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你和她什麼關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你和她什麼關係?字體大小: A+
     

    “太玄門的人?”

    龍靈兒和嶽松濤他們都傻了眼。

    沒想到在這碰見太玄門的人了,真是冤家路窄。

    怎麼辦?

    看對方人數衆多,指定打不過。

    “跑啊!”於歡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抓着龍靈兒趕緊跑。

    嶽松濤和李大牛見狀,寸步不離的緊跟。

    “想跑?沒那麼容易?”鷹鉤鼻男人冷笑一聲,早就在前方設好了埋伏。

    只聽撲通一聲巨響,四人好像踩到了什麼陷阱,全都掉下去。

    當於歡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他們四個人,分別被捆綁在四根大木樁子上。

    周圍雜亂無章,鼻尖伴有一股腐臭味道,誰也不知道這究竟什麼鬼地方。

    “完了完了,我們這是落入太玄門的手裡了,我們死定了。”

    李大牛這一米九的漢子,現在竟然哭了,慫的一比。

    嶽松濤也沒好到哪裡去,悔恨大喊:“我就不應該出來啊,現在落入太玄門手中,這幫雜碎肯定不會放過的。”

    “你還有臉說。”龍靈兒沒好氣瞪他一眼,“要不是因爲你,我們可能被抓?”

    “靈兒,你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啊,抓都被抓了。”

    “而且怪也怪於歡,不能怪我啊。”

    一聽嶽松濤這麼說,於歡氣笑了,“你要臉嗎?臉皮比老太太裹腳布都厚。”

    “你特麼說誰呢?再說一個試試?”

    嶽松濤瞪着眼睛,於歡是一點不害怕,大家都被捆綁着呢,他又能如何?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那個鷹鉤鼻男人走進來,衝着幾人獰笑。

    “老實交代,你們四個人出來幹什麼的?是不是執行任務?”

    嶽松濤趕緊說道:“我們就是瞎逛逛,什麼任務都沒有。”

    啪!

    鷹鉤鼻男人一巴掌甩過去,把他臉都打腫了,微咪着雙目喝道:“不特麼說實話是吧?信不信我把你牙齒拔光了?”

    鷹鉤鼻男人狠戾的眼神,差點沒把嶽松濤嚇尿了。

    “慫貨!”龍靈兒不屑的瞥了嶽松濤一眼,瞪着鷹鉤鼻男人說道:“我們本來就沒任務,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鷹鉤鼻男人一愣,笑眯眯着道:“沒想到啊,還是一個烈女,放心,我肯定要宰了你們。”

    “動手吧!”

    鷹鉤鼻男人揮揮手,幾個手下獰笑着走來。

    嶽松濤嚇傻了,連忙大喊:“別殺我,我有錢,可以給你們好多好多錢。”

    鷹鉤鼻男人一聽到錢,眼睛都亮了,打量起嶽松濤,“我認識你,帝京隱世家族,岳家的少爺,對吧?”

    於歡一愣,沒想到這嶽松濤竟然是帝京一隱世家族的。

    帝京隱世家族咋那麼多?

    嶽松濤連連點頭,“沒錯,我是岳家的,你放過我,我讓岳家給你打錢。”

    鷹鉤鼻男人不屑一笑,“岳家好歹也是大家族,居然出現你這麼個怕死的窩囊廢,我要十個億,買你一條命。”

    “十個億?”嶽松濤臉色不自然了,這鷹鉤鼻男人,擺獅子大開口。

    不過爲了活命,嶽松濤只能咬着牙答應下來,“沒問題,我讓岳家給你十個億。”

    鷹鉤鼻男人大笑一聲,打量起於歡和龍靈兒,詢問:“你們兩個什麼意思?有沒有也想出錢買命的?”

    “哼!要殺就殺,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的。”龍靈兒撇過頭,完全不害怕。

    鷹鉤鼻男人臉上露出玩味笑容,說道:“真是一個有脾氣的女人,老子現在就卸你一條胳膊,看你服不服。”

    手下把刀遞給鷹鉤鼻男人,他一步步對着龍靈兒走過去。

    龍靈兒嚇得都哆嗦了,嘴依舊硬,沒選擇求饒,反而把眼睛給閉上了。

    於歡看這情況,只能亮出底牌,他剛要開口,嶽松濤喊道:“別殺她!我代替她也給十個億就是了。”

    鷹鉤鼻男人停下腳步,看着嶽松濤道:“你這傢伙雖然窩囊,也算有情,行,拿出二十個億,我讓你們滾!”

    “我還有個條件。”嶽松濤忽然道。

    砰!

    鷹鉤鼻男人一腳踹他臉上,給他鼻子都踹塌了,嘩嘩淌血。

    “馬勒戈壁的,給臉不要臉,你算什麼東西?跟我談條件?”

    嶽松濤疼得直流淚。

    鷹鉤鼻男人又甩了他一巴掌,冷哼吧:“說吧,老子倒要看看,你提什麼條件。”

    “把他殺了!”嶽松濤指着於歡,滿臉怨毒。

    臥槽!

    嶽松濤這小子夠狠啊,這時候都不忘針對自己。

    於歡臉當時就黑了。

    龍靈兒也氣得不輕,喊道:“嶽松濤你幹什麼?”

    “靈兒,這小子對你沒安好心,必須殺。”嶽松濤冷冷道。

    “我不准你動他!”

    “醒了,都別特麼吵了。”鷹鉤鼻男人攔住他們,打量起於歡,“這樣吧,你出三十個億,我放你和這女人離開,還幫你把他殺了。”

    鷹鉤鼻指着嶽松濤。

    因爲這兩人,他看於歡更順眼一些。

    於歡搖搖頭笑了,心想這貨可真會玩啊。

    三十個億,於歡真能拿出來,可於歡不會蠢到相信對方的話。

    放了他們?

    怎麼可能呢,估計錢到手了,第一個就得被殺。

    “我沒錢。”於歡拒絕了。

    嶽松濤呵呵冷笑,“窮比玩應兒,沒錢你就去死吧。”

    鷹鉤鼻男人也道:“既然沒錢,那不好意思了,你必死無疑。”

    刀已經架在於歡脖子上。

    龍靈兒看得緊張,立即道:“別殺他,他的那份錢我來給。”

    “不好意思,晚了。”鷹鉤鼻男人冷哼一聲,舉起刀就要落下。

    突然!

    他注意到於歡眼中的綠芒,神情恍惚了一下。

    “這是……”

    他剛要開口,被於歡打斷,“這裡不是個動手的好地方,不如換一個沒人的吧。”

    “小臂崽子,你特麼誰啊?還敢談條件?”一位太玄門徒怒了,就要揍於歡。

    被鷹鉤鼻男人攔住。

    他很確定,剛纔於歡眼裡的綠芒,就是太玄秘術裡面的攝心瞳術!

    於歡一個皇城的護衛隊成員,又怎麼會太玄秘術呢?

    “帶他出去。”鷹鉤鼻男人轉身離開。

    砰的一聲,大門被關上,嶽松濤冷笑起來,“這混蛋死定了。”

    “靈兒啊,我這也是爲了你好,這小子不是好人,留在你身邊遲早禍害。”

    “你閉嘴!”龍靈兒冷冷瞪着嶽松濤,恨不得把他活吞了。

    一間無人的房屋內。

    鷹鉤鼻男人盯着被押過來的於歡道:“說吧,從哪兒得來的太玄秘術?”

    “敢有半句謊言,我把你丟山裡喂野狼。”

    於歡笑笑說道:“自然是別人給我的。”

    “誰給你的?”

    “你翻翻我的內兜就知道了。”

    鷹鉤鼻男人皺起眉頭,走過來,小心翼翼翻開於歡內兜,頓時嚇得手抖,臉色劇變。

    “這特麼……”

    “這是大小姐的令牌啊。”

    “你和她什麼關係?”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