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番外二 婚禮(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番外二 婚禮(上)字體大小: A+
     

    兩家的長輩已經開始湊在一起商量結婚的事了,結婚的日子商量了幾次兩家的意見都不統一,中國人的選日子果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江修哲很關心,他希望越早越好,陳默則一副事不關已,讓長輩們去折騰好了,反正他們喜歡也覺得在做一件幸福的事。

    她特意帶着江修哲去了一趟冀北,季爸季媽很高興,說這麼多年了,你們早該在一起了。

    江修哲這三年來也一直在照顧二老,他知道陳默會牽掛,這點讓陳默倍加感激。

    奇怪的是陳默卻沒有帶他去墓園看季含,江修哲高興的想這麼久了,她終於看淡了。

    週末的時候,把小糰子送到了秦家,臭小子跟爸爸不親,跟爺爺奶奶也不親,跟外公外婆卻是親得很,這點讓江家的二老頗爲吃味。

    沒孩子在家,兩個人在家膩歪了一下午,陳默枕在江修哲的大腿上問他:“江修哲,你不準備再跟我求一次婚麼?”

    他低下頭在她脣上啄了一口,“不求,反正你都是我兒子的媽了,跑不了的,你愛嫁不嫁,我費那力氣幹嘛。”

    “噗,我果然是沒市場了,連你都嫌棄了。”

    “才知道呢,所以以後你可要對我好點。”

    “怎麼纔算對你好?”

    他的身子又跟着壓了上來,附在她耳邊低喃道:“再給我生個孩子吧。”

    “江修哲…..”話沒來及說已經被他悉數吞在了口中。

    她想說一個孩子你都嫌煩,兩個孩子我擔心會不會被你虐待。

    江母打電話叫他們晚上回家吃飯,小糰子不在家,小兩口過去的。

    江家父母沒看到寶貝孫子,好不失落。陳默是心疼自己的父親,她想要儘量彌補秦慕天遺失的天倫之樂,只要秦慕天不忙她就會把小糰子送過去。

    江修哲說她偏心眼,知道心疼自己的父親和季爸季媽,從來不心疼他的父母。

    陳默說,以後等我們結婚了他們有的是時間陪小糰子,趁沒結婚之前讓我爸先享享天倫之樂。

    江修哲和陳默一直住在陳默家的老房子裡,至於兩人婚後要住那裡的問題大家並沒有商量過,眼下看這情形,江母還真擔心陳默說結婚後要住在秦家或是要單獨住,兒子是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性格,她完全指望不上。

    只好自己先下手爲強了,吃飯的時候江母告訴陳默,江家大宅里正在改建兒童房和兒童娛樂園。

    陳默笑道:“我爸那邊也在改建兒童房和小孩子的遊戲室,以後小糰子有的是地方玩了。”

    江母心裡咯噔一下,這什麼意思,結婚後還不要搬進來?

    “你們搬回來住吧!這婚期也定下來了”

    陳默愣了下,江修哲知道她的心思,陳默說過要在自己家出嫁的,“結婚後再搬也不遲。”

    “婚期定在什麼時候?”

    “定在十二月,過年前就讓你們完婚。”

    江修哲不滿的道:“媽,現在九月份,還要十二月,我不是說了嗎,最遲不能超過下個月的嗎?”

    江母簡直是哭笑不得,“十月沒有好日子?你三年都等了,還在乎那三個月嗎?再說了一個月的時間也來不及準備,你說是吧,陳默。”

    陳默在桌下悄悄的踢了他一腳,笑笑點點頭,“我覺得挺好的,就按你們說的辦。”

    江修哲沉默了一會,斂眉正色道:“就是因爲等了三年了,所以一刻也不想等了。”

    趁着江父江母說話的間隙,陳默特別無奈的的瞥了他一眼,低聲道:“今天是誰說愛嫁不嫁的?別鬧了,就聽長輩的。”

    江修哲威脅的看了她一眼,陳默在長輩面前總是溫柔善意的裝好人。“我這是爲了誰啊,沒良心的東西。”

    吃完飯,江母讓陳默陪着她去花園散步了。客廳裡只剩下兩父子,江父特別恨其不爭的瞪了一眼江修哲,“你小子就這點出息,你媽那是想給你們辦一個盛大的婚禮,你遷就一下她會怎麼樣?”

    “再說了你們現在跟結了婚有什麼區別,天天吃住在一起,有區別嗎?”

    江修哲心道我以前也跟她吃住在一起,她不是照樣跑了嗎?

    得過又失去過總是患得患失,他雖然知道陳默的心,可是一天沒結婚他就不踏實。她不是那種毫無道德和責任觀念的人,婚姻對陳默是一種約束,他也期待婚姻是一座牢房,他能把她關進去。

    江父又斥道:“你都兩天沒上班了吧,天天膩歪在一起。”

    說起這事江修哲有些不自在,這不是好不容易把糰子送走麼,“公司的事都在正常的軌道上,有手機有網絡,我在家也能辦公,又不是不接電話。”

    “我還不知道你,你少跟我扯東扯西的,又給我規矩點。”

    “你幹嘛又訓他。”江母正和陳默外面進來,一見江天板着臉,皺着眉道,江母一向護短。

    “沒事,媽,我爸這是給我上思想教育課,我很受用啊。”

    江天無奈的搖了搖頭,慈母多敗兒,礙於陳默在場也不好說什麼。

    江母說一會有裝修公司的過來,讓他帶陳默先去看看房間,到時候有沒有什麼要改的。

    陳默第一次進江修哲他的房間,進門最大一間是臥房,左邊是衣帽間,右邊是遊戲室,最外邊是一個大露臺。

    “就你的房間都快有我家這麼大了,這麼多年真是委屈你擠在我家那個小地方。”

    他反手摟着她的腰,親暱的抵着她的鼻尖,“有你的地方就有家,沒有你,屋子再大也是空蕩蕩的,我等了你三年,有多少人能等三年。”

    他期待她也能說些情意綿綿的情話哄自己開心,陳默認真想了下,這才正色道:“你這麼說,我也想起來了,你在我家住了三年,一分錢房租沒給過。”

    江修哲惱了,在她鼻尖上咬了一口,“陳小默!”

    陳默笑着躲開,她發現有時候惹江修哲生氣還是一件蠻好玩的事,江修哲那會這麼輕易放過她,追過去攔腰抱住她,一下把她壓進了沙發裡,低頭含着她的耳垂,又一路輕輕咬了下來,蠱惑道:“親愛的,我用肉債來償好不好?”

    陳默看着上方深遂的眼眸有一刻的迷離。

    “阿哲,你爸...”

    突然如其來的聲音,兩人都是一愣,陳默擡眼看去,江母正站在門口滿臉的尷尬,丟人丟大了,他們竟然忘了關門了。

    “什麼事,媽。”

    江修哲倒是很淡定的站起身來,還拉了一把陳默,後者臉都燒紅了,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嗯…你爸叫你下來一下,有事跟你商量。”說完生怕打攪到他們,轉身就走了。

    “好,我就來。”

    江修哲摸着她滾燙的臉,大笑道:“你害羞的樣子還蠻好看的。”

    等他下去說了半天的事上來,陳默還在房間轉來轉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他笑道:“我記得從前有一次帶你到我家來,我指着露臺說,這就是我的房間,結果你連眼睛都沒擡下,現在你這是做什麼,難道是愛我愛的連我每個生活過的痕跡都要記在心裡?”

    “噗!”陳默輕輕捶了他一拳,“就愛臭屁吧你。”

    “那你在想什麼。”

    “諾,我在想幹脆把你那個遊戲室改成兒童房,讓小糰子睡那兒,反正現在你也不用了。”

    江修哲立馬就抗議道:“那怎麼行,樓下有兒童房裡,我們要讓小糰子養成獨立的習慣,你這麼膩愛對孩子成長並不好。”

    陳默眯着眼睛看他,“你真的就是爲了這個?”

    江修哲毫不心虛的說,“當然了,你看小糰子被你嬌慣的軟軟糯糯的,男孩子就得象個男孩子的樣子,以後就讓他睡兒童房,讓阿姨陪着。”

    陳默表示懷疑,“他不過才兩歲說獨立是不是太早了點?”

    江修哲繼續安撫她,“不早不早,我也是兩歲就開始獨立了。”

    宣宣在門邊適時的探出頭來,“嫂子,你別聽他的,我聽姨媽說表哥六歲了還尿牀。”

    “衛宣!”江修哲梗着脖子怒道。

    宣宣很識趣的縮回脖子,“當我什麼都沒說,嫂子你也當什麼沒聽過。”

    陳默忍着笑,“好的。”

    宣宣很識趣的逃命走人。

    江修哲看陳默一直憋着笑,嘴硬道:“笑什麼呀,那個小孩子不尿牀。”

    陳默終於忍不住大笑,“不好意思,我三歲就不尿牀了。”他總是拿她小時候的糗事取笑,現在好了,她扯平了。

    李嫂從樓上下來,對江夫人笑道:“這小兩口感情可真好,現在還在鬧呢。”

    江母去看了看丈夫,兩個皆是欣慰一笑。

    接下來的三個月,準備婚禮的事把陳默累的夠嗆,江修哲是江家唯一的兒子結婚,江家的意思是自然要辦的隆重,這可苦了陳默,婚禮籌辦的大大小小細節江母都要拉着她,江修哲要上班也幫不上什麼忙,就算下了班估計江母也不捨得累他。

    陳默這才知道豪門大戶結個婚原來這麼麻煩,接着還有彩排什麼一大堆的流程累的她想抓狂,連孩子都顧不上,江母倒是樂此不疲。

    她跟江修哲半是抱怨半是撒嬌道:“早知道這麼麻煩,就不結婚了。”

    江修哲當即就拉下臉來,眼睛裡升騰起了小火苗,“你再說一遍試試看!”

    陳默立馬就閉嘴了,最後索性就認命了,難得跟準丈夫撒回嬌還受這待遇!得,她天生就是女漢子的命。

    suny很自告奮勇的要幫她設計婚紗,她才知道suny是江修哲表妹,對她的過去清楚的很,其實陳默並不覺得尷尬,那是美好溫暖的回憶,並不是見不得光,只是勾起了從前的往事,心裡難免有些傷感。

    陳默笑笑的大方應承,“好啊。”

    第一次穿上的婚紗就是她設計的,漂亮夢幻,那時她憧憬做世上最幸福的新娘,現在還清晰記得那個畫面,她穿着那套婚紗出現在季含面前,他溫柔繾綣的笑臉,象一幅畫一樣。

    彷彿一切是命中註定,不是你的註定得不到,是你的別人也搶不走。季含是她的過去,江修哲是她現在,沒有過去就不會有現在的她,她同樣愛着,這並不矛盾。

    江修哲正從樓上下來,聽了這對話皺了皺眉,他分明看到陳默眼裡的一瞬而逝落寞,她坐在一堆親戚中間,微笑着傾聽的樣子,可那眼神卻是神思迷惘的,就連他下來坐在她身邊都沒發覺,他就知道她又想起了從前,他有些明白她爲什麼不去看季含,因爲她不想告訴他,不忍心不捨得。

    大家取笑,“這才分開多一會,準新郎就來找媳婦了。”

    他悄悄的握着她的手,她轉過頭,若無其事的對他笑,他對suny說,“你說晚了,我們已經找好了倫敦的設計師,過兩天就飛過去試款式。”

    這是婉拒了,陳默大概知道他的心思,也淺淺笑道:“我差點把這事給忘了,不好意思啊,suny。”

    晚上江修哲抱着她,力氣大的好象要把她捏碎了,“我的婚禮上,不允許你回憶過去,一絲一毫都不許!”

    她在黑暗裡準確的吻上他的脣,“好的。”

    “下輩子你陪誰?”

    “還是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