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7 我要跟你一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7 我要跟你一起字體大小: A+
     

    “流朱,阿哲最近怎麼樣了。”有人冷不丁的提起自己的兒子,江母臉色微微變了些。

    流朱是江母的閨名,如果今只有一幫老朋友還會這麼叫她,沒事的時候這些有錢人家的太太們偶爾也會聚在一起喝喝下午茶。

    問這話的是一個好些日子沒見過的許夫人,女人們聚在一起雖說是聊家常,但言談之中總是不經意的透露炫耀的心思,誰家老公怎麼體貼,誰家娶了誰家的女兒兒媳。

    這一天大家又聊起這個話題,江母坐着一邊雖然保持着風度微笑傾聽,心裡早就不舒服了。大家都知道江修哲跟家裡鬧翻了,在江母面前都不敢提這事,偏偏這個許夫兒那壺不開提那壺,有人悄悄的拉了下她,示意她別多話。

    江母面上卻不動聲色,淺淺的笑道:“挺好的,報紙上就愛亂寫。”

    江家和叢家退婚的事大家也都知道,就連江修哲離家出走和前女友同居的新聞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許夫人悄悄的把江母拉到一邊,“你就別藏着,這事大家都知道了。”

    看江母的臉冷了些,忙解釋道:“我可沒別的意思,按理說我不該多嘴,可我覺得我們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我還是提醒下你,阿哲愛玩歸愛玩,還是要好好管管他,可別真放任他在外邊不管。”

    江母心沉了下,這個女人彎彎繞繞一大堆,就是不切正題,“我們這麼多年老朋友,有什麼話儘管說。”

    許夫人看了她一眼,纔開緩緩開口,“有一件事我覺得應該告訴你,你聽了可別心疼。”

    “你說。”

    “有一天我們車子經過淮北路那邊,在等紅綠燈,邊上停的那輛車正好是阿哲的,我還跟他打了一個招呼,不知怎麼,副駕駛座的那個女孩子突然就跳下車了,往馬路對面走去,我看着心都懸着的,你家阿哲很快就下車追過去了,你想啊,淮北路那兒車流量很密集的路段,那女孩子走了沒幾步,趕上綠燈車就放行了,那個女孩子腦子真的是有些不正常了,也不看車,一直往前走,好象在面找什麼人,差點被車撞上,幸好司機急時剎住了車。

    見江母的臉色都是白的,忙停下來,“你沒事吧!”

    江母搖了搖頭,“你接着說。”

    “我看她摔了一跤又很快起爬起來往馬路對面那邊走。阿哲的樣子看過去很焦急,一邊喊那個女孩子,一邊越過車,那大馬路上車來車往,就見阿哲的身影在車流中時隱時現,當時把我驚的冷汗都出來了。我怕出事,叫司機把車停在路邊,回過頭去看,趕到時候,看阿哲在抱着那個女孩眼淚一直流個不停,他抱着那女孩說,我要跟你說多少遍,那不是他,他已經死了。你不能好好愛惜自己嗎?你要出事了讓我以後怎麼辦,那個女孩很茫然的看着他掉眼淚,好象一點也不傷心,一邊還在說,爲什麼不是他呢,明明那麼像。”

    江母的手略微抖了抖,許夫人頗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我當時看了都覺得心酸,什麼時候見你家阿哲都是自信灑脫,居然有這樣可憐的時候,我上去問候了他幾句,他央求我不要把這事告訴你們。“

    江母臉上的優雅自持再也掛不住,“他真是瘋了!“

    許夫人,“這事我一直也沒說,我就是前陣子聽人說才知道他現在的女朋友有嚴重的抑鬱症,這麼說來她那天的舉動就不奇怪了,照我看,趕緊勸阿哲回家吧,這樣子下去什麼時候是個頭。”

    “什麼時候的事?”

    “這事說起來也好幾個月了,現在什麼情況我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女孩子現在病好了也不一定。”

    許夫人這是安慰江母的說法,還有一種可能她沒說,或許比以前更嚴重了,到了需要強制治療的地步。

    江母聽了這件事心疼的要命,又覺得很不安,跟在陳默的身邊,江修哲就沒好過。

    一個晚上翻來覆去睡不着覺,起身去了江修哲的房間。

    屋子裡空蕩蕩的卻也很乾淨,她每天照樣命人打掃。

    一想江修哲忍不住傷心,她也想兒子,也偷偷揹着江天去找過他幾回,意思讓他跟江父道個歉,退婚的事就原諒他了。

    這小子偏偏不肯,說只要不接愛陳默他就不會回家,這小子離家都快大半年了,爲了這樣一個瘋瘋顛顛的女人,真的連家都不要了啊。

    “大半夜的跑到這裡來什麼?”

    她擡了擡頭,是江天站在門口。

    “睡不着,我擔心阿哲。”

    wWW☢ttka n☢¢ ○

    “那小子不要管他,沒良心的東西,你也知道他的脾氣,玩心大,等那天他膩了,自然就回來了,他對女人什麼時候有過長性。”

    江母沒做聲,江修哲剛離家那兒她還很樂觀,以爲過一陣就搬回來,那知道這一走就是半年,連家門都沒踏進半步。

    兒子現在爲了這個女人連命都不顧了,這還沒長性?這前前後後都多少年還守着她,萬一他要守着她一輩子怎麼辦,倘若只是普通人家的女人,江修哲那麼喜歡,她可能到最後會妥協了說不定。

    可是陳默不一樣,江母不算很迷信,信什麼八字相合什麼的,可是她信佛,宿命這個東西真的很難說,陳默的命運的確很不幸,沒了母親,出嫁前還死了未婚夫,就連自己兒子都幾次三番爲她涉險,差點把命丟了,她就這麼一個兒子,不得不怕。

    她把今天許夫人說的事又跟江天講了一遍,江天皺着眉頭也許久沒說話,最掐了菸頭狠狠說了一句,“那有你說的那麼嚴重,那個陳默又不是什麼狐妖鬼怪,這小子他要自討苦吃你讓他,他一向被人伺候慣了,讓他來伺候別人,他受不了的,就是被你慣的,你也別管他了,看他能撐到幾時!”

    說完扭頭就走了,江母在他身後恨聲道:“你怎麼那麼狠的心,那不是你兒子啊。”

    江母第二天就去陳默家,車停到陳默家樓下,司機說,“夫人,就是這幢樓了。”

    江修哲以前喝的半醉,常讓他把車開到裡來。

    那時候那個女孩子是有男朋友的,兩人總是親密無間的手牽着手回家,等他們進了樓道看不見了,江少纔會吩咐他把車開走,那時候他覺得少爺真可憐。

    現在好了,江少終於如償所願了,可是夫人又不幹了,這家人不知道又要怎麼折騰了。

    江母給江修哲打了電話,他說一會就過來,江母沒下車,就在車上等。

    大概十分鐘的樣子,遠遠看見兩個人手牽着一起從外面走過來,江修哲不時的揉揉陳默的頭髮,一副恩愛的樣子,江母看了更是如梗在喉,在去看江修哲手上袋子,上面標識應該是某個超市的。

    江夫人下了車,等看清袋子裡的東西眼睛都直了,她的兒子居然會去買菜!

    “真能幹,都會買菜。”

    江修哲乾笑兩聲,握住陳默的手又緊了緊,又對江母涎着笑臉,“可不是嗎?多一項生活技能總是好的。”

    江母一副恨其不爭的表情,“少跟我嬉皮笑臉的。”

    把視線轉向陳默,對方看見她好象有些吃驚,看樣子江修哲沒告訴她自己要來。

    陳默反應很快,愣了一會後又禮貌性叫了一句伯母,比起上次桀驁不馴這回恭敬多了。

    江母一向不待見她,冷冷的瞧了她一眼又把視線轉向阿哲,“我有話對你說。”

    陳默很有眼色,接過江修哲手裡的東西,“那什麼,我就先回去,你們聊。”

    江修哲也不勉強她,點了點頭。

    陳默轉身上了樓,仍感覺身後有一道不友好的視線一直追着她,過了轉角想着對方看不見她了,才鬆了一口氣。

    以前她恨着江修哲,所江母是不是喜歡她,她根本不在乎,可現在不一樣了,她在乎江修哲,看到江母開始會緊張了,想要給她一個好印象,可是已經晚了,他的家人大概也很難接受她。

    午飯雖然有阿姨幫着,但大多是陳默自己弄的,飯弄的差不多,江修哲才從外面回來,“我以爲你要在外邊吃呢。”

    “某人大言不慚的要露一手給我嚐嚐,我那能錯過啊。”

    陳默很得意的指着桌上幾道菜,“這個是我弄的,還有這個。”

    他一一嚐了一筷子,“果然還不錯啊。”

    “你媽跟你說什麼了。”

    他沒想到陳默突然問這個,愣了下,“沒說什麼,就是想我來看看我。”

    江母要說什麼陳默也能猜到大概,江修哲不願告訴她興許是怕她難過,同樣的,她也不想他不難過,索性就裝傻到底,高興過一天是一天,留到以後解決吧。

    “跟你商量個事?”

    “什麼事?”

    “我想去上班了。”

    他愣了會有些答非所問,拉過她的手放在脣邊,幽黑的眸子象是深潭,倒影着她的影子,“我們這一輩子都要在一起,好不好?陳默。”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