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二章 野店老酒,夜半歌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十二章 野店老酒,夜半歌聲字體大小: A+
     

    “祥福客棧…”

    張奎看了一眼破破爛爛的招牌。

    眼前這客棧兩層樓高,土木結構,煙囪裡飄着炊煙,門口牲口欄裡還拴着兩匹馬,顯然有人經營。

    大乾朝一十三省疆土遼闊,城市之間路途遙遠,路上經常能看到這種客棧。

    雖然其貌不揚,但食宿費用卻不便宜,因此雖然艱苦危險,但還是有不少人掙這份錢。

    一行人推門進去,立刻有一小二跑了過來,笑嘻嘻地問道:“客官,打尖還是住店?”

    這小二不僅是個侏儒,還天生一副大小眼,歪着頭很是搞笑。

    要是前世普通人看到,定會嚇一跳,懷疑是販賣“香肉”的黑店啥的。

    不過張奎卻哈哈一笑,

    “天這麼晚了當然要住店,準備好熱水,好酒好肉上來,對了,我們有人染了風寒,再弄碗熱乎乎的湯麪。”

    這個封建落後社會近親生子者不少,再加上亂七八糟病沒錢治療,畸形兒很常見,張奎一路上見過不少,都是苦命人。

    “好嘞,客官稍等,這就準備。”

    小兒很高興,一邊轉頭一邊嚷嚷道:“大個子,快去把幾位的馬牽好,再喂點草料。”

    “阿巴阿巴…”

    一名有些癡肥的壯漢點頭哈腰,跑出去搶着栓起了馬。

    都是殘疾人…

    張奎不經意瞧了一眼,“小二,你們掌櫃的呢?”

    “我們掌櫃的收酒去了,鄉下土燒,味道很正,您一定得嚐嚐。”

    小二一邊擦桌,一邊笑着回答。

    張奎順手將身後大劍靠在桌旁,

    “好說,先來兩壇!”

    李冬兒照顧着劉老頭,還有吳思遠那邊女眷和受傷的護衛先回房休息,大廳內張奎和吳思遠,以及兩名護衛拼了一桌。

    很快,小二搖搖晃晃抱來兩罈子酒,又端來一整隻烤好的兔子,油汪汪的撒滿辣椒粉,香氣撲面而來。

    “各位客官,昨日剛打的兔子,你們先吃着,我再去讓廚房弄點其他吃食。”

    “行,有什麼拿手的儘管上。”

    吳思遠擺了擺手,端起護衛倒好的酒,“來,張道長,吳某敬您一碗…”

    眼看幾人已經喝起,小二搭着毛巾向後屋廚房走去。

    廚房內有一聾啞老婦正在做飯,比劃交代了一通後,小二看了看身後,扒開柴堆,順着一個小洞跳了進去。

    裡面是間只有1米多高的暗室,小二聲音有些緊張,“掌櫃的,來了夥客人,其中有個人高馬大的道士,看起來不好惹。”

    暗室裡只有一盞昏黃微弱的油燈。

    一隻毛絨絨的爪子端着煙桿從黑暗中伸出,煙黃銅的袋鍋子點在了油燈上。

    隨着叭、叭兩口,刺鼻的煙霧開始在暗室中瀰漫,黑暗中傳來一個尖利蒼老的聲音。

    “咱們正經做生意,怕什麼?”

    “好好伺候着,明天早點打發走…”

    ……

    大廳內,酒過三巡,兩個酒罈子就近乎空了一多半,吳思遠一臉絳紅,兩眼已經有些呆滯。

    “道長,好…好酒量。”

    張奎哈哈一笑,

    “我喝這東西寡淡的很,莫要強撐,我幹了,你隨意。”

    就在這時,外面一陣馬蹄聲響起,緊接着幾人冷着臉推門走了進來。

    黑衣錦服,前身銀線繡着惡獸。

    欽天監…

    張奎眼睛微眯,哼了一聲,繼續低頭喝酒,他對這些人實在沒啥好感。

    這幾人掃了一眼,看到他後頓時面色大變。

    “黑屍道人!”

    說話間已經傖啷啷拔出腰間長劍,緊張地看着他,並且一人掏出細哨吹了起來。

    幾道黑影瞬間躍入屋內,列成對陣,一把把長弩對着他們。

    那長弩上架着的弩箭很特殊,刻滿了各種符文,並且以硃砂澆灌,箭頭也是黑漆漆的不知沾了何物。

    張奎眉心直跳,將手摁在大劍上,目露煞氣,“你們要幹啥?”

    這時,人羣后走出一人,花白的頭髮,面容陰柔俊美,渾身似乎都帶着寒氣。

    他眯着眼瞧了過來,

    張奎睜大眼瞪了過去。

    “哼!”

    這人突然冷哼一聲,轉身對着手下啪得一耳光,“廢物,連人都認不清,收起傢伙!”

    一聲令下,這幫欽天監的傢伙頓時刀劍歸鞘,面無表情地散開,隱約中控制了整個客棧。

    張奎喝着酒若有所思。

    他不願和欽天監打交道,只遠遠的瞧過幾回。

    那些人通常分爲兩隊,一是朝廷招攬的術士,一是特殊訓練的士兵,行動如一,對付妖邪如同打仗一般。

    不過眼前這幫傢伙,

    卻似乎更加精銳。

    就在這時,侏儒小二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各位官爺…”

    那陰柔男子沒有搭理,剛纔挨耳光的手下上前一步,臉上頂着紅掌印冷聲道:“住店,十間客房。”

    小二面露難色,“官爺,只剩五間了…”

    “讓他們騰出來!”

    這名手下有些不耐煩。

    侏儒小二爲難地王這邊看了一眼。

    張奎面無表情喝着酒,右手已經放在了劍柄上。

    然而還沒等他發作,酒意朦朧的吳思遠就已經轉回了身子,臉上滿是嘲諷。

    “尹公公好大的威風!”

    公公?

    是個太監?

    張奎詫異地看了一眼吳思遠。

    那邊姓尹的太監也是一愣,眼睛微眯,“御史臺吳大人…”

    “聽說你調任青州,爲何在此野店?”

    吳思遠冷笑一聲,

    “本官暗中上任,卻沒想光天化日受妖孽襲擊,幸得張道長施救,青州邪崇肆虐,你們欽天監做的好差事!”

    姓尹的太監面色微冷,

    “欽天監事物,不勞閣下操心!”

    說完,披風一甩,徑直向樓上走去,其餘人緊隨其後,卻是沒再提換房的事。

    侏儒小二鬆了口氣,連忙跟上支應,沒一會兒,大廳就又只剩下張奎等人。

    吳思遠抱歉地拱了拱手,

    “張道長,在下此行不希望大張旗鼓,不得已隱瞞,還望見諒。”

    “無妨…”

    張奎擺了擺手,他對對方什麼身份毫無興趣,倒是有一點很好奇。

    “這欽天監怎麼還有太監?”

    吳思遠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

    “這卻與先帝有關,原本欽天監鎮國誅邪,不得干預朝堂,但當時有幾位護國真人卻試圖勾結藩王…”

    張奎立刻恍然大悟。

    欽天監網羅天下奇人異士,實力強悍,自然會陷入朝堂爭鬥,身爲皇帝,自然要想辦法掌控。

    還有什麼人,比太監更用的省心。

    張奎笑着搖了搖頭,

    “無趣的很,來,繼續喝…”

    ……

    入夜,

    酒足飯飽又洗漱一飯後,張奎倒在牀上呼呼大睡,另一邊牀上劉老頭也發汗退燒,睡的正香。

    沒錢看小說?送你現金or點幣,限時1天領取!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免費領!

    兩人的呼嚕聲此起彼伏。

    整個客棧安靜一片,黑暗中,睡在酒桌後的侏儒小二吧唧着嘴轉了個身。

    不知什麼時候,烏雲遮住了星辰。

    黑暗中,張奎突然睜開眼。

    有東西窺視!

    他一把拿起大劍,悄無聲息跳下牀,緩緩推開了房門。

    與此同時,另一邊也傳來推門聲。

    是那位尹公公。

    兩人眯着眼互相看了一下。

    尹公公手指摁在劍柄上,

    “閣下暗中窺視,有何意圖?”

    張奎冷哼一聲,

    “老子又不喜歡男人,看你作甚!”

    “大膽!”

    尹公公頓時面若寒霜。

    客棧暗道之中,一個毛絨絨的身子縮了縮,“這兩人好強的靈覺,真是喪門神,明天趕緊打發走…”

    就在這時,它突然看向遠處,眼中出現一絲恐懼。

    而與此同時,樓上的張奎和尹公公也同時閉嘴,看向了客棧大門。

    外面,隱約有女子唱戲的聲音。

    “赤魈咆號怨魂叫,陰神呵欻生悲風,嗟哉若人兮…”

    客棧內不知什麼時候起了一陣黑霧,模模糊糊中,大門方向一個紅色的燈籠飄來飄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