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七十七章 於歡被關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 第七十七章 於歡被關押字體大小: A+
     

    雲市總司處。

    此時的聶磊,滿頭大汗,急得像是一隻熱鍋上的螞蟻。

    因爲這才短短半個小時,他已經接了不下十個電話。

    都是詢問他於歡被抓一事。

    這個於歡到底是誰?

    有什麼恐怖背景?

    聶磊心裡正不安着,電話又響起,這次是北省總司打來的電話,聶磊頂頭上司。

    “聶磊,你烏紗帽不想要了嗎?連帝京於家的人都敢抓?”

    電話剛接通,那邊就傳來鋪天蓋地的謾罵聲。

    “帝京於家?”

    “您是說?”

    “據我所知,那位於歡就是於曦的親弟弟。”電話那邊的周衛國說道。

    身爲北省總司,他的話,很難有假。

    聶磊一瞬間傻了眼。

    強如他這種大人物,都震驚到有些站不穩了。

    帝京於家的小少爺,竟然在雲市,這怎麼可能呢?

    來不及考慮那麼多,聶磊趕緊說道:“我明白這件事情應該怎麼做了。”

    掛斷電話的聶磊,二話不說,駕車來到王正陽辦公室。

    此時的王正陽,剛剛處理完於歡的事情,心裡挺不好受的,正發着呆呢。

    看到聶磊走進來,他有些心虛的打着招呼,“聶先生。”

    砰!

    聶磊把辦公室門重重關上,指着王正陽喝道:“你特麼知道這次抓的人是誰嗎?”

    王正陽嚇了一跳,怎麼好端端的,聶磊發這麼大火?

    聶磊不敢把於歡的真實身份講出來,只說道:“那位於先生不能抓,馬上放了。”

    王正陽非常意外,聶磊連於歡這次犯下什麼罪行,都不問,就讓放了。

    看來於歡的身份,有些不一般。

    自己惹禍了?

    王正陽不敢隱瞞,很快說道:“他已經,已經被我送到北監獄了。”

    聶磊臉色瞬間變了。

    北監獄,那裡是一個什麼樣的恐怖地方,他身爲雲市總司,可太清楚了。

    “你胡鬧!”

    聶磊狠狠的一拍桌子。

    看向王正陽冷冷道:“於歡的案情我瞭解過,還沒有找到確切證據,即便真找到了,也不能送到北監獄這種地方。”

    看着聶磊如鷹般的眼神,王正陽哪裡還敢遲疑?馬上把馬氏父子來找他,威脅他的事情,通通講出來。

    聶磊瞭解後,臉色愈發陰沉。

    “馬氏父子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讓於歡死,他們難道有仇?”聶磊憑藉着多年的直覺,猜測道。

    王正陽想了下,說道:“根據我目前的調查,於歡案件,和那個受害人趙志龍的老婆徐萍有關係,而徐萍,出軌了馬仁義。”

    王正陽這麼一說,事情基本上通透了。

    不過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去救於歡。

    王正陽爲了贖罪,親自開車到北監獄,接回於歡。

    彼時。

    李盛楠已經帶着於歡到了北監獄。

    剛一下車,助手便忍不住小聲問道:“隊長,這小子的事情,至於送到北監獄嗎?”

    “這裡太可怕了。”助手心有餘悸的直縮脖子。

    李盛楠嘆了口氣,“我也覺得不至於,可這是王副司的命令,我們能做的只有服從。”

    正說着,一位大腹便便的青年走過來,穿着邋里邋遢,滿身血腥味。

    他看到李盛楠後,眼睛都亮了,立即伸出手打着招呼,“你好,我是北監獄的獄長,嶽剛!”

    李盛楠瞥了一眼他指甲縫裡的泥,很嫌棄的沒有握手。

    嶽剛嘴角抽出了下,不滿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呢。”

    “說吧,這次帶來的人是什麼罪名?”

    “惡性傷人。”李盛楠回答。

    嶽剛頓時露出滿臉的驚訝,笑着道:“這麼輕的罪名也要送來北監獄,這傢伙傷的難不成是某位大人物?”

    “我只負責送人,不管別的。”李盛楠冷漠的丟下一句話,轉頭離開。

    沒走幾步,碰到被押着的於歡,李盛楠停下腳步。

    “有人故意害你,很抱歉,我也無能爲力。”李盛楠嘆口氣。

    “我早就知道了。”於歡不以爲然的冷笑一聲,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北監獄!被關押在這裡的人,比判了死刑還要痛苦,並且沒有走出去的可能。”李盛楠解釋。

    於歡笑了笑,淡定的道:“這裡困不住我。”

    李盛楠根本沒把於歡這話當回事,只覺得於歡完蛋了。

    北監獄內,並沒有審訊室。

    只有一間一間條件極差的牢房。

    於歡被帶進來其中一間。

    身爲監獄長的嶽剛,問都不問,直接開口道:“打一頓!”

    那些獄卒像是已經習以爲常了這樣的事情,二話不說,對着於歡的身上狠狠招呼。

    他們用力很重,如果不是於歡體質有所增強的話,現在已經被打個半死。

    即便如此,於歡也感覺到疼痛了,被打的嘴臉淌血。

    擡起頭,用那種怨毒的眼神瞪着嶽剛。

    嶽剛點燃一根菸,玩味的看向於歡,冷笑道:“臭小子看上去弱不禁風,還挺抗揍的。”

    “不過你不該用這種眼神盯着我。”

    “我要懲罰你,三天不準吃飯。”

    於歡搖搖頭,沉聲道:“這樣的地方,根本不是監獄,更像是地獄。”

    嶽剛哈哈大笑起來,拍着巴掌說道:“你這句話說的我很贊同,北監獄的確是地獄。”

    “你們這些犯人,就是孤魂野鬼,而我,是閻羅王。”

    “你配嗎?”於歡嘲諷的一笑,“閻羅王深明大義,從不會以欺壓來取樂,我看你,更像是青面獠牙的小鬼。”

    啪!

    嶽剛一個耳光甩在於歡臉上,面目猙獰的喝道:“居然敢跟我這麼說話,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你敢動我,一定會後悔的。”於歡咬着牙低吼。

    “是嗎?”

    嶽剛滿臉的不相信。

    在這北監獄,他就是主宰者,做什麼事情都沒問題。

    嶽剛用腳用力的踏在於歡腦袋上,譏諷冷笑:“我告訴你,我現在踩死你,就像是踩死一隻螞蟻一樣的簡單。”

    “我打算先廢你一條胳膊,讓你長長記性,在北監獄,應該怎麼和我說話。”

    嶽剛讓獄卒們,拿來一把砍刀,幾個獄卒扯起於歡胳膊。

    眼看就要手起刀落。

    踏踏踏……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還伴隨着嘭嘭槍鳴。

    “住手!”

    “誰也不許亂動!”

    王正陽帶着一羣人闖進來,看到眼前一幕,嚇壞了。

    又有些許慶幸。

    還算來的及時啊。

    不然,大禍臨頭了!

    他們都得跟着於歡陪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