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聘禮被花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聘禮被花了?字體大小: A+
     

    於歡在醫院躺了大概三天時間,傷勢基本上痊癒了。

    如此回覆速度,讓醫生和護士,都爲之震驚。

    差不多也該動身回去了。

    於歡臨走時候,特意囑咐呂瀚文一些事情,對他還是比較放心的。

    呂瀚文畢竟是個聰明人,明白日後如果得罪於歡,袁氏集團就是下場。

    呂瀚文不敢的。

    省城。

    於歡和張佳音剛下飛機,打電話給蔣梅紅,想問問她最近狀況,卻得知蔣梅紅住進醫院。

    於歡和張佳音趕緊跑去那家醫院。

    病房內。

    蔣梅紅躺在病牀,頭上綁着紗布,痛苦哼哼着,好像半條命都沒了似的。

    張東山擔起護工的責任,在旁邊端茶送水。

    時不時還被火爆脾氣的蔣梅紅臭罵兩句。

    “媽?”

    張佳音推門進來,看到蔣梅紅被打的這麼慘,她眼睛都通紅了。

    “女兒啊,你可算回來了。”

    蔣梅紅嗚嗚嗚的哭着訴苦,“那幫殺千刀的,你一定要弄死他們,給媽報仇啊。”

    “媽,你先彆着急,到底怎麼回事啊?是誰打的你?”

    “是省城的一家賭場。”

    “賭場?”張佳音臉色變了,責怪道:“媽,你不是戒賭好多年了嗎?怎麼又開始賭錢了?”

    以前蔣梅紅就喜歡賭,被張佳音費好大力氣才勸戒掉呢,可現在……唉!

    “這件事情一言難盡啊,總之他們那家賭場的人算計我,在賭桌上動手腳,把我錢都騙光了。”蔣梅紅提起這事,氣的手都在抖。

    “多少錢啊?我和於歡想辦法幫你要回來,以後可別再賭了。”張佳音無奈嘆口氣。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快點吧錢要回來吧,大概……幾千萬吧。”說這話的時候,蔣梅紅心虛,都沒敢看張佳音。

    張佳音果然嚇一跳,“幾千萬?媽,你哪弄的幾百萬的?”

    “就是借的,你別問了,快去吧。”蔣梅紅故意搪塞。

    張佳音更疑惑了,搖搖頭道:“不可能,誰願意借你幾千萬啊?你和爸也沒有隨便能拿出幾千萬的朋友啊。”

    難道是張啓發?

    最有可能的就他了。

    但是張佳音還覺得不太對勁。

    瞪着蔣梅紅質問:“媽,你老老實實告訴我,這筆錢究竟從哪來的?你有什麼秘密沒告訴我?”

    蔣梅紅眼神閃躲,始終不肯說。

    張東山看不下去了,嘆口氣道:“都這種情況了,你就別再隱瞞了,實話實說吧。”

    “你閉嘴!我怎麼說,還用你教嗎?”蔣梅紅惡狠狠蹬張東山一眼。

    “媽,你別老兇爸爸。”張佳音拉着張東山到一旁,詢問道:“爸爸,你知道那筆錢從哪來的是不是?快告訴我。”

    “張東山,你要敢說出半個字,我跟你沒完。蔣梅紅急得大喊。

    張東山滿臉無奈,仔細想想後,他還是決定實話實說,道:“那筆錢是你的聘禮。”

    聘禮?

    張佳音愣住一下,很快反應過來,“那位帝京於少送給我的聘禮?”

    張東山點點頭。

    “媽,那筆聘禮你怎麼能亂花呢?還用來賭博,我不跟你說過,那是要還回去的嗎?”

    張佳音氣的都快崩潰了。

    蔣梅紅怎麼總給她招惹是非?

    母女兩個,是上輩子有仇嗎?

    於歡也用力捏着拳頭,看向蔣梅紅的眼裡在噴火,別人不清楚,他可知道這聘禮是老姐辛苦準備的啊。

    蔣梅紅竟然用來賭?

    太過分了。

    於歡真想掐死蔣梅紅。

    瞧見東窗事發,隱藏不住了,蔣梅紅開始給自己找理由,大喊道:“我花了怎麼了?你是我女兒,我花你的聘禮錢天經地義,別忘了,你是我十月懷胎生的。”

    “你是生了佳音沒錯,可你真的配當母親嗎?你知不知道,這麼做給佳音帶來了多大的困擾?”於歡回懟道。

    蔣梅紅瞬間火了,瞪着於歡道:“你個窩囊廢,我和我女兒說話,跟你有什麼關係?快閉嘴吧你。”

    “你真的以爲,跟我沒關係嗎?”於歡捏着拳頭,真想把這一切全盤托出。

    蔣梅紅呵呵冷笑,不屑道:“那你倒是說說,跟你什麼關係?”

    於歡咬咬牙,最終還是忍耐住了。

    不到全盤托出的時候呢。

    “白眼狼,窩囊廢東西,你老姐有錢了,你給過我們家聘禮嗎?”

    蔣梅紅數落不停,越看於歡越討厭。

    於歡也不客氣的回擊:“像你這種岳母,我一輩子都不可能給你錢的。”

    “那是帝京於少給佳音的聘禮,你也敢花,等着被教訓吧。”

    於歡這話算是提醒了蔣梅紅,她心裡慌亂起來,嘴卻挺硬,“不可能吧,幾千萬對於人家來說,就是小意思,人家不可能在意的。”

    “是嗎?”於歡冷笑,已經在盤算着,怎麼收拾蔣梅紅了。

    送給張佳音的聘禮她都敢亂花,這要是不讓她長長記性,以後還了得嗎?

    “好了,你們都別吵了,讓我靜一靜吧。”張佳音捂着腦袋,感覺都快炸裂開了。

    “佳音啊,這筆錢你要回來就是了,沒什麼的。”蔣梅紅勸道。

    張佳音擡起頭,怨怒的瞪着蔣梅紅,“你說的輕鬆容易,你賭輸了的錢,我怎麼要啊?”

    “蔣梅紅,我真想跟你斷絕母女關係。”

    唰!

    蔣梅紅臉色徹底變了,急得大喊:“你說什麼呢你?我可是你親媽,你要跟我斷絕關係?”

    “於歡說的沒錯,你根本不配當母親。”張佳音冷冷道。

    她對蔣梅紅,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到了現在,她都已經失望到骨子裡,不想再原諒。

    蔣梅紅看看張佳音,又看看於歡,惡狠狠咬着牙。

    “於歡,我就知道你這個王八蛋是挑撥我們母女關係的罪魁禍首。”

    “你怎麼不去死呢你?”

    蔣梅紅拿起枕頭,用力砸在於歡腦袋上。

    於歡壓根沒躲,就這麼冷冷盯着她,邁步走來。

    蔣梅紅嚇壞了,恐慌道:“你幹什麼你?小畜生,你別亂來。”

    “你……”

    啪!

    於歡一耳光甩她臉上。

    蔣梅紅躺在病牀上,捂着臉,哇哇大叫,“殺人了,女婿殺人了!”

    “小畜生,你幹什麼呢你?”張東山呵斥一聲。

    於歡冰冷的眼神直接投過來,給張東山嚇得不敢再說話,動都沒動。

    “記住,再敢出言不遜,我扇死你。”

    於歡最後威脅一句,轉身離開病房。

    等於歡走後,蔣梅紅叫囂的更大聲了,“這個白眼狼,居然打我啊,他還想殺了我。”

    “女兒,你得爲我做主啊。”

    張佳音失望的搖着頭,“你自找的,我真的受夠了!受夠了!”

    張佳音憋了一肚子火,也轉身離開。

    張東山沒好氣的看着蔣梅紅,嘆氣道:“你啊,真是自己作,早晚把自己作死。”

    “閉嘴!你給我滾!你們都給我滾!”

    蔣梅紅憤怒的把張東山推出門外。

    一個人坐在病牀上,握緊拳頭,歇斯底里地怒吼:“於歡,都是你這混蛋造成的,都是你!”

    恐怖的殺意,在蔣梅紅眼中瀰漫。

    她對於歡的殺心,愈發強烈了。

    她真的,想殺了於歡!!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