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5 放下執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你是我的心上刺青 - 125 放下執念字體大小: A+
     

    半夜裡迷迷糊糊的醒來,江修哲下意識的摸了摸身邊的枕頭,空的?身邊沒人了。

    他嚇了一大跳,跳下牀去找陳默,打開房門,客廳嗆人煙味撲鼻而來,漆黑一片,只見黑暗裡,有一閃一閃的火星。

    那是陳默坐在沙發上抽菸,滿屋的煙味,也不知道她抽了多久。

    這次回來,江修哲幾乎把家裡所有的利器都收了起來,就連都廚房用具都沒放過,可是沒想到她家裡還有煙,是什麼時候染上這樣的惡習。

    菸頭上微弱的亮光能隱約可見她的輪廊,在黑暗中明滅不定。

    江修哲若無其事的坐她身邊,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在旁看着她,過了許久,她的臉上終於有一絲絲的鬆動,“你不困呢。”

    他搖了搖頭,“不困了,你呢?”

    她幽幽嘆了一口氣,“我睡不着,一躺下就有人影在腦海裡走來走去,有媽媽有季含還有很多人在,吵的我睡不着。”

    他在黑暗中無聲的握住她的手,“把他們都忘了,把我放到你的心裡去,這樣你就能睡着了。”

    她突然掐了菸頭,站起身來,轉身拉開客廳的窗簾,大片的月光透過落地玻璃淌了進來,她的臉上映上了月光,是久不見的恬靜美好。

    微微偏頭看他,臉上帶着近乎有些殘忍的笑意。

    “江修哲,我的衣服爲什麼會在那你那裡掛了三年,我知道你是什麼念頭。”

    他覺得今天她有些不一樣,眼裡隱隱透着瘋狂,他略帶戲謔的看她,“你以爲是什麼念頭?”

    她伸手解開身上的扣子,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了下,就這樣光溜溜的站在了月光下,她的身材的確很美,象是雕好的羊脂玉美人一般。

    她對着他冷笑,“你要的是這個吧,我滿足你就是了。”

    江修哲走過去,眼眸平靜,把衣服一件一件撿起來幫她穿好,“我不要你的身體,我要的是你的心。”

    陳默臉色越來越難看,一把推開他,自己轉身回了房間。

    這一個晚上,他是枕着陳默平緩綿長的呼吸聲睡去的,她這一夜終於睡的香甜。

    江修哲有空的時候會帶她去季含的工作室,陳默喜歡那裡。

    他讓趙政仁他們把工作室簡單的活都交給陳默來做,他們對他依然沒有好臉色,不管是季含生前還是死後,這個男人都對他們的大嫂一直是虎視眈眈,但是爲了陳默卻也願意聽他的。

    他帶她去逛街去雜誌社,拉着她一塊去羅玉和朱姝家蹭飯吃,有時候還帶着陳默一起去買菜,走在人多混雜的菜市場,江修哲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想不到有一天,他居然也會到菜市場來買菜,這要換做以前,打死他都不敢想。

    不僅買菜了,他還學着做飯了,請來做飯的阿姨教他,做了幾次幫工阿姨直說味道不錯,從陳默皺着眉頭來看應該好不到那裡去,讓江修哲懷疑阿姨是不是想偷懶。

    陳默的病慢慢有了起色,可是每當他覺得他快感化她了,馬上就能觸到她心裡的那個世界,她很快就冷冷的轉了臉,把自己縮了回去了,隱隱好象有一座高牆阻在兩個人之間。

    “過兩天我要去出差,帶你一塊去吧。”

    她總是習慣性的拒絕他,“我不去。”

    他眯起眼睛,“我去冀北,你也不去?”

    陳默眼神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避開他的眼睛,小聲的說了一句,“我不去。”

    自從江修哲來到她的身邊,很多事由不得她作主,就是自暴自棄他也不允許。

    所以去不去冀北更是由不得她,從冀北機場出來,早有司機來接。

    半個小時後,車子沒有停在什麼酒店的門口,卻直接停在她熟悉又陌生的小區,居然是季含家。

    她下了車怔了好半響才反應過來,反應過來後第一感覺是恐懼,她掉頭就走。

    江修哲也不給她解釋,拉着她的手就往電梯口走。

    www .тTk дn .¢ ○

    陳默一直都是對他是冷冷淡淡的,這一下卻象是隱忍到極致後的歇斯底里,“你要幹什麼!我沒有辦法跟你一起出現在季爸季媽的面前,更沒有辦法和你一起出現在季含的面前!你是要逼我去死嗎!”

    這就是她把自己隔絕在人世外的那堵牆,不推倒它,她永遠走不出來,“爲什麼沒辦法?你沒有對不起他,我也沒有,陳默,愛一個人不是罪過,你不必站在道德的高處審判你自己。”

    愛一個人不是罪過,他都知道了?

    她恨恨的說,“你不會懂的!”

    她是硬被他拖到季家門口,她低頭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嚐到腥甜的腥味,他都沒鬆手。

    “你鬧吧,要做瘋子,隨你,但是今天你非去不可。”

    摁了門鈴,聽到裡面的腳步聲,門開的同時,江修哲鬆開了她的手,季爸季媽的臉同時出現在門口,“我猜你們應該就在這個點到的。”

    季媽說着話突然怔住了,被陳默現在的枯瘦無神的面貌嚇了一大跳,忙拉過她的手,聲音都跟着硬嚥,“怎麼弄成這個樣子。”

    季父扶住了季母的肩頭,“好了,孩子好不容易來一趟。”

    視線又落在身後的江修哲身上,這小夥子的氣度和舉止不凡,“是江先生吧,進來坐。”

    江修哲跟季父握了下手,“伯父伯母,這幾天就要麻煩你們了。”

    季母也斂了神色對他笑笑,“都是一家人,別說這種話。”

    他一邊把行李遞給了季父,一邊極客氣道:“我就不進去了,我還有些工作要做,我過兩天來接她。”

    季爺季母也不多勸,看得出來這小夥子是個極有身份的人,“那你去忙。”

    江修哲前一陣就跟他們聯絡過,陳默的事他們也知道了個大概,一早就商量好讓他今天帶陳默來的。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看到陳默的樣子還是止不住心疼。

    他們老來失子,把對兒子那份心悉數轉移到兒子最愛的人身上,這種無私的愛,連江修哲也很動容,他突然有些理解陳默的負疚和罪惡感,她總說死人是最可憐的,要是把他忘了更可憐。

    這樣的家庭溫暖是陳默一直渴望的,但是在江母的身上,陳默是不可能體會到的,這個認知,不由得讓江修哲心生遺憾。

    江修哲把視線投向門邊不做聲的陳默,季爸季媽很有眼色的說要把行李拿進了屋。

    她微垂着頭,好象避開他的樣子,江修哲擡起手想要摸摸她的頭,手還沒碰到,她身子就往裡縮了縮,從決定要來冀北開始的那一刻,她就很排斥他,尤其是在他的父母面前。

    手略在半空中頓了會,又訕訕的收回來,嘴都是苦澀的味道,“我想,你大概也不願意我跟你一起在這兒,你就在這兒好好休息幾天,我也有工作,過幾天我再來接你回去。”

    陳默無聲的點了點頭,江修哲有些戀戀不捨的說,“我走了。”轉身向電梯間走去,再回頭看門已經關上了,江修哲恨恨的罵了一句,“沒良心的東西!”

    客廳裡的牆上掛的四個人的合影照,現在已被季母的十字繡取代,她有些怔怔的望着那個位置,季父在她身後說,“有回憶自然是好的,可是陷在過去裡撥不出來並不可取,活着人要好好活,纔對得起死去的人。”

    他的話是說給她聽的,陳默身子一震,這句話在麻木而殘忍已久的心裡象是澆了一盆冷水,痛卻讓心漸漸清明。

    陳默下意識往樓下眺望,看着樓下的車子剛掉頭離去,她以爲她的心裡只裝着過去,永遠也不會變,這是她對季含的承諾,可已經漸漸被眼裡看到的現在所取代,她愛江修哲,這纔是真正讓她覺得痛苦的事。

    晚上她睡在季含的房間,依然失眠,卻不再那麼難受。

    躺在季含曾經睡過的牀上,腦海裡象放電影似的一幕幕都是他們曾在一起的畫面,在一起的時候,大都是快樂的,她把自己整個人蜷進了被子裡,她有些癡狂的想念他的懷抱,溫暖有太陽的味道,快天亮的時候睡了會,夢時季含溫暖的手劃過她的眉眼,他說,“陳默,你要過的幸福,讓我放心。”

    醒來的時候還很早,天還沒亮。季母已經坐在她的牀頭,眼眶裡含着淚。

    “媽,怎麼了?”

    季母拉過她的手,看着手腕上淺粉色的疤,“已經沒有了季含了,你要是再出點什麼事,等以後我們死了都沒有臉去見他,你現在這個樣子,就是他九泉之下有知也會靈魂不安的。”

    陳默很久沒有流過眼淚,她以爲她在折騰自己,其實折騰的是別人,“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

    “江修哲那小夥子不錯,在你最無助的時候能對你不離不棄的男人值得依靠,季含肯定也希望你以後過的幸福,”

    季爸說,“何月兒的死是她的偏執造成的,到死她都沒放下。這個枷鎖不應該你來背,下半輩子幸福的生活下去,纔是你的責任,爲了季含也爲了我們。”

    第二天一大早她去了季含的墓地,她沒讓季爸季媽陪着,對他們來說,多來一次仍是刺骨的痛。

    她陪季含說了許久的話,她問“我愛你可我也愛江修哲,你能原諒我嗎?”

    沒人能回答她,她驀的又笑了,“你會的吧,你一直那麼縱容我。”

    她又問他,“你能原諒江修哲嗎?”

    “他會原諒我的,因爲他是全心全意愛着你,只要能讓你幸福的事他一定會原諒你。”

    她微微偏過頭去,江修哲微笑的朝她走過來。

    他已經消失三天了,沒有電話沒有短信。

    他手輕輕搭在墓碑上,“這輩子讓她來陪我,下輩子把她讓給你,我不會跟你搶了。”

    她在心裡跟季含說,我要過好現在,而你會一直活我的心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