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番外一 小糰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番外一 小糰子字體大小: A+
     

    江夫人幾天前就開始讓工人們給宅子大清掃,花園裡該修剪的樹木花草,家裡客廳新換下裝飾,就連江修哲的房間她本打算重新裝修下,江修哲說要等陳默看過再說。

    陳默回來都十幾天了,江修哲也不主動說帶她回來看看,江母拉不下臉乾脆也不主動開這個口,結果這混小子到現在這事提都不提一下。

    江母這下沉不住氣了來,該不會是陳默還記恨她,壓根就沒想來江家,那以後這個兒子就真的是別人的了。

    江母特意去了一公司,家裡她是不指望能見到江修哲了,秘書說他去開會了。

    她坐在辦公室等了一會,秘書端茶進來,對她笑道,“夫人,江總心情好象不錯,一個的人時候眼裡都含着笑的,好象是談戀愛嘍。”

    這個秘書是江夫人的情報員,江修哲的很多事都是這秘書告訴她的。

    江母心道等了三年終於把陳默等回來了,能笑的這麼矜持已經算是不錯了。

    有外人在,江母微微點了點頭,不動聲色的道,“也該結婚了。”

    話音剛落,就看江修哲推門進來,以往他在公司總是陰沉冷淡的樣子,現在咋一看他春風得意的樣子還頗有些不習慣。

    一見江母就笑道:“媽,你怎麼來了。”

    “我要不來,到那兒找你去?你現在恨不得跟陳默長在一起了吧。”

    他嘿嘿直笑,“那能呢,您一個電話我不就回去了。”

    “什麼時候帶陳默回家來看看,我跟你爸都想見見她。”這個時候再怎麼反對也不會有用的,何況看着江修哲消沉了三年他們也早就後悔了。

    江修哲笑着點頭,“再等幾天吧。”

    “等什麼,是不是陳默不願見我?”

    一說這事,江修哲皺了皺眉,陳默回來特忙,要跟這個要敘舊那個敘舊,她爸她那個基金會,還有冀北的人,按他的想法,敘什麼呀,安安靜的守在家裡跟他一個人敘就好了,好好彌補下他三年的相思之苦。

    更過份的是這個死女人帶着小糰子去冀北,說好了去兩天,現在都四天了,還不見人回來,每次打電叫她回來,她總是明天吧,這明天明天的,一下就明瞭三天,還不見人影。

    他已經跟她下了最後通碟了,“今天要再不回來,我就親自飛到冀北去捉你回來,老不着家,一天到晚帶着我兒子出去亂跑,慾求不滿你負責啊。”

    即使隔着電話陳默仍能想象江修哲餓狼似的眼神,臉滾燙的厲害,心道你那天不是慾求不滿啊。

    這些天陳默被他折騰的夠嗆,每天都不知疲倦的纏着她,倘若不是有小糰子在,白天他都不會放過她。

    有時候把她逼急了,她就會罵他,“江修哲,你就是禽獸!”

    他理直氣壯,“禽獸也被你逼的,你餓了我三年了!我不要補回來嗎?”

    回來的第一天就給小糰子請了專業的保姆,可這臭小子被陳默嬌慣了,非媽媽不要,陳默的全副精力都放在兒子身上了,他完全受冷遇了。江修哲這才知道,有了小孩也是件蠻頭疼的事,他在地位在陳默那兒已象崩了盤的股市,沒行情了。

    “發什麼愣,問你話呢。”

    江修哲回過神來,笑笑,“您想那兒去了,她這不是剛回來嗎?她爸想她都快想瘋了,你不要讓人家也敘敘天倫啊,這樣吧,明天不是正好週末嗎,我爸也在家,我帶她過去就是了。”

    江母這才滿意,臨走的時候江修哲又叫住她,“謝謝你,媽。“

    看着江修哲由衷欣慰感激的表情,一下感慨萬千,心裡仍是有遺憾,可是什麼也比不上讓兒子開心快樂重要。

    江母激動的一晚上沒睡着,一早起來命人好好打掃宅子,自己也精心打扮了一番,一邊逮着江天問這個好看還是那個好看,江天笑她,“你是婆婆,又不是媳婦,你那麼緊張做什麼。”

    “你瞧瞧這兒子這點出息,這輩子都要被她吃的死死,我們當然得重視她,要不然以後吃苦的是你兒子。”

    吃過早飯就在客廳等了,江天在書房,江母在客廳來來回回的踱着步子,一邊跟李嫂說,“都這個點了,怎麼還不回來?”

    宣宣笑道:“姨媽,別走了,我都頭暈了,那有等多久啊,從你換了衣服下來不過半個小時。”

    “是麼。”

    江母看向李嫂,後者笑笑的點了點頭。

    “陳默你又不是沒見過,緊張什麼?”

    “宣宣,一會人來你可不能這麼叫陳默,要叫嫂子知道嗎?”

    “那是江家未來的女主人,我敢嘛,再說呆會你兒子也不會放過我。”

    正說着話呢,就看一個粉嫩嫩的小屁孩站在客廳門口,宣宣看着那人孩子,“咦,這誰家孩子?”

    江母也跟過去看,那小孩子肉嘟嘟的粉嫩的很,兩個眼睛跟水晶葡萄似的,看着就讓人親一口。眼下正吃力的邁着小短腿想要爬上低低階梯,發現眼前多了這麼多陌生人,哇一聲就哭出來,“媽….媽。”

    江母被這孩子一哭心肝都是軟的,抱起他,“別哭了,奶奶帶你去找媽媽好不好?”小孩眼淚一串一串的,哭聲更大了。

    江母一邊給小孩抹着眼淚,仔細看了看,心頭跟着一跳,“李嫂,你來看這孩子,你看這孩子像誰?”

    李嫂也很驚訝,“可不是,這眉眼活脫脫的就是少爺的翻版啊,跟少爺小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江母心頭一跳,不會是兒子在外面的私生子,知道今天陳默要回來故意把孩子丟這兒給她難堪的?

    江母隱隱有些竊喜又是覺得心慌,就算是私生子總算是有後了,可陳默要是知道了能放過江修哲嗎?

    江母抱着孩子正不知所措,李嫂突然說了一句,“少爺和陳小姐來了。”

    江母擡眼一看,可不是江修哲牽着陳默的手笑笑的走過來。

    她推了一把宣宣,“宣宣,快去叫姨父下來。”

    這孩子還在哭,她抱着又不是放下又不是,正猶豫呢,那孩子已經朝陳默伸出手,哭的泣不成聲,“媽媽,我要媽媽。”

    江母怔了半天,陳默已經甩開江修哲手跑過來了,有些尷尬的喊了一句,“伯母。”

    從她懷裡接過孩子,一臉是心疼,“小糰子,不哭啊,媽媽在這兒呢。”

    江母還一臉茫然,這是怎麼回事?去看江修哲,一臉陰謀得逞的笑,他雙手摁在江母的肩膀上,把她推到陳默母子面前,“我不是說了嗎?要送你一個大禮,這小子就是您的孫子我的兒子,小糰子,你可以滿意了。”

    江母眼睛都亮了,這個驚喜實在來的太過大了些,陳默抱着孩子逗孩子,“小糰子,快叫奶奶。”

    小糰子眼淚還沒幹呢,軟軟糯糯的抽涕道:“奶…..奶。”

    江母感覺心都快化了,伸出手去,“奶奶抱抱好不好。”

    “乖,讓奶奶抱抱好不好。”

    小糰子扭個身子鑽進陳默懷裡,“不要,我要媽媽。”

    江母拉着陳默的手高興的直掉淚,“你這孩子,爲什麼不早點回來,一個人在外面又帶着孩子吃了很多苦吧。”

    “沒呢,我很喜歡鄉村老師的工作,又有了小糰子,生活過的很充實很快樂,山裡的人很樸實,對我都很好。”

    江天聽到動靜從樓上下來,看着這一幕內心激動的翻江倒海,畢竟是沉穩慣了的人,比起江母的語無倫次,面上淡定了許多,“好了,都別站着了,過來坐吧。”

    “伯父。”

    江天笑笑的點了點頭,“回來了就好,你能放棄優越的生活去做志願者,你很了不起。”

    江父從不輕易夸人,一旦夸人,必是真心的讚賞。

    “謝謝你,伯父。”

    江天看了他們一眼,淡聲道:“以後就不要叫伯父伯母了,得改口了。”

    陳默滿臉驚喜的去看江修哲。

    雖然在父母面前,江修哲還是忍不住去揉了揉她的頭髮,眼眸裡都是寵溺,“說了你就是傻瓜,一點都沒錯。”

    江父江母相視一笑,他們的家從此也完整了。

    這一頓飯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團圓飯,有了小糰子在熱鬧了很多。

    請來照顧糰子的保姆是跟着孩子一起來的,或許是看着生人多,不要保姆餵飯,非要陳默抱着才肯吃飯,江修哲怕她累着,對着小屁孩子伸出手,“小糰子,讓爸爸抱抱好不好。”

    小屁孩子裝作一別大人的樣子,“我不要你!”

    江修哲無奈的笑,“臭小子,又來了。”

    輕輕在小糰子的屁股上拍了下,“這臭小子嬌氣的很,一天到晚要黏着媽媽,那象男子漢,以後我再好好收拾他。”

    陳默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這是當爹的嗎?他說他不喜歡孩子,她現在真信了。剛纔就是他出的餿主意,讓保姆把小糰子抱到客廳去的,看把孩子都嚇成什麼樣了。

    回來十幾天了,小糰子一直跟他不親近,每次想抱他玩會都是扭着身子奶聲奶氣,“我不要你。”

    江修哲有時候掐着小糰子粉嫩的臉頰跟陳默抱怨道:“這孩子就是跟你學的,你以前說是這樣,動不動就我不要你,我不需要你,這下好了,連兒子也對我這樣了。”

    還是宣宣對付小孩子有一套,拿了好吃的東西逗他,哄着小糰子問,“小糰子,告訴小姑爲什麼不喜歡爸爸。”

    “他總是跟我搶媽媽,媽媽是我一個人的。”

    ……

    宣宣有些感慨的看着這一家人,以前她不懂,爲什麼一向爲我獨尊的表哥會對一個女人這麼低聲下氣,直到自己也戀愛了,她才知道原來愛一人到了極致,在她的面前就心甘情願卑微了。

    表哥愛了陳默六年,等了她三年,終於等來了幸福,她有些羨慕陳默,人生何其有幸能碰到一個愛自己如癡如狂的男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