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6 一直牽手到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6 一直牽手到老字體大小: A+
     

    他是牽着她的手下飛機的,在冀北她心裡多少對他是排斥的,飛機落地那一刻,他很霸氣的宣佈:“這裡是江寧,在這裡,你就是我的,我們就要這樣一直牽手到老。”

    她扭頭對他笑了笑,笑容裡多了幾分平和溫暖的味道。

    江修哲沒再追問她,一個抑鬱的病人能爲他真心展顏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從冀北迴來當天江修哲就感冒了,頭痛鼻塞,這些日子都是他在照顧陳默,從來就沒生過病。

    陳默晚上失眠,鮮少有睡着的時候,到後半夜只感覺江修哲的身子滾燙的厲害,大概猜到是發燒了。

    她不知道要怎麼照顧他,找了些感冒藥,把江修哲推醒吃了藥。

    江修哲一直睡很沉,後半夜也不見燒退。

    她擔心,在黑暗裡去摸索他的臉,他迷迷糊糊的大手一撈,把她抱的更緊,“睡覺,別鬧。”

    月光淺淺透進房間,他臉上輪廓清晰可見,指尖一點點劃過他的臉,想起這段時間很多事,身體好象一寸一寸跟着疼起來,如果江修放棄了她,她大概真的就死了。

    她主動貼進他的懷裡,讓彼此的氣息交裹着,他們早就密不可分的,或許從自己第一次喜歡他的那一刻,他註定就刻在心上,恨讓愛麻痹,假裝不存在,可是其實這個人的影子沒有一刻不在心裡,如同心上的刺青,永遠都抹不去。

    江修哲頭昏昏的,耳邊隱約聽到有低泣聲,睜開眼睛,就見陳默坐在牀頭看着他掉眼淚,他鼻塞的厲害,“你哭什麼?”

    “你難受嗎?”

    他也跟着坐起來,很認真的看了她一會,“有點。”驀的又反應過來,眸光裡都染上顏色,“你擔心我?因爲我哭嗎?”

    她抿了脣沒說話,好半天才開口,“我心疼你。”

    他頓時怔住,心裡涌上巨大的驚喜,這是他守她這麼多年來,她第一次真正的在意他,關心他。

    江修哲把她拉到懷裡,心裡都跟着一蕩,低下頭輕輕吻幹她的淚水,“別哭了,感冒死不了人的。”

    這一夜,讓江修哲覺得人生最大的幸福也不過如此。

    第二天他醒來的時候陳默已經在給他熬粥了,阿姨在一邊整理廚房,插嘴道,“陳默一早就起來給你熬粥,還不讓我動手。”

    江修哲臉上笑開了花,在她臉上響亮的親了一口,“這是獎勵。”

    他底子一向不錯,吃了藥一個晚上過去,燒已經退了。

    阿姨在一邊偷笑,陳默臉上一熱,她給江修哲添了一碗粥遞過去,“感冒的人吃這個比較好。”

    江修哲撐個腦袋含笑看她,什麼話也不必說,陳默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忙找個藉口逃開了。

    以前,無論江修哲怎麼逗她,她總是很冷漠,可是從冀北迴來,好象有什麼東西也跟着悄悄的變了,會哭會笑還會害羞的陳默很少見。

    江修哲大笑,心裡幸福甜蜜的快要釀了蜜來,粥快喝完的時候,陳默又老老實實的走到他跟前,“江修哲,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他再次驚喜了下,又忍不住要逗她,“精神科?”

    這詞她是極反感的,這回卻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嗯。”

    只要她願意治療一切就很好辦了,她一天一天在復原,失眠的毛病也漸漸好多了。

    他捏着她的小臉,“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你養肥。”

    她情況好轉,江修哲也開始出去工作了,陳默有些歉疚的問他,“你不是跟家裡鬧翻了嗎?還回泰山上班嗎?”

    “我在大學的時候就開始自己創業了,名下有自己的產業,不完全是靠江家的。”

    她表示驚訝,嘲諷意味明顯,“我以爲你只會玩。”

    富二代不止他一個,但象他這樣如此受狗仔的關注的,並不是太多,這自然緣自他以往的劣跡。

    江修哲知道她大概是想起他從前的風流放縱,“你在意嗎?”

    陳默愣了下,很誠實的點了點頭,“在意。那天我看你在車裡抱着叢慧。”

    “所以你跑了?”

    陳默有些不自在的別過臉,承認在乎江修哲其實真是一件挺難爲情的事。

    江修哲高興的摟着她說,親暱的笑道:“是她撲上來的,以後不會了,你要相信我。”

    他和叢慧解除婚約的消息傳的沸沸揚揚,陳默亦成了當事人之一,報紙上常出現她和江修哲一起去看醫生一起回家的照片,江修哲回到抑鬱症的前女友身邊已跟江家鬧翻等諸如此類的新聞隔一段時間就會上一次報紙。

    大多數她都是極依賴他的,羅玉說陳默現在依賴他就象從前依賴季含一樣。

    其實江修哲心裡很清楚,她對自己的依賴多少是因爲生病的原因,他在她最脆弱最無助的時候出現在她的身邊,可等她好全了,又成爲那個精明能幹八面玲瓏職業女性的時候,她還會那麼依賴他嗎?

    江修哲不確定,張譯說她愛他的,可他從來沒聽她親口說過,他不厭其煩的跟她說,我愛你陳默,她總是笑笑的不表示。

    江修哲不許她抽菸,煙癮犯了難受,她會躲起來悄悄抽,有次半夜她在客廳抽菸,又被他逮了個現形,他走上去掐了她的煙,她都預備他會發火的,擡起頭換上了一副我錯了的老實面孔。

    這招對付江修哲無往不利,這次卻不一樣,江修哲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低下頭吻住她,她還滿嘴的煙味,冷不防嗆了一口,離了她的脣,恨恨瞪着她,“你給我漱口去!”

    他們每天都在一起,連睡覺都沒分開過,可江修哲從來沒碰過她,以前她病着他成日心懸着沒動過這個心思,看她病一天天好了,有活力有了生氣,壓下去的念頭又冒了上來。

    她橫了他一眼,一副我懶得理你的表情,“我要睡覺。”

    她轉身走了兩步,他就跑來捉住她,“好啊你,越來越不聽話了啊!”

    低下頭準確的吻上她的脣,極盡的溫柔纏綿。

    一手摸索着脫她的衣服,一邊引誘她,“反正你也睡不着,我們找些正事來做。”

    陳默看他漸漸幽黑的眸子,捉住他上下游走的手,“是誰說只要心的。”

    他手頓了下,笑的毫無誠信,“此一時彼一時,再說你的心給我了嗎?”

    陳默的心也跟着漏跳了一拍,“真是無恥。”

    他把她的手放到胸前心臟的位置,“這裡只有一個你,再沒別人了。”

    身子突然騰空,陳默被他攔腰抱起,轉頭就朝臥室走去。

    他低道:“我等了這一天等了三年了,你要怎麼補償我…”

    陳默眸子好象透着一層淡淡的薄霧,意識迷離,象是疾風驟雨中飄蕩的小船,只有牢牢的攀附着他的身上,纔不致於被掩沒。

    月光撒在窗前的那幅油畫上,幽幽的泛着光,陳默迷失心緒裡漸漸有一絲清明,心裡涌上一股強烈的罪惡感。

    她閉上眼睛,認輸吧,不要再掙扎,就跟着心走吧,你會原諒我的對不對。

    江修哲似乎發現她的不專心,低頭狠狠的咬在她的肩頭,霸道的命令她,“不許閉着眼睛,看看我。”

    折騰到天亮才睡去。

    她淺眠,準點就會醒,睜開眼睛,她還躺在他的懷裡,眼前是張堪稱完美的臉龐,低頭在他脣邊親了一口,他睡的正香,臉上還帶着笑。

    陳默坐起身來,想起了昨夜,臉上跟着一熱。

    起來換好衣服,視線窗前的油畫上,輕輕的問,“我會幸福的,對不對。”

    她拿起畫輕輕轉了個方向,徒留下空白的那麼一面對着自己,這才走出房間。



    上一頁 ←    → 下一頁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