀,則不需要凡間飲食,開始吞吐天地之炁,道行一日千里。

    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經歷雷、火、風三災不停洗練自身,是爲天劫境。

    天劫一過,靈體初成,開始神遊天地感悟大道,悟得神通,直至大乘。

    張奎笑着將碗中老酒一飲而盡,“如果我沒猜錯,青州之亂就和這功法有關?”

    “沒錯!”

    老黃鼠狼抽着煙一臉無奈。

    “消息一出,但凡有點野心能耐的妖鬼邪修都往青州跑,十幾年下來,轉世之人沒找到,青州卻亂成了一團。佔山爲王的妖邪遍地都是,百姓要供奉惡鬼才能活命…”

    一旁的吳思遠恍然大悟,隨即一臉恨恨,“怪不得近些年其他州太平許多。鎮國真人呢,欽天監呢,爲什麼隱瞞消息!”

    “青州那位鎮國真人二十多年前就開始閉關,藩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管事的官員全部橫死,至於欽天監…”

    老黃鼠狼眼中滿是嘲諷,

    “石人冢的懸賞,可不分人和妖。”

    “混賬!”

    吳思遠麪皮發紅,滿眼怒火。

    尹太監也陰惻惻笑道:“怪不得劉公公也不爭了,逢年到頭就送禮,原來是出了這茬。”

    老黃鼠狼在木凳上磕了磕菸袋鍋子,撒下一地菸灰,幽幽說道:

    “看在患難一場的份上,老黃我給各位大人個勸,就此回頭吧。”

    “青州亂象已成,就算再來個鎮國真人也沒用了…”

    聽完這老妖的話,吳思遠臉上陰晴不定,尹太監眼神詭秘,不知在想着什麼。

    張奎瞧着有趣,哈哈一笑轉身往房間走去。

    剛進了屋,劉貓兒就焦急勸道:

    “奎爺,這老妖說得對,那青州確實不是善地,咱們還是轉道去其他地方吧。”

    張奎啞然失笑,

    “劉老頭,你以爲我跑來跑去是爲了什麼?青州這地方,我還真就去定了!”

    “不過你們倆就此返回吧。”

    劉貓兒一愣,隨即苦笑,

    “總歸,是江湖路人嗎?”

    “誰說的…”

    張奎眨了眨眼,“老張我可不是那些裝逼的有道高人,相識一場,怎能說散就散。”

    “我有一煮酒法,可弄出烈酒佳釀,這方子就交給你經營,再幫我繼續蒐集珍貴藥草。”

    “至於冬兒,我知道你的念想,但老張的法門你學不來,等找到適合的,就會託人送過去。”

    劉貓兒師徒面面相覷,隨後老頭苦笑道:“奎爺您的想法不錯,但這東西,我們怕是沒能耐守住。”

    “放心…”

    張奎哈哈一笑躺到了牀上,

    “有人會上趕着來幫忙。”

    與此同時,吳思遠敲響了尹太監的門,見面就是深深一個大禮。

    尹太監瞬間閃過,

    “吳大人,咱家只是個小人物,可受不起您的大禮。”

    吳思遠苦笑一聲,“尹公公,我就明說吧,這青州我必須得去,若是畏懼而退,一是有負平生所學,二是無顏再立於朝堂,使家師蒙羞。”

    “還請您速速回京,將青州情況稟報聖上,調集精銳好手重組欽天監,在下才有迴旋的把握。”

    尹太監嘴角抽了抽,

    “吳大人,咱家也實話實說,幫你傳個話沒問題,但也要等我活下來再說,捉拿妖道是聖上的命令,若是無功而回,怕是見不着面就要問斬。”

    “青州咱家不想去,也得去。”

    吳思遠頓時爲難,青州兇危,要是尹太監死了,路途遙遠,自己找誰傳信?

    再說現在朝堂局勢微妙,還必須此人傳話,才能不落人口實。

    突然,他眼睛一亮。

    “有了!”

    沒一會兒,張奎看着上門的兩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你們請我幫忙斬殺妖道?”

    吳思遠點頭,拱手道:

    “道長俠義無雙…”

    “少來!”

    張奎擺了擺手,

    “我只是個俗人,再說,我怎麼知道你們不是陷害忠良,戲文上說太監不是最喜歡幹這事麼?”

    尹太監頓時臉黑,

    “你別胡說八道,那黑屍道人在京城用妖術女幹殺童男童女數十人,又祭煉成妖鬼,是哪門子的忠良!”

    “童男童女…那確實該死!”

    張奎點頭,“正好,我也有個小事請吳大人幫忙…”

    一個小時後,

    張奎對着客棧門口衆人擺了擺手,

    “都回吧,等我的消息。”

    說完,抽出身後黑傘一轉身,頓時化作一團黑霧向着遠方急速飄去。

    黑霧中傳來個氣急敗壞的聲音,

    “你去玩命,拖着老黃我幹什麼!”

    “廢話,找你當個嚮導而已,怎麼唧唧歪歪的。”

    “休想,老黃我不惹是非。”

    “哈哈哈,你這老妖口不對心,若是真愛清靜,早跑到了其他地方,在這兒開客棧裝什麼模樣。”

    “………”

    “哼,沒話了吧,天生萬物,哪個又能避得了這紅塵因果,唯有逆流而上,劈出一條大道,才能得證逍遙!”

    黑霧內隨即變得沉默。

    黑霧飛速蔓延,如風兒拂過曠野。

    遠處天邊,晨光破曉,隱約出現了一個城市的輪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