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章 符籙破邪,月下斬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 第七章 符籙破邪,月下斬妖字體大小: A+
     

    呃…

    張奎頓時面露尷尬。

    連忙探查脈搏後才鬆了口氣。

    這邪還沒驅,要是人被嚇死,可就真出了洋相。

    “文昌、文昌!”

    餘蓋山也嚇了一跳,連忙撲了上來摸了鼻息後,也鬆了口氣。

    “張道長,這…”

    張奎眉頭一挑,“莫慌,只是嚇昏而已,我再試試。”

    說着,手中再次燃起罡煞,向着書生的胸口靠去。

    這次,隨着罡煞靠近,那團黑霧開始迅速收縮,書生的身體也如發羊癲瘋般抽了起來。

    張奎眉頭一皺收回了手。

    “怪不得那些人發現不了,你兒子體內這東西非妖非鬼,竟似和心臟連在一起紮了根,誅邪容易保命難。”

    餘蓋山倒抽一口涼氣,拱手深深彎下了腰,“還請張道長救我兒,餘某感激不盡。”

    “無妨,待我想想辦法。”

    張奎轉身坐在了一旁椅子上,緊閉雙眼,手指輕敲着桌子,似乎在琢磨什麼。

    餘蓋山和老劉、冬兒看着他大氣都不敢喘,深怕打擾。

    張奎裝作思考,心思卻沉在了《地煞七十二術》界面上。

    幹掉鬼將足足給了近兩個技能點的經驗,再加上一路上幹掉的零碎,湊夠了三個技能點。

    導引術是一切的根本,法力不足的話許多技能根本沒法用,張奎早就毫不猶豫升到了二級,目前的說明是:

    導引術(2級):被動技能

    技能說明:運氣調息,增強7%軀體力量並緩慢恢復傷勢,法術值每秒恢復5點。

    如今他的法力值是50點。

    除此之外,張奎還有其他收穫。

    與老劉交流後發現,這個世界的江湖也有內功真氣,武學也有相應不同的變化。

    但張奎體內真氣與他們不同,簡單來說就是先天與後天,威力更大的同時也有能力使用法術。

    剩下一個技能點沒用,就是爲了應付現在這種狀況。

    張奎本來有三個傾向技能。

    一是生光術:可以發出護體神光。

    二是符籙術:學會三種基本符籙。

    三是壺天術:一立方米戒子空間。

    碰到這種情況,張奎也不再猶豫,直接點開了符籙術技能。

    符籙術(1級):被動技能

    技能說明:學會破邪、封鎮、祛病基礎符咒。

    就在一瞬間,無數關於這三種符籙的理論、技能和經驗憑空出現在腦海,就像已經練習數百年一樣成爲了本能。

    然而,張奎心中卻閃過一絲黯然。

    符籙是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兵符、手令,是人神溝通借用力量的手段,但他學會的這三種符籙上沒有三清、蕩魔天尊等名號,一律以“炁”代替。

    也就是說,他和前世徹底斷了聯繫…

    心中輕嘆一聲後,張奎緩緩睜開眼睛,對着一臉期盼的餘蓋山說道:

    “我需要最好的黃紙、硃砂。”

    符籙術等級提高後,可以以氣化符,但現在只能依託外物。

    這世界的道門也畫符,因此黃紙硃砂並不罕見,憑藉餘蓋山的財力地位,很快找來了質地優良的黃紙硃砂。

    張奎凝神靜氣,很快畫好了一道破邪符,手指夾着一晃迎風自燃,隨後扔進準備好的一碗水中。

    “給他灌下去。”

    “好好…”

    餘蓋山連忙親自扶起昏迷的兒子,將一碗符水緩緩灌下。

    張奎啓動通幽術,書生心臟處盤踞的那股邪氣很快被某種力量撕碎分解,最終消失不見。

    沒一會兒,這書生緩緩睜開眼睛,起初有些茫然,隨後似乎想起什麼,眼睛一紅,“父親,孩兒…”

    話沒說完,淚就流了下來。

    “好好,別說了,我兒休息吧。”

    餘蓋山喜悅得嘴脣都在發抖,轉身對着張奎就是一個大禮。

    “張道長大恩,餘家沒齒難忘。”

    張奎點頭不再說話,一旁的老劉笑眯眯地湊了上去,和餘蓋山互相說起了客套話。

    這世界沒有什麼功德之說,修道離不開財侶法地,但張奎自己卻對這些迎來送往沒什麼耐心,索性全由老劉處理。

    不出意外,餘蓋山生怕幼子反覆,央求他三人多留幾日,略盡地主之誼。

    老劉沒有做主,轉頭看向張奎。

    張奎撇了一眼牀上形容枯槁的書生,眼神一動,哈哈一笑,

    “那就多留幾日,這兒的飯菜還不錯…”

    ……

    入夜,明月當空,涼風習習。

    他們三人被安排在後院一棟精緻小樓,張奎拎了壺酒翻身躍上房頂,仰躺着對月獨酌。

    老劉則在旁邊沉默着抽着旱菸。

    不同於後院的清靜,前院燈火通明、人聲鼎沸,時不時能聽到陣陣大笑。

    “冬兒呢?”

    張奎灌了口酒問道。

    老劉抽着煙呵呵一笑,

    “跑去前院了,今日天鷹山莊的人來拜訪,餘蓋山心情不錯大擺筵席,冬兒也跑去看那什麼公子去了。”

    “少女懷春,賞心樂事…”

    張奎呵呵一笑,瞥了劉老頭一眼,“你怎麼不去?”

    他早就發現劉貓兒這老頭賊精賊精,當初也是在算計自己想找個免費打手。

    不過救命埋葬之恩是實在的,加之老劉江湖經驗豐富,張奎也樂得有兩個伴兒互相照應。

    劉貓兒抽了口旱菸,

    “臨了臨了江湖老,年輕的時候覺得這片江湖精彩,整天想着揚名立萬,卻奈何武藝平平。”

    “不知不覺同輩死絕了,依舊是個小人物,也沒了心思,就這麼混着吧…”

    張奎笑而不語,看着碩大的明月又灌了口酒。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路。

    這世界仙人只是個傳說,但他卻有通天大道,只待在這紅塵磨練一番,成長起來後搗毀“將軍墓”,就去那天涯海角浪蕩一番。

    不知這明月之上可有廣寒?

    突然,他眼神一凝,嘴角露出一絲獰笑,“老子就覺得有問題,果然來了!”

    說着,拎起身旁闊劍,如夜鷹一般從樓頂直撲而下…

    ……

    餘府後宅一僻靜小院。

    廂房內,虛弱的書生余文昌正躺在牀上呼呼大睡,伺候的丫鬟也趴在圓桌上,右手支楞着腦袋一點一點。

    院外,忽得颳起一陣陰風,地上落葉簌簌而動。

    牆角翠竹暗處,陰影似乎開始拉長,以一種蠕動的方式向着廂房不斷靠近,隨後漸漸升起,化作一個黑袍遮面的人形。

    只見他對着廂房緩緩擡起了手…

    突然,它觸電般縮回手猛地後退。

    鏘!

    一柄大劍從天空落下,伴着火焰般的紅色罡煞插入青石板。

    張奎伴着一陣惡風呼嘯而至,隨手抄起地上大劍,卡啦一聲扭了扭脖子,森然一笑,

    “你是個什麼玩意兒?掀開罩子讓爺開開眼!”

    怪人沉默地看了一眼燃燒着罡煞的的大劍,嗖的一下化作黑影躍出牆外。

    “想跑!”

    張奎冷哼一聲,砰的一下,腳下青石板碎裂,也從原地消失。

    那怪人如同一條黑綢,鬼魅般在後宅中穿行,張奎緊隨其後。

    要說起來,八極配上道家導引真氣,攻擊威力更加霸烈,但畢竟沒有對應輕功,因此張奎這點很吃虧。

    地煞七十二術中有提高身法的躍巖術,他自然看不上那些尋常武學,因此這會兒明顯追不上。

    張奎一發狠,乾脆無視那些精緻圍牆,如野牛一般橫衝直撞。

    嘭——!嘭——!嘭——!

    後院一面面牆壁倒塌,磚石崩裂,女子尖叫聲此起彼伏…

    前院大廳,一幫江湖人士開懷暢飲,餘蓋山面色微醺,高舉酒杯,

    “今日雙喜臨門,一是小兒逃離惡障,再則金鷹山莊諸位…”

    話音未落,就感覺地面隆隆作響,緊接着身旁牆壁怦然炸裂,一道威猛的身影轟然而出。

    “什麼人!”

    “大膽!”

    在座的武林人士們紛紛抽出刀劍。

    “滾開!”

    張奎炸裂般怒吼,沿途連着撞飛七八人,跳上半空嗖的一下射出一道符籙。

    “封鎮!”

    啪嘰,一道黑影落在了地上,身上符籙閃爍着微光。

    張奎哈哈一笑,看也不看,反手一拳砸飛了一個上來偷襲的傢伙。

    “看你這孫子往哪兒跑…”

    “都住手!”

    餘蓋山連忙喝止住了準備動手的衆人,兩個縱越跳了過來,看了看黑影,

    “張道長,這是?”

    張奎嘿嘿一笑,

    “白天就覺得你兒子身上邪氣來得蹊蹺,沒想到果然有妖物作祟。”

    “妖物?!”

    餘蓋山瞪大了眼睛,其他武林人士也好奇地圍了上來,很快搞清楚了前因後果。

    餘蓋山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隨後化作狠厲,拱了拱拳,“張道長,請您問問這妖物,爲何要加害小兒。”

    張奎眉頭一挑,

    “不會是你兒子幹了什麼缺德事吧,那種一臉斯文的衣冠禽獸可是多得很。”

    餘蓋山被噎得夠嗆,苦笑道:

    “在下雖然不算什麼好人,但我那兒子卻是個心地純良的讀書人,從小就偷偷拿自己零用接濟孤寡。”

    “哦,那我問問…”

    張奎大踏步上前,一把掀開了黑影頭罩,眉頭一皺,

    “這是個啥玩意兒?”

    只見頭罩下,一團烏黑散發着惡臭的軟泥不斷蠕動,勉強維持着人形,時不時還有碎骨浮出表面。

    軟泥怪?

    張奎扇了扇鼻子,“真臭,你不會是茅坑成精吧,會說話不?”

    怪物:“咕嚕嚕,咕嚕嚕…”

    張奎對着餘蓋山聳了聳肩,

    “沒辦法,語言不通,幹掉了事!”

    說完,大劍燃起罡煞隨手一刺,怪物頓時泄了陰氣,化作一灘爛泥癱在地上。

    經驗條只漲了一小點兒。

    “原來是個小怪…”

    張奎有些失望,隨即一臉嫌棄地將沾着惡臭爛泥的手在旁邊人身上抹了抹。

    旁邊正是那位“淫賤公子”。

    他看着自己潔白衣衫上的烏黑大手印,喉頭一陣乾嘔,拱了拱拳頭,

    “這位道長…”

    “陪衣服找餘老頭去。”

    “不是…”

    “淫賤公子”面帶苦笑,

    “我是想說,這種妖物不止一個,我前兩天剛剛見過…”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