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四百八十章 爲國正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四百八十章 爲國正名字體大小: A+
     

    傑克滿心的怒火,根本得不到發泄。

    他把目光投向藍雨生。

    發現如今的藍雨生也變得不知所措了起來。

    這突然轉變的劇情,是讓他始料未及的。

    “藍雨生,你老實說,郭院長的毒是不是你下的?”

    郭逢春的幾個徒弟站起來,質問藍雨生。

    藍雨生當即反駁,“你在亂放什麼屁呢?我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簡直胡說八道,不可理喻。”

    “少裝了,你給我師父下毒,然後讓傑克出手,想在衆人面前賣弄。”郭逢春的幾個徒弟繼續道。

    這話,倒是提醒了不少人。

    “好啊,藍雨生,你這卑鄙無恥的東西,竟然做出這種事,你特麼的還要臉嗎?”

    “真給藍家人丟臉。”

    “八成就是藍家指使他這麼做的呢。”

    “都給我住口!”藍雨生冷着臉反駁他們,“下毒的事情,跟我半點關係都沒有。”

    “你們願意找誰找誰去。”

    於歡深深看了藍雨生一眼,感覺他也不像是在說謊。

    那麼下毒的人究竟是誰呢?

    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

    “好了,都別爭吵了。”

    歐陽修在這時站出來打圓場。

    “此事在沒有調查清楚之前,誰也不能胡亂冤枉人。”

    他接着把目光落在傑克身上,沉聲道:“這裡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歐陽副會長,剛纔的事情有所誤會……”

    藍雨生想開口解釋些什麼,被歐陽修打斷。

    “藍雨生少爺,你不必多說,剛纔的情況已經很清楚了。倘若你真要留他,那就一起離開吧。”

    藍雨生緊皺眉頭。

    他若現在走了,投資的事情,怕是要徹底丟失了。

    他瞪着於歡,一切都是因爲於歡。

    藍雨生心裡暗暗記下了這筆賬,表面終歸是沒有多說些什麼。

    “我不服氣!”

    傑克突然喊出聲,他瞪着在場所有醫生,說道:“所謂的華國醫學討論會,有什麼屁用?到頭來,你們都是不如我這個外國醫生。”

    “我要挑戰你們所有人。”

    砸場子了。

    議論聲此起彼伏。

    樑青牛第一個站出來開口:“你剛纔用出那種陰謀詭計,爲華國醫學所不恥,還有什麼資格挑戰我們華國醫界?”

    “不錯,你沒有資格。”

    “滾出去!”

    “滾出去!”

    傑克眼神傲然,根本沒理會這些聲音。

    他瞥了眼飽受劇毒摧殘,還沒有清醒過來的郭逢春,接着又看看於歡,一臉冷笑。

    “我是沒有真正醫治好他,可你們這些華國醫生呢?不同樣是毫無辦法?”

    這話懟的很多醫生面紅耳赤。

    歐陽修相對淡然些,他說道:“用不着拿言語來激將我們。”

    “就算我們醫治不好,也不關你個外國人的事情。”

    傑克冷哼,“你們治療不了,就說明你們都是飯桶,沽名釣譽的庸醫。”

    “你們,還有什麼資格舉辦醫學討論會?全都回家抱孩子吃奶奶吧,哈哈哈……”

    傑克太囂張了,在這種地方說出這種話,藍雨生都爲他捏了一把汗,卻也阻攔不了他。

    在場衆醫生,紛紛被氣到。

    華國醫學協會某位成員壓不住火,怒吼一聲,“米**,敢來我們的地盤撒野?你想死嗎?”

    “人呢?快過來,把他抓住。”

    這位成員更是一把揪住傑克脖領子,眼看要動手。

    拳頭擡到半空中的時候,被歐陽修出聲制止。

    在華國醫學討論會上,對一個米國醫生大打出手,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顯得太小氣。

    歐陽修盯着傑克,眼神愈發陰冷。

    “我知道你目的,不過是想證明你的醫術比我們華國醫生高超。”

    “我告訴你,醫術是用來救人的,而不是用來比拼,所以我們不會跟你較量。”

    傑克冷笑,“說來說去,你們根本就是不敢,別找藉口了。”

    “米國佬,欺人太甚。”

    “是嗎?又能如何?”

    雙方劍拔弩張。

    白玉風注意到一直沒說話的於歡,道:“於少,你應該能行吧?”

    於歡看了眼白玉風,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

    白玉風臉上頓時露出笑容,激動的抓着於歡手臂說道:“於少,把郭逢春的毒解了,好好打臉這個米國人,讓他知道我們華國的能耐。”

    白玉風一腔熱血。

    他不介意自己是否在於歡面前失風頭,只要能夠維護華國民族的尊嚴。

    於歡被他觸動到了內心,點點頭,“好,看我的吧。”

    邁前一步的於歡,吸引住在場所有人目光。

    傑克也盯着,他沉聲道:“於歡,你能解毒?”

    “我不信!”

    於歡瞥了他一眼,不屑笑笑,“這毒有何難解的?我這便讓你瞧瞧。”

    於歡取出幾根銀針,然後命令郭逢春的幾個徒弟,把他的上衣脫下來。

    於歡開始施針,手法靈活有力,下針的時候,針尾還在顫抖。

    在場衆人都是醫生,一眼看穿於歡功底不簡單。

    樑青牛都傻了,怎麼一段時間不見,於歡都成爲神醫了?

    他的身上,究竟有着什麼奇遇?

    隨着於歡的施針,郭逢春的意識恢復了些,然後開始瘋狂咳血。

    “郭院長?”郭逢春幾個徒弟大驚失色。

    於歡提醒,“別擔心,讓毒順着鮮血咳出來就好。”

    果然,郭逢春咳了幾次黑血之後,臉上的氣色好很多。

    和傑克的卑鄙手法,把毒血暫時逼迫到某一個區域不同,於歡可是全都釋放出來。

    咳咳……

    又是幾下咳嗽。

    這次郭逢春竟然咳出了一個造型詭異之物。

    於歡看了眼,說道:“這東西就是導致郭院長中毒的由來,不過它具體是什麼東西,我就並不清楚了。”

    歐陽修命人拿過來,仔細瞧了瞧。

    “這東西,好像是一種花。”

    “花?”衆人一愣。

    歐陽修解釋道:“誕生於海外的一種毒花,進入肚子裡後,會附着在人的血液裡面,從而形成中毒。”

    “這種中毒的跡象,和苗疆蠱毒差不多,卻更爲難以察覺。”

    “看來剛纔我們都誤會了,所以纔沒辦法解毒。”

    衆人恍然大悟。

    再盯着於歡的眼中,充滿震驚。

    他們這裡還在研究毒源呢。

    結果於歡那邊,直接解了毒。

    所謂毒源,對於歡來說,根本不重要。

    百毒又如何?

    一針下去,必解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
    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